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放牛归马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在天地灵宝中,不死草也算最顶尖的级别了。

“别自己吓自己!”那俊秀中年人摇头道,“如果有归元宗其他人,我们早应该发现了。而滕青山单独一个……哼,他如果不自量力,那是找死。别管这些,咱们吃完晚饭。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就出发进入蛮荒!”

“呜呜~~~”少女看了看滕青山,而后跑到她母亲尸体那,趴在母亲身旁伤心痛苦起来。第七章 长枪所向

“好可怕的枪法!”臧锋大惊。

即使百夫长争夺,自己靠的是身体力量,并非内劲。自己内劲还是很节约的。

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射』下来,估『摸』着,距离正午吃午饭还有一个多时辰。

“今天宗里有什么大事?我师叔,还有其他二十七代弟子,都在大殿外侯着呢!”

一整套,才一百斤左右。

“诗剑仙‘李太白’?”滕青山摇头道,“师傅,我还是学枪法!”

先天真元,明显比‘内劲’层次更高,或许能有奇效。

“表哥。”滕青山也从中取出那柄千年寒铁劲弓,“你在族内时,也练习弓箭。这柄千年寒铁劲弓,足以承受数万斤力气,足够你使用。在练枪累的时候,也可以练练弓箭!多一门本事,有好处没坏处。”

而应该,在内劲刚灌入石子时,‘神’就和内劲联系上,在飞行过程中,神努力的和‘内劲’融合起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然,石子飞出只是眨眼功夫,要在短暂时间内,就让自己的‘神’和‘内劲’融合上一些,难度极高。

宝贝易得,弟子难得!

“师傅,你怎么那么简单就闪躲开我的枪?你仅仅使用爆发出一万斤力气的先天真元?”滕青山看着诸葛元洪。

而诸葛元洪那柳枝,那般惊人速度的一刺,按道理会产生气爆,产生狂风。可是……事实是无声无息!

不到必要,滕青山真的不想使用‘毒龙钻’。

冀鸿自从断臂后,已经没有那股斗志了。

“蓬!”“蓬!”“蓬!”

狂风停下,沙石落地。

可是,滕青山是肌肉筋骨的力量。

“滕青山!”银发老者似笑非笑看着滕青山,“老夫早听过你的大名,可看起来,在后天强者中,你的轻功,绝对能排前十啊。”

咻!

一个内劲武者,如果内劲外发,威力很一般。

呼!呼!呼!……

滕青山随即看向那根植在黑『色』大石中的‘黑火灵根’,透明的黑火灵根,有着特殊光泽,隐隐流窜着神秘的能量。正是这些能量,才能孕养出‘黑火灵果’这样的宝贝。

锵!

每一道枪影和一道刀光撞击!

各大宗派,随便派出些精英,将主要通道一挡,轮流上!

“快,将寒铁战靴给我!”

“逍遥宫的人,好惨。”滕青虎唏嘘看向远处十余丈外的一群人,“他们最起码死了四五十号人吧。”

双方彼此相距大概五十丈!

“三弟!”那位大当家已经跑到数十丈外了,他回头一看,眼泪都流下了。

火焰山山脚下,营帐连成一片。

“最好弯刀的!”乌岱连说道,“我手上这种。”

恐怕,那岩浆中的温度,才对滕青山略有威胁。须知,滕青山身体坚韧程度超乎合金、钢铁,就是一流武者刀剑都不惧。如此可怕身体,能承受的温度极限很是可怕。

“三位大人,这地底火岩浆周围,太热,又让人特别渴。”那精瘦汉子不断说着,“嗯,前面大概还有两里路,就是黑火灵果所在处,不过那,更加的热。”

“两里路?”滕青山吩咐道,“我们快点走。”

“都统!那小子跑了。”杜洪喊了一声,连追过去。

眼闭起来,『乱』跑。

这足有十余丈高,如果是朝下跳,最多腿骨折之类的。可是,这精瘦汉子是失去重心,朝后仰着朝下跌去,就是一流武者都会被活活摔死。

『揉』了『揉』右腿腿弯,精瘦汉子站起身转头看向滕青山,挤出一丝笑容:“归元宗各位好汉,你们……”

峡谷中虽然算热,可还不算离谱,现在已经有些夸张了。

滕青山从旁边黑暗的隧道中走出来,杜洪连道:“都统,追到那小子了吗?”

“全归你,三壶?”

“来的高手越来越多了。”冀鸿皱眉道,“单单《地榜》高手,我认识的,就有六个!《潜龙榜》《雏凤榜》的高手加起来超过十个。而且许多高手,虽然不是《地榜》,可实力相差并不算太大!青山,关绿,咱们现在麻烦了!”

有机会,就夺,没机会,只能忍着。

“这黑火灵果藏的还真神秘,入口,竟然是在这个地方。谁能想得到?”一个精瘦男子从峡谷的另一面较矮的崖壁藤曼覆盖下爬了出来,这藤曼覆盖下方竟然藏有一个洞『穴』,这精瘦男子脸上满是得意。

黑夜,一支支火把点燃,将周围映地通红。

滕青山竟然诡异地就靠‘火中取栗’和‘火上浇油’两招,完全束缚住了他。

火上浇油,愈加的狂猛。

……

不过大家还是三三两两议论着之前的两次比试,一个个惊叹不已。

往后的日子里,归元宗依旧分为三队,在这火焰山满山的寻找,只是,大山范围实在太广,即使随着时间流逝,到来的武者越来越多。可是那么多武者放到大山里,只是沧海一栗。

青州第一宗派‘逍遥宫’也有过百人的队伍赶到,大量的或是出名,或是不出名的武者们也接连赶到,一个月时间,火焰山周围聚集的武者数量,已经突破一万。而每天晚上武者们都回到山脚下。

不过怎么能和归元宗众人比呢?

酒足饭饱后,归元宗高手们有部分进入帐内开始修炼内劲,而大部分都坐在外面,三三两两谈论着。

“无血,怎么样了?”一名铁衣门老者担忧道。

……

二十人朝那一站,一个冷厉眼神,那气势都比普通马贼数百人气势还可怕。这也令滕青山少了很多麻烦。

一块硬物砸在他脑袋上,护卫低头一看,正是一两黄金。

段侯点头连道:“对,那黑火灵根吃下肚,一个普通汉子,就能拥有万斤巨力,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不过……这黑火灵根的效果,对后天巅峰强者而言,是远远不及那黑火灵果的!”

身体力量已经很久无法提升了,黑火灵根,是滕青山身体再强化的希望。

金家庄的练武场上,武者们彼此兴奋谈论着,一个个都很想得到黑火灵果、黑火灵根。

“是!”

“好了,现在忍一会儿,等到深夜,让另外一队人马再来替你们,到时候再好好休息。”滕青山安慰一声后,便背负着轮回枪包裹,走入黑暗中,速度渐渐快起来,开始朝大金庄方向飞奔过去。

未知最恐惧,昨夜总算发现是一个黑『色』怪物,大金庄人心也算定了。

在堂屋中央,两名高大汉子躬身喊道。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是,族长!”

忽然——

从之前相距四十丈,跑了几里地后,此刻和庞大黑影,只有不足三丈距离。

“没想到,让这妖兽给逃了!”滕青山无奈的很。

“秦狼兄!”段侯陡然大喜,朝远处喊道。

“秦狼兄,你认识那妖兽是什么妖兽吗?”段侯询问道,“我也知道很多妖兽,可就不认识这种妖兽。”

三丈多高?那可就是两三层楼高的庞然大物,而且先天强者都难破其鳞甲,口吐融金化铁的火焰?这的确是可怕的妖兽。

“不过,那是赤鳞兽成年体。在书籍中,对赤鳞兽幼时记载,只是鳞甲为黑『色』,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得赤红。就这两句,太简短。我之前都没想到,这是赤鳞兽。现在知道了,这是赤鳞幼兽,还没长大的赤鳞兽!”段侯详细说道。

“我已经深受重伤,如果持续厮杀,肯定要命丧滕青山之手。之前我断臂,吃亏在我的血月刀,比他的枪要短!这一次,即使他长枪刺穿我,我也要趁势杀他。”孟田下了决心,不顾一切杀死滕青山。

“蓬!”

《地榜》高手孟田,在这绝对的力量面前,直接尸骨无存。

“青山,你杀了孟田,那,你也是《地榜》高手了啊。相信新的《地榜》,就有你的名字了!”朱崇石赞道,旁边的杜洪也惊喜道:“都统大人,你现在年纪轻,能名列《地榜》,那也能名列《潜龙榜》啊,同时名列两榜,那,哈哈……你可是咱们归元宗第一个啊。”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诡异的,孟田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一瞬间,这些鲜血就染红了孟田身上单薄的汗衫,孟田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滕青山杀死孟田,对俊秀青年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依旧是那样,没人知道什么原因,就大活人,凭空找不到了。就昨天晚上,大金庄一下子没了三个人!”店小二叹息道,“三个人啊,就这么没了!这样下去,大金庄还得了?”

“实话说,咱们客栈都有些害怕呢。不过咱们这没丢过一个人。大家都心存侥幸,如果哪天,咱们这也没了一个人,咱们这些人怕是都要离开喽。”那小二摇着头,走离了开去。

那二十几名汉子都立即握住兵器,只是一个个都心怀戒惧。他们看得出来,来人身上能穿着重甲,一旦打起来,他们吃亏。

滕青山他们六桌人坐在那,旁边的二十几名汉子连说话声音都小很多。

比如要让一头大象昏『迷』,所需要的麻醉剂是人类的很多倍。

而滕青山的体质,那可比大象强多了,别说就吸入一点点,就是吸入多些,也很难让其昏『迷』。如果滕青山再控制气血运转,根本不可能中毒。

“这位好汉,这货物给你,你也用不了。”朱崇石朗声笑道,“这样,我奉上十万两白银!好汉你放我们带着货物离开……这样,大家都不伤和气。毕竟一旦厮杀起来,这死人太多就不值得了。现在好汉你们一人不死,就得十万两白银,不更好?”

所有马贼都有些心慌。

“哈哈……玩战马?哈哈,有了这拒马桩,我看你们怎么冲锋!”大当家大笑着,“兄弟们,给我杀!”顿时,众多马贼跳下马,朝前面冲去。拒马桩让战马无法冲锋,可是人类奔跑,却影响不大。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无可阻挡!

滕青山才决定,以雷霆手段,先抓住敌军首领。

两名百夫长,一人一万两银子。

北部官道上,人烟稀少,难得有一个客栈。

“哼,担心什么。”这中年人哼了声,“叁石客栈,地图上肯定有,九少爷就是在海外呆上几年。可毕竟是富家少爷。就是天黑多赶上十几里路,熬到咱们这,也很正常的。就是九少爷没过来,咱们也一样可以赶过去动手!”

“都统大人,我,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啊,一盏茶时间,太短太短了啊!”大当家急的都快哭了。

就滕青山的‘轮回枪’,那便价值近三十万两银子!

车队这一方心情轻松,谈笑风生。可是马贼这边就『乱』了,普通马贼们惊恐不已,就刚才那么一会儿,就被滕青山杀了两百多名马贼。还有大当家身旁最精英的四名马贼,连还手之力都没就死了。

“算你凑够了,我饶你『性』命。”滕青山直接将地面的金票、银票、景玉佛都放进怀里,至于其他东西都拿在手上。

“等下次,我再回宜城,定会和杨城主你尽兴喝上一番。”滕青山笑道。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滕青虎『摸』着脑袋一笑。

“青山大哥!青山大哥!”庭院门外传来声音,滕青山三人一道走出去。

“这没问题。”诸葛云爽快道,“青雨她是你妹妹,你是咱们黑甲军都统!是咱们归元宗内部人,这点小事算什么?”

青姑娘转头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我带小雨她先出去逛逛啊。”

一天,大概也就前进一百二十里左右。

冀鸿不由尴尬。

……

黑甲军每一名骑兵,都可以说是移动的堡垒,不管是士兵还是马匹,都穿着重甲。其次,普通军士的战马都是价值千两白银的乌纹马。在马贼团伙中,一般就是团伙首领才能骑这等马。

“实则虚,虚则实。”朱崇石瞥了身侧护卫一眼,“这血石坡,既然经常有马贼埋伏,说明那地方很适合埋伏!适合埋伏,马贼们当然会选!”朱崇石看向旁边的滕青山,喊道:“青山兄弟,还有五里地,就是血石坡了,可得小心点。”

不过……

那是滕青山前世就是宗师的缘故。

战马飞奔,清晨出发,待到太阳刺眼时,滕青山他们已经出了华丰城区域,进入宜城境内。

宜城主干道上,浩浩『荡』『荡』黑甲军前进着,那些摊贩、商人、路人们都退到边上不敢惹这些可怕的军士,而在上次酒楼较多的路段上,宜城城主‘杨柯’正率领一群手下迎接黑甲军到来。

当即五百名军士在统一调配下,分到四家酒楼中去。

……

滕家庄一如既往,过着祥和宁静的日子,那守大门的两名族人疑『惑』看着远处速度惊人的两骑。

这喊声迅速的传遍整个滕家庄,连在家正在烧菜煮饭的袁兰和青雨,一听到这喊声,直接扔下了锅铲,连饭菜都不管了,飞速的朝练武场奔去。跑在路上还问:“我家青山真回来了?”

滕青山点头。

……

滕永凡紧接着道:“去郡城,我和你娘是能享福。可我不能不为族里考虑!这样吧,你就带着小雨过去。她一个女孩子,去大地方,也好好开开眼界。我和你娘,在这滕家庄有那么多族人陪着,也没事。以后你们有时间,再回来看我们老两口就行了。”

滕青山也察觉到,黑甲军中是有一些矛盾的。

冀鸿目光一扫五人,洪声道,“滕青山!”

“师祖,我,我是想为宗内夺回紫金的。”白崎连道。

一时间,整个矿区风声鹤唳!

“哈哈!”白崎双手持枪,便要刺死董延。

可董延却转身就逃:“不怕死的,追啊!”

“小弟,小弟!”那大胖眼中含泪,痛苦的很。

“阿延,别太难过!二胖死了,幸好他有儿子留下来,算是没断了血脉。”那银发中年男子叹息道,“咱们现在,好好照顾他的一双儿子吧。”

“当断则断,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们能在华丰城打下一番天地,在其他地方能混的更好!而且那个归元宗的混蛋,我董延总有一天,定要除他『性』命!”董延咬牙切齿说道。

白崎整个人一个激灵,随即看了看自己肿胀乌黑的大腿、左臂,一咬牙,猛地一挥自己的匕首!

“啊啊啊!!!”白崎仰头发出了痛苦愤怒的嘶吼。

“我懂。”滕青山点头。

在这个世道上混,谁也不是胆小之人。

胆敢被收买,一旦被发现,那是死罪!

滕青山算是体会到了,现在五名百夫长,他压力最大!

“不对!”滕青山微微摇头。

前世‘虎炮拳’是滕青山绝招,这衍变出枪法,威力应比之‘毒龙钻’更胜一筹。

滕青山心中却痛快的很,忖道:“我的飞刀‘黯然一刀’,也只是能远距离控制飞刀爆裂开。而刚才这内劲,配合我的力道控制,精神意念的引导,竟然产生了那漩涡内劲。这一枪爆发威力,还真不小!嗯……这一招就叫‘火尽薪传’吧!”

“嗯。”滕青山淡笑着点头,瞥了一眼矿洞,已经有人开始出来了,“今天挖矿结束了?”

吴大甘随即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就在这时候,大黑胡子壮汉大步走了过来。

“接应?”

“不,我要为小弟报仇!”大胖双眼发赤,仿佛疯了一样。

仔细观察那中年汉子:“嗯,他衣服平整,这从外表看起来,似乎没有夹带。不过,他两条腿并非一长一短,而是很正常的两条腿。这一脚略深一脚略浅,只有一个可能。其中一条腿上应该绑着铁块等重物!”

原本他还准备让其中一个搜身的人闪开,他自己去搜身,好放走那人。而现在,白崎这话一说,让他更好做事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