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枝节横生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在悲愤的情况下,陈晴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这一拳居然活生生的逼退了陈静夜。陈静夜倒飞出去,速度很快。足见陈晴风这一拳并不是没有成效。

凤于谦和焦向笛不需要炫身手,自然是乖乖的从桥上过,等他们追到放缓速度的秦寂言时,已跑出很远一段,看热闹的人也各自散开了。

顾千城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身往外走……

“不愧是秦家人,杀自己的同族半点不手软。”秦寂言冷讽道。

“祖父,我说我是为顾家好,你信吗?”顾千城一脸平静,没有把老太爷的怒火放在心里。

看千城羞红了脸,老太爷也忍不住乐了,打趣道:“平日见你处处妥帖,像个少年郎一般,难得看你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我才看不上女皇呢,我的目标是……”江南的情况已坏到极点,内部是不是铁板一块顾千城不知,但顾千城可以肯定,如果没有外力作用,江南很快就会成为景炎一个人的江南,甚至景炎有可能凭借江南的兵马,与大秦划江而治。

老皇帝话一落,远处的山头蹿起一朵火花,一瞬间火光灭了,可是……

好累。

武定不再犹豫,旋身出门,在门外吹了一声口哨,顾千城就见一道黑影从窗边闪过,如同闪过一般迅速消失不见。

是那个第一世家吗?那可是无冕之王。

不用想也知道,顾千梦肯定是想用落水的招术,引某位公子英雄救美,如此一来,对方与她在人群下有了肌肤之亲,不娶她都不行。

没多久,五皇子就一跃成为老皇帝身边最得宠的人,风头直逼秦寂言得宠的时候。

千城和楚世子的婚约,解除已成定局,顾国公就算是千城的父亲,也无法力挽狂澜。同样,顾千雪只能给秦云楚做妾,也是铁板定钉的事,除非皇上下旨,不然千雪这辈子就只有当小妾的命。

“什么叫我姐姐也是你们姐姐,我姐姐才没有那么大。”

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像季家这种唯利试图,利益至上的家族,今天可以为了利益出卖大秦,明天为了求生,又可以向大秦出卖他的盟友。这样的家族,就是给他再多好处,有再多的利用价值,他也不会留。

季诺拼命挣开侍卫的束缚,冲回殿内,跪在殿中央,“皇上,求你……求你放过季家一次。北齐,我可以再帮你对付北齐,我与北齐皇帝有过命的交情,北齐皇帝对我十分信任,我可以帮大秦……”

老皇帝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责怪秦寂言,更不会因此让为秦寂言不逊同。只是老皇帝输了,面子上总有些过不去,于是秦寂言就可怜了,被老皇帝留下来尽孝。

顾千城咬着唇,努力压下心中的愤怒与杀意……

“末将听令。”副将们明白秦王的意思,立刻应下,不过……粮草怎么办?

唐万斤走到半山腰,就遇到了在那等他的武毅,武毅不顾唐万斤的意愿,强制将绷带缠在唐万斤的脸上,“这是大小姐的意思。”

秦王殿下的计划很可靠,可偏偏这个可靠的计划,是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的,这让他们无法相信。

一行人离开密室,继续查找起来,只是除了这间密室外,暗卫与黑衣人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摘星楼的布局也简单,很快就被翻了个底朝天。

顾千城死死咬住唇,才没有将心中喷涌而出的恨意表现出来。

封大人忐忑的打开圣旨,看到上面一溜串的谥号,头大了……

这个谥号一出,太上皇能高兴吗?暗卫这段时间一直在打探西胡天牢的情况,再加上风遥的帮忙,他们非常清楚西胡天牢的防守与官差交岗的时间。

怎么办?怎么办?

秦寂言背着顾千城离开,至于他抓来的山羊?

秦寂言和顾千城在悬崖下,随意吃了一些东西,两人略作休息便准备出去。

日后,承志才是国公府的继承人,才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大少,他不过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儿子。

顾千城回弹,撞向秦寂言,将秦寂言撞倒,两人同时摔在马车里,“出什么事了?”

这个需要好好想一想,而且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想明白,查清楚的。

果然,听到秦寂言肯在棋道上下功夫后,老皇帝甚是欢喜,当即就送了秦寂言好几本棋谱,让他回去好好学习。

不得不说,五皇子学习能力很强,苦肉计用得比顾贵妃还要强上三分。老皇帝虽然不高兴,五皇子为了一点小事不顾自己的身体,可更不高兴顾家闹出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

又或者不是因为失去耐心,而是赵王造的是太上皇的反,而他们造的是他这个新帝的反,所以罪名更重?

三更半夜孤身一个人走山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如果可以顾千城也不想这个时候离开,可是她担心那个胖女人过来。

双方碰面,秦寂言扫了一眼便收回眼神,脚步不停地往外走,景炎的属下却一个个呆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甚至秦寂言走远了,这群人还一个个转身盯着秦殿下的背影瞧……

“暗风楼?子车大人说他们的目的是你手听暗风剑,没拿到剑,他们肯定早晚还会出现,不用着急。”顾千城对暗风楼的事知道的并不多,武毅已经让武家人去查了,不过三十多年过去了,想要查到当年的事,恐怕是不可能了。

“我的身体内,留有一半暗风楼仇人的血。”他的皇爷爷,可真是会给他拉仇恨。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殿下,你别怪他们了。当时情况紧急,大家注意力都放在赵王叛乱的事上,在小事上有所疏忽再所难免。”顾千城觉得自己真心是好人,这个时候还记得给暗卫求情,可是……

没有任何犹豫,秦寂言命暗卫将自己的命令,送给了暗风楼几位杀手。让他们盯着名单上的人,一旦上面的人有背叛的倾向,立刻诛杀。

五位数的计算量,对长生门的术数师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量。不过有了之前两次计算,这一他们的速度稍快,只用了三天半的时间,就把数字算了出来。

就是这一刻了!

那个不知死活的风遥,也会安全。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跪下来,哭着、喊着求秦王帮她,求秦王负责吗?

凤于谦奸笑一声,说道:“很简单,只要你现在娶妻,然后抢在封似锦前面,生一个孩子,这不就赢了封似锦吗?要是你怕你的孩子,没有封似锦的孩子聪明,那就多生几个,在数量上赢封似锦也是可以的。”

秦寂言看了他一眼,顺着摄政王铺的台阶下,“本王与太后娘娘相谈甚欢,以至于忘了场合与时间,还请摄政王见谅。”

“殿下,不是我不给你消息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传消息出去。”顾千城默默地挣开,后退两步,与秦寂言保持安全的距离。

这男人,简直了……

“活命?要活命有的是办法。朕说过保你不死,你只需要安心为太子殿下培养药人就行了。”如果倪月有能耐,一直压制龙宝的寒毒,他不介意一直好好的供养着倪月。

“你是个聪明人,朕不相信你没有其他后手。”这不就留了一个后手,还拿来威胁他吗?

老皇帝没有问事情的经过,锦衣卫首领也不敢多说,免得才老皇帝多想。

“不必。”秦寂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将这几个人放在眼里。

猪头六等人也算细心,进寨子前还特意四处查看了一番,可暗卫是他们能发现的吗?

“相同的屋梁还有好几根,也许其他的还有。”向导双眼放光,一脸贪婪,顾千城靠在门口,止不住冷笑。

小雪貂精神十足,忙得不亦乐呼,直到秦寂言带着人过来,它还在努力寻找一颗合心的金珠,不对,应该是一个合心的玩具。

在城内,拿下秦寂言。

顾千城之前问了,秦寂言不抱着她,不怕她掉下去吗?

没有意外,调整战略后,承欢几人最终赢了!

胜利是需要分享的,而这一刻他们只想与自己的同伴分享。几个少年抱在一起,脸上有笑,眼中有泪,可他们却笑得比所有人都开怀。

要知道,上次一战,他们还没有打过瘾,赵王就跑了。

她出生大家族,一直都接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教育。家中兄弟互为掎角,军政商各有家族中的人,谁要出了事,其他人都会尽全力帮助,根本不会像顾家这般自私。

他这次是真得生气了,顾千城居然这么瞧不起他,简直不可原谅。

秦寂言看顾千城一脸紧张的样子,强忍着笑意,故作严肃道:“算了……看在未出世的孩子份上,本宫勉强原谅你一次。”

“殿下,你实在太好太、大度了,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犯了。”顾千城长松了口气,为了哄住秦寂言,顾千城大出血,扑上前,搂住秦寂言的脖子,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响亮的吻。

“千城姐姐,你没事真好……”顾承意担心自己真会丢脸的哭出来,连忙拉着顾千城的手,拿顾千城的袖子挡住脸。

“承意,姐姐不敢保证,今后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但姐姐可以保证,下次绝不会这么冲动,而且安顿下来后,会给你和承意送信。”要她带上这两只,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景炎笑得十分好看,上下打量了顾千城一眼,皱眉道:“怎么瘦了?”他养了一个月,怎么还把人养瘦了呢?

“苦夏!”顾千城给出十分合理的答案,可是……

“走吧,我们去用膳。”景炎君子的摆出一个请的姿势,示意顾千城先走。

唉……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

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凤于谦不再隔岸观火,命人看好乌于稚,便单人一骑冲入战场,一把长枪隔开激战正酣的呼延千霆和单增。

于是这个早朝,就变成各派官员互相攻击,互相抹黑的大会……

“这么说,皇上诏殿下和我回去,与长生门有关了?”平西郡王神色严峻,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正说到兴头上,突然被人打断,老太爷恼火得紧,回头就吼了一句:“用餐急什么,等着……”

“你看他们,居然不坐轿子,一个个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可是一品大员说出来的话,他们不敢反驳,只能捏着鼻子回去,想办法梳理人流,免得真把城门口堵住了。

一开始,他就不喜欢这些人,也没有顾千城的耐心。

顾千城的话君亦安相信,只是,“如果赔银子能解决,我要找你干吗?”

怕顾千城不当真,封似锦又再次重复一遍:“千城,你答应我,一定要等我三年后回来。”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官员仍旧用当地的,将本城的富商与读书人召来,本王明日要见他们。”相比百姓只是损失粮食,富商和读书人就惨多了。

里面是双人份的肉汤,现在还是温热,一打开香气扑鼻而来,引得人饥肠辘辘。

难不成要跳水里,游到岸边去?

从地上跃起,景炎没有耽搁,立刻提起,纵身跃出火海……

景炎一边奋力的往前游,一边想着他和秦寂言的情况,越想越觉得命运他娘的就是一个狗屎。

承欢的仇,她会报!

看到不远处有光亮闪过,秦寂言提气,踏着水面,跃了过去……

“啊……”顾承欢痛得大叫,身体不受控制的弹起来,却被顾千城死死按住了。

“水,水,水,快拿水来。”顾二爷激动的站起来,接过丫鬟手中的水,哆嗦的上前,等他走到顾承欢床前时,杯子里的水洒掉了大半。

“把人带回去好好问清楚,本王不希望再有一次。”

“以下犯上,当诛!”话落下,就见侍卫抽出长刀,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朝对方砍去。

秦寂言脚步一顿,抬手挡了一下,而就在此时,一阵风飞过,暗香浮动,圣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飞落在凤座上。

“不知活火山在哪?”秦寂言又问,这一次圣后却没有爽快回答,而且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景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赶到?

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稍稍恢复了力气,顾千城便开始设陷阱逮猎物了。

陷阱挖好,顾千城便去寻可以打出火花的石头,坐在在那里不紧不慢地敲着,等着那微弱的火星将干草点燃。

秦寂言一直站在小舟上,沿途观察四周的环境,有不知的地方便问身旁的向导。

“皇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药王谷主那人你真不能放,他医术高超,你放他自由就是放虎归山,给他时间他必然能建立一个新的药王谷。”

“胡说!”秦寂言本不想理会唐万斤,可听到这话脸都绿了。

捕快不知顾千城要这些东西做什么用,却知道顾千城的本事,顾千城要的东西一点也不特别,当即就给她准备好了。

这个时候已有琉璃,只是十分贵而已。顾千城很早的时候,就找了琉璃坊,定了一批亮度十分高,接近玻璃的琉璃,自己慢慢打磨出凹凸面,做成了简易的放大镜。

老皇帝派来的这两个人,确实很有本事,验尸也非常仔细,到目前为止,秦寂言都很满意,挑不出半丝错。

这都答不出来,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仵作?

“没错,哪怕你是秦王,也不能滥用权力,欺压我们。”

此人领兵天赋一般,大局观还算不错,最大的优点就是对西胡皇帝忠诚,所以他被丢进大军,用来辅佐风遥,也有监视的意思。

“说的容易,你倒是说说,我们要如何拿下皇太孙?”

那一头秀发,就这么没了,千城不在意,可他在意。

上午出城时,言倾告诉过守城的小兵,如果再看到秦寂言的马车直接放行,不得上前检查。

秦寂言享受的不是特权,而是他本身就有这权利。就好比,皇宫里要查进出门的人,有人敢查皇上吗?

“发什么呆,走。”秦寂言一脸严肃,在封首辅跪下来前,一把拎起他的领子,不顾封首辅的意愿,直把把人带出鼠群,丢到鼠群外。

封首辅踉跄一步才站稳,而站稳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往山下跑,而是跪下来谢恩,“臣,臣谢皇上救命之恩。臣愿唯一生永伴君左右,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看了一眼感动到不行的封首辅,秦寂言果断改变决定,转身上山去救其他人。

能这么快得新帝重用,不用想也知,必是在新帝继位的过程中出了力,有从龙之功,是妥妥的心腹。

出了京城,秦寂言依旧是一个人,不管是暗卫还是明面上的侍卫,秦寂言一个都没有带。可以说是十分嚣张,可他有这个本事,就是嚣张又如何?

在江南坐小月子吗?

怀个孩子跟怀命似的,孩子这才几个月,她差不多就折腾掉了半条命。

“你安排就好。”听到走水路,顾千城的脸更白了。

等老管家去安排时,顾千城扭头看了子车一眼,以眼神寻问他,有没有给秦寂言传消息。

挟天子以令诸侯,老管家现在就是挟顾千城肚子里那块肉,来威胁秦寂言、顾千城和子车。

这一检查,顾千城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娘娘这次的事,发生的太突然了,她们之前一点也不知晓。

要是受了伤,他没法和父皇解释,现在的他,不能失了父皇的宠爱。

程老太爷一脸感激的道:“多谢殿下,殿下的恩情臣没齿难忘。”

走道里很黑,他虽然能在黑暗中视线,可却看不真切,只能凭借顾千城的气息,来断定顾千城的情况。

顾千城没有拒绝,伸出血淋淋的手。

“一点小伤罢了。不把他放倒,我们就不会有自由。”老管家捏住了她的命脉,平时又太谨慎,要不是利用这次混乱,她也无法把人放倒。

攒了好几个月,才攒到一小包袱,顾千城预计少点吃,可以吃七八天。至于七八天后,顾千城就不管了,她也管不了。

虽然不太满意,但总比只给她一把小刀的好,胃里、脑部……可不是用匕首胡乱切开的。

秦寂言应了一声,可是……

在官差的有力维护下,中间那块地还是空的,目前还没有人挤过去。

“封大人……”

他们这些人加起来,也比不上封似锦精贵。

“笑什么笑?”秦寂言将手中的书往桌上一拍,一脸不快的道。

顾老太爷不会和女人计较,他只会训斥儿子:“老大,后院虽是女人当家,可该知晓的事你也不能糊涂。我们顾家的女儿千金万贵,什么时候穷到连大夫都请不起了。”

一家人各自散去,顾夫人一回自己的院子,就命人去收拾顾千城的院子。有老太爷为顾千城撑腰,即使再厌恶顾千城,也要把表面功夫做起来。

“嗯,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有利,我们没有必要太心急,稳步向前才稳妥。”顾千城顺势依在秦寂言的怀里,双手搂着她的腰。

妾,甚至连贵妾都不是,因为顾家给顾千雪准备的“嫁妆”,全部被赵王府的管家送了回来:“请国公爷与夫人放心,世子爷的女人赵王府还养得起。如果国公爷真得要送,不如把雪姨娘的卖身契送到王府。”

此地并非久留之地,事情谈完,顾千城与秦寂言也不多呆,看了一眼锦衣卫首领的尸首,秦寂言拉着顾千城的手就往前走。

“身体太弱,回去后好好补补。”秦寂言中肯评价。

当然,顾千城是打不过秦殿下的,秦殿下也必然会让着她的。

在用晚膳前,顾千城就赶回来,同时带回一个不算好的消息……五皇子一点也不担心老皇帝派人去取经书,他敢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早有准备。

更不用提,他们的人在这次清洗中,被换下大半,一两年后,这朝廷上有没有他们的位置都不知道。

白跑一趟,虽然觉得晦气,可总比出事的好,总体来说,五皇子还是很满意的,这一点充分说明,那些举子不敢和国家叫板。

顾千城眼中一喜,未免让人看到,立刻低头说道:“皇上,臣女所言句句属实,还请皇上让人查看一下,套到灵鸟脚上的链子,可有挣扎磨损的痕迹?”

唐万斤也知道顾千城是为了他好,乖乖配合并不拒绝。

包扎好唐万斤与承欢的伤,顾千城又出来替其他人包扎伤口。他们这一行人当中,除了封似锦和封家的暗卫外,身上都有伤,包括顾千城自己。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