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鸥波萍迹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月娥脸若冰霜,带着杀气腾腾追上去。

这个女人就不怕眼睛抽筋吗?

他错了,真的错了,当年,他就不应该向老夫人妥协,他应该带着鸾儿离开,带着她去浪迹天崖,他知道那是鸾儿最向望的生活。

看来,她倒是挺紧张她肚子里的孩子。

叶寒此刻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无法控制的怒火,还有着几分明显的懊恼,他所说的夜无痕应该珍惜的身边人,应该是指秦思柔。

昨天晚上,她只是听到她的声音,一开始的时候就被她的声音影响了,还差点误会了凤阑绝,而今天,她看到她的样子,一时间,似乎感觉到了眼前微微的恍了一下。

蓝城虽然富裕,也不可能一下子给凤月国捐那么多呀。

“我代表蓝城捐一百万两白银给给桐城受灾的百姓。”她的眸子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移开,转向场下的百姓,微微提高了声音喊道,显然是要感动那些百姓。

“曾经的花前月下,曾经的甜言蜜语,曾经的柔情缠绵,难道你就真的全部忘记了吗?”那女子此刻的情绪似乎微微的变的有些激动,声音也不由的提高了几分,只是,却更多了那种让人情动的心痛。

那个女子再次没有了声音,不知道是不是被凤阑绝吓住了,一时间,轿子里便再次的沉默了下来。

当然,她到底想要睹什么,也只有她自己心中知道了。

而且,她们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根本就没有她们说话的份,所以,她们都保持着沉默。

各位大臣听到凤忆希的话,也都纷纷的彻底的惊住,没有想到,这王妃竟然有这样的本事,竟然能够让全城的百姓,全部都心甘情愿的捐款,而且还捐了这么多。

看皇高兴成这样,不会是不想把这些银子送去桐城了吧。

上官云端暗笑,便一直跟着那个叫大牛的年轻男子回了家,好在,大牛的家离南宫府并不远……

先前,她一直不太相信丞相会背叛凤阑绝,暗中帮着凤阑锐,毕竟凤阑绝一直都对丞相极为的信任,极为的器重。

像这样的情况下,皇上,皇后都发了话了,凤阑绝竟然还问向上官云端的意思,似乎上官云端才是这儿身份最高的人。

她这话不仅仅是回驳了刚刚老夫人说她无礼的事情,更是大度的不去计较,她这话,只怕比惩罚老夫人更让老夫人难受。

他也知道,昨天晚上,她已经答应了他,而且跟他出了城,今天早上才回来。

“我的病没人医的。”只是,从进来,一直微垂着眸子极为柔顺的秦思柔突然的抬起眸子,扫了叶寒一眼,淡淡的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黯然,但是却并不是那种绝望,而且似乎带着一种异样的顽强。

“皇兄,你说她们会不会在里面打起来的呀。”凤忆希看到凤阑绝那略带紧张的神情,故意说道。

整个将军府忙成了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凤阑绝的确是跟过来了,其实,他可以让隐来跟踪她的,隐跟踪人的能力是无人能及,但是他心底里,却不想别人搀和进她的事情中,那怕是他最信任的隐。

上官云端之所以对这儿这般的熟悉,是因为她以前的确来过这儿,不过,那时候,是以前傻傻的上官云端,她的脑中有着些许上官云端以前的记忆。

皇宫。

上官云端无语望晴天,她能说不吗?她能不进去吗?能吗?能吗?

只是,他的动作却突然顿了一下,望向了地上柳如絮,犹豫了片刻说道,“你为何不把它用在絮儿的身上?”

秦思柔的眸子中,慢慢的盈满了泪水。

而凤月国在凤阑绝的管理下,也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强大。

“是吗?既然如此,那为何这两年来,你却一直都不曾嫁,难道你敢说,你不是为了等本王吗?”蓝魅辰看到那种无所谓的表情时,突然有些捉狂般的再次低声吼道。

这丫的,终于捉到她的漏洞了,心中还不知道正怎么得意呢,阴险的家伙。

只是,她明明在那茶里下了毒了,为什么,她喝下去会没事呢?

“将军,这是夫人去世之前留下的。”李妈快速的拿出那根链子,递到上官傲天的面前。

就算上官云端饿死在那个洞里,都不会被人发现的,因为,她在上官云端的身上加了一种特别的药粉,就算她死了,也不会那么快腐烂,也不会有臭味传出来的。

“我只告诉她,我不是你的女人,其它的都没有说,不过我相信她,就算她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告诉其它人的。”秦思柔的脸色微沉,隐隐的有着几分无奈。

感情他以为,夜无痕去抢亲,只是为了捣乱呢,人家可是真的去抢呢。

有些呆愣的望着她。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维护太上皇的意思,在其它人的听来,倒也没什么。

众人听到他的话,都纷纷的望向他。

因为,她很清楚这张脸可能会给她带来的后果。

上官云端本就倔强,骄傲,听到老夫人的话,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她,上官云端岂能容人这般的羞辱。

不过,叶寒竟然有心思跟人吵,便也证明上官云端应该不会有事,刚刚那话,只怕是叶寒故意说的。

竟然敢在这个时候,跟他开这种玩笑。

从来没有过。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秦思柔走出房间,恰恰看到夜无痕怔怔的站在外面,心中多了几分不舍与心疼。

所以,她知道,这一次,她的选择没有错。

而就算真的有人来抢,也要看她会不会跟人走呀,他有必要担心成这样吗?

上官凌雨再次疯狂的吼道,而说到上官云端已经死了的时候,似乎十分的得意。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僵滞,是,他是不相信外人,所以,才会让他偷偷的潜入凤阑绝的王府中,只是,他明明让人为他易了容,却没有想到还是被凤阑绝发现了。而且,他以为,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母妃的样子了,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还记的。

“走。”玲妃用最后的力气,吼道。只是,也就是凤阑锐这微微犹豫的瞬间,众人便也都回过神来。

看来,她倒是低估了那人的能力。

二夫人见他不语,更加的着急,再次恨恨地说道,“你倒是说话呀,你为何要诬陷我。”

“云端儿都答的出,丞相等人却答不出,本王用笨来形容丞相,似乎是太抬举了丞相了。”凤阑绝此刻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惩罚。

“哼,绝王要本相拿出证据,她是傻子可是众所皆知的事实,这事实摆在眼前呢,还需要什么证据。”丞相却仍就清楚此刻的凤阑绝的可怕,还正在暗暗得意着呢。

话语在污蔑两个字上刻意的加重的语气。

凤阑绝却没有给他半点回旋的余地,一口回绝了他的求和。

“绝王,丞相刚刚只是失言,已经知悔了,还请王爷不要跟丞相计较。”李贵妃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小心的求情。

今天是她们的大婚之日,但是在这一天,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若说二皇子与皇子的事,是皇室中的争斗,她还能理解,但是那个女人的出现,却是真的让她。

“王爷?”只是,恰恰在此时,房间外突然传来一声略带急切的喊声。

“情况很复杂。”此刻的叶寒隐去了平时那痞痞的样子,脸上是难得一见的凝重,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上官傲天一脸的担心与着急,转向夜无痕,急声道,“王爷,云儿思想简单,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南宫雪彻底的悲剧了,深更半夜的房间里闯进一个人,然后莫名其妙的上了她的床,还用一把匕首抵着她的脖子,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间内……迈入正厅的那一刻,她的双眸微敛,隐去眸子中的神采,也隐去了身上的锋芒。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那个男人,本就是她明斗暗斗不断,二夫人的性子本就暴躁,而且家世也比其它的几个女人好,哪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怒火,一点即燃。

五夫人虽然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也毫不示弱的回击。

她清楚夜无痕的精明与危险,她能轻易的骗的过这几个女人,但是,夜无痕,这般毫无征兆的来,真的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将那快要把自己都要焚烧了的怒火极力的压了下去,再次望向凤阑绝时,脸上便再次的展开了几分轻笑,虽然那笑看起来有些僵硬,但是她却是实实在在的在笑着的。

虽然,他平时一直都对百姓不算,但是,却也没有做到她这般的深入。

“好,好,我们这就进宫。”凤忆希也连连的说道,而恰恰在此时,夜无痕也走了进来,脸上同样的是一脸的沉重,很显然也已经听到消息了。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想要保护她,应该是没问题的。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王妃可以进去了。”那个带头的侍卫,这次望向上官云端,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双眸望向跟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夜无痕与叶寒,脸上微微的一沉,再次冷声道,“只是,其它的人,不能进去。还请王妃能够体谅我们的难处。”

“可能是因为要换新皇的原因,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那孩子也可怜,因为腿上的伤,这么多年,都不能走路。”皇后的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伤痛,还隐着几分异样的沉重。

皇后愣住,眉头微微的蹙起,思索了片刻后,才低声说道,“也没有看到其它的人,就是平时的那些下人。”

不过,却也知道了母后没什么事,刚刚的担心便也少了些许。

“皇后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皇后身边的一个女子却是快速的打断了皇后的话,一双媚眼微微的扫了皇后一眼,冷笑道,“皇后不会是想说,太上皇是自己咳死的吧?”

“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杀太上皇,而且,谁会傻到当着这众人的面,杀了太上皇?”皇后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沉声反驳道。

一行人,很快到了郊外,上官云端看到前面的景色,快速的飞跑了过去,看到面前山水环绕的美丽的景色,不由的一脸陶醉地说道,“好美呀,真的好美呀。”在现代,可是很难看到这般天然的景色了。

去叶寒那儿,自然不需要过多的掩饰,他带着上官云端很快便到了叶寒做试验的房间。

“听说西域的毒都十分的罕见,你可有见过?”凤阑绝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沉声问道,一双眸子,也有些担心的望向叶寒。

“西域的毒?”叶寒微愣了一下后,不由的低声惊呼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起这一点呢,昨天看到那个西域人,我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的,西域的人研制的毒跟我们中原都是不同的。而且,我手中也有专门记载西域的毒药的书。”

叶寒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动,毕竟知道了那毒药出自哪儿,要找到办法就简单的多了。

看到她的眸子中除了意外,便再没有了其它的情绪,凤阑绝微微挑眉,这个女人果真特别,他原本以为,用这张平凡的脸,会从她的眸子中看到一点的失望,或者是别的,但是却只有一闪而过的意外。

“我还有一个请求。”上官云端双眸微闪,再次说道。

凤阑绝仍就唇角带笑,神色未变,只是心中也有些好奇,她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此刻的她只怕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了,那还顾的上其它呀,此刻她这个时候,也断然不可能会再说谎了。

而那针,很显然,先前就是对着那个丫头的方位的,而那丫头刚刚被打伤了,又不可能移动太大的位置。

只是,有一点,上官云端仍就想不明白,就算那人事先安排好了这一切,可是,那人又是如何的掌握这时间呢,那人偏偏就选在了那丫头就要开口说出实情的时候下手杀了她。

“王爷。”隐走到凤阑绝的面前时,低声喊道,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歉意,“刚刚是属下的疏忽,竟然让人在王府中将这证人杀死了。”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凝重,再次沉声道,“只是刚刚属下一直就在密室的附近,而且是隐在暗处的,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

而且,她进了密室后,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甚至都没有再跟凤阑绝打招呼,便已经开始为那丫头易起容了。

“知道,当时奴婢也在大厅,看到了的。”那丫头的双眸微微圆睁,连连说道,神情间又多了几分害怕,急急的喊道,“奴婢虽然跟她关系不错,但是并不知道她会害王妃的,这事跟奴婢没有关系的。”

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她倒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就连这次爹爹让人给她做的衣服都有些大,并不是十分的合身。

上官凌雨心下却是暗暗担心,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她千方百计的不让上官云端出面,没有想到,她还是来了。

望向她身上那独一无二的衣衫时,微迷的眸子中,快速的隐过一丝惊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紧张。

她此刻的声音,仍就极为的轻缓,但是那话语却是让人毛骨竦然的惊颤。

“你?”二夫人又气又急,更是暗暗的心惊,“上官云端,你,你。”

显然,她太清楚夜无痕的手段,先毁了她脸,再割了她的舌头,接下来,等着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呢。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姐姐,你的脸,你的脸怎么了,是谁,是谁这么狠,把你的脸给弄成这样呀。”上官凌霜也快速的走到上官凌雨的面前,一脸轻颤的说道。

难道雨儿也要变成那样,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这太残忍了。

他握着上官云端的手微微的收紧,带着几分珍惜,更带着几分感动,他是应该感激夜无痕的成全。

她知道,经过了这件事情,上官凌雨不但不会悔改,反而会更恨她,谁都不知道以后上官凌雨会做出什么事来。

“雨儿,我的雨儿呀。”二夫人立刻哭喊着扑了上去,想要抱起上官凌雨,但是看到上官凌雨此刻的样子,又不敢动她。

双眸一亮,突然想起了什么,夜无忧微微靠近夜无痕,一脸神秘地说道,“四哥,听说你昨天晚上捉了夜狐的人,那人怎么不见了,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从我伟大英明的四哥中的手中逃走吧?”

“我想把她弄出去,她在这儿,我不敢睡觉。”上官云端略带害怕地说道,一双眸子,却是紧紧的盯着那丫头的手,那丫头的手指尖上,微微的有些红点,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众人微愣了一下,都没有想到,她会从头背起,毕竟,前面的蓝岚都已经背过了。

她长这长大还从来没有输过。

此刻的她,仍就是一脸的从容,与先前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差别,竟然是真的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众人纷纷的惊滞,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她,经过了刚刚打扰,她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还是一字不差的接上来,而且还是背的那么的顺畅?

特别是在看到,此刻所有人的都在望着上官云端,都是一脸的期待,就连皇上此刻也望向了上官云端。

她的牙齿紧咬,狠不得将上官云端咬碎了,吞下肚子。

“自己满意的婚姻要紧守,而仍值的维持的婚姻更要维持,只是,那种注定悲惨一生,无药可救的婚姻,有哪个女人愿意死守着一辈子?你,愿意吗?”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再次慢慢的分析着,这个女人很显然是断章取义。

此刻,就连那些男子,听到刚刚上官云端的话,都没有半点的不满,反而也是一脸的赞同,其中一个男子更是大胆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王妃说的真的很对,女人的确应该要有主见一些,这样才不会像一些木娃娃似的,你让她去东,她就去东,你让她去西,她就去西,实在是。”

更何况,他也想带她进宫,给母后看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