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暧昧不明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他去了北齐皇都,归期不定。前两日我收到他一封书信,最快的归期恐怕也要二十日了。”谢芳华看了轻歌一眼,“不要凡事都指着言宸。将来你是要科考入朝的。若是这些事情都胆触,那么还怎么以堪大用?”

    两个人饭用到尾声,风梨也端来了鸡汤和汤药。

    谢芳华感觉到床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偏转过头,看着床上躺的人,不由露出笑意。谁也没有她更知道,他曾经一夜一夜都不能安睡。被体内毒恶之气折磨得五脏俱焚,若是没有昔日的记忆,她很难想象这样的云澜哥哥会被那毒恶之气折磨得无数次不成人形,性命垂危。

但毕竟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使得李猛退缩了因为谢芳华和李猛谈话时声音不高,又距离得近,那名她安插的士兵也没听得太明白。

“我赶来的时候,便看到有人闯进了府中的书房,本来是为说服你,但是有了意外,便跟了去,从那人手中夺了这封信。还夺了些东西。”谢云继又从怀中拿出些信笺和几方私印来,见李柳氏立即上前要拿回,他后退了一步,摇摇头,“夫人,你没能力保管,这些还是在下替你保管吧反正保救下柳妃娘娘和柳氏,咱们便是一家人了。”

卢雪莹顿住脚步,看着燕岚,“关你永康侯府什么事儿?难道你家男人也想娶她?”

燕岚脸色暗下来,“真是让人不明白,谢芳华一个病秧子,缠绵病榻足不出户多年,他怎么会想娶她?”

“是!”老太监立即快步走出了灵雀台。

左相只能住了口。

孙太医收回视线,对皇帝请罪,“皇上恕罪,老臣医术浅薄,实在看不出芳华小姐是何病症。”

皇帝和忠勇侯、永康侯、左右相等人也立即向灵雀台外看去。

谢墨含点点头,伸手拉谢芳华,“妹妹,你要回府吧”

连天地都不惧。

他大惊,立即蹲下身,对二人喊,“小王爷、小王妃。”

“自然没忘,但我更没忘你的小叔叔,我的小舅舅,特意回了北齐救了皇后。”言轻道。

“齐皇子这是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了?”秦钰看着他,目光落在谢芳华和谢云澜的身上,“齐皇子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在下虽然刚从漠北戍边回来不久,但是能力范围之内,还是能相助一二。”

侍画、侍墨点点头,走回去卸了马车,两人共乘一骑,向京城快马加鞭而去。

“听音?你过来做什么?公子想吃夜宵了?”听言见谢芳华来了,立即问。

谢芳华指指自己。

谢芳华攸地坐起了身,抓紧帘帐,凌厉地看着他。

秦铮站在床前顿住脚步,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她问,“那张字据你收好了吗?”

谢芳华心中有气,不言声。

秦浩出了西院,走回自己的院子。出门口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刘侧妃倚门送他,他目光暖了暖。以前他一直想着为何他没秦铮好命托生在王妃的肚子里,如今他不那么想了。没有好命怕什么?他想得到的一样能得到。

秦铮径自洗漱,之后自己梳了头发,也来到厨房帮她烧火。

燕亭扒拉开他,“我看他在小厨房做什么?你该干嘛干嘛去,不用管我们了。”

听言阻止不了,只能让他去。

燕亭睁大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喂,秦铮兄,往日你都看得紧,今日怎么就这么放她单独陪秦倾出去了?你就不怕那小子喜欢了她?”

谢芳华走出落梅居,走向后园子秦铮每日练剑的院落。

林七和玉灼对看一眼,起身收拾剩菜残羹。

她还没迈进门槛,便听到里面英亲王妃恼怒地骂,“媳妇儿娶进门,是要疼的宠的,不是给你作践的。以前依梦的事儿,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不过是一个侍妾,我若是插手,人人都该说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容庶子了,

“你还想干什么?你没看她都昏死过去了吗?”英亲王妃凌厉地看着他质问,“你是大夫吗?你能救她还是怎地?你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出去”

回到房间,见秦铮正窝在榻上看书,她走过去,看了一眼,见是一本游记。

“别废话,赶紧吃下去!”秦铮轻叱了一声。

“是我!”秦铮点头。

秦铮点点头。

谢芳华点头。

大长公主向外看了一眼,说道,“是官兵,何事儿这么急?”

“就算不是因为你的事儿今日让她卷入丽云庵来,她恐怕也难排除在外。”大长公主深深地又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如今又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和你们都不同。”

------题外话------

秦钰脸色发寒地看着二人,“你们回京时,就已经知道了?”

李沐清眸光动了动,点了点头。

二人进了宫,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在门口禀告,“皇上,李大人和郑大人来了。”

小泉子摇头,“二公子,您进了宫,见了皇上后,就知道了。”

“是。”小泉子撒丫子向外跑去。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李沐清从车中探出头,“是不是要去西山军营,我也去。”

因大雨下了一日两夜,如今还下得极大,官道上无人,所以,虽然冒着雨,但两辆马车踏着水跑得极快。

一直到西山军营,都极其顺畅无事儿。

走过练兵场,来到营殿,吴权已经站在门口等候,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连忙见礼,“小王爷小王妃,你们总算来了。”话落,又对李沐清见礼,“李公子也来了。”

“午夜子时。”谢芳华道,“他打开窗子后,大约不到半盏茶时间,这是根据他衣服被潮气侵湿的程度推断出来的。然后他应该是转过身要拿什么东西,或者要干什么,没立即关窗子。所以,在他转身时,有金针从他后背刺入。”

吴权立即看向秦钰,“太子,那您回城怎么办?没人在身边怎么行?……”

“你吃得好了就好了!”谢云澜微微一笑,如碎了暖阳。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谢谢云澜哥哥!”谢芳华顿时对他绽开笑意。

春花、秋月待他离开后,悄悄推开门,进了屋。

春花、秋月看着谢芳华,低声道,“今日云澜公子纵容你挽着他以及荡秋千背着您时,他身边的小童似乎极其难以置信,分外惊骇的。看来,云澜公子身上定然有什么隐情。”

谢芳华抱住暖水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哦?”秦铮扬眉,懒洋洋地问,“当初是什么人要查谢云澜?”

秦钰在一旁,随意地翻弄着,心下感慨,多年来,几代南秦皇上的先祖帝王一直想方设法费尽心机,想拔出谢氏暗探,除去谢氏,可是都不得其法,他们可否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的子孙,就坐在这里,堂堂正正地看着谢氏暗探这些卷宗和整个谢氏暗探的秘辛锁链。谢氏和皇室联手,对抗北齐多年的筹谋

一行四人进了密室。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老远就对立面通禀,“皇上,小王爷、小王妃来了。”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秦铮笑了一下,“我就是去看看那只毁了情人花的车轱辘。”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英亲王妃闻言压下担忧心急,看着她,“好吧,听你的,不喊他回来吧。”

英亲王妃想了想道,“昨日办的是赏花会,来的人都依次地看过那些花,怎么会有人去注意谁看了什么花”

谢芳华从内室里走出来,见英亲王妃气得脸色铁青,她道,“娘,我来看看。”

大约两炷香后,刘侧妃、卢雪莹、府中一众侍妾、丫鬟婆子小厮都聚到了正院。

谢芳华还没开口,英亲王妃便将花有毒,毒了谢芳华,她正询问春兰有谁碰过这花,翠荷便惨死在了外面的事儿简略地说了一遍。

下了早朝后,京中大肆地彻查起来。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

------题外话------

因言宸所在的院落偏僻,距离忠勇侯府的路有些远,所以,二人步行也没急着赶路,走得不快,两盏茶后才来到了主街。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孔雀不如凤凰大气。”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金燕重重地点了点头。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谢芳华暗想只能说她今天正巧运气好,碰上秦铮心情好,若是心情不好,一个笑模样她都见不到,想打秋风也难。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芳华小姐既然碰巧来了,也见到了您,如今不如让她……”赵柯又看了谢芳华一眼,低声建议。

    “公子!”赵柯喊了一声。

    院中和屋内暗室,简直是两方天地。

    谢芳华还没再反驳,此时风梨已经二人拿了一只空碗来到。春花顿时上前一步,夺过空碗,用手指甲划破了手臂,鲜血滴在了碗里。

片刻后,秦铮忽然出了房门,走到她身边,轻轻伸手揽了梅枝,往她的花篮里抖,数片花瓣便落在了她的花篮里,他不说话,又够了一株梅枝,做着同样的动作。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听言脸顿时一苦,“这一坛千金呢,您一直留着的,我还是放回酒窖去吧!”

“此时应该知道了吧。”侍画道。

谢芳华颔首。

谢芳华点了点头。

金燕看了她娘一眼,小声说,“娘,您不会不知道吧当初给我选亲时,没有调查荥阳郑氏都有什么人”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右相见此,点了点头,示意右相夫人跟她出去。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金燕点点头,“与你实话实说,我确实是为着这个打算,天下人人都知道,先皇驾崩,给钰表哥扔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御书房夜夜亮灯到深夜,他着实辛苦。我对他的喜欢爱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哪怕他不喜欢我。我嫁给谁,都一样,既然如此,何不选择送上门来却恰恰能用的荥阳郑氏呢”

不知过了多久,小泉子匆匆来到雨花台,对谢芳华恭敬地见礼,“小王妃,皇上请您去御书房。”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小心谨慎地禀告,“皇上,小王妃来了。”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等等到也无碍”秦钰笑看了谢芳华一眼。

这就是情了吧一直她不了解的情爱,却能将人心演变到这种如斯的地步

李沐清、谢墨含进来,齐齐对英亲王妃等人见礼。

右相夫人见李沐清额角都是汗,不禁训斥,“你出门的时候我怎么告诉你的?如今看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将我的话早就当做耳旁风了吧?”

“墨含身子如今大好了?怎么也跟着他们一起出去胡闹?”英亲王妃对于谢墨含总是关心几分,这也是基于他是她的手帕交的儿子。怜惜他自幼丧父丧母,又体弱多病。

燕亭干干咳了一声,扫见秦铮看过来的眼风,立即嘻嘻一笑,“正是,我们几个人也是为了这个事儿前来作证,卢小姐的确喜欢大公子秦浩,王妃赶快请媒婆去左相府提亲吧!”

作者有话:是的,215期的《风尚志》有我和张芷溪的一篇访谈(圣诞特辑&新年特辑&情人节特辑合刊)。网就好比烟花,很难长久绚烂,不想被风潮淹石沉大海,就要拓宽它的生命线。比如出版和影视,能让它生命延续我觉得就值得付出。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妾本和纨绔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不毁,芷溪姑娘一直在努力,我们相信她吧!

秦铮又在箱子里捣腾了片刻,拿出一件同样素净的月白织锦,也去了屏风后。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秦铮复又闭上眼睛,“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秦铮的脸变幻了片刻,感觉她撩过来的水珠滴在他身上,顿时滚烫,尤其是她理直气壮的笑容,明艳得夺目,这与以前的她大不一样,比昨日的她还不一样,少了少女的隐隐青涩,多了女人的妩媚,尤其是她尤不自知的自然流露出来的这种眉骨风情,几乎将他的心和他整个人都灼烧了。

。”谢芳华说。

侍画侍墨见他再没别的吩咐,提着气出了房门。房门关上,二人对看一眼,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感觉如今的秦铮和以前的秦铮对比起来,实在是让人看一眼都心悸。

“您就算要坐在这里,也该让奴婢去拿个垫子来。”侍画又道,“您身体本来就虚弱,若是小王爷醒来,看到您这般坐在这里,该怪奴婢没侍候好您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房门打开,秦铮从里面走出来,他一眼便看到谢芳华坐在围墙下。

听到他脚步走来,谢芳华转头看来,第一时间,素淡的面容对他露出明媚的笑,“醒了?”

“小姐,您醒啦?”侍画、侍墨立即上前。

“太子治水,竟然去了那么远?”谢芳华挑眉。

谢芳华笑了笑,“应该是为了忠勇侯府之事。”

秦铮张了张嘴,喉咙似乎被什么哽住,说不出话来。

“滑脉,即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谢芳华解释,“你慢慢地依照我说的,仔细地感觉,是不是这样?”

谢芳华低头,将他的手轻轻拿起,又放在她的手腕上脉搏上,摆对正确的诊脉方式,小声地告诉他,“脉该这样诊。”

她这个已经身为了母亲的人,是何等的不合格,竟然受了两次的伤,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还顽强地待在她肚子里,至今才被她诊出来,方才知道。

红绸蔓延进喜堂,众人的喧闹声也跟着迎亲回来的秦铮一路追随到喜堂。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满堂宾客作证,三拜天地父母宗亲,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妻子

来到落梅居,从门口到正屋,一大堆十全嬷嬷十全婆婆们轮番地砸下百子千孙福寿双全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喜庆话。仿佛不要钱似的,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说。

心中渐渐地被潮水溢满。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