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瑞雪纷飞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杨家四万股。”

王守仁显得很平和。

“募集资金,将大漠诸部,打包,上市,先讲清楚,需要多少资金支持,而后,放出股份。当然,既然要上市,就需要有前景,有盈利,前景和盈利是什么呢?土地哪,陛下,天下的股民,投入银子,喂养这些鞑靼人和女真人,给他们提供武器,他们的一切战利品,如何分配,他们所获得的土地,如何盈利,又或者,如何分配,未来,股民的利益,如何保障,怎么分红。儿臣计算过,西进的许多土地,也并非是毫无利用价值,且现在有了蒸汽火车,未来还是很有远景的。譬如草场,可以拍卖出去,这是利益,一旦杀入了极西,那里还有数不尽的矿产,不只如此,听说,一旦越过了乌拉尔山脉,还有数不尽的良田,田……就是粮食,鞑靼人和女真人兵峰所指之处,总能有利可图,因而……”

于是忙是拜倒在地,惶恐不安的道:“这……这……”

方继藩道:“儿臣当时见这夺目的光华,便忍不住想要拜倒,再无他念,只想着,吾皇万岁,心里这般默念之后,陛下已将那突兀,一脚踹飞,陛下……实在是神鬼莫测,儿臣佩服。”

这皇帝,竟好似有千钧之力,突兀额上,竟冷汗淋淋,他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

这令张懋有些奇怪。

他深深的凝望了方继藩一眼,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

在大同二十里。

朱厚照亲手从食盒里,取出了参汤,小心翼翼的端在手里,这参汤还是热腾腾的,他捧着,上前:“父皇……”

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心里说,你们父子,不是一个德行吗?

相比来说,这天可汗,比去泰山封禅的逼格还要高,就这泰山封禅,还不知多少皇帝赶着去凑热闹呢。

任何一个皇帝,都有好大喜功的一面,这一点,自不必待言,自己这老丈人,当然也不能免俗,别看他啥事都风淡云轻,方继藩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

现在这些人居然合伙起来,跑来觐见皇帝,再加上鞑靼部,朵颜部,这关外的所有力量,想来……都跑到了大同。

方继藩一挥手:“不见,我不认得他,让他滚!”

这大明,谁若是开口就让人滚,说实话,除非这人是皇帝,或者是你爹,是人都会热血上涌,自觉地自己受了侮辱。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这不是要倡导新风气嘛,得让商贾们,勇于花银子,这人哪,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自打陛下洪恩,加了商税,鼓励商贾生产以来,无数商贾,甚至是平民,一夜暴富。可是他们历来,却是节衣缩食惯了,乍然暴富,虽是有喜,却也难免不安,他们行事,总是低调,花银子,也是畏手畏脚,便连投资,继续生产,也变得犹豫。他们自觉地自己已挣了足够的财富,现在要做的,是要将银子藏起来,这叫防范于未然,有备无患,怕的,就是被人盯上,惹来麻烦,这个风气不改,儿臣心急如焚,对朝廷,也是大大的不利啊。”

这西山建业,弘治皇帝的股份可不少,更不必说,东宫也占据了大量的股份。

弘治皇帝憋红了脸。

小宦官忙是下了金銮,小心翼翼的捏着墨镜送到弘治皇帝面前。

这墨镜,和自己的眼睛度数相仿……

“奴婢遵旨。”

“很便宜,才三十两银子……”

王不仕一口老血要喷出来,瞪大了眼睛道:“那何以在方家,你劝你家少爷少花银子,到了这里,你却这般……”

……………

不管怎么说,也得将太子弄出去啊,留在这里,准还要挨揍。

国富论他已经看了几遍。

刘文善那里,他也询问过很多次。

国富论之中,其中最可怕的敌人,就是银子流不动了,一旦流不动,大量的作坊,失去了需求,会纷纷倒闭,无数的匠人,因此而失去生计。

弘治皇帝方才道:“原来如此,此一时彼一时,不错,卿家说的很好,这样说来,眼下,我大明是迫在眉睫,定要让那些商贾们,掏出银子来?”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这是继藩说的吧,而后呢,你再来说说看。”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

因为这个大陆,压根就没有马的存在,自然,也就不存在骑兵。

古城是用巨大的石头堆砌而成,上头长满了青苔。

一下子,这两块石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国富论的熏陶之下,早已有无数人,对于经济之学,还是有大致的了解的。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或者,有人得了一笔横财,却捂的严严实实。

突然……他泪流满面。

王不仕道:“陛下斟酌着就是。”

除此之外,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这点站点的土地,若是将来,运营一点别的什么,又有多大的利润呢。

可即便如此,真正要掏银子的时候,绝大多数,还在观望。

想当初,有一个叫王莽的家伙,他也弄出一个新政,可是很快,就完蛋了。

先要将未来的铁路资产,进行打包,而后……

刘瑾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点潮。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刘瑾来不及咀嚼。

方继藩上前来,取出了一根红绳子,道:“谨啊,干爷没什么送你的,这条红绳,是干爷从龙泉观真人那里,求来的护身符,真人亲自开过光的,你系在手上,别怕,它就像为师一样,无论在何时何地,为师都在你的身边。要坚强!”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那种微熏的感觉,眼前开始出现些许的幻觉,他似乎看到,天上似有圣光,许多天使在唱着赞美诗。

一个侍从,已经取出了一个小袋子,里头叮当的发出悦耳的声音。

王细作接过了这一小袋的金币,忙是躬身道:“阁下,愿意为您效劳。”

这里头,是三十个西班牙金元,嗯……不少了,至少值几百两银子。

教士带着一群孩子,手持着蜡烛,悲恸的开始唱起了赞美诗。

刘瑾忙是给朱厚照和方继藩斟茶递水。

不过……

梁储说着,摇头,苦笑,一脸的无奈,他坐下:“你们是她的兄长,老夫……能活几年呢,将来啊……我看,你们得未雨绸缪,为你们的妹子,打算。”

刘焱勉强朝梁储一笑:“梁兄……”

梁储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不可能,不可能的,梁储就在此,他若是站出来揭破,那么自己就是欺君大罪。

弘治皇帝冷然道:“你也是读书人,既是读书人,那么,便当知道,读书人当要知书达理,梁女医既是无可指摘,你却退婚,毁人名节,便是禽兽不如,你可知罪?”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你再说一遍!”

“噗……”刚刚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的吏部侍郎梁储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没啥印象,不认得。

也罢。

梁储等人,见了方继藩,这梁储没有上前打招呼。

刘文华在群臣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堂叔刘焱,于是便上前,朝刘焱行了个礼。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梁如莹咬唇,却一把打开了宦官的手。

“能有什么隐情呢。”方继藩瞪着朱秀荣道:“陛下宽厚体人,秀荣啊,你别想岔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不过……你说有隐情,想来……这隐情定不是在陛下身上,以我所料,这陛下乃是天子,九五之尊,平素啊,听人吹捧惯了,咱们大明现在虽是海晏河清,可也不乏有只晓得溜须拍马,两面三刀的奸人啊。这些贼子,搬弄是非,能折腾出什么好来吗?陛下一定是被奸人所误,因而,才对母后,有所误解吧。当然,我是相信陛下一定能明辨忠奸,知晓是非好歹啊,皇上何其圣明啊。”

说实话,朱秀荣不太喜欢。

弘治皇帝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宫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弘治皇帝方才想起了那个女医,她们还很生嫩啊,只是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一并叫上,一并都叫上。”

弘治皇帝看他一眼,却见他脸上带着真挚,和其他的妖艳jian货吹捧时的表情全然不同,弘治皇帝有些恍惚,这家伙到底是成精了,还是果真如此?

临行的这一日。

这刘氏,在朝中,也多有子弟为官,平时和梁家走动,都是极亲切的,可今日,这刘家的管家,却是一脸异色:“见过梁老爷……”

甚至她们的学习计划,都是方继藩亲手抓的。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方继藩一挥手:“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