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百炼无敌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狐假虎威,本王倒是小瞧你了。”顾千城拿他当挡箭牌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不过是懒得和顾千城计较罢了。

秦寂言来了,她直接问秦寂言就可以,完全不用费心思写信约他了。

顾老太爷已经不去想了,他在宫里还有几个人,请罪被老皇帝拒见后,老太爷便让人带话给了顾贵妃,问顾贵妃到底跟老皇帝说了什么,才让老皇帝如此厌恶他们的顾家?

顾千城神秘一笑:“祖父,你说这个时候,我们顾家力保楚世子,让他坐稳世子之位会如何?”

殿下真是太可爱了,这么别扭,也不知先太子和先太子妃知不知道?

“我回来的第二天。”也就是流言传出来的前两天。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帝王的宠爱就是这么虚无飘渺。

武定是秦寂言安排在明面上保护她的人,武定武家人的身份,正好是一个掩饰。

他们能帮一时却帮不了一世,秦王殿下再不回来,后方可就要不稳了……把自己的亲爹气晕了,这可是大大的不孝,顾国公也顾不得自己的委屈,立马上前抱住老太爷,让人赶紧请大夫来。

原主身上没有一丝可以利用的地方,可现在却是不一样,谁让她有可用价值。

顾千城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只是结了笳,有点难堪,并不妨碍写字。

顾承欢也就是有那么一心不舒服,很快就恢复过来,见三人吃得欢快,立刻丢下东西和三人抢了起来:“不行,不行,我也要吃……”

在太上皇走后,祖父也没有立刻起来,而是在地上跪了很久很久,而且还跪得心甘情愿意。事后,祖父下令给全家添菜、添衣服,而且每个人都有礼物。

案子一破,秦寂言就进宫禀报给皇上听,然后皇上就不高兴了。

更何况,没有赵婆子这种人,她什么也问不到,看热闹的小丫头们,在她问话时一个个悄悄的溜了,就怕被她这个倒霉的大小姐看上。

“末将听令。”言倾双手握拳,一脸认真。

好在唐万斤这人虽然不懂的事很多,可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听得进劝。自从顾千城跟他说了,武毅不敢害他,小事上可以听从他的建议,大事找千城后,唐万斤在小事上都会听从武毅的安排,比如现在……

“哦……”唐万斤蔫蔫的应了一声,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

为了不让自己分心,秦寂言强迫自己不去看火浆,而是盯着火焰果看。

“火山要爆发了!”如果说之前只是直觉,现在就是肯定了。

有一种,打地道战的感觉!

可惜,双方都没有把这份默契当回事。

这才惨了,要是让殿下知道他们保护顾姑娘不利,最后还是景炎的人救了顾姑娘,他们就死定了。

慌乱无章的下人,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把顾夫人和顾承志拉到一旁,同时将他的嘴巴捂上。

丫鬟被打死的样子。

“臭小子,死在临头还敢给老子嘴硬。放下火把?我们为什么要放下火把,我们现在要这船连你一起烧了。怎么?害怕了吧?害怕的话现在就下来,给你爷爷我磕头求饶,你爷爷我一高兴,说不定就会放你们一马。”猪头六看秦寂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当他是装的。

“看不出来,这些人还挺有魄力的。”火苗将顾千城和秦寂言团团包围住,可站在屋顶上的两人,却一点也不紧张。

“皇,皇上,这人是皇上?老大……我们,我们怎么办?”原本要乘船离去的土匪,因秦寂言这句话,全部立在船上,哪怕大火逼近,烤得他们全身发红,也没有动一下。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完了。老大,我们得罪了皇上,这次真得完了。”害怕是会传染的人,有人开了头,船上其他人的人也跟着慌了,猪头六很想呵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危言耸听,可是……

朝中的大臣不会因为他得皇帝宠爱,就全部站在他这边,自然也不会因为皇上的厌弃,就纷纷站到五皇子那边。

六扇门捕快们的生活很简单,在六扇门除了审案,查案,调案宗外就没有别的事可做。

先太子擅弈,无数人赞先太子擅弈、擅谋,胸有天下!

顾家老太爷不在,顾家一盘散沙到处是漏洞。秦寂言之前就让人收集了,顾国公在武芸丧期与继室顾郑氏苟合的事,并找到当时给顾郑氏诊脉的大夫、接生的喜婆,还有……

这是皇上?大秦的皇上?

赵王并不接话,皮笑肉不笑的道:“寂言,我不想和你废话,让你的人退兵。”

子车担忧的看了一眼,听到老管家的脚步越来越近,咬咬牙端起铜盆往外走。

他到要看看这姑娘要做什么。

“哪个暴发户,居然拿上好的战马拉马车,真真是白瞎了一匹好马。”焦向笛半点不客气,尖酸十足的说道。

这样的事不止发生一次,秦寂言已经习惯了。皇上的宠爱可以给他,但也会收回,一旦涉及到切实利益,皇上的宠爱并不能成为决定的因素,他必须拥有自己的力量。

“皇上这是要改变主意?”焦向笛一向直接,这里没有外人,焦向笛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秦寂言不在意的摇头:“不知道,你知道我从不在意这些。”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给女官加座位?”摄政王想到,秦寂言进来时都是好好的,直到太后拿话挤况秦王的女官,秦王才开始发飙,现在又不顾场合,要给女官加一个座位,莫非眼前这位女官不一般?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千城,将军不是比士兵,不止要能打,还要会打仗,风遥他就算是天生和将才,也需要人教导。”

秦寂言换了一个手,单手抱住顾千城,空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牙印——果然很深!

痒死她了。

她是景炎手中的人质,是钳制秦寂言的人质,是……景炎撤离要用的王牌,因为景炎知道她和秦寂言的关系。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而他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且,就算这些人无法成为他们的助力,也不能让那些隐世杀手,成为秦寂言的助力。

“属下曾见过顾姑娘的字,许是没有差。”顾千城那一手簪花小楷,尽得卫夫人真传,一般人见过一次就不忘。

“他的事?你说他去西北的事?”顾千城故意装傻,景炎本就是诈顾千城的话,见顾千城反应如常,也就没有多想,坐下道:“西北的事你不担心,我刚收到消息,言倾言将军自请去西北,有他在西北封似锦会轻松很多。”

景炎约顾千城出来,也就是碰个面,聊聊近况,见顾千城没有心情聊天,景炎也不勉强顾千城,说了两句便寻了个理由分开。

平西郡王妃说着说着,就真得哭了出来,心里一揪一揪的痛。

“发生命案找衙门,不是正常程序吗?我哪里又错了。”渣爹的事顾千城实在不知如何解释,她能告诉秦寂言她根本没有把渣爹的死当回事,所以根本不记得找秦寂言吗?

看顾千城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子,秦寂言没有给她顺毛,而是继续点火,“你可以冠我的姓,秦顾氏。如何?”

“想太多。”顾千城没好气的白了秦寂言一眼。

“噗……”埋在地底的死士被人压住,反手就是一刀。

老太爷皱眉,招来身后的管家,“去看看,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还敢喧哗,有没有一点眼力?

他们昨晚喝了一晚的酒,此刻一个个醉得不醒人事,寨子里只有一群老弱妇孺在做善后清理的活。

不过,顾千城永远是温柔与严厉并在,“谁说受了伤,就不用洗衣服了?你受了伤要吃饭吗?”

“三叔,我们走吧。”顾千城换了一件轻便的衣服,头发上的珠钗也被拆了下来。

张渊头骨上有一条很长的线状伤痕,这是由钝器造成的。钝器伤多造成闭合性颅盖骨骨折。

秦寂言默默地看着,看顾千城喝得香甜,可他却觉得牙酸,等到顾千城喝完,秦寂言忙接过杯子放到桌上,一脸严肃的道:“这些冰冷的东西伤胃,要少喝。”

“千城姐姐!”

顾千城知道,景炎这是要和她一起胜膳了。

景炎这人看则温和如玉,实则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而且他不是封似锦,他没有封似锦的君子之风,他骨子里是和秦寂言一样霸道、说一不二的男人。

一直睡在有火炉的地方,醒来确实需要喝口水润润嗓子。

话还没有说完,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没有让秦寂言失望,这些人在大殿上足足吵了近三个时辰,直到腹中饥饿,口干舌燥,这才停了下来,然后……

好吧,事实上秦寂言这个时候心情很好。他只是随便丢出几个诱饵,就掌握了朝中六成以上大臣的把柄。

顾夫人挑衅地看向顾千城:嚣张得意又如何,后院是她的天下,她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也没有会多说一个字。

不管顾千城承不承认,律法上顾夫人就是顾千城的母亲,而子不告母。

“没有,我很好。”顾千城摇了摇头,按住孙妈妈的手。

孙妈妈还没听完,就哭得一脸是泪,比顾千城还要伤心:“小姐,你受委屈了,老爷和夫人简直就不是人,他们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你,你可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呀,是顾国公府名正言顺的嫡长女呀。”

顾千城平日里是个没主意的人,所以孙妈妈才会事事为她出头,如今见顾千城心中有盘算,气势也比平时强,孙妈妈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海外一个组织,实力这么强,怎么我们之前一点也不知?”平西郡王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秦寂言说,他事先不知,老皇帝派人传诏他回京的事,可见这事透着蹊跷。

当然,这一切封似锦做得不着痕迹,至少不会让钦差太明显的感觉出,他被人控制了。

顾千城下棋半点灵性也没有,和顾千城下棋着实没意思的紧。

那些个官员一路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偶尔用眼角的余光,扫一扫想看热闹又不敢直视他们的百姓,十分享受百姓对他们的关注。

一直等到午时,也不见秦寂言出现,几位大人犹豫片刻,决定去附近的酒楼吃饭。

她不敢保证,坛中人会不会害他们。

“要么一劳永逸的解决他们,要么我们消失,让他们永远找不到我们。”顾千城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胃口极差。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