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过从甚密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大叔,我们是朋友吗?”尤歌满怀期待地问,美丽的大眼里充满希冀。

人在气头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想要瞬间发泄出来!

此时此刻,在宅子的另一端,三楼某卧房里,容桓正被父亲骂得狗血淋头,乖乖地站着受训,连大气都不敢出。

“想知道

容析元却慢悠悠地说:“不告诉你。”

容析元已经挂了电话,此刻,一记眼刀横过来:“朋友?你确定他只是把你当朋友?他分明是对你有企图,你看不出,不代表我也眼瞎。”

这……这该是多么脸皮厚才能说出来的话啊!

这才刚刚开始,她如果就打退堂鼓,那么她心里都会看不起自己。

血脉的亲缘关系是发自骨子里的,所以璇宝贝和奕宝贝现在跟容析元之间,不像昨天那么陌生了,虽然远远不如跟尤歌那么亲,但至少不排斥被容析元抱。

尤歌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了容析元身边,望着这犹如熟睡的脸,她心底那个蛰伏的念头从胸口处冲了出来!

许炎有个预感,老爹要说的事一定很重要,否则怎么会这么晚来?

尤歌和许炎两人冲在前边,近距离地站在玻璃窗外,旁边站的是容析元和郑皓月,还有那位贵妇。

贵妇还不服气,还在质疑结果,她不太愿意相信那个年轻帅气的“珠宝设计师”会看走眼。他胸前挂着国外某大牌的工作证,确实是珠宝设计师,怎么会看错?

两个女人眼神的对视,其中交流的语言,只有彼此才懂了。

“沈先生……”一个陌生的女人,很年轻,长着一张标准的锥子脸,韩式一字眉,眼睛又大又圆,看得出来是戴了美瞳的。

至于沈兆怎么回答的,尤歌已经听不清楚了,两人渐行渐远,尤歌此刻已经快抓狂了。

这个词儿,更是彻底激起了容析元的狠劲,大手邪恶地探下去用力一扯!

“你不过来,那只有我过去了,你确定要我过去吗?”他那闪动着暗色火焰的瞳眸里像是威胁,又像是在开玩笑。

“香香!”尤歌惊慌地冲上去为香香挡开夏晴雪的脚,但是,这一脚就踢到了她身上。

她不知道制作部在哪里,只记得小姨昨晚说黑珍珠在制作部。

“大叔!”尤歌颤抖地抱着容析元,已是满脸泪痕激动得无法自制:“大叔,我想起来了,当年的车祸……不是意外,是谋杀,是谋杀,有人朝我父母开枪了……枪声……是枪声……”

二楼的路由器就在唐虞梅的卧室里,工人在检查,佣人就在一旁守着,可她不明白,工人跑去阳台做什么呢?

这三人都是从同一家孤儿院出来的,那个地方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只要有机会就要报答孤儿院,要让曾经一起长大的伙伴们也都受到助益。

她眼里的关切,就像那夜空中闪亮的星光,能照亮他的整颗心。

他邪魅的浅笑浮现在嘴角,手臂撑在她旁边,无赖似的说:“我洗得香喷喷的,你却让我睡沙发?这么暴殄天物,是不是太浪费了?”

容析元买了很多食材,再配上家里原有的材料,熬成一锅大补汤,里边有大颗大颗的瑶柱,还有鲍鱼,西洋参……

这么简单的动作,对现在的容析元来说却是那么困难,仿佛这胳膊和腿都有千斤重……

大婶终于是回过神来,赶紧地冲着楼下大喊:“太太,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他抓住了,牵着她往里走。

刚才听到唐虞梅承认害死尤兆龙夫妇的事,容析元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现在却又好像是飞到了天上,因为,有尤歌的爱,一切都会变得甜甜的。

信任,不是说说而已,也不该去埋怨对方不信任自己,而是应该先看看自己做了什么是会让对方放心地信任自己?如果不够信任,一定不是单方面的问题。

尤歌确实有点紧张了,紧咬着唇,明眸一眨不眨地看着罗永昌。

一句“我的女人”,可谓是语惊四座,毫不意外地受到了震撼效果!

尤歌看到他眼中的戏谑,这才放心,他原来是故意逗她……

那只最粘人最爱撒娇的小奶狗哪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地使劲跑,到尤歌面前仰着头索取拥抱。

一连多天都是这样,许炎虽然说过叫她别送了,可她仍然坚持。许炎这家伙精得很,知道她一定是因为婚礼上为她解围的事而感谢他。

“是的,何小姐,你的身体各项检查指标都已经合格,可以开始我们的计划了。”

收拾屋子和洗衣服这些也都是尤歌自己在做了,不管做得好不好,对于一个智力只有10岁的人来说,已经是很难得了。

许炎走到尤歌身边,扶着她的胳膊,眼睛却是戒备地看着容析元。

同样的清澈明媚,如水晶如湖水,纯美得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但是……那不会是尤歌,因为尤歌不可能在见到他时还能若无其事。尤歌从来都是喜怒哀乐写在脸上,根本不懂掩饰和伪装,从来不需要人去猜测她在想什么,只看她的眼神和表情便知。

“行了行了,帅哥,解释就是掩饰。”

“饿了吧,我去给你热热菜。”

翎姐听了,不但没有松开眉头,反而是皱得更紧了:“哎……看着你辛苦,我也不能帮你什么,我这个只有初中学历的人,很多时候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析元,你会不会嫌弃翎姐没用啊?”

尤歌这回挺聪明的,能及时想通这一点,确实是她明智的选择。

检查报告很快出来了,结果良好,让尤歌和许炎都大大地松口气,这说明尤歌的脑伤痊愈的情况更加巩固了。

尤歌在看到屋子里的摆设时,红红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胸口堵着难受……为什么?为什么跟四年前一模一样?就连chuang单的颜色都没变!

到底尤歌最后有没有答应呢?答案不言而喻了。

这可怎么办呢?如何让两者兼顾,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容析元想破了脑袋都暂时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能继续磨脑细胞了。

道是什么情况呢?

“这是哪里?你不是带我去休息室吗?”尤歌感到不对劲,停下脚步问。

这是发自内心的恐惧,尤歌全身发冷,汗毛倒竖,几次都差点忍不住惊叫。

容析元缓缓站了起来,高大挺拔的身躯犹如巨峰耸立出的投影,浓墨的双眸中隐含着一丝嗜血的狠,一字一顿地说:“找到人,要活的。”

看不见的血雨腥风凝实在人心,郑皓月呆呆地望着容析元……到现在她还是没能看清他是什么样的人么?为了尤歌,他居然可以如此愤怒?

香香倒在雨中一动不动,身体冰冷,奄奄一息,可它好像在临死之际感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是小主人吗?

尤歌很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的自恋程度很深。

“呵呵……我就想说一句,你们要闹出人命,千万别被警察抓到,否则整个容家都要跟着倒霉。”

容析元哪里能听这种话?这不是在蛊惑他立刻变身么?变成一匹勇猛的金刚狼才好。

“好好好,算你姑奶奶厉害,看在双方家长的份上,我就勉强跟你在一起试试,但是我不保证一定能结婚,如果交往的过程中任何一方觉得不合适想退出,随时都可以,这样,ok?”许炎这话是有点死要面子,可说得也有一定道理,谁在交往就能绝对保证要结婚呢。

霍律师找来几根生日蜡烛插在蛋糕上,毫不吝啬地赞叹:“晓晓真是好手艺,这蛋糕做得就跟外边店铺里卖的一样,看得我都流口水了……哎呀,现在的年轻女孩子,好多都不会做家务,晓晓心灵手巧,难得难得……呵呵呵……骏琰有你这个朋友真是福气!”

容析元将脸放在她肩膀,故意在她耳畔喷薄这热气……这是赤果果的勾引。

尤歌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噗嗤笑出声……

“尤歌……走……我们去休息室,香香还在等着你……”郑皓月小心安抚,但却没有作用。

不过,无可否认,尤歌确实很美,是那种越看越觉得移不开视线的美。她的明眸皓齿,她的每个神情,都是那么生动鲜活,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少爷,刚刚尤小姐在这里,我已经劝她先回房间等你。”

容析元一抬脚,将一团小白点踩在了脚下,警惕地看看四周,然后快速将纸团捡起来……

容析元从醒来开始就没停止过对尤歌和孩子的想念,尤其是在知道尤歌居然肯守着他这个植物人一年,他就知道,今生今

龙晓晓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两个男生……第一个是大学的学长。可那时,喜欢学长的女生实在太多,不只有本校,还有外校的。而龙晓晓只不过是其中一朵默默的小绿叶,跟其他很多女生一样只能看着学长跟校花成为一对,然后黯然伤神。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