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履霜坚冰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我牺牲这么多,未来一周的头版头条应该是我的了吧!

“蓝弦……”白雪看着坐上保姆车的蓝弦,气鼓鼓的,正准备上前,却突然发现……

“为什么?”顾千城直接问道。

尤其是美国,想要与蓝弦吃饭的知名人士更多,没办法,像蓝弦这种古典美的东方女人,深受西方人的喜爱呀,可惜蓝弦从来不为所动……

“莫总,你想出去被狗仔写的绯闻满天飞吗?”蓝弦说完这话后就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嘭的一声关上门。

莫庭,你不愧少女杀手,把墨云天给折腾的死去活来,把顾子寒给郁闷的吐血,让所有男性同胞都感觉自尊受伤的融柳,都被你摆平了,果然是魅力非凡呀。

说起工作,顾子寒从来都是严谨认真的,他不会为任何人通融,因为这世间再也没有一个叫融柳的女人。

“蓝弦,为什么你没有对我解释的必要,别忘了你是我的女友,以后不许和别的男人闹绯闻……”莫庭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

蓝弦心中暗笑沐菲白痴,同时大方的去抽原本该死沐菲要受的惩罚——唱融柳的歌。“既然如此,大家都准备一下,我想不需要我提醒各位注意事项了,等主持人的开场舞跳完后,你们就一次出场,希望大家有个好的表现,更希望人们的电视剧大卖。”王姐官方的道,说完便把众人交给工作人员。

“咳咳,当然了,爷爷那里是就答应了。”莫庭颇有几分尴尬,爷爷那态度也不叫答应,只是不管……

白雪重视起蓝弦了,站了起来道:“为什么选择我?”

除了考察国外市场外,主要就是与美国好莱坞的导演谈一部戏约,一部可以助墨云天进军国际市场的大戏。

墨天王在国外的二十天没有一点新闻,没有曝光率可是不行的,经纪公司必须时不时的报点料,让观众熟悉他们喜欢艺人的存在……

刚刚没走两步,就碰上迎面而来的叶灵、红颜与紫心。

亲,我就是传说中的存稿君,今天主人不在家,将由我为大家服务,主人让我替她向大家问好,中秋快乐!女人是一个矛盾的个体,当她们不拒绝时,就表示渐渐的在接受了,比如我——蓝弦

“蓝弦,盛世皇庭,盛世皇庭呀,公司要在盛世皇庭给你举办庆功宴呀。”长的极膘的白雪此时却做出小女儿激动的样子,说实话蓝弦看着挺不搭的,要是外人看到估计会直接将昨天的晚饭吐出来。

想到这里,金碧辉煌的老板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这几个人,发现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于是乎他老人家脚底摸油跑了。

此时的蓝弦还在摄影棚拍着平面照。

我想要成为天上的太阳光芒四射,而不是成为只能在黑夜中闪亮的星星。

这个圈子,也是排资论辈的,风头越盛,越应该低调。

“墨云天前辈是我非常崇拜与敬佩的前辈,这一次能和墨前辈合作,我非常的期待。至于莫总裁我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昨天是我代言绽放的签约仪室,报纸上报道的不过是绽放的舞会罢了,只是一般的社交礼仪,各位是知道的,莫总裁是出了名的绅士,对女士很有风度。”

可是,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蓝弦依旧在浴室没有出来。

娱乐公司的合约哪个没问题,至于偷税漏税吗?这年头又不偷税漏税的公司吗?

“莫庭,如果以后,你发现我有事隐瞒你,你会不会生气。”靠在莫庭的怀里,熟悉的气息,温暖的怀抱,让蓝弦有一种昏昏玉睡的感觉,心里也忍不住多想了起来……

“lisalisa……”下面的观众不记得蓝弦的名字,但却记得lisa的名字,很是给面子的大喊着,这一幕看的人眼酸,先爱人的果然卑微。

她有天赋又如何?她适合演戏又如何?

皮肤过敏一个处理不好可是很严重的事情,剧组的那些虫子也不知有没有经过检查的,万一出现什么会传染的虫子可不好,最好还是去检查一下,安全为上……

莫放,对不起。可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可惜,莫庭失望了,蓝弦在看到莫庭的笑后没有一丝的表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定的继续迈着台步,在t台的尽头摆了一个poss,让众人更加清楚的看到身上的夏绿,双眼看向众人实则一个人都没有入落蓝弦的眼中,在台上停留十秒后,蓝弦尽责的转身……

成名前要静侯机会等待红,成名后要习惯只有工作的世界……

蓝弦微眨眼,掩去了心中的愤怒,用着和平时一样的语调道:“新闻发布会不是在一楼大厅举行,原来是这酒楼外面举行,临时改地址,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接下来就是沐菲了,主持人在后台是看到了沐菲的本性,但是在节目上可不能出事,几个主持人相当的配合问了几个颇为有趣的问题,惹得沐菲的粉丝团团尖叫……

“莫总……”

关于颜末与叶灵之间的小动作,别人没人看到蓝弦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蓝弦,记住,你是我的女友,下次不要让我再知道,你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莫庭果然听话的停下了,可他停在咬着蓝弦耳垂处……

“痛就好……”莫庭依旧没有放开蓝弦,而是整个人压在蓝弦的身上。

蓝弦回头,就迎向莫庭若有所思的眼神,蓝弦一阵冷寒,感觉莫庭那个眼神,好像在算计什么,就如同她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哇,墨天王好帅哦!

给读者的话:

而要她息影,这个……她的合约还在。

封杀,这个词,是存在的,而且很好用……

这个男人,这几天累死了吧。

这些人,为了炒作连个死人也不放过。

一瓶好酒下去,导演大手一挥,主持会问蓝弦三个问题,同时会让蓝弦参加他们定的游戏,并且蓝弦可以输一次。

虽说,娱乐圈ooxx事件无所不在,但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女人,有的男人更爱名车、名酒、名品什么的。

“哈哈哈,感谢各位导演与制片人对我们家蓝弦的厚爱,来来来,我代表蓝弦敬各位一杯……”

这算是退让了,而这个退让不得不说蓝弦无法拒绝。r&m集团的名声还有自己此时的处境,签下这份合约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

绯闻这种东西增加一点暴光率就好了,再多就没有意思了,靠绯闻是红不久的……

为表示自己真的“出去”了,莫庭再度“无耻”的后退一步,退到浴室内,这下他真的从房间出去了。

大老板们都去找颜末,再大一点的老板当然就是直接找邵阳了,而邵阳和颜末一样的,一边与电话里的人谈笑风声,一边强忍着心头滴血般的痛呀。

第二天,那家报社就破产了……

蓝弦看着这一幕,在心中暗暗点头,传说中果然是对的,墨云天的经纪人相当的有才又有配合力。

晕倒……经纪人直想哭。

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白雪也不是光念不做事,转身就给蓝弦泡了另一杯水上来:“拿着,喝金银花泡水,对嗓子好。”

第三反应是,恩。凌晨两点了,该睡了,以后她再也不用担心睡不饱会有黑眼圈了,她可以长眠了……

“蓝弦,怎么了,躲在这里?”白雪从侍卫手上拿了一杯酒,就坐在蓝弦的身边。

说完,“啪”的一声直接把电话挂了,转身朝室内走去,挑选合适的衣服……

“好,你等着。”蓝弦也不矫情,大方的应承着。

哈佛大学的高材生,有才有貌,爱慕年轻总裁,舍去高薪屈就总裁秘书的角色,对年轻总裁势在必得。

和莫庭来到本市最大的法国餐厅,蓝弦表示相当的有压力,面对莫庭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蓝弦很想说:

相信莫庭会追她,她宁可相信母猪会上树。害怕吗?

而她蓝弦,一个拒绝,拒绝了所有导演与制片人,可除了这个圈子里有实权的人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拒绝潜规则……

这样的新闻炒了整整一个星期,蓝弦走在哪里都被人堵着,白雪在新闻刚刚炒起时就问蓝弦要不要把视频放出来,可蓝弦却摇了摇头,说是不急……

很明显,颜末是不看好红颜与紫心了,而他对蓝弦很好奇,刚刚蓝弦回答记者的问题圆滑的不像是一个没见过场面的三流艺人。

而且这经纪人也很没素质,跟在这样的经纪人手下,估计出息不大,难怪这个组合里三个女孩子各俱特色,经营两年了还是这种三流状态……

“蓝弦,坐,我马上就ok了,最后的收尾。”莫放头也不抬,只专心的看着屏幕,这一刻可不是莫放拿桥,而是他真的做到最后一步了。

终于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给她打一个,可她蓝弦蓝大小姐可好了,居然敢不接他的电话。

不伪装的、不演戏的蓝弦又是如何的呢?

这一届的金棕奖主办方是日本,日本方面已经和星娱沟通了,并且将请柬寄到了星娱公司,邀请蓝弦参加金棕奖的颁奖典礼。

“一楼的宴会厅给我取消,不要了。”就这么一句,电话挂了。

她之前只有一部青春偶像剧,二十来集虽然还有一些影响力,但这影响却只在年轻一辈中,想要再争夺更多的影迷,只能再拍几部有质量,老少通杀的电视剧。

蓝弦的心里可谓是惊涛骇浪了,她居然不知有一个人为融柳居然做出这么傻的决定,放着好好的贵公子不做,跑来演艺圈。

“谢谢你,墨前辈。”蓝弦将墨云天的手机号码存好后,朝墨云天鞠躬至谢。

“蓝弦,等我,等我……”莫庭一边看着前方,一边喃喃的说着,看着时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而唯一冷遇蓝弦居然是墨云天。

白雪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蓝弦,你想不到,你绝对想不到,来找你代言的人会是哪个公司。”

影依就如顾,没有因为对方的满意与欣赏而表面出得意与高兴的神色,那不惊不喜的样子更是让幽冥手欣赏了,这个年轻人真不错,小小年纪气场却强大的很,在他这个老江湖面前一点怯意都没有。

这四个字,或者说影的回应,让幽韵琦脸上一喜。“好,等我回来。”

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有个小的檀木盒,那应该就是大还丹了,再翻翻那几本小的秘籍,不错,都是极品。“爷爷,我走了”

只可惜,他是个贪恋美色的凡夫俗子,他与她,在他选择将她推向皇兄时,就注定了是敌对。

“母后她们一定是要从父皇那里下手,吴清”来不急和闻人靖暄说太多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母后他们一定动手了,他必须尽力抢救。

“姐姐,与太子无关,太子没有跟我说什么,这是我自己想说的,我的真心话。”在知心还未开口之前,婉如就提前解释着,她笑,笑的温柔,她就知道这个姐姐在想什么,有时候呀,觉得她挺聪明挺灵透的一个人,可有时候觉得她真是笨的可以呢,真想把那脑子敲开看看,秦府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呀,那一切不过是爹的咎由自取,如果不是爹野心勃勃,又怎么会招此灾祸呢。

“姐姐,珍惜自己身边的幸福,这是大娘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

“慢着,本官有说是给你送礼来的吗?”似笑非笑的眼神扫向影,这个人物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他做了什么或者没做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落到了官府手上,那么他什么都可以做了,而背后之人就是整个宇府。

这话,说的可又颇让人思量了,到底是谈的内容不拒绝,还是他谈的东西他不拒绝。

“宇敏之,不要太过份。”

挥挥手,示意黑衣人起身“我们要出城。”

“继续盯着,随时汇报动向。”

“找到了?找到了什么?”表面装着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可此时的轩辕晗内心清醒的很,同时心里暗暗一喜,这秦知心这么晚,如此高兴的样子来找自己,不会是找到了治疗的方当了吧,自己的腿终于要站起来了,心里满是期待,可表面不露声色。

“王爷,娘”知心一进去,就先对轩辕晗点头一笑,随后才叫自己的母亲。

“知心,知心,你怎么?”靖暄满脸担忧的问着,这样的知心感觉好遥远呀。

“另外,去大将军府,就说本王的护卫想向大将军的得力干将讨教讨教,让大将军派十个人来府内。”轩辕曦的势力经过这三年的发展,不知壮大多少倍,以现在晗王府的力量,想要与轩辕曦抗衡,怕是胜算不大,他虽不知轩辕曦此刻的力量有多大,但他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现在晗王府不能冒一丝丝的风险。

待吴管家出去后,轩辕晗静静的从窗个看着外面的星空,五皇弟,你以为我这三年什么都没做只能任你打压吗?我亲爱的五皇弟,等我能够行走的那一天,便是你付了代价的那一天。轩辕晗紧握双拳,残腿一仇不得不报。

秦知心没有死,轩辕晗没有死,秦知心的药草没有丢,甚至秦知心与轩辕晗住的院子都没有被外力闯入,这一晚以轩辕晗大胜完结,轩辕王朝也要变天了。

黑言舒这话惹怒的不仅仅是闻人靖暄,轩辕晗也怒了,不过他依就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了说着“黑族族长?我还不放在眼里,你的地盘又如何?你当我们就敢吗?”

“什么意思,这不就是你黑族的屏障吗?”

如同承诺一般话让秦知心幽幽睁眼,看上了轩辕晗眼里没有一失虚假后,便挣扎着起身。久躺又没吃什么的秦知心此时哪有力气起来呀,轩辕晗怕她不小心伤害到了自己,便急忙上前。

婉如坐好后,立马遣退了仆人,等偌大的厅堂里,只余他们四人时,那男子才在轩辕晗的面前跪了下来:“属下秦刚见过爷、见过夫人。”

“姐姐……”

小小的马车,甚至是温馨。

啪,随着杯盖摔碎声,也传了来站在那里不能动的欧阳长祺的骂声:“你,趁人之危,卑鄙无耻。”

“这叫夫唱妇随,没事,你可以滚了。”走到门边,打开门,做出个请的样子。

“爷,太子妃,你们在坚持一下,我们马上救你们上来。”吴清赶紧起身,扯下腰间的腰带与外套,把他们绑成长条。

接下来的日子就在养病中度过,影暗叹,这身体不是一般的破,养了半个月了,才勉强有力气下来走走。能走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不顾下人的诧异,找了把铜镜看了看自己的样子,诚如他所想,他成了另一个人,以前他是别人的影子,现在他成了抢夺他人身体的恶灵,他似乎永远都不可能真实的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我。”秦知心迷离的眼神慢慢的收笼,满是悲伤与痛心的看着轩辕晗,她痛,真的很痛很痛,她是如此的信任轩辕晗,为什么,为什么轩辕晗要隐瞒她关于她母亲的死讯,为什么不告诉好,为什么呀?

的确,影是猜的,但他却有七分把握,因为燕子楼、燕形玉牌还有这建竹屋的竹子上刻满的燕子,种种与燕有关的,这燕肯定是个特别的存在,所以他大胆想着,这一切定是为了某个人而建的。

幽冥手的妻子,无人知晓其人是谁,见过她的人只说是个绝色美人,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她闺名叫:玉燕,喜爱燕型的物品,当年幽冥手为了她而退隐江湖,在她死后,就亲手建了这竹屋,在每片竹子上刻上栩栩如生的燕子,而那燕子楼就是就是用了玉燕最爱的燕子为名,这一切没有人知道,因为知道幽冥手的妻子是谁的人都死了,今日影如此说,他就知道这年轻人定是猜测的。

“哈哈哈,我就不去了,不去给你们添麻烦了。”他是江湖浪人,宇家家大业大的,规矩想必也是多的,他散慢惯了自由惯了,他受不得管,也没必要去给他们添事。

生气,小宇宙暴发了,想甩开影的手,可刚一抬起来,又发觉舍不得,影的手,很温暖。

知心今日很顺利的就下了马车,昨日的那加了料的热水澡真不错,今日不仅不怎么酸痛,还神清气爽,而今早上马车时,为了防止太过颠簸,知心硬是让吴清逼客栈卖了三床被子给她,把这三床被子一垫,那坐在马车是就舒服多了。

看闻人靖暄端着架子,半天不说,轩辕晗送上一个威胁的眼神“吴清那颗药还没喂下去。”

轩辕晗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思索着,他要如何做才能做到后宫无妃,独宠一人,而不乱轩辕王朝的根基呢?闻人靖暄这股势力要留着,这黑族,这块如此好的地方也得收于掌中,还有呢?光这些还不够,这些只够给知心上位的资本,他还要做些什么才行呢?

知心一直就想问,只是轩辕晗的伤,让她一时忘了,来接待他们的一直只有婉如一个人,而且刚刚轩辕晗说找秦夫人呢?然不成?

轩辕晗拍了拍床边,示意知心坐过来。

吴管家小心意意的收起不屑“司徒小姐慢走,老奴就不送了。”

“你有一个那么好的娘,处处为你着想,疼你如宝”婉如眼眶泛红,想起小时候自己是多么的嫉妒知心。

“婉如,以后,姐姐会护你宠你”抱着婉如,这是知心第一次有身为姐姐的感觉,以前婉如与小弟还有二娘爹他们不过是知心眼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秦府不过是她和娘生活的地方与依靠罢了。

知心转头,看像一旁的太监,那眼神里空灵的什么都没有,却让那太监神形一恍,这女子,她。随即太监吓的一哆嗦,原来,除了知心的眼神,还有轩辕晗那欲杀人的眼神。

“你”知心突然的笑,让皇帝迷了眼,这样的女子竟然会笑,他以为像这样的女子就该是清高的。

“宣”

“我?真的吗?真的升了“则”字辈了吗?”那被影指到的男子虽然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但还是端正的走了出来。

渐行渐远,三人快走到离城墙百米处,黑言舒总算忍不住开问“知心姑娘,你有什么打算?”

“我没事,小依,我睡了多久”老天,千万,千万不要睡了十几天,她没有时间,也不能睡那么久呀。

看到一脸震惊的闻人靖暄,轩辕晗稍稍平息了一处自己的焦急,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冷静,急是没有用的。“吴清,告诉他事情始末”

黑言舒道“跟紧点,在这里走丢了,野兽定会比我们更早找到你。”

走了近一个时辰,在知心觉得自己的腿快不是自己的了,他们终于走出了树林,看到了人烟了。“这里就是黑族的部落”一走进这里,黑言舒就不停的给知心介绍这里的情况,以及哪些地方景色很美,哪种小吃很有特色之类的。在知心眼里黑族其实就只是一个稍大的城而已,它所依凭的也不过就是进入这黑族的那些天险而已,除去那些,黑族,并不强大。

一把刀立马架在闻人靖暄的脖子上。

“是吗,那她就不是秦知心了。”皇上摸着手中扳指,眼神看向知心,缓缓的说着,曦儿,和父皇耍心机,你还嫩了点。

“哦,是吗?”皇上继续摸着扳指,光明正大的看着这四人,焦急的轩辕曦,紧张的秦婉如,淡定的知心,还有那老神在在的轩辕晗。皇帝在心里摇摇头,难怪曦儿斗不过晗儿的,看看晗儿的冷静,再看看曦儿的鲁莽,晗儿在局势丕变时,依然能够波澜不动,让对手找不到一丝破绽,再看持曦儿,摇了摇头,难怪当天,即使拿着自己的手喻也无法从太子府带出人来。

皇上有趣的看着这一幕,曦儿的得意,晗儿的不在意,知心的冷静,还有婉如那怪异的打量。

闻人靖暄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不会的,知心,怎么可能会这样,怎么可能会……

一拳打在轩辕晗的脸上,原本就体力严重透支的轩辕晗更本受不住,狠狠跌倒。

这样的情景下,他没有放下知心,不易。

闻人靖暄的管家,拉着大夫匆匆赶来,大夫想上前,可去被闻人靖暄给挡住,管家不得不提醒。“大人,你快松手呀,大夫来了。”

闻人靖暄抬头“你这以快就到了?”

“大夫说很危险,伤很重,我正准备拿千年雪参给她含着。”

“我可以问你,为什么如此积极的想掌权吗?你不是这样的人。”这话,她问的小心,可又不得不问,她埋在心中很久了,她不敢说很了解他,但是,她却是明白,他这样的男子根本就在意权势,可他如此积极的想要掌权,拉笼宇定北,是为何?

“皇上,反正您的专宠,言官们早有记录,你难道在意那史书上的一笔?”眼里透着狠厉与危险,朝政上不就是如此,赏不了,就杀,当然不能杀尽,拿几个有份量的开刀就好,人在官场的,要抓个小辫子定个罪名还不容易吗?

一群人围着宇定南与宇定非拼命的说着,无非就是说影的无故辞退,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二人的心腹。

笑了笑“你看人看准,那人的确不简单”

“可是,可是秦府二女为皇子妃,这样的恩宠,这样的恩宠?”刚刚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三皇子的事是解决了,可是这秦府二女为皇子妃的事呢?要知道荣极必衰呀,秦府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贡献,今日怎么会有有如此的恩宠呀?

轩辕晗也不想这样,但他不得不顾大局,现在,掌控全部局势的人并不是他一个人,他不能因为秦知心而让五弟他们有所警觉,也不能让五弟提前知道他的腿好了,五弟一但有些警觉了,一定知道了,那么他就很难能收集到不利于五弟的证据了,五弟的狡猾他也是见识过了的,只有面对残废的轩辕晗时,五弟才会放松,才能让他找到机会,现在,他不能,不能出任何一点意外。

如果不是事态严重,吴清也不会如此失理的,爷的伤很严重,可是在马车上太子妃却一直不肯为爷查看,在马车上,因为没有疗伤的环境,吴清也就不去求知心给轩辕晗疗伤了,可是现在,他们回到了落霞院了,他们有足够的条件给轩辕晗疗伤了,他无论如何都要求知心替轩辕晗的疗伤的,轩辕晗不能有事。

知心很矛盾,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还会回到这个地方来,是因为当时他的解释,自己想要了解所谓的真像?还是因为他似真还假的威胁?是对他的眷恋还是想要斩断一切的心?

听到知心的话,闻人靖暄一阵高兴,知心,你这是在为我高兴吗。?

当然是为你高兴了。

“哼,你不需要知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