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阴阳王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郭秘书的冷汗都要冒下来了,他平常只知道曲耀阳在整间公司里是出了名的严苛,却从没像今天这样,被他吃了火药似的用机关枪扫射。

先行到来的“宏科”工作人员应声回头,几人赶忙上前到曲耀阳跟前,毕恭毕敬唤了声:“曲总。”

曲耀阳火速处理完所有的工作,奔到车库里准备开车出去,却正好撞上曲母的车过来。

可她现在的反应……当真是说放下便这么不待见自己?

“爷、爷爷……我、我叫芽芽。”

“嘉轩……”

“我在问你那个袋子在哪里……”

……

裴淼心再次按下车窗,说:“您这样是妨碍交通!就算您是市长夫人,可是交通违法也是违法,我就不信您能在这只手遮天!”

裴淼心不知道是怎么了,才下车就有这么多的记者冲上来围攻她。

不管她现在到底有多恨他多怨他都好,只要他们之间还有一个芽芽,就算是为了女儿,她这辈子,也休想跟他纠缠得清!

“臣羽巴巴啊!”小家伙却突然有些清醒,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仰头看着他。

她睁大了眼睛望住那处,就看到袖口挽在肘间的曲耀阳居然正坐在路边抽烟。

曲耀阳站在原地怒骂一声,赶忙三两步往前去追,可是哪里,还追得到她,才到客栈门口,就听里面焦急的人说,夏芷柔晕倒了。

确信裴淼心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她先到负一层的停车场去拿车。

“不必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是没事儿到这来混时间的,您要有空,找别的女孩陪您,您看成么?”

她别过脸不去看他,挣扎的动作到也减轻了一些。

“妈,算了吧!淼心姐……淼心姐她可能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她心里难过,所以……所以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嘿!你这人怎么回事……都愣着干嘛,怎么能随便让人闯进来啊!”

洛佳想要制止已是来不及,裴淼心将所有的东西往自己汽车的后备箱里一塞,便打电话给吴曦媛,要她现在就帮她定几张去美国的机票。

“……淼心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哥上午因公去了马来西亚,现在正在想办法往回赶,这边的事我还得先撑着,你的事等我忙完了再跟你细聊你说好吗?子恒这下可是闯了大祸,喝了几瓶红酒还开车上路,在学府路那把一个大学生给撞进了重症监护室,他自己也伤得不轻。”

也许,他依旧不会爱她,不耐烦还是厌恶,什么样的情绪她都已经习惯。也许,他会对她冷漠以对,冷冷地说上一句:“裴淼心,别来无恙吧!”又也许,他会对她煽情一番,像他表面维持得正儿八经的形象似的,真的认她当他的妹妹。

他发现她水盈盈的目光,不觉弯了下唇,“怎么了,我说工作上的事会不会让你觉得很闷?”

答案当然是不会。

聂皖瑜轻笑出声:“是你妈妈说我跟婉婉一个年纪,婉婉叫他们做二哥二嫂,我又还没有过门,可不得这样称呼一句?”

……

到是靠在身后架子前的他先开口:“妹妹,她是我妹妹。”

“嗨,两姐妹之间何须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你跟曲耀阳离婚的事情,到现在还没跟你家里人说么?”

曲耀阳侧眸望了望弟弟,“听说你现在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到底怎么样了?”

车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猛踩一脚油门,将车子快速开到了高速公路上去。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你出来。”

咬牙了牙,她说:“曲耀阳,这算什么?你老婆昨天才来让我好看,给我找了那么多的事情,可你现在还要给我打电话,你想干什么?示威还是伸张正义?”

她不明白这面容憔悴的男人刚才那一刻好像还陷在什么回忆里,现在却红了眼睛。

“爱?你才多大一点就知道爱是什么?曲婉婉你别说我没警告过你,像他那样的男人说的爱根本就不是爱情!你去问问他,你去问问,如果今天你不是曲家的女儿,他还会不会跟你在一起!”

到了晚间宴席,曲家特别从爷爷老家请了地道的厨师,一桌一桌的好菜做上了,这才邀请来宾入座。

她总以为,自己那年离开,他当一切都好。

洛佳没有伸手去接,只顾靠在那里哭自己的,于是裴淼心也什么都不说,就背抵着她身旁的墙壁,靠在那里陪着她的身影。

陪同厉夫人左右的年轻人刚刚开口说完话,爷爷便微眯着眼睛去望:“这位是……”

靠在座椅里闭目养神,他离开时曲臣羽和裴淼心还在酒店门口送客,他也只跟臣羽说了一声便钻进车里,若是换做从前,弟弟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他一定会留下来和曲臣羽一起送客人。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夏芷柔好一阵着急,“谁说我不要!你们哪次聚会能够少得了我,我怎么可能会不要!”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那这是臣羽买回来给你的地方?”

裴母摇了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其实当初我跟你爸爸离开a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耀阳在外边有别的女人……可是我们总以为曲市长他们家会待你好的,而且我的淼心,你这么可爱,耀阳他只要回头,就一定会爱上你的。”

“我有做,只是吃完了,所以才没有东西。”

他在跟她说赡养费……同是一个圈子、一个商场里混的,他明明就知道裴家现在到底拮据成了什么样子,这间屋里的一包方面或是一颗蛋对于她来说都有多么珍贵,可他临了还要这样害她伤心?

******

可是敲了曲婉婉的门没有人在,迅速折返身下楼去到曲母的房间,可是人才走到房门之前就听见一声轻笑。

因为听到,所以她才转身逃跑?

裴淼心微微一颤,双手慢慢攀上曲臣羽的脖子,主动回吻,脑海里牟然蹦出的曲耀阳的模样,也只是让她心生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曲臣羽就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坐得太久和躺得太久的关系,我总觉得腰部以下全部都已经麻痹。”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吴曦媛点了点头打岔:“行业里的人都知道,如果哪家企业遭到了‘摩士集团’的狙击,那不管你是什么家族企业或者百年老店,到最后都只得一个结果——就是被拆得支离破碎。”

可是上过一次床,那滋味当真是好。

吴曦媛弯唇一笑,下车绕到后备箱前,正要弯身去拿里面的东西,却叫拓已君一推,道:“不用,我来拎就好了,你跟michelle还有洛桑先进屋去吧!桌子上的蔬菜汁是榨给你的。”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道。

她抓准时机,从车子里奔了出来,不由分说,扬手就给了裴淼心一记巴掌。大庭广众下的一记巴掌,顿时让街边本来行走的人们停下来,睁眼望着这边的情形。

这里并不适合吵架,她同他之间的关系又那么尴尬,万一,要是被这些有心的路人拿去炒作新闻,或者当中有谁是认识他的,把事情捅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他。

从前他曾容忍过其他女人当着他的面打裴淼心,只要每每想起那样的场景,他总会懊恼至极。可是现如今,她是他捧在掌心疼爱都怕不够的宝贝,他怎能容得别人在他面前这样伤害她?

她转过头去看那车所在的方向,却被那流线型的外观,漂亮的颜色和车体吸引得移不开眼睛——这不就是昨天她才在年婷推给她的那本杂志上见到过的保时捷跑车吗?

曲市长跟曲母慌忙跟随着聂父聂母上前,好不容易等到聂皖瑜清醒过来,红着眼睛唤了一声:“妈……”

裴淼心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可是一直连续不断的眼泪让她形容都有些憔悴。

“我只觉得,咱们从前同学的时候,我从来没发现你有一颗怎么七窍玲珑的心。”

裴淼心皱着眉,“曦媛你别瞎说,我跟他之间没有什么。”说这话的时候顺道去看了眼驾驶座上,一直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的司机小张。

“在我们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之前,你跟孩子哪里都不能去,你们必须待在a市,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不然难保你又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说消失就消失,届时谁来保障我的权利!当然,你可以拒绝!”

“排骨怎么了,这是什么烂排骨啊!谁爱吃烂排骨了!”

从看守所大门出来的时候,曲耀阳从车里下来道:“怎么样,见上了?”

裴淼心想了想抬头对那经理道:“不用了,反正我们只有三个人,坐大厅就可以了,不用包间。”

“等等。”她倒退了一步,吃惊得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曲臣羽绕到车的一边扶住裴淼心一起往里走,这个时候的a市低气温环绕,他们从屋外的车库往屋子里面走,还是难免受了冷风的侵袭。

小家伙在这时候回头,大叫一声:“麻麻。”便欢欢快快又冲了过来,一把扑抱住她。

曲母勾唇冷笑,等到陈妈牵着芽芽到厨房找东西吃后才请呷了口茶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在这里同我装。”

“那菜哪里用得着你炒?我看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这才下飞机多久啊!从一进家门就忙到现在,快到沙发边去坐坐,跟你二哥二嫂聊聊。”

聂皖瑜听着就红了双颊,娇滴滴一个可人儿站在那,怎么看怎么清纯秀婉。

“管什么管啊!我现在一个人正是逍遥自在的时候,你们谁也别想来搅乱我的生活……哎呀不说了!搁这儿坐了半天我屁股都疼了,我不坐了,我还约了朋友,我闪了我!”

裴淼心怔怔望着餐桌上的东西出神,一个起身,端着手中的两盘菜刚要转身,却恰恰碰上他伸过来拽自己的大手,手手相撞,又是没有默契的纠缠。

曲耀阳莫名就皱了眉,“裴淼心,你看你,到底是谁让你做的这么多菜?就我们两个人,到现在还你要让我心里不痛快?”

他冷哼,“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裴淼心,这就是你干的家事,你看你弄得一地都是!还有,就算我们离婚,就算算上这一顿饭,你之前说要还我的住院费也还没有还清!你说了要给我做饭最好就给我记着,可你看看刚才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怎么我不在家,你都是这么收拾屋子的!”

他还记得她唇上的每一丝味道,那个味道软软甜甜的,像樱桃香,又似红酒醇。那个味道他尝过的,是只要一尝便深陷其中再无法自拔的美味。

“嗯?”

“可是今天到底是为什么?就算我平时再不听家里的话,可我也知道妈她这么多年为了我们兄妹几个都做过什么,可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又跟二嫂牵扯不清?她不是已经嫁过二哥了吗?这时候你还要这二手货做什么?”

“请您穿好衣服,曲市长在楼下等您。”

“不用了,您有什么想说的就在这里说吧!我听着。”

观光扶梯到了二楼的地面停下,裴淼心神思恍惚、呼吸不畅——她的头太晕了,不只头晕,那翻江倒海袭来的疯狂的内疚与恐惧狠狠罩在自己的心头,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够听明白聂皖瑜说的话了。

洛佳是在酒店的商场里逛街时,偶然撞见被人围观成一团的场面,和怔怔站在扶梯上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一切的裴淼心。她直觉发生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慌忙唤了一声裴淼心的名字才像是将她从久远的梦中叫醒。

她皱眉站在那里,夏母过去扯了一下她的手臂,“干什么摆一张苦瓜脸站在这里?我可跟你说啊!不管你跟耀阳有没有办那手续,这商厦里头但凡是个人我可都跟他们说你就是曲家的大少奶奶,你就算心里头再不高兴,也得给我把这场面撑起来,听见没有?!”

她慌然在自己的情绪低落以前同爷爷笑笑,说:“爷爷您一个人躺着闷不闷,要不要我说几个笑话给你听?”

“可算赶得及了,这汤可是桂姐我煲了很久的老母鸡汤,又加了几根极品的虫草和党参桂圆枸杞,正是提气的好东西,你无论如何都得给我喝一碗再走,知道吗?”

裴淼心知道现下她跟这个家里那么多人的关系,在大多数知情人的眼里都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她透过眼角余光偷偷去看这对父女,只觉得晨光的掩映下将他们的面容都衬托得极好,他本就拥有天之骄子的面容,身材颀长却也精瘦而结实,而芽芽几乎继承了他身上所有的优点,鼻子高挺棱角分明,只是孩童的圆脸和漂亮的齐刘海都让她看上去更可爱几分。

桂姐点了点头道:“也好,芽芽这孩子瞅着就像大少爷小时候,模样也像,她是个好孩子,园长肯定愿意收……”

裴淼心点了点头道:“孩子的年纪毕竟还太小了,跟在亲生父母身边是要好一些。”

可是现下,瞧瞧他的语气,他这满脸的怨怼和责怪到真像是她做了多坏的事情,而他又回到从前那个跟自己说几句话就心烦、不耐烦的年岁里。

夏芷柔与曲耀阳,他们毕竟相知相恋在前。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