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开户 > 第106章:落叶知秋

沐浴在金光中的龙皇淡笑声响起:“小心了。”禹皇和玄帝功力也凝聚到极致,身前的两柄神剑也在震颤着,随时准备出手。

玄曦淡然点头道:“好了,你可以退下了。”

听到这个,大猿皇笑了。

一系列谈下来,侯费一直为秦羽担心着。

“蓬!”

秦羽摇头。

屋蓝叹气没好气道:“算了,我还是直接和你说吧。这『迷』神图卷号称仙魔妖界不是没有原因,在这之前,我问你一件事情,仙魔妖界的神器哪里来的。”

“秦羽大人。”史炳和史战也恭敬道,只是史炳和史战乃是费费、小黑的灵兽,不需要喊秦羽主人。

妖界边界的一个星球‘黄山星’。

如今秦羽根本不敢报自己的名字。

“传讯密阵?”石峰脸上满是笑容,“没有任何问题,前辈想要什么时候使用就可以什么时候使用,流星前辈,先请到我黄石宫里歇息,在下已经命人准备好了酒宴。”

在秦羽看来,这蒙闳可是牛魔皇麾下的三十六天罡之一,应该知道许多事情。

“不用了。”秦羽打断了石峰的话。

秦羽随意点了十几样所谓的招牌菜,之后秦羽点了一些好酒,还有巨树星特有的‘绿叶酒’,待得酒菜上来后,秦羽便安然享受这一份酒宴了。

那千里血龙竟然一瞬间分解了开来,千里血龙一下子化为了十六条血龙,这十六条血龙几乎瞬间就包裹了十六位仙帝。

这时候远处的敖无虚也看了过来。

那时候屋蓝竟然一下子看出了剑仙傀儡不是真正的人,还问是谁炼制的。似乎正是知道了这点后,屋蓝对自己态度来了个大变化。

另外三大妖帝,其中一个就是黑瘦的屋蓝,他旁边便是一个魁梧之极的大汉,还有一个高瘦的冷傲男子在旁边根本不看秦羽一眼。

八级妖帝的超级神兽?

看到这一幕,这位‘大师伯’呆了,他知道,就是仙帝级别高手也不可能一口气发出如此多地蓝豕天火,实际上就是布置大阵的十六位仙帝也是靠大阵,然后吸收宇宙间的能量才发出这一招的。

他从来没有想到禹皇可以狠到这个地步,在蓝雪星的时候,禹皇找不到他最后只能派人监视而已,可这一次……禹皇竟然要烧掉整颗星球。

这八个金仙对着光罩怒喊着。

这就是寂尽天火。

“死前领悟出来的防御禁制?”禹皇心中尽是惊异,“这逆央还真是够厉害的,竟然领悟出如此了得的防御禁制。”

承受过一次攻击,秦羽对姜澜界的防御已经有了底。

站着一动不动的玄曦、禹皇二人身体竟然自动旋转了起来,仿佛空间转移一样,二人位置不断替换着,而同时景皇剑和流景剑瞬间合了起来,一股凌厉的剑气在腾空。

景皇剑、流景剑融合,便是上品神剑‘无双景剑’。

禹皇的仙识同样弥漫在整个礁黄星的任何一个地方。

木延知道禹皇的最后手段是什么,想到那个手段,木延就想到那恐怖后果。

无论是木延、知白,还是秦羽都没有注意禹皇脸『色』有些苍白。刚才禹皇之所以能够发现秦羽,是禹皇对宇宙天地感悟达到如今层次才领悟出来的一种方法。

此次地宴会,秦羽是什么都没吃,但是知道了不少东西。

“这才是高手啊,我和他们的差距还很大。”秦羽长嘘一口气。

“羽梵他已经将事情都告诉我了,我只是很惊讶……池青兄竟然知道那人是秦羽。”禹皇脸上带着笑意,通过仙识传递着自己的话。

禹皇一动不动地站在孤山顶峰,脸上没有一点急躁。今日秦羽将从碧波星离开,这是青帝亲自传来的消息绝对不会有问题,至于秦羽到底什么离开,那还难说。

一名在礁黄星外围静静等待的仙帝接到命令,心中长舒一口气:“终于开始了。”

“你应该是仙帝吧,堂堂仙帝却干破坏星际传送阵的事情,说吧,你破掉星际传送阵为了什么?”秦羽对着这白衣男子淡然说道。

“外人在这,你还是这般。”这紫袍贵『妇』人无奈感叹道。

且不说这个银花姥姥为何知道自己有神器战衣‘黑凝雪’,但是银花姥姥所说的……整个仙魔妖界能破神器战衣,竟然足有十个!

秦羽心中惊讶却不紧张,无源之火,岂能长久?

“陛下,那人在和属下交手的时候竟然施展出了重力领域,重力领域陛下你也知道,那是属于暗星界人特有的神通。”羽梵仙帝说出了理由。

羽梵仙帝疑『惑』禹皇不提暗星界的事情,反而说起厮杀过程,但是依旧传讯回答道:“陛下,正是如此。”

“你是何人,为何要杀玉清子,有本事有胆量就把名字报上来。”羽梵仙帝传音喝道。

“暗星界的朋友,不知道玉清子怎么惹了你,你要杀他。放心,我不会动手的。”羽梵仙帝的传音在秦羽脑海中响起。

“羽梵道兄。”玉清子一身青『色』长袍,脸上带着丝丝微笑,“冰闲能够如此短时间达到一级仙帝,看来这冰闲侄儿前途无量啊。”

在用身体当那一掌的时候,秦羽体内黑洞已然反方向旋转了起来,以秦羽为中心周围空间都震『荡』了起来,一道速度达到了恐怖的地步的金『色』残影穿出了黑洞,沿着秦羽的食指『射』出。

到如今,这二人根本不知道秦羽仙识的灵敏。

雪天涯不在乎道:“他们监视一段时间,稍微休息个十天半月,然后继续监视。那秦羽不到帝级,根本察觉不到帝级高手的监视。我就不相信他出来的时候那么巧,刚好是没人监视的时候。”

“砰”的一声。

“不断传送,不断传送,我现在看到传送阵的那种光芒就感到头晕了。”秦羽踏出了‘暖木星’的星际传送阵,这一次他没有再次排队继续前进,而是……先到暖木星的城池中休息一会儿。

的确,他们四个师兄弟,两个八级金仙,两个九级金仙。这种实力在暖木星这样的普通星球,绝对属于最顶尖的实力了。

枫月星上,秦羽连续数次攻击玉清子,奈何当初和玉清子实力相差太大。即使有剑仙傀儡身躯,可对战斗的领悟层次太低,完全被玉清子的‘域’给束缚了。

“这一次,玉清子你必死无疑。”

秦羽心下下了决心,先去杀死玉清子。

最起码……知道这四个师兄弟的门派是什么门派,在哪个星球?

冰封宗内有四个仙帝。

秦羽早已经决定,当他走到冰风宗山门近处的时候……便是玉清子身死的时刻!而秦羽现在走路的时间,就是玉清子活着的最后一段时间。第五十三章 潜修蜕变

雪天涯点头表示赞同。

“我的。”

一颗硫岩石,他们刚才却认为是青禹仙府变幻而成的。刚刚发生的一切告诉他们,那不可能是青禹仙府。堂堂逆央仙帝的青禹仙府,岂会如此不结实?

二人同时化为两道流光『射』出了地底,这二人离开了地底,都没有离开蓝雪星。因为他们二人认定了秦羽肯定藏在蓝雪星某一处,两大超级高手都逗留在了蓝雪星,甚至于他们的魔识、仙识也完全覆盖蓝雪星,没有一刻停止。

这个办法就是:秦羽出去后不使用一丝能量,然而在某一刻突然直接施展大挪移到另外的星球!即使禹皇和雪天涯发现,又怎么知道秦羽到哪里呢?

秦羽回忆着一幕一幕场景,特别是各大高手出手厮杀的场景,最重要的两场战斗便是‘雪天涯和禹皇交手’,还有‘敖无名和血依冷、知白交手’。

秦羽的灵魂境界是高,可是他的灵魂境界不是感悟出来的,也不是其他高手在岁月河流中逐渐领悟逐渐提高出来的。

毕竟对方是否是针对他还难说呢。

二人目光对视,他们都没有看秦羽,但是秦羽却一动不敢动。

“咻!”一柄玄冰短剑突兀地从红发少年手中『射』向秦羽,在飞行途中,那玄冰短剑竟然从透明之『色』向血红『色』转换。

禹皇、雪天涯认定秦羽被重伤之后,便不顾一切想要抢先夺走秦羽,因此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对战。

他们都想要得到『迷』神图卷,为了『迷』神图卷,二人将一个个底牌都使用了出来,能量疯狂肆虐。

“这一锤真是厉害啊,幸亏砸的不是腹部。”秦羽在扭曲空间的旮旯,刚才那一锤虽然厉害,可是秦羽的生命元力修复也快。

雪天涯并没有着急,以他血魔帝的实力在主要的一些星球都有他的人马,无论秦羽到了哪里都会被发现,除非秦羽直接施展大挪移开始逃窜。

“父亲,你说秦羽?”血衣大吃一惊,随后郑重看着雪天涯,“父亲,秦羽杀死奴,我一定要亲自找他报仇。”

“而且此事关系重大,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出手,因为……一旦失败了,对我父子二人将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我绝对不容许失败。”雪天涯声音淡然,只是那嘴唇微微抿着,『射』出的目光显示了其不可动摇的决心。

“好了,秦羽已经到了蓝雪星,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他已经进入了蓝雪星城池逛逛了。”禹皇脸上满是微笑,一切尽在他算计之中。

“陛下,你去杀那秦羽,变幻容貌干什么?还怕那秦羽不成?”知白看到眼前这一幕疑『惑』了。

银花姥姥,这个变态的超级高手,在过去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是最近才刚刚知晓。

“无论是明面上的人,还是秦羽背后的师门,我都不想惹麻烦。你也知道秦羽防御了得,要杀死有点麻烦,可不想让秦羽在死前,将我杀死他的事情传出去。”禹皇微微一笑。

秦羽想了许久也没有想的通。

蒙闳和无名聊天,十次起码有五次要谈到秦羽,谈秦羽的神秘,谈秦羽的武器等等,这次又谈到了。毕竟他们的话题也就那么多而已。

“也是,来,喝酒。”

“无名大哥。”清冷的声音在园子中响起,但是这清冷声音中却蕴含着一丝喜悦。

“无名大哥、怜竹嫂子、蒙闳兄,告辞。”

雪天涯点了点头。

血魔杜中君从凡人界传来的讯息,雪天涯当初并没有告诉自己的儿子,因为雪天涯知道自己的儿子分析能力并不怎么样。

“什么!你说要在宇宙之中进行闭关修炼?”敖无名满脸的难以置信,“秦羽兄弟,我这无名龙府内非常的安全,你在宇宙空间中进行闭关修炼,那是非常危险的。”

“落羽兄弟,秦羽兄弟,如果我猜的不错,隐帝这一次要立威了。”敖无名幸灾乐祸的声音在秦羽脑海中响起。

“三个疯子。”雪天涯心头怒火中烧。

雪天涯毕竟是魔界三大巨头之一,他的实力也就比林隐差上一级,而且加上雪天涯的一些特殊手段。即使林隐要杀雪天涯,都非常难。单单一掌……最多让雪天涯受伤。雪天涯可以在眨眼间修复伤势。

“秦羽、落羽,刚才隐帝那一掌可不是随便的一掌,刚才击在血衣身上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注意几道绿『色』细线从隐帝手中『射』出,渗透入血衣头部?”敖无名传音在秦羽、君落羽二人脑海中响起。

雪天涯却是心头有些恼怒,以林隐能量布置下的禁制,除非达到九级魔帝,否则根本无法破开。而且只有中禁制的人靠自己实力才能破开。外人的能量可不能随便进入元婴内部。

秦羽笑着道:“林霖姑娘不必多说,我知道自己什么实力。但是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我当初承诺,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要找我,我一定会尽力帮你解决。现在听来似乎是句笑话了,可是林霖姑娘只需要在心底记住这句话,如果那天用得着我,不嫌弃我实力低,便可传讯给我。”

雪天涯看了身旁的魔帝‘血衣’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宠爱。

或许,在血衣心中,郭奴地位赶得上雪天涯,甚至于超过雪天涯。

魔帝血衣看向秦羽:“而现在,我心中瞧不起的这一类型人当中,除了那个幸运的小女孩,还有你,秦羽!”

秦羽心中对自己反问,自己身体有着神器战衣保护,同样有着生命元力。体内更是防御极强的黑洞,而不是脆弱的元婴。这使得自己可以在魔帝‘血衣’攻击下可以不死。

“红『毛』鬼,没听到吗,本姑娘我喊你呢,就是喊你,别东张西望,说的就是你,拿着砍柴刀的。”接连的怒喝声让魔帝‘血衣’醒悟过来,那姑娘喊的就是他。

秦羽心中暗笑。

父亲的话在脑海中浮现,魔帝‘血衣’握着战刀的右手都握的白了起来。

禹皇同时站了起来:“诸位,抱歉,我就先走一步了。”

空间戒指是厉害,但是也只能储存东西,根本不可能让人进去。

虽然不清楚这神器‘姜澜界’的级别,但是以秦羽的眼光,这了不得的‘姜澜界’应该超过自己的神器‘破天’。

仙界、魔界、妖界、乃至于某些特殊区域的高手们震惊了。

上面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哼,即使是度神劫,有岂会引起整个仙魔妖界宇宙空间能量的震『荡』?肯定是有了不得的大事发生了。”

无论是谁,就是隐帝,也要化为灰烬。

“快去叫落羽和秦羽。”

达到黑洞前期,体内能量竟然在另外一个空间,自己攻击也只能靠金『色』光环的能量了。至于别人是休想察觉到一丝了,而且……他自己的‘意识’也发生了一些特殊变化,秦羽对于‘意识’这种存在是不怎么理解的。

君落羽牙龈紧咬,眼睛更是近乎崩裂了一般。

“轰!”随着一声雷响,一道闪电从漫天的乌云中劈了下来,但是场上几人根本不在乎闪电,紧接着大雨如同瓢泼的一般洒了下来。

一本尊,三分身,四个‘血衣’包围了秦羽、君落羽二人。对于秦羽、君落羽二人,血衣是必杀的。唯一的爱徒,唯一的妻子,都因为眼前二人而死。

爆炸的能量不断在这个扭曲空间内折『射』。

“落羽你歇着,我来对付他。”另外一个秦羽对君落羽说道。

残影!

用生命元力不断修复。

只是要通过蓝火星星际传送阵的人很多,而这段时间蓝火星上有不少超级高手,魔帝‘血衣’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抢夺位置。

“先生,这人实力太强了,你不要为了救我们拼命,我已经传讯给师兄他们了,我师兄师叔他们马上就来了。”

那些准备攻击秦羽的气劲能量直接被秦羽的黑洞给吸收了,连渣都不剩下。

“秦羽。”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郭,郭奴,对吧?”林霖依旧脸上有着微笑。

那中年人被红发少年盯着,感到自己仿佛被死神给锁定一样,他毫不怀疑,只要他再说一句话,红发少年的战刀会出鞘。

“从那个侍女被甩到一旁的手法来看,这个红发少年出手很有分寸。”秦羽瞥了一眼已经站了起来走到林霖身旁的思思。思思只是皮肉伤而已。

红发少年连退两步,然而盯着突兀的出现了黑袍男子。

“寒舒,你认识寒舒吗?”林霖脸上流『露』出惊喜,“先生,你认识寒舒对吗,你能不能告诉我寒舒他现在在哪里?拜托你了。”

“先生,你能告诉我寒舒他在哪里吗?”林霖忍住心头羞意,忙问道。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注意那个红发少年了,她心底只有当年在枫月星,那个淳朴的,那个容易害羞的男孩。

秦羽盯着林霖,目光发寒。

“死吧。”

过去看敖无名这等超级高手,心底深处自然有一种敬仰的感觉。

“成熟?”秦羽愕然,哭笑不得。

“这是什么?烟花吗?”秦羽真的震惊了。

白发老年人应命转身便要离去,就在白发老年人刚刚消失在竹林中,一身紫『色』长袍的男子便出现在了竹林中,正是禹皇。

禹皇点着头说道:“林兄,隐帝星刚刚发生的那‘大动静’,想必你是亲自体验过了,如此大的动静,可是了不得啊。”

隐帝、禹皇、黑白两大仙帝都朝竹林中的小径看去。

“今天我这个小地方来的人可真多,刚来个禹皇,青帝就来了。”隐帝笑着说道。

“灵魂的修炼无声无息,可以在这密室之中修炼,我这功力突破,必须要炼化金仙元婴,到时候能量澎湃,还是到青禹仙府中修炼好。”

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