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十方冻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股市当日,开始微涨。

“用这样的战刀……”

心里疼的厉害。

求月票。天坛之下,自是没有察觉。

当然……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站在身后的方继藩,心思复杂无比。

他心里七上八下,他甚至在想,来几个刺客吧,救救我……要不……实在没有刺客,创造几个刺客?

方继藩很想取出蛤蟆镜来,戴在自己的眼睛上,因为此刻,他的手,躲在长袖里,已是瑟瑟发抖了。

朱厚照整个人无力,一下子,倒在刘瑾的怀里。

他:“……”

“大漠和辽东诸部,而今已经不足为患了,未来大明之患,在大食,在佛朗机,受天可汗之号,会盟诸部,是先安内,使我大明北境无忧,方可对付这些心腹大患。”

“自宋灭亡之后,中原人和蒙元人的厮杀,已经太久太久了,彼此之间,多是相互戒备,那血海深仇,还近在眼前呢,想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大明,自当也要有所表示,这也是朕亲往大同,与诸部首领会盟的原因,朕是要让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肯真心归顺,朕依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朕可以是他们的死敌,也照例,可以是他们的君父。朕将草原诸部的子民,也当做朕的子民,自此之后,大漠之内,再无纷争。”

他最担心的,反而是太子。

方继藩皱着眉,他这个人,有些杞人忧天,对于异族,他历来是有所防范的。

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朱厚照戴着,忍不住道:“本宫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没想到,你小子,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朱厚照开始唧唧哼哼,大抵是,哪里有给你方继藩干活,还要自己掏银子的道理。

这一次,他非要去见一见方继藩不可。

何况,这些年,他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再加上平时又机灵,而今,也算是磨砺出来了,有了点样子。

“好……好……”萧敬哑口了很久,才发出无奈的声音:“太好看啦。”

“只是,有不少人,依旧还是小富即安的心理,这并非是他们不贪图利润,或是因为,他们安于现状,而是他们畏缩了,王不仕乃是京师,一等一的首富,儿臣就是要借他为表率,他越是张扬,这般张扬,还能活得有滋有味,其他人看在眼里,才能安心,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陛下,儿臣,也是未雨绸缪,非要立这个表率不可啊。”

弘治皇帝摘下自己的眼镜,却将墨镜抓在手里,警惕的把玩了一番,就这……一千两银子,还是成本,这家伙……怎么不去抢?

方继藩踮着脚,出现在墨镜里,在墨镜里,出现了他的影子。

好不容易,将朱厚照哄住了,方继藩便心急火燎的往西山赶,又将邓健叫来:“从明日起,你就去王家为仆,我与那王不仕,早就事先商量好了,你去做王家的管家,他的生活起居,都由你料理。”

朱厚照遍体鳞伤,瞪大着眼睛,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一旦方继藩所描述的情景发生,那么单单京畿一带,就会有数十上百万户百姓失去生业,重新沦为流民,而一旦有人挑动,那么……这江山社稷,可就彻底的在自己手里,玩砸了。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方继藩喊到两个名字的时候,故意音量高了一些,字也咬得稍微重些。

“噢。”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众人点头。

却在此时,他的眼睛,一下子一动不动了。

他的股票,已价值七百九十万两银子了。

没法子。

还不上房贷,便是死无葬身之地,这个时候,还要什么斯文和面子,能怎么省钱就怎么来,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见到了方继藩,他含笑着从容行礼:“拜见齐国公。”

这一句拜见,本是礼节,他是翰林侍讲学士,方继藩的身份,还不至他真正拜倒在地,行大礼。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

整个邓宅,顿时乱做了一团。

其实……他一丁点都不担心,陛下对他的银子,有所猜忌。

弘治皇帝道:“去西山钱庄,取一笔内帑银来,取五百万……”

萧敬吓的哆嗦:“五百万?”

朱厚照吓了一跳。

新城的交易市场里,依旧是热闹非凡,人流如织。

而在此时,朱厚照道:“大舅哥,给他将东西背上。”

朱厚照道:“啰嗦什么,他就算死了,那也是为了科学而死,是为了本宫而死,东宫出来的宦官,没一个是孬种,赶紧,丢下去了,本宫饿了,赶时间。”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终于,有飞马而来:“殿下,殿下……人找着了,人找着了,还活着,还活着!”

弘治皇帝:“……”

苏门答腊。

理发师先是去了刮刀,瓜下了贵人头上的几缕头发。

贵人显然有些震怒。

不过……

弘治皇帝不禁叹了口气,竟是无言,良久:“传继藩来吧。”

这是臣子啊。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陛下……”刘焱痛哭流涕:“陛下啊……臣这就让侄儿,立即收回退婚之书,这便让侄儿,将梁神医娶回家门,还请陛下恕罪,臣……希望陛下容臣等,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

这下厉害了。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他禁不住感激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一双明亮的眼眸凝视着刘文华,而此刻那宦官则打开旨来,掷地有声的念道。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梁储站在班中,嘴巴张的有鸡蛋大。

新城的宅邸里,有人发出了咆哮。

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是极恶毒的。

“其实,也没有好坏,这就如,一头狼,狼要吃肉,这是它的天性,我也爱吃肉,难道狼吃肉,就是坏,我吃肉,我便是坏的吗?”

方继藩微笑,翘着脚,掸了掸袖上的灰尘,淡淡道:“以后不要这么耿直,会吃亏的,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不然,总会有某些狗一样的小人生出妒忌之心。”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梁如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她纤手微微搭着太皇太后的脉搏,见太皇太后已是张开了眸子,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她长长的松了口气之后,便喜悦的开口说道。

这是救命之恩啊。

梁如莹微翘的鼻尖还渗着香汗,她自己,也犹在梦中一般,这等将人死而复生的救治,就如在和时间赛跑,方才自己不觉得,可现在见人活了,整个人还是难掩激动。

也罢。

怎么……这太子和齐国公,大清早的就来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刘文华也不知,何故突然在半夜三更,有人寻上门,紧接着,说是皇上让他清早入宫觐见,他忙是询问,而宦官自是晓得规矩的,不该说的,不能说,而且传旨的宦官,在东厂里当值,是里头下了一个条子,让他紧急去办事,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顿时他心里美滋滋的,就好像吃了糖果一般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这本是自己未来的泰山。

大家纷纷屏息。

弘治皇帝道:“卿在广东布政使司的乡试,成绩如何?”

他脸色惨然。

弘治皇帝听到此,顿时便觉得头晕目眩,他匆匆上前,快步到了太皇太后的面前,接着泪如泉涌。

却听一旁梁如莹道:“第三十四期求索期刊,有一篇《猝死论》,其中有一个症状,是否就是如此,根据许多次解剖,分析出来的原因,所谓猝死,多为心室内骤停……”

一群宦官,已是张牙舞爪的要冲进来拿人。

梁如莹努力的定了定神,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她道:“娘娘已是脉搏停了,若是再不进行急救,一切就为时晚矣,我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萧敬忍不住道:“你……你……”

自己最好的选择,本该是索性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那叫小环的女子听罢,哪里还敢怠慢,噢了一声,面带羞怯,她居然张开了樱桃小口,而后……径直一手捏着太皇太后的下颌,竟是一口……贴了下去。

张皇后深深凝视了朱秀荣一眼,知道朱秀荣是不擅骗人的,而至于她口口声声说道听途说,这个道听途说还能有谁,十之八九,是方继藩听来的。

他看了一会儿奏疏,忙里偷闲,却是提笔,取出了一本章程,这章程写了一半,里头竟是分析了保育院队每一个球员和候补球员的优缺点。

“陛下,娘娘好了一些,不过她瞧见那一幅寝殿里仕女图,叫人给撕了。”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正是看书的好时候。

弘治皇帝和颜悦色道:“你呀,嘴巴像抹了蜜似得。”

接着,竟是朝方继藩叩首:“犬女,就托付齐国公了,还望齐国公,看在老夫薄面……”他匍匐在地,已是哽咽不能言。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一开始,她们总是手足无措,尤其是紧急的情况,有的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要出来。

人嘛,就是这样,一开始碰到这种人渣,真的很不习惯,好歹咱萧敬,那也是陛下身边的大红人,执掌厂卫,谁见了不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公公,可你方继藩倒好,以为你自己很了不起吗?动辄便对咱呼来喝去,你算老几?

多少人因为如此,买了保育院队的足彩,结果……全砸了。

在这空荡荡的看台上。

这可是大新闻啊。

她们都是聪慧乖巧的人,反而比不少男子学的还快一些。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