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如兄如弟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你就这么宣布,其它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孟千寻交待完后,再次沉声说道,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可慌,一旦慌乱,事情就更不好解决了。

二皇子夜无恒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唇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也微微的僵滞,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白容,带着几分明显的冷意,“你确定我的答案不行?”

孟千寻微愣,夜无绝会讲故事吗?

“有那么好笑吗?”不跳字。夜无绝却是有些懊恼的望了她一眼,看到她笑的更加的得意,再次霸道的宣布道,“记住,你只能是本王的,永远都只能是本王的。”

“是我。”李逸风连连压低声音回到,生怕她惊动了其它的侍卫,毕竟现在是深更半夜的,他可是悄悄的进宫的,若是让人发现,只怕还以为他图谋不轨呢。

试探中,更有着太多的错愕,或者是隐隐的有着几分怀疑,毕竟这个时间,李逸风进宫,然后来找她,的确是太让她惊愕了。

所以,有些无法相信。

毕竟这个时间,都是熟睡的时候,所以,她这个时候,肯定是还需要准备一下的。

她做事,向来都是跟着自己的感情走的。

孟冰听到李老夫人的问道,微微的愣住,略略思索了一下,有些小心地回道,“其实也没有多久了,前不久,我还去过李府,只是当时有点急事,没有去给伯父,伯母打招呼。”

“冰儿呀,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惦记的,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逸,那小子都快三十岁了,却还没有成亲,真是把我急死了,我这几天急的睡也睡不着,吃也吃不下,这几天,这身子明显的有些支撑不住了。”李老夫人看到孟冰的样子,双眸微次一闪,继续说道。

“冰儿呀,我是真的很担心,你说,他都被人拒绝一次了,若是再去提亲,再被人拒绝的话,那别人肯定会想,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呀,要不然怎么每次提亲都被人拒绝呀,到时候,肯定就不会有嫁给他。”李老夫人看到孟冰一脸的惊讶,便知道,孟冰以前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李逸风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而且被孟冰拉着的手,也并没有挣开,而是任由着孟冰拉着她。

所以,她这分明是在暗示着李逸风孟冰可能根本就不是处子之身了。

孟冰对上他那双深情款款的眸子,听着他此刻那让人迷醉,似乎一下子飘到了九霄云外去的甜言蜜语,突然有了一种恍惚的感觉。

“爹,娘,天已经不早了,你们也都忙了一天了,先去休息吧,逸风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吧。”一直没有开口的李赢突然说道,说话间,扶着李逸风的手,微微的用力,以防李逸风会摔倒在地上。

但是,现在,他已经娶了公主,虽然是父亲逼迫的,但是,他已经把公主娶回了李府却是再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生怕,等他喝醉了,醉的不省人事后,李赢把他送到了新房。

“大哥,我也知道,我已经娶了公主,就应该把她忘记,但是,我试过了,我真的试过了,但是,不管用什么法子,我都忘不了。”李逸风狠狠的灌下一口酒,然后一脸沉痛地说道。

“哎呀,你说这孩子平时比谁都聪明,到了关键时候,怎么就突然变傻了呢?”秦敏儿的眸子转向李逸风,急的跺脚。

书房里,孟千寻的唇角却是再次的微微的抽了一下,不得不说,那个人下毒的手法的确是够高的,既迷住了花断尘的心智,又不会让他表现出任何的疯狂,而且,花断尘此刻的动作看在外人的眼中,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吧?不少字

花断尘此刻中了毒,反应本来就是十分的慢,而且那个男人此刻离花断尘又是十分的近,所以,那一拳自然是直接的打中了他。

而因着他那狠狠的一拳,花断尘下意识的松开了那紧紧的抱着他的手,他便趁机向后退去。

“是呀,真是太不要脸的,一会说爱这个,一会说爱那个的,我看,他就没有一句真话,像他这样的,就知道骗人。”下面便有宫女忍不住的附和道。

“我娘亲说过,要是嫁人,一定要看准了,有道是,女人最怕的就是嫁错了人。”更有宫女小声的发出感慨。

在这个年代,喜欢男人,公然的去清令馆找男人,而且还在皇宫中,众目睽睽之下抱着男人,对那个男人动手动脚的,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完全的毁了他了。

孟千寻心中冷笑,这个男人说起慌来,倒是顺的很呢,而且一点都看不出心虚的样子,什么时候,他竟然变成这样了。

不过。他相信他都把尸体摆在了外面了,北尊大帝就算心中怀疑,但总会让人去查看一下,只要让人去查看,那么得出的结果,肯定是那尸体的确是跟现在的公主极为的相似。

此刻,他这话一出,房间里的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惊住。

“怎么?朕做事,还用你来教吗?”只是,北尊大帝却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脸上是让人惊颤的狠绝,这个男人分明是动机不纯,他以为,他会那么轻易的上他的当吗?

孟千寻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才残忍了,太残忍了。

更何况,他的机会,也就只在现在,错过了这个时刻,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他若是杀了她,那么他也别想活着出去。

他的唇突然微微的张开,贝齿轻启,慢慢的轻咬住了她的耳垂。

“、、、”不过,她也不想让他误会,便想着跟他解释清楚。

不敢相信,她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的话向来就少,像这种安慰人的话,更是少的可怜。

这本来就是她的计划,而且,那结果也一定是不会改变的。

认识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的一面,可爱中带着几分俏皮,活泼中又带着几分无赖,这样的她,让他更加的喜欢,更加心动。

只怕任谁看了,都不会再对她有半点的那方面的感觉了。

花断尘仍就沉默不语,只是更加的加快了速度。

这件事情他可是一直都藏在心底的,谁都没有告诉过的。

那个男人要对付,但是,他也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毕竟,他也知道,这次招亲的事情,还有太多未知的麻烦。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那么,他所说的爱,又是什么,一边跟其它的女人鬼混着,一边还理真气壮的说爱的人只有她。

说话间,握着匕首的手,再次的一紧,做出一副就要刺下去的样子。

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北尊大帝看到她的样子,不由的暗暗摇头,不过他也担心,正如孟冰自己所说的那样,会越帮越忙,所以,既然她拒绝了,那也就不勉强她了。

北尊大帝的话十分的简单,声音也仍就是十分的轻缓,但是大家都明白,这圣旨一下,可能会引起的轰动。

而且孟千寻知道,若他不是有把握,也不会这么说,更何况,她也是相信李逸风的医术的。

他早上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的生病了呢,而且,刚刚她也为他检查过了,的确是如同雪太医跟李逸风所说的,真的是旧疾。

“那就都由着她了。”北尊大帝的脸上却多了几分欣慰,他知道千寻遇事冷静,沉稳,既然她答应了他,接下北尊王朝的事情,自然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说真的,他也很想知道,到时候千寻会怎么答复,怎么处理。

现在派他去,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相信他?

“随后,本公主会派人再去明城一一的核实,然后再将核实的结果交给本公主,同样有本公主亲自查收,至于核实的册子,本公主也已经准备好了。”孟千寻再次的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微微的扬了一下。

拿过那些纸条,打开,看到上面的字体时,却是猛然的惊住,握着纸条的手,也明显的一僵,刀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阴沉,脸色也一下子变的十分的难看。

以前,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八年,那个男人可是从来都没有送过她一朵花,甚至连个花瓣都没有见到。

这样的情况,在意的并不是什么东西,也并不是在乎,那些东西有多么的珍贵,最关键的其实是那份心情,那份时时的在意着她,知道她心中所爱的心意,。

既然她爱的人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收别人的东西呢,哎,他就不能冷静的想一下吗/?

孟千寻转身,抬眸,等到看清闯进来的人时,脸色微觉,眸子深处,明显的隐过一丝冷意强娶嫡女—阴毒丑妃最新章节。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孟千寻突然失笑出声,突然觉的一种无比的讽刺,他凭什么这么说什么?像是有多么的了解她似的?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竟然变的想像力这么的丰富了。

靠,她该怎么办跟他有什么关系,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他听到孟千寻的话,微怔,脸上的笑顿时的僵住,那眸子中原本的欣喜也快速的隐去,有些错愕的望着,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此刻会说出这样的话,“灵儿,你?”

她们刚刚只是看到公主的样子,便不由的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可能也是因为如今是公主,少了平时皇上的那种冷冽,两个人便随意了些。

虽然在求饶,但是,她们觉的,公主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饶过她们的,毕竟她们这可算是犯了宫中的大忌。

“各位大臣可有什么事情启奏?”孟千寻的眸子一一扫过众人,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声音仍就不高,但是却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威严,相对于昨天她刚出现的沉默,今天的她一开始就是冷冽,霸气。

这样的办法好是好,但是在城外比试速度,这样的事情,那些有身份的,特别是那些皇子们,只怕未必会愿意,而且,像他们,一般都是懂武功的,这速度的比试应该也难不倒他们。

“恩,这件事就这样吧,明天平大人亲自到场,若是临时发生了什么意外,到时候,平大人可以自己处置,本公主相信平大人的能力。至于第二论比试,等第一论的结果出来后,本公主会再公布的。”孟千寻看到那些大臣此刻顺从的样子,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然后再次冷声吩咐着平大人。

“娘亲,爹爹一定还会进宫找我们的。”小宝儿也不甘寂寞,清脆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期待,她相信,她的爹爹一定很快又会进宫的。

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不会不管,肯定不能无动于衷,他要知道原因。

“当然了,这可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招选驸马,而且那条件又那么的宽松,当然会有很多的人来。”李逸风微微的扫了孟冰一眼,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双眸再次的望向孟千寻,“若知道是你,我定然也会报名。”

“反正是招选驸马,或者到时候,我就真的被选中了呢。”李逸风的双眸微闪,半真半假地说道,说真的,他的心中也是很想。

若是那样,会不会真的跟雪太医说的那么的严重,不能彻底的医治呢?

这,这怎么可能?

孟千寻愣了愣,随即明白,娘亲正在正宫中等着他,他定然是怕娘亲担心,不想让娘亲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昏沉又是一个什么情况。

小宝儿自然也跟了进去,不过,夜无绝是肯定被揽在了外面。

“好,既然你想提出取消,那就取消了吧?不少字”只是没有想到北尊大帝却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便连声的答应了。

心中暗暗想着,可能是她误会了父亲了,再想到刚刚太医的话,说父亲患有严重的旧疾,忍不住的鼻子微微有些酸。

孟千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这样的后果,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以前只是懊恼父亲瞒着她下了那样的昭书,心中生气,根本就不想去管那么多,但是此刻,那些大臣当着她的面一一的说出,让她根本就无法逃避。

“皇上,你可不能大意呀,这绝对不是风寒、、、。”雪太医不顾皇上的不满,再次的急声劝道。

想到此处,夜无绝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再没有半点的迟疑的,便快速的向着大殿奔去,那怕他知道,这个时候闯大殿后果是多么的严重,他也义无反顾,

“你,你已经知道了。”孟冰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想到这小丫头本来就聪明,知道了也不奇怪。

“爹爹,宝儿真的是你的女儿,刚刚爹爹是想给爹爹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有告诉爹爹的,宝儿不是故意的骗爹爹的。”宝丫头微微向前,拉住夜无绝的手,小嘴微微的嘟起,略带撒娇地说道,“爹爹不要生宝儿的气了。”

她刚刚已经听说了,北尊王朝已经来了很多的男人,都快要把京城挤爆了,都在等着选驸马的事情呢。

看皇上这副纵容的样子,对公主真是宠到了极点了,竟然连公主硬闯大殿,一点都不责怪。

众人看到这太医的样子,一个个就更加的紧张了,看太医这神情,皇上不会是真的病的很厉害吧?不少字

小宝儿的样子,可是人见人爱的。

本来这一切就都是他算计好了的,到目前之止,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孟冰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知道此刻再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便想要去抱宝儿,只是,一转身,却发现宝儿竟然不见了。

小宝儿望着鱼儿的眸子转了回来,望向夜无绝,微愣了一下,这才记起了自己原先的计划,自己刚刚可是要想着带爹爹去见娘亲,给爹爹跟娘亲一个惊喜的。

“没,我不是说你,是他,是他说要去选驸马,所以,我这是劝他来着。”男人太没义气,竟然将先前那男人开玩笑的话说了出来。

“听说北尊大帝俊美无双,他的女儿,肯定长的很漂亮。”也有人小声的反驳。

五皇子愣住,有些错愕的望向他,回过神后,他才一脸惊愕的说道,“原来三皇兄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呀,这件事情,现在可是传的纷纷扬扬的,北尊王朝前些日子突然下了昭书,公告天下,说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而且条件一点都不苛刻,只要是年纪符合,没有娶妻,可以一心一意对公主的既可。”

“结果,属下查到,那昭书的确是北尊大帝下的,而且,北尊大帝所说的公主也正是王妃。”虽然初也心中担心,甚至有些害怕,但是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毕竟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瞒着主子的。

第155章他真的生气了“想办法给本王阻止这些人。”夜无绝转向一边跟着的侍卫,狠声说道,一想到这些人是赶去北尊王朝,是想要去参加招亲大会的,他就忍不住的冒火。

两人相遇,坐在高马上的一位男子,跟另一位男子打着招呼。

听王公子就意思,这刘公子的妻子是刚休了的,只怕就是为了去参加这次的招亲的。

“王明,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公子脸上刚刚的得意瞬间的隐去,望向王明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狠绝,“你若是敢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王家彻底的消失。”

这个刘公子看来是真有点势力的,说话的确够狂的,也够狠的。

“把这两个人给本王解决了,特别是那个姓刘的。”夜无绝的脸色阴沉中带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恐怖,这样的人竟然也想去参加招亲大会,就算不能阻止其它的人,这两个人,他也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人去北尊王朝。

而且若不是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有什么事情会瞒着她呢?

“娘亲,爹爹不会有事的,爹爹那么厉害,绝对不会的。”宝儿可能也是感觉到了孟千寻的担心,伸出小手,紧紧的抱着孟千寻的脖子,竟然又反过来安慰起孟千寻了。

马儿飞快的向前奔去,很快便到了城下,众人顺利的进了城。

是那种不由的自主的,来自内心的慌乱,甚至还多了几分害怕。

此刻,多了冷霜,又有夜无绝全面的护着她们,拦着那些死士,她们想要冲出去,机会还是挺大的。

只是,此刻,被围住的夜无绝却更危险、

“若是你们这么多人都保护不了朕,那朕就是白养你们了。”皇上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冷冷了望了那侍卫一眼,狠声说道。

一路上,不断的遇到寻找刺客的侍卫,但是却仍就没有发现刺客的影子。

惠妃虽然哭的泪人似的,但是一双眸子却一直在注意着皇上的神情,看到皇上眸子闪过的怀疑,心中明白,皇上是有几分相信她的话。

皇上眸子微沉。

他身上多处受了伤,而且伤的很重,此刻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好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敢了。

惠妃看到他时,也微愣了一下,顿时意识到事情只怕比她想像的还要严重,便快速的支开了所有的下人,然后才沉声问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死丫头今天进宫,可能会说出当年的事情。”梦啸天的眸子眯了眯,狠声说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阻止那个死丫头见到皇上,只要不让她见到皇上,其它的事情,就好办了。”惠妃的眸子冷冷的眯起,声音中也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冷意。

她已经让皇浦拓去阻止,不过,她知道,皇浦拓只怕未必能够成功的阻止这件事,所以,她还必须要想另外的办法。

她那微眯的眸子中,突然寒光猛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然后突然的在一个侍卫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她又骗他什么了?

好像是突然的受了什么刺激般。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觉的北尊大帝会开这样的玩笑,戏弄全天下的人不成,北尊大帝是何等人物,做事自然是极有分寸的,他竟然公告天下要为他的女儿选驸马,那自然不可能会有假的。”有人却是忍不住的反驳。

他那声音也是极为的好听,如春风吹过,同样的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呵呵、、、”二皇子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那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

夜无绝快速的回神,意识到刚刚自己失态,连连的掩饰住自己脸上的情绪,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只是淡淡的说道,“本王还真是有些惊讶了。”

“北尊大帝是否真的下了昭书?”因为心中仍就不太相信,所以,夜无绝的问话中隐隐的带着几分侥幸,他觉的,那极有可能会是误传。

“回主子,属下本来就正打算要向主子禀报这件事情的,昨天属下便得知了消息,只是,当时,属下也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便亲自去确认、、、”初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开口说道,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小心。

他的眸子中,似乎漫过几分嗜血的红艳,疯狂而恐怖,这一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脑中突然变的一片空白,竟然无法思考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