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神物语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至于按照最后一个标准纳税的人,他们不仅从土地上面得不到一丁利益,反而还要花费巨大代价去请人耕种这些土地,要不然他们的损失还会更大。

盛鸿不动声色地挺直腰杆。

“天生丽质难自弃!我看,莲池书院里就属杨夫子最美貌了。”

李湘如迅速扯开话题:“不知谢明曦对书院大比的人选到底是个什么打算。明日就该定下章程了。”

……

皇子府已建好,皇子们也都大了,住在宫中多有不便。建文帝也乐见皇子们早些大婚出宫:“朕让礼部挑两个好日子,早些让他们成亲。”

建文帝却是龙心大悦。

谢钧被谢明曦哀伤又孺慕的眼神打动,不假思索地说道:“我这就去见郡主,让她打消这个念头。”

待到成亲那一日,嫁妆自廉府源源不断地抬出,足足六十台嫁妆。堪称丰厚至极!其中三分之一是帝后赏赐,另有三分之一是周家送来的聘礼。另外二十台嫁妆,便都是廉家所出了。

门外,数百天子亲兵分散各处,警惕地守在俊美如天人一般的青年男子周围。

萧尚书话音刚落,年迈的俞掌院便站了出来:“萧尚书此言,臣以为不太妥当。先帝下葬不久,萧皇后历经丧夫之痛,现在又要让出中宫皇后之位,岂不是在萧皇后的伤口上撒盐?”

谢明曦也在凝望着顾山长。

就在此时,帐篷响起了脚步声,扶玉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姐,林小姐派人送信来了。”

今日来方府,也不例外。

盛鸿以复杂难言的目光看着谢明曦,半晌才叹道:“明曦,我真为你的敌人心惊胆战。”

萧语晗一直未睡,待谢明曦回来后,才轻声道:“七弟妹,你靠过来。”

如今,建文帝已离世,还有母后在。她也依然是这世间最尊贵最骄傲的长公主,无人能压过她一头。

杨夫子心结一解,比往日更显轻松活泼,低声笑道:“顾山长既这般喜欢谢明曦,便收她为弟子,仔细教导便是。”

先核对考试牌和试卷姓名是否一致,然后收齐试卷,连草稿纸也一并收走。然后,当众糊名装订。

按着往年惯例,能过第一轮的试卷,只有五分之一。

淮南王越骂越怒,双目似要喷出火焰。

谢云曦将心头一口老血咽下,忍气吞声地上前,给诸皇子妃见礼:“谢氏见过诸皇子妃。”

这倒也是。

外人只知俞太后权掌六宫,只有身在宫中,才知这四个字的分量。

这个冷漠的高高在上的声音,是属于天子建文帝的。

吴尚书亦是武将出身,当年骁勇善战,和已逝世的廉老将军齐名。年至五旬时,被提为兵部尚书。至今已有十余年。

说到这儿,三皇子轻叹一声:“丁闯性情刚硬不畏死,豁出性命也要求我将密信呈至圣前。儿臣心中不忍,只得应下。”

原本以为要费尽口舌才能引着四皇子去谢云曦的院子,却未想到,四皇子本就有此打算……

“现在知道悔恨痛哭,当初做什么去了?”淮南王越想越怒,随手拿起一个茶碗扔了过去。

夫妻反目动手的事一旦传出去,替考之事想遮也遮不住了!

事已至此,谢钧想缩头赔礼也没用了。

谢钧:“……”

四皇子冷冷地扫李湘如一眼:“我说过的话,你给我记牢。”

“殿下既已应下,自会尽力。”谢明曦淡淡打断李湘如:“四嫂信不过殿下,另请旁人便是。”

此次月考,方若梦又考了高分,稳居第三。

阁老们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

十万精兵足以剿灭所有逆贼。

永宁郡主神色一僵,迅疾恢复如常,淡淡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自信是好事,自信过头,就是狂妄了。”

珠胎暗结的丁姨娘,早就没了清白名节,不得不委屈退让。以妾室之礼进门。生了儿子也不能养,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抱到永宁郡主面前。

一盏茶后,海棠学生的学生们齐聚乐室。

众少女还待议论,低头练琴的谢明曦忽地张口提醒:“待会儿杨夫子来了,大家可别多说,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

盛锦月往日颇有些瞧不上杨夫子,一来杨夫子出身普通,二来,杨夫子性情软弱,被夫家压得抬不起头来。心高气傲的盛锦月,自然看不起杨夫子。

萧语晗说话颇为委婉,不过,话中之意谁都能听得出来。

为人做嫁衣!

谢明曦忽地说道:“我明日代公主殿下参加比试。”

相貌娴雅的宫妃,则是五皇子生母静妃。

提起此事,丽妃心中冷哼一声,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意:“妹妹说笑了。”

一众同窗里,颜蓁蓁素来瞧不上她这个方家庶女,时常出言讥讽。她平日能忍则忍,不愿和颜蓁蓁生口角。

……

蜀王闹出的荒唐事,谢钧这个岳父也颇受其苦。

众人:“……”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扫了六公主一眼:“笑什么?”

颜夫人:“……”

往日从未放在眼底的卑贱婢生女,竟一举考中莲池书院,压得方家一众嫡女黯淡无光不说,连她这个嫡母也吃了大亏。

俞皇后嘴角扯起一抹略带讥讽的弧度,随口笑道:“就是再急,也得耐心等着几位兄长成了亲。才能轮得到你。”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很快被俞太后按捺下去。

“公主为何这般恼怒生气?”顾清是出了名的温和好脾气,声音温润悦耳。往日,顾清一张口,便能迅速抚平昌平公主的怒火。

“云娘是嫣然所生。”谢钧沉声道:“论出身,不及明娘。她若是不愿回谢家,跟着永宁郡主,我便只当没这个女儿。若她回来,我定要好生管束。”

嫁了人就该好生过日子,有娘家这般撑腰,还能闹到和离的地步,如今连父王这张老脸也赔上了……

“本王此次前来,是为了永宁和你和离一事。”淮南王干脆利落地道明来意:“你们既无夫妻缘分,和离也好,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谢明曦微笑着打断永宁郡主:“淮南王府的一片‘美意’,恕我不敢接受!也请郡主收起这份慈母嘴脸,免得你我心里都觉得膈应。”

唯有蜀王盛鸿。

十五岁的盛鸿,有着少年特有的英气蓬勃。长相其实没什么改变,气度却已不同。便是穿着女装,也和昔日那个阴郁少言的“六公主”截然不同了。

众少女被逗得轰然而笑。

董翰林张口闭口就是大男子小妇人,却未想到,娶了这么一个厉害又泼辣的续弦,后院的葡萄架不时就要倒上一倒。

当着众人的面,谢明曦未曾多言,冲杨凝雪略一点头。

谢明曦一转头,便认出了来人。这是陆迟的长随,生得一张讨喜的圆脸。

盛渲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心底的骚动几乎难以按捺。

梅妃心里盘算着,面上露出希冀之色:“臣妾和安平尚未用膳,皇上可愿留下一同用膳?”

顿了顿,又苦笑道:“母妃没用,不得你父皇的欢心。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