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鱼龙变化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结果,武氏后人拿了太子遗物,却没有将东西交出来,一直私下保管着。这件事顾家二小姐顾千雪与顾家大老爷都可以作证,顾家大老爷曾亲口说过,武芸手上有太子遗物,现在此物就在武芸之女顾千城手上。

“天啊,好厉害。”

顾千城侧过头,一脸认真地看着秦寂言,声音有些颤抖:“秦王殿下,你真得要接我过府吗?”说完后,立刻低下头,肩膀微微抖动。

“该死!”赵王匆匆下城墙就看到这一幕,当即气愤不已,“拿枪来!”

这是经过顾千城深思熟虑才决定的,也是目前对她最有利的选择。

“什么位置都帮我夺?”顾千城此时已笑得无法思考,只顾着与秦寂言打闹了。

“是不安全,而且也不一定能碰到殿下。”顾千城在窗边停下,看着屋外漆黑的夜空,心里越发的烦躁和不安。

百米开外还有一个大铁笼,笼子正好是秦寂言坐得马车,拉车的马早死了,血流了一地。

不错,不是肌肉男却很有线条感,正好是她喜欢的那一类……放案卷的地方是一间旧房子,分里面两间。里间是成排成排的卷宗,外间很小,放着一张小书桌,秦寂言和顾千城一进来,就显得有些拥挤。

“不好,有一位姑娘落水了,快让下人去看看。”

他的千城,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赵王妃这一次不是一点不高兴,是非常的不满,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端不住了。

暗卫装死外加装傻的样子实在好笑,顾千城很想忍,可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手下的人有大才。”

“把人带下去,等季家人到了后,一起交由刑部与大理寺审理。”这种案子,根本不需要他这个皇帝亲自审。

秦寂言和顾千城是快马加鞭赶回车的,唐万斤则是和封首辅等人一起坐马车回去的,马车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马,等唐万斤回到顾家时,天已经黑了,而顾千城不在府内。

大秦特使丝毫不以为意,被人“请”下去时,脸上依旧带着笑,因为……

“果然是销金窟。”顾千城看得啧啧成奇,暗叹摘星楼背后的主人嚣张,同时也赞它背景果然大。

屋内,顾千城散着头发,抱着孩子紧紧搂在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刺杀太上皇,破坏圣上的登基大典,实在是可恶,长生门目中无人,当诛之。”一干朝臣气愤不已,几个热血的将军更是恨不得撩起衣袖,抡起拳头与人干一架。

“直到今天,朕才算看明白你。”太上皇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他宠了秦寂言十多年,却发现他一直不了解这个孙儿。

要知道,历史上谥号最多的皇帝,也就只有十六个字。

“行动。”领头的暗卫手一扬,就从油纸布里取出一个火药包,引线一点,啪吱啪吱的火花闪过,却因为寒风太冷冽,也就没有传到天牢官差的耳朵里去。

“顾姑娘,”黑衣人上前给顾千城行礼,暗卫飞快的跑了过来,戒备的挡在顾千城身前,“你们是什么人?”

这高度?

“看不出来,这些人还挺有魄力的。”火苗将顾千城和秦寂言团团包围住,可站在屋顶上的两人,却一点也不紧张。

“半壁江山虽然夸张了点可也差不多,我太外祖姓柴,当年柴家手握大秦三分之一的兵马,可谓是权倾朝野。皇爷爷能坐上皇位,和柴家的支持有莫大的关系,当年要没有柴家的支持,他根本坐不上皇位。”

顾郑氏是个心狠手辣又有成算的女人,可年轻的时候还不够大胆。她把这些知情人远远的打发了却没有杀人灭口。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你们不是皇上的对手,别做不切实际的梦了。”景炎摆摆手,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

“暗风楼?子车大人说他们的目的是你手听暗风剑,没拿到剑,他们肯定早晚还会出现,不用着急。”顾千城对暗风楼的事知道的并不多,武毅已经让武家人去查了,不过三十多年过去了,想要查到当年的事,恐怕是不可能了。

老管家进去时,顾千城已经吐得差不多了。用清水漱口后,顾千城双眼微闭,靠在一角,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十分吓人。

不过,秦殿下可没有忘记继续找顾千城算账,“我们说说你头发的事,你突然把头发削短,以后怎么见人?”这么短头发,怎么当新娘!

钦天监收到这个消息,差点晕了过去,可晕了也没有用,皇上要他挑时间,他除非现在就死了,不然怎么也要把时辰挑出来。

后手留下,秦寂言仔细想了想,确定没有什么疏漏后,这才起身往外走。

他们计算数字时,并不会防着顾千城,因为他们知道顾千城绝对看不懂,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火光照在风遥的脸上,忽明忽暗……顾千城没有空去欣赏,风遥那张棱角分明、刀削似的俊颜,她现在要想的是拿这个男人怎么办?

风遥的伤很重,顾千城以医生的立场来看,风遥要不及时接受医治,今晚估计就会挂了。不过,见识到风遥彪悍的顾千城,相信那个男人死不了。

说来,真是可笑。

秦寂言忍不住停了下来,想要看顾千城做什么。

摄政王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起身,满脸笑容的走到太后身旁,无视太后周身的怒火道:“太后娘娘,您就是再欣赏秦王也得让秦王入座呀,秦王远来是客,咱们可不能让他一直站着说话。”

心直口快?

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待到摄政王转身坐下,脸上又恢复和气的笑,而这个时候太监也将顾千城的座位搬来,出于试探,太监将位置与秦王位置并排安放,而秦寂言没有提出异议。

长发随着这个动作滑下,扫在顾千城的脸上,痒痒的,可顾千城却没有动手去拂掉,而是怔怔地看着秦寂言……

声音哑哑的,别有一番风情,秦寂言感觉自己喉咙痒痒的,轻咳两声,才感觉自己恢复正常。

后位,是他的千城的,别的女人不能染指。

再三强调意外,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脸色阴沉的道:“针对五皇子和贵妃?莫不是她还在记恨,贵妃挖她娘坟的事。”

“朕不是不知,只是……朕不愿意这种事在自己手上暴发出来。”即使不承认,老皇帝也知道自己老了。

平西郡王妃幽幽地叹了口气,打起悲情牌,“千城,你帮我好好劝劝他,我和他父亲都不明白,他好好的跑到西北去做什么。他要不想呆在京城,可以去京郊大营。跑到西北那么远、那么乱的地方,这不是让我担心死吗?我和他爹都老了,我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有个三长两短,这叫我们夫妻怎么活?难道这世间,还有比父母更重要的人吗?”

“出事?那算出什么事,不就是你那不慈的父亲死了吗?难不成他比朕还重要?你居然为了一个死人,丢下朕跑出宫。”这要是顾千城赶出宫救人,他也就认了,可偏偏是为一个早就死僵硬的人赶出宫。

至于地图是真是假,秦寂言并不去考虑,因为他就是考虑也没有用,他只能选择相信圣后。

虽说皇上没有下令,让他们把人贩子也抓了,可那是早晚的事。

进去前,顾千城再三要求小雪貂不可出声。

“不是吧,金珠藏在这里。”顾千城傻眼了,盯头看着自己怀中的小东西,“你不会知道吧?”

财帛动人心,这个向导一直都谨慎小心,此时居然不管不顾。他也不想想,这么金珠他一个人,能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带出去吗?

果真是人为财死,鸟为死亡。

当他看到小雪貂手上的金珠,不由得有几分郁闷,因为……秦寂言的武力摆在那里,之前露的那一手太快,许多人没有看清楚,可现在提起来却不免胆战心惊。

没有错,承欢几个人想以受伤为由,赖掉今晚洗衣服的活,可结果却被顾千城一人一脚踹到水边。

他要把赵王把回西北!

这些,绝不是顾承意那个小豆丁可以做到的。

确实是随便走走,顾千城并没有走远,只是绕着自己的院子,在屋外走了两圈,然后在下人不解的注视下,面带微笑的回房。

“嗯嗯。”顾承意连连点头:“我和承欢都相信姐姐,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姐姐没有害人之心,可并不表示其他人也和姐姐一样。姐姐,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你别说走就走好不好?至少带上我和承欢,我和承欢是男孩子,我们可以保护你。”

“贵国乌于稚殿下在我大秦做客,单将军你还要打吗?”凤于谦坐在马背上,前面是被士兵押住的乌于稚。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被流放到漠北的,大多是犯官的家属,就像武毅和武家女人一样。他们本身没有犯错,犯错的是他们家人,就像武毅之流,你能说他是因为十恶不赦,才会沦落至此吗?

这位大臣是刑部的官员,他的妻子借他之名包揽诉讼,只要给得起银子,杀人放火也能判无罪。

这就是大秦朝的官员呀!

众大臣似乎现在才记得秦寂言还坐在龙椅上,一个个胆战心惊,面露不安,惶恐的请罪。

一双儿女是顾夫人在顾家得意的本钱,也是她的软助。

那几个抬尸体的粗使婆子,见状立刻丢下尸体,朝赵婆子追去……

顾千城一字一字,声音低沉而缓慢,顾夫人听得全身发寒,不敢直视顾千城,连忙移开视线,却看到孙妈妈皱巴巴、惨白白的尸体,脸上血色顿消……顾千城回去的时候,遇到了不少下人,可那些人却当作没有看到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连问都不问一句。

顾千城平日里是个没主意的人,所以孙妈妈才会事事为她出头,如今见顾千城心中有盘算,气势也比平时强,孙妈妈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能让她留在顾府,可不就是救命中的稻草!领兵在外,战事还未结束,就被皇上诏回,这绝不是什么好事。程将军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可这个时候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平西郡王。

老爷子训人时,不说脏话、说重话,也不是说顾千城有错,他只引经据典,一条条的告诉顾千城,让顾千城明白棋艺的重要性,让顾千城能重视自己的才能,让顾千城自己去分辨对错……

秦寂言当日传信,说了十天后回京,必会在十天人赶到,只是具体什么时候进京,以什么样的方式进京,那就不知道了。

“无所谓,我并不在意你的感谢,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我做到我应下的事,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就成了。”顾千城端起茶杯,一脸悠哉。

付了银子,君亦安便红着眼眶说,她想见见唐万斤,她保证不和唐万斤说话,只远远地看一眼。

君亦安可以肯定,只要银子送到老皇帝手里,她再求一求唐万斤就会没事了。

从私诏上的内容,可以看出老皇帝在京中必是焦急万分,语气不自觉地缓和了不少。

皇上要是突然死了,秦寂言又没有赶回来,在京中的周王就是继位的最佳人选。到时候周王联合心腹,借天时与地利,居皇宫,矫诏书,反诬秦寂言是乱臣贼子也不是不可能。

“带下去拷问,问不出东西,明天推出去杀了。”秦殿下虽然为了城中的百姓后退十里,可他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也幸得秦寂言手下留情,在踹人的时候还考虑了景炎的安全,虽说从火海中穿过,可速度快,景炎只是被火灼了一下,伤了头发与衣袍,本身并没有被烧伤。

“你可真狠!怕我调兵追你吗?我还没有那么无耻。”闻着发丝烧焦的味道,景炎俊美的五观微微扭曲。

本是一个落魄的皇族后人,可偏偏有个争气的太祖父,直接把他的太祖父干掉,成了皇帝。结果秦寂言成了皇太孙,而他则什么都不是。

“今天练习时,他夸我拉弓射箭的本领是这一批新兵中好的一个,要我出来给大家做示范。我演示时不知怎么一回,射出去的箭突然歪了,没有朝箭靶飞去反倒射向一旁,差点射中了程将军的亲兵。我当即跪下来请罪,说这是失误,可程将军却一口定,说我对同僚下杀手,我不认辩了一句,他就踢了我一脚,我在地上趴了许久才起身,刚起身他就拿手中的长枪打我的腿,说我这样的人没有资格站起来,就该跪在地上过一辈子。”

秦寂言不在京城,虽说京城依旧防备森严,可长生门的人还是杀了进来!

君亦安极不想接,可却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接过,展开。

于是,短短两日,君亦安就带了近四十人前往炎灵山,准备拦截顾千城与秦寂言……大秦对女子的要求很严格,而且明确规定女子不可参政。为了避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顾千城一向不过问朝政之事,更不会插手秦寂言的公务,就怕被有心人说她一介女子参政,野心勃勃,别有目的……

“让人去催催,请不到太医就请京城有名望的大夫,承欢的伤不等。”

老太爷年纪大了,没有想到这一层顾千城不怪,可是顾二爷和二夫人呢?

她既然走到这条路上来了,肯定要一门心思走到底,半途倒戈或者出卖同盟这种事,她顾千城不会做。

作为帝王,秦寂言哪里不懂圣后的用意,这招他早就用腻了,圣后把这招用在他身上,一点效果也没有。

“主子,顾姑娘能理解你,你并非不想去而是走不了。”景炎前脚离开,后脚就会被监视百官行动的锦衣卫拿下。

就算能逃脱锦衣卫的追捕,景炎以后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

“这种事,任何人都能办得到,就凭千城与皇太孙的关系,多的是人讨好她那位三叔。”再说了,他就算做了顾千城也不一定会说她好。

……

开玩笑,她都饿了这么久了,怎么也要吃个饱吧。虽说饿狠了的要吃清淡一些,可她现在没有那个条件,一切只能以饱为主了。

可在秦寂言下楼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哭求声:“殿下,殿下……开恩呀。”

秦寂言的声音并不小,底下的学子听到了,有几个自以为傲骨铮铮的学子,听到这话愤怒的叫喊:“凭什么,秦王殿下,我们没有杀人,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那一头秀发,就这么没了,千城不在意,可他在意。

要知道,那可是秦寂言和顾千城的第一个孩子,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毕竟谁也不知择子有没有后遗症,顾千城以后能不能生出孩子。

他们不敢在顾家动手,可并不表示他们会就此罢休,顾国公伤势一好,就想办法把这件事告诉了顾贵妃,求顾贵妃为老夫人做主。

“我,我……”顾千城大口大口喘气,可到底是松手了。

“姑娘,你……太冒险了。”子车忍不住摇头,心里也暗自责任自己,没有保护好顾千城。

走道就那么一点长,顾千城虽然走得慢,可还是走了出来。

这药草对人体无害,只会让人睡得香甜,第二天醒来除了精神好,一点副作用也没有,除非心思特别多的人,不然绝不会发现。

有之前和唐万斤一起,从京城走到西北的经验,顾千城这一路走得还算顺利,完全没有惊动林中的动物,也没有留下太明显的痕迹。

顾千城看了看秦王的脸色,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你在六扇门地底建了个停尸房,那你准备了辟秽丹吗?”

秦寂言和顾千城的装备一样,手套是白天从顾千城那里拿去的,至于口罩?

“这群人,真是该死。”封似锦低咒一声,顾不得前面的危险,示意暗部的人带他到马路中央。

封似锦未入官场前,在京城名声响亮,时常外出会友,京城不少百姓都认识他,可以说他这张面孔,在京中百姓眼中,还是很有份量的。

“就是,封大人都不怕,我们还怕什么。我们的命还能有封大人精贵。”这话绝对不是嘲讽与鄙夷。

亲爱的……三个字,前世她听的实在太多了。

“朕是帝王,只要你想要的,朕就让人去给你找。”秦寂言一脸严肃的说道,那语气、那神态,就好像在朝堂上与臣子商量如何重赏功臣。

两人看到顾千城一身脏污的走进来,眉头不自觉地一皱,不等顾千城站稳,顾国公就斥责道:“千城,你这孩子实在太不懂事了,明知老太爷要见你,也不知道换一身衣服来见人。”

废墟外,长生门的人将药王谷的人全部征用了,同时让季家派了一批奴隶过来,总共有三千多人,这三千人分成三批,每隔十天由一个长生门的人带进废墟,结果……

妾,甚至连贵妾都不是,因为顾家给顾千雪准备的“嫁妆”,全部被赵王府的管家送了回来:“请国公爷与夫人放心,世子爷的女人赵王府还养得起。如果国公爷真得要送,不如把雪姨娘的卖身契送到王府。”

和秦寂言、顾千城这样的人打交道,他能迂回吗?

这话说直接一点火就是:江南的驻军太弱了,要回炉重造,重新训练!

“啪……”顾千城拍掉秦寂言的手,白了他一眼,“很疼的。”这个男人,给点阳光就灿烂了。

就好比,丢下大军离开的人是他,顾千城并没有做什么,所有的后果他会一力承担,与顾千城没有关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