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蟒袍玉带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邵阳一副迷糊样,可是吃起颜末的豆腐却是半点不含糊,趁着颜末继续化石中,一个接一个的吻落下,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呀。

看着这些精致套装,蓝弦很是高兴,对于美女而言,打扮成丑女都是有压力的……

感情是要经营与试探的,她和莫庭之间开始的莫名其妙,再加上莫庭的情路一直以来都太过顺遂了,莫庭的情史也太过辉煌,在决定完全交心时,她必须要有万全的把握。

要知道r&m集团用代言人的条件相当的高,之前他们御用的代言人是融柳,会用融柳还是因为r&m集团总裁的弟弟莫放同志喜欢融柳,不然的话r&m集团都认为融柳还不够格,因为r&m集团代言人向来是国际超级大腕……

“既然过敏为什么不早说,你不会让替身拍吗?”莫庭心中纠结放下,心情大好的依在浴室的门柱上,一副蓝弦要么就这样出来,要么就这样僵持着。

“如此,就请先看精彩片花……”男主持人立马附和,指着大屏幕,而首映式正式开始……蓝弦一走到莫庭的身边,莫庭就站了起来,将蓝弦拥在怀里,附在蓝弦的耳朵,外人看上去就是拥抱贺喜,而只有他们明白,莫庭正在和蓝弦说悄悄话:

“没有,莫放,你没有杀人,你融柳姐姐她没死,她只是去了别的地方,离开了而已。

蓝弦生来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听到对方的话,将自己面前的合约一递,一点也不客气的道:“既然如此,很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了。”

看到蓝弦的灵机应变,莫庭才稍稍满意了起来,至少没有砸了绽放的秀……

“莫庭,我突然想吃黑森林,你可不可帮我去买一块,我在这里陪一伙莫放,顺便等你……”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知道,但我知道你的决定。

蓝弦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盯着玻璃墙上的一点,似乎那时有什么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白雪,不用担心,只要我唱就有机会……”

几本书看下来,莫庭发现蓝弦根本不用书签的,而且她的笔记从来都是记在书本上,怎么会有一张纸呢?

就当是好朋友吧,曾经在自己最难的时候,是墨云天帮了自己。

“给我开庆功宴?”蓝弦嘲讽的说着。

莫庭是打着来法国分公司视察的名义,而他根本没有视察的打算。

当当当……莫庭走出车门,没有人上前寻问,因为众人都在期待,能让莫庭拒绝车僮开门,要亲自去开车门的女伴是谁……

“蓝姐……”

“蓝弦,请问你是不是因为认识莫总才代言绽放的呢?”

“当然,早上我的经纪人,还遇到了r&m集团的总裁,r&m集团的莫总亲自找上我,要求我下半年全力配合他们的活动。

如果说刚刚一身白衣的蓝弦像是一个不知人间疾苦、娇宠在宫殿里的公主,那么这一身火红的蓝弦就是出身名门的皇妃。

墨云天一听陷入了沉默,抬眼看着正在拍戏的蓝弦,蓝弦一身紫衣,清冷淡,坐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中,眼里有着怎么也掩饰不了的黯然,明明周围奴仆成群,可她却是冷冷淡淡,像是格格不入一般。

后退一步,双手环抱靠在浴室门口,莫庭这个举动看上去自然无比,没办法,虽说是四星级的酒店,但这房间并不是很大,随便退两步就退到了浴室的位置。

邵阳看着那粘乎在一起的男女,强忍下上前拉开的动作。

看着一身白色小礼服,优中透着俏皮味的蓝弦,莫庭的眉眼不自觉的舒展开了,他喜欢这样的蓝弦,单纯而干净,尤其是蓝弦的双眼,那里的没有算计与玉望……

白雪双眼一亮,也顾不得最近莫庭并不理采蓝弦的事情,整个人冲到了莫庭的面前:

白雪也是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看着莫庭停在门口,心里暗叫不好了,连忙冲上前,却发现……

看到从直升机上走下来的人,整个剧组的嘴巴张的老大。

“张导说笑了,张导,蓝弦在哪?”莫庭疏离的一笑,眼神一扫,眉毛微挑,不过一伙他的身边已经围了几圈人,可却没有蓝弦。

错过了也没有什么,起起浮浮,成成败败本就是正常的,她这一年来走的太顺利了,顺利到让她自己都有几分骄傲了,这一次试镜失败,也是要自我反省一下了,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在这个圈子从来不会少,你想独善其身又怎么可能……

“莫总……”

莫放,我相信,这一次,你应该可以完整的走出融柳的阴影,从此你的生活,都不会再与融柳有关……

“蓝弦,这才是你的本性吧?有点成绩就骄傲,丈着身后有人,就不把民众放在眼里。”

“我,我,我不知道,红颜和紫心在我心中就如同我的亲姐妹一般,至于其他的,这得问她们了。”

做为老一辈人的,他对自己的国家有着强烈的爱,即使自己的国家,有很多不足,但是这是关起门来自己的事,在外人眼中,当然要表现自己国家最好的一面了……

呃,如果莫老爷子知道,这是莫庭在背后设计的一切,不知会做何感想……

此时,墨云天正一步一步朝蓝弦与沐菲所在走来。

拍摄结束后,导演宣布收工,但却没有大家回去。

路上有保镖在,莫庭有话也不好说,回到了蓝弦的公寓,将保镖安排好后,莫庭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心事重重蓝弦,道:“蓝弦,我们自己开一家经纪公司吧。”

庆功?庆什么功呀……

呼……

他就没有见过有哪个艺人如同蓝弦这样的,就是那些已经红起来的艺人听到公司说全力栽培也会激动呀,可是蓝弦呢????

蓝弦,这就是你在书上注解说相信来世今生的原因吗?这世间真的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吗?

更何况,大家都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女人,用手段上位是正常的,她从来没有想过,用这种手段毁了谁的星路。

他莫庭要的,从来不是什么单纯善良的无知少女,那种女人不适合他的生活,他没有时间与心力,时刻去保护她一个水晶娃娃。

墨云天想开了,心情大好,转身就准备朝自己的直升机走去。

他妈的墨云天,有钱老在这里显摆个毛呀,你不知你直升机一开,老子这一条就要重拍吗。

演艺圈的人果然人人都是戏子。

同时心里默默的哀痛着,82年的总统之爱呀,好舍不得……

放下电话,一改打电话时的那种礼貌与卑谦,r&m集团公关部经理再次恢复之前的傲慢,只不过这一次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但蓝弦却是执意要接这种的小片子。

吱嘎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五个人交换视线,眼里都是赞赏之色,虽然刚刚已经有七个人试镜了,她们的外表形象都与角色相符,蓝弦外表并不是最出采的,但却是最有感觉的那一个……

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白雪对这两人也没啥客气。

莫庭,你太冲动了。

“白雪,你找我有什么事?”

别看白雪如此彪悍,但是,但是他要是碎碎念起来,那是相当恐怖的,连没有人可以管得了的蓝弦也乖乖的不敢说话。

“蓝弦……”莫庭听到开门的声音,很是优从容的从书房走了出来,可是一出来就看到……

让蓝弦把那份抵制金鸡千花奖的声明收回。

“怎么样?”

丝毫不退缩,但也没有刻意针对的意思,至少蓝弦看上去依旧温婉,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就是呀,蓝弦特爱耍大牌,刚刚还在电话里骂王楠呢。”红颜出口,为王楠报不平。

蓝弦站在莫放的面前,足足有三分钟,可坐在椅子上玩电脑的莫放却继续忽略她,无奈蓝弦开口:“莫放……”

也许他可以考虑找个演艺圈的女人来调节一下生活。

“现在口浪尖的,你必须得避,公司正在努力,你必须和大金撇清关系,好莱坞那边看好你,这个时候出不得错,这一场宣传回去后,公司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

“专心工作吧。”白雪拍了拍剧组小妹的肩膀,然后一脸得瑟的跟在蓝弦的身后。

总裁加班,他跟着加班,总裁不加班,他还要加班。

套莫老太爷一句话,蓝弦这种人属于难登大之堂的那一类,莫家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女艺人,当年莫二少看上融柳不也是……

当邵阳与颜末知道这个消息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与所看到,《神之子》送去参奖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很快,这件事情在星娱与天皇的联手炒作下,立马成为当下的头版头条,而在莫庭的授意下,大部分报纸都直指金鸡千花奖。

现在,蓝弦提名金棕奖,而莫庭要各大报社,把这事大肆报道的要求也发了下来,报社怎么会不给力呢,这绝对是热门呀。

因为一楼的宴会厅原本是莫庭拿来给他的女友vivi办二十岁生日宴用的,而取消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vivi小姐只当了莫庭boss两个月的女友,然后在生日当天被甩,当然甩人的是莫庭boss。启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有机会甩莫庭的……

“《神之子》的就要杀青了,不知道蓝弦你有没有接新戏呢?毕竟暴光率对于演员来说很重要,大荧幕虽然不错,但是电视剧却能让更多人记住你……”简大经纪人很自来熟的指点着蓝弦的发展方向。

也许有的,现在的蓝弦很需要好消息来平衡莫庭与墨云天带来的影响。

……这种绯闻还真的蛮伤人的,所以没有特殊情况,蓝弦一般不想去医院。

这一次之所以会将夏绿拿出来,并不是karl认为蓝弦可以诠释夏绿的意义,可以展现夏绿的美,而是karl在听到蓝弦是莫庭亲点的时,特意拿出来为难蓝弦的。

莫庭,我要是明白,这世间能配得上你的人只有我。

白雪顿了一下,原本想要说可以确定的,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道:“莫总,你放心,这事邵总亲自去办的,明天我去公司,再去和邵总确定一下,以保证万无一失。”

“大少,老爷子不希望长孙媳,婚后还在那种场合工作。”被称为杨叔的男人,叹了一口气道。

沐菲气的相要拿面前的饮料砸人,可在经纪人的制止下生生的忍住了。

看着面前一脸猥琐的人,蓝弦不用猜也知道对方是日本人了,既然对方要闹,那就闹吧,她怕谁,这是国际性的颁奖晚会,有本事现在杀了她。接过话筒,蓝弦转身,对着大屏幕很大声道:“白雪,说完再笑。”蓝弦的声音很是冰冷,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向白雪,吓得白雪猛得停下了狂喜声。

白雪似乎被蓝弦给震醒了,整个人不安的看着蓝弦:“蓝弦,你说这事有古怪?”

……

“韵琦的爷爷好。”影毫不在乎,应对自如,眼前这个老人,他的眼中没有恶意,有的只是伤感与欣赏,是的,这个老人似乎欣赏他。

过几天,捧着个精致玉盒来到他面前。

轩辕晗一脸你很笨的样子看着闻人靖暄。“以他们对我的了解,他们要做的事,我定猜不到。”

“我也从没喜欢过你,也没让你救,让你救是我的耻辱。”

闭上眼,掩起心痛,想与亲眼看到还是有区别的,昨晚想到时并不觉得伤心难过,可今日亲眼所见,才让他明白,他的生活有多可悲。

“知儿,你以后只能笑,永远的笑,因为,你哭起来真是难看死了。”一边擦眼泪的轩辕晗一边认真的说着,那语气,好像是在面对他父皇一般。

“轩辕晗,我们也许可以回到原点。”知心说完这话,转身就外宫殿外走去,只留下轩辕晗一个人呆呆站在那里,想着知心刚刚这话的意思。

“那就好,这闻人宰相来者不善,怕是我们近期的动作让某些人忧心了。”宇家没有所谓的官场权势,但掌握轩辕王朝近半的商铺,皇上怎么能不忧心,所以宇府向来低调行事,外面有许多人都不知道那些铺子是宇家的,此事影的此翻动作,可将宇家所有的家底亮了出来,皇上,怕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