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天下锋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莫庭的眼中有着笃定的光芒,笃定蓝弦不会拒绝。

同时、是新人,人家一出道就是时下最受欢迎的女主,而蓝弦只能演个配角,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蓝弦到是看得很开,在这个演艺圈不公平的事情多得去了,有背景有后台或者肯牺牲肯定会比一般人机会多……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透着熟稔的,墨云天脚步一顿,怎么也无法提步上前……

各方面,他自认不比莫庭差,也许他唯一差的就是,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融柳,可是莫庭呢?莫庭的过去,绝对比自己精彩……

蓝弦咬了咬唇道:“刚刚x导说他手上那部电影让我演女主角,我一时间激动走快了一步,就……”

“蓝弦?”墨云天无视莫庭,只担心的看着蓝弦。

与莫庭除了绯闻还能有什么?可白雪担心蓝弦受伤呀,但看蓝弦这个样子,她明明比什么人都清楚。

白雪这种彪悍的身材,此时就发挥了极大的好处,护着蓝弦让娱记们无法近身。

电台的记者看蓝弦回答的这叫一个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又再次逼问,颇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

就在白雪急的跳脚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风子,叫人。”莫庭从来不是有勇无谋之人,他闯上去救人,而这边也立马叫风子把他的人叫来。

给读者的话:

老天爷,你太偏心了……

镜头拉近,一个大大的特写来到蓝弦的面前。

台下,众人哭成一片。

电视机前,除了普通观众外也有特殊人群,比如星娱的总监颜末。

难道莫庭与蓝弦的关系真的是?

蓝弦身上那天蓝的色的小礼服是专门为蓝弦定制的,三天的时间,三十名设计师同时手工缝制,全世界独一无二,衣服有二十颗同色调的蓝钻,象征着蓝弦二十岁。

“杰克,那个任务我接了,把资料传给我……”

而这一点和融柳真的很像,融柳从不用替身,再危险的动作也自己上,当然更不会用祼替了,因为融柳从不拍祼露的镜头。

action……莫庭的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跺一跺脚就能让本市经济圈抖一抖的人物把你放在眼里了,对上莫庭的一笑一般人是什么反应呢?

可惜,他的声音很快就被众位记者淹没了……

剧本颜末看过了,很适合蓝弦,而整个电影也是大制作、大投资外加演员,凭墨云天的实力与蓝弦的演技,那部片子一定会大卖,拍的好说不定蓝弦可以凭此拿奖……

叶灵吓了一跳,立马缩回手,心里更加的不甘了,这个蓝弦居然入了颜总监的眼……

“蓝弦,你是我的……”莫庭趁蓝弦脑子不清时,俯身向下,含住蓝的耳垂。

蓝弦的脑子了再次无法思考了……“蓝弦?”莫庭第一时间是看向蓝弦,怎么会出这样的意外,他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了,最佳新人奖是蓝弦,怎么突然冒出这个周婷了。

他们不就是怕蓝弦在这里失礼了吗,看蓝弦这个样子,应该没事了。

好幸福呀,这么近距离看着墨天王,墨天王果然如想像中那般俊美,脸上真的没有妆耶,好干净好有味道呀……

蓝弦莫名其妙,但却没有多问,和往常一般不急不缓的走向白雪的办公室。

从容不迫的步伐一度让人怀疑关于蓝弦得罪x导演被封杀的事情不存在……

“你想怎么样?”蓝弦难得惊慌,声音没有以往的温柔,带着几分强装的高傲与矜持。

看着观众的留言,其中很多人都说他们是冲着蓝弦去看的,而蓝弦在里面精彩的表演让他们都爱上,可是女主的表演他们实在喜欢不上。

“导演你看这一条。”副导指了一条长评,上面的内容是:

哈哈哈,蓝弦是在意的吧,如果不在意,怎么会随即和at的执行长吃饭……

“不好……”

这些东西是多年前,她无意间在网络上拦截到的,一直也没有打算动过。

这里的厕所都是单人单间的,墨云天看蓝弦走进其中一间,想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成了跟踪狂了,转身就准备走……

不过蓝弦不知道她是为了融柳的死而哭,还是为自己手下的摇钱树死了而哭。

毕竟,这世间有多少人能来参加自己的葬礼,而她何其有幸。

导演不是那种富商,有背景有钱,导演最多有的就是一点点小权,尤其不是大片的导演,更不会在这方面乱来。

放下电话,一改打电话时的那种礼貌与卑谦,r&m集团公关部经理再次恢复之前的傲慢,只不过这一次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前面出场的那些明星,个个都是大红大紫的,他们的出场有足够的精彩,几乎耗尽了众位摄影师相机的内存了。

这办公室,他刚搬来,还空着呢,这两人在这里也找不着东西……

无论在这个圈子呆多久,融柳总是明了自己所要,明了自己的坚持,不与这圈子里的人同流合污,自成一股清流……

“好了,我现在就去上节目,对了告诉主持人与导演,有一个要和我一起参加。”

蓝弦没好气的撇了一眼白雪。“白雪,拿出你经纪人的专业素养,你不是艺人,别被人追捧的找不着北,别忘了这个圈子的定律,沉浮都是瞬间,今日我因r&m集团踏上云端,明日我也会因这辗入尘土。”

蓝弦成为绽放的代言人一事只一笔带过,蓝弦在秀场的精彩表现也一笔带过,各大报社如同约定好了般,纷纷报道蓝弦与莫庭的jq,大家都提到蓝弦身上那件礼服是莫庭送给蓝弦的。

就算她是灰姑娘又如何,没有人规定每一个灰姑娘都要爬上王子的床吧。

蓝弦陪着莫庭周旋了一阵,确保众人都明白莫庭与蓝弦有关系菲浅后,便拿着一杯酒,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当她的乖女孩。

能坐不站,能站不走的……

三叶草,不仅有三个颜色,还有三个不同个性的女孩子,可惜他们出道两年却一直红不起来,而红不起来的原因所有人都认为是蓝弦的错,这个除了卖脸,什么都不会的蓝弦拖了组合的后腿。

另一个则是与职场相关的偶像剧,依旧是能力普通、长像平凡的贫民女用自身的魅力引得公司年轻总裁爱慕的戏码,不过这一次给她的角色终于不是女主好友了,而是总裁的秘书。

这个动作看上去自然无比,但只有莫庭明白他这个动作的意思。

“是吗?”墨云天陷入了沉思。

登机前,蓝弦很郑重的对着各国护送她的记者道谢,再次表示日后他们如果去中国,一定要去找她。

就这样,蓝弦在日本闹的万分嚣张,又同样高调的离开了日本。

毕竟这事在发生的那一瞬间,就在网上的炒热了……

“恩,下班了。”莫庭掐断了手中的香烟,轻轻一弹就掉入了烟灰缸中,这姿态有着说不出来的帅气,看这身手比军人不逞多让。

蓝弦红了也忙了起来,上的通告都大牌了起来,通告上的问答都是白雪精心设计的,满足观众的爱好又能保持蓝弦的形象。

红颜与紫心两个人开始上各种节目、通告,在节目中大爆蓝弦的隐私,大爆蓝弦假唱、唱歌走调等等新闻到。

一个问题答的好是巧合,可每一个都答的滴水不漏则不简单了,如果蓝弦今天的表现继续这般好下去,他不介意捧一捧。

她虽然成为了蓝弦,不可避免要重新开始,但并不表示她要和以前的蓝弦一样,活的小心意意,站在阴暗的位置。

“就是呀,蓝弦特爱耍大牌,刚刚还在电话里骂王楠呢。”红颜出口,为王楠报不平。

“蓝弦,坐,我马上就ok了,最后的收尾。”莫放头也不抬,只专心的看着屏幕,这一刻可不是莫放拿桥,而是他真的做到最后一步了。

“别担心,即使没有拿奖也没有关系。”莫庭轻拍着蓝弦的肩膀。

黑亮的眼眸如同深水看不出情绪,嘴角上扬的弧度却显示出他的兴趣。

莫老爷子听到后,嘴上一阵地谦虚,只说年轻人不懂事,太张狂了,让几位照顾一下,孩子小,太冲动了,待蓝弦和莫庭回来,他会好好的说说他们……

墨云天虽然气馁,但却没有放弃,大金集团的事情,也许可以让蓝弦改变想法……

白雪一边走一边哼着小调,墨云天的姿态很明显,他会力保蓝弦,而这样就够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替蓝弦拿下好莱坞那个角色。

蓝弦跟着下车,看着站在车旁、比起车模还要出色的莫庭,蓝弦在心中叹息,这个男人的确很妖孽,不仅长得好还有很钱,这纯粹就是为秒杀女人而生的。

蓝弦比任何人都明白,对方看中自己是因为墨云天,而其他人讨好自己当然是因为莫庭了。

“就是……”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个可能,莫庭就感觉对不起蓝弦。

半个月后,蓝弦狠狠的松了口气。

唯独蓝弦没有放在眼里,对于她来说墨云天就是墨云天,大神吗,傲气是正常的……

karl的那套夏绿,莫庭是知道的,莫庭没有阻止是因为他相信蓝弦绝对可以诠释夏绿,如果不能那么蓝弦真不值得他花心思。

说来也是沐菲的运气不好,沐菲堵蓝弦的那个位置是一个拐角处,按理是死角的,可偏偏墨云天坐的那个位置刚好在中间。

蓝弦是侧着站的,微侧过脸才能看到墨云天,墨云天却只能看到蓝弦侧面,而沐菲的样子墨云天刚好能看得清楚。

半个小时,十万浏览量、三万的回复量,蓝弦的粉丝更是为蓝弦专为建了一个楼:蓝弦的情路

“恩。”莫庭应了一声,切断了电话。

“大少,你找我?”电话那头,被莫庭称为杨叔的人,依旧身着军装,在桌案上看着件,他就是那天给莫老爷子汇报情况的人。

说完,便挂了电话,而电话挂掉后,莫老爷子脸上露出一个自豪的笑。

男主持本想说,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哪知抽风的女主持人突然回过神来,听到蓝弦的话,一脸得意的道:“不会吗?很简单的,问好就是:哈有你西挖……(不知错了没,错了也不要鄙视我,不会日语。)”

说完不理会台上发呆的两位主持人,更不理会台下众愤怒的观众,从容而淡定的离席。

影不会承认,他非常的欣赏韵琦的活学活用,夫唱妇随,用那杯盖给那欧阳长祺解穴。

“韵琦的爷爷好。”影毫不在乎,应对自如,眼前这个老人,他的眼中没有恶意,有的只是伤感与欣赏,是的,这个老人似乎欣赏他。

过几天,捧着个精致玉盒来到他面前。

后悔,从未有过的后悔,他居然看不见蒙尘的明珠,就那样与明珠错失,并且将明珠亲手送给了他的皇兄,当他知道是那个女子让皇兄重新站起来时,他恨,他从未如此憎恨自己的愚蠢,这就是他与皇兄的差距吗?他看不清那人的重要性,所以,他注定惨败吗?

三天了,轩辕晗越来越好了,他的体力及意制力相当的好,老大夫也啧啧称奇,那样重的伤,居然三天就平稳了下来。而知心呢?她是越来越混乱了,感觉那心里所有的魔障都跑了出来,越想越乱,脑海里闪过的一伙是娘、一伙是秦府、一伙是郑怜心、一伙是轩辕晗。娘的笑,娘的死,秦府人的嘴脸,秦府人的灭亡,郑怜心的嘲弄,郑怜心的狠,轩辕晗的虚情,轩辕晗满身是血的样子。

“那就好,这闻人宰相来者不善,怕是我们近期的动作让某些人忧心了。”宇家没有所谓的官场权势,但掌握轩辕王朝近半的商铺,皇上怎么能不忧心,所以宇府向来低调行事,外面有许多人都不知道那些铺子是宇家的,此事影的此翻动作,可将宇家所有的家底亮了出来,皇上,怕是……

“敏之说了,宇家双手奉上”

“是,也不是。”

吱呀,门半开着,一个睡眼惺忪的少年没好气的看着门外二人。

“你们是谁呀,一大清早的。”

“来,知儿,上来暖暖,免得着凉了”要知道现在秦知心可不能生病呀,她一病可就影响了他的治疗了。

“找到了?找到了什么?”表面装着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可此时的轩辕晗内心清醒的很,同时心里暗暗一喜,这秦知心这么晚,如此高兴的样子来找自己,不会是找到了治疗的方当了吧,自己的腿终于要站起来了,心里满是期待,可表面不露声色。

“王爷,娘”知心一进去,就先对轩辕晗点头一笑,随后才叫自己的母亲。

“知儿怎么了?”看到突然笑的秦知心,秦夫人奇怪的问着,知儿这是在笑什么呢。

“怎么了,知儿?”秦夫人吓了一跳,这声音?很痛苦,这发生了什么事呀。

“那好吧……”一副闷闷不乐的靖暄低着头,转身离开,那身影在这冬季竟显得有些寂寥。

周边的看着知心,想上前关问,可是在走上前,看到知心那一脸的迷茫与无神时,他们都止住了脚步,只站在远处静静的关望着,望着这个温柔、和煦的女子,散发出来的那种寂静与伤感……

“靖暄,你不觉得奇怪吗?益州真的是发瘟疫了吗?”眼神,直直的看向闻人靖暄,不容他躲避。

“靖暄,这个季节,不是发瘟疫的季节,而且,益州那个地方,这段时间我也做了些了解,以他那的地理环境要发瘟疫,而且还是这个季节发,太不可思议了。”

唯一,唯一睡的香甜的竟是引起这撕杀的主人,睡到夜晚才醒的秦知心。秦知心也算是个能睡的祖宗呀,从白天回来睡到晚上,醒了之后吃了一碗鸡汤,用一些饭菜,但在小依和小琳的伺侯下,洗了个澡,两个丫鬟原本还打算留在房内陪主子说说话,她们贴心,知道知心今天睡了一天,定是睡不着,哪知,这秦知心却把这二个赶了出去,换上中衣准备就寝。原本秦知心只是打算一个人躺着,慢慢的回体和感受轩辕晗对她的好,以急,她今后要如何爱他之类的,可不想,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傻知儿,呆心死我了”

“不,黑族是独立的,不是你轩辕王朝的的领土。”黑言舒不顾族长的颜面大叫了起来,看看他招来一群什么人,黑族什么时候成了轩辕王朝的领土,他不同意。

“好了,族长大人,我们累了,先给我们安排休息吧,至于后面的事,到时再说说吧。”轩辕晗淡淡的说着,此刻显然已是反宾为主。

“你说真的?”如同蛀子般的声音从秦知心的嘴里传出,一直注意着他的轩辕晗却听的很清楚,此时秦知心的声音在他耳里就如同天赖一般。

“是呀,王妃,就去走走吧,反正我们在这院子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听到小依的话,小琳也附合起来,小琳觉得知心昨天从相府回来后就一直愁眉不展的,也许去后院走走心情会好些呢。

站在山顶上的知心看着眼前这秀美的的树林、火红的枫叶,忍不住一个深呼吸,感受这天地间的美好。让他灰色的世界,添了一抹亮,让他无情的世界多了一抹暖。

“你,你,你……”似乎没有想到影会如此说,欧阳长祺气得一张脸都紫了。

韵琦这一举动让欧阳长祺更是生气了“堂堂一个大男人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有本事我们单挑。”

“韵琦,这个人阴险狡诈,你可别被他骗了。”

“轩辕晗,你松手吧,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感动到不计较一切的。”看着越来越支撑不住的轩辕晗,知心开口,如果轩辕晗松手,也许他还能活,但两个人,太难了,轩辕晗又受了伤。

“轩辕晗,我们早晚会变成没有交集的路人。”知心闭上眼睛,就算所有的事情都不曾发生,但轩辕晗的生活和她所想要的生活完全是不一样的,轩辕晗是天生的王者,温的外表下有着问鼎天下的雄心,这样的轩辕晗,不是秦知心能配得上的。

轩辕晗理都不理这群人,挥了挥袖就往客栈里走去,众士兵面面相视,待他们起身后,发现了情况才明白,一向温和气的太子爷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巡视了一下房间各个角落,发现原本这个主人很爱看书,房间里,到处放着各试各样的书籍,有诗词、有兵法、有游记也有一些经商的书,皱眉,看样子这家该是商人吧,不然怎会有经商类的书,还有账册呢?

“三天前,突然传来岳母的死讯,我很是奇怪,于是便派人从二十三天前查起,发现当天五皇弟去了一趟秦府,五皇弟走后,秦府便传出岳母病重的消息,三天前五皇弟又去了一趟秦府,当天下午便又传出岳母去世的消息。”轩辕晗不是故意误导秦知心的,他知道定是因为秦夫知到了什么,秦夫人可能为了他们,想要出来报信,五皇弟他们怕自己做的事情泄露出去,才杀秦夫人灭口的,人绝对是五皇弟与秦相杀的,只不过,事情的起因起是因为他轩辕晗而已,轩辕晗不敢说,他怕说了,知心会无法原谅他,秦夫人在知心心中的地位有多重,他比谁都清楚,那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年轻人,确实不错,心思细腻,大胆敢想呀。”影此话一出,幽冥手就明白,这个年轻人猜出了些什么。

有着小小的后怕,她不是故意要隐瞒爷爷的啦,燕子楼对爷爷来说有多重要她不明白,但她知道那个时候爷爷没有见过影,也不了解影,如果爷爷知道她接下燕子楼是为了给影,定是不会给的,所以……

“燕子楼的楼主依就是韵琦,我不过是暂代,我与韵琦的第二个孩子,无论男女皆姓“幽”,为下一任燕子楼楼主。”这是他对眼前这老人的承诺,燕子楼对他来说只是个情报楼,但对这个老来来说却不仅仅只是个情报楼这么简单,这是他的爱恋,他的寄托,只有幽姓的子孙才可以继承。

吴清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必需得继续了,不然天黑之前没法下山了,初春的山上,夜晚还是很寒冷的。

“晗,问再多也得不到答案,不如自己去找寻答案,我想,明日黑炎河之谈,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让丫鬟扶着就行了,你快去吧。”

知心点了点头,她相信轩辕晗的话,虽然难,但他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尽力去做,再加上有靖暄的帮助,想必他也会轻松一些。

“别让自己太累。”

吃力的提着水,来到卧室,走向屏风的后面,发现,干净的浴桶和干净的毛巾早已备好,像是等她来就就可以的。温热的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那颗冰冷的心,慢慢的暖了起来,这个世上,除了娘和黑衣人,还是有人愿意对自己好的,无求回报的对自己好的。

众人不解,宇敏之何出此言,纷纷看他,只见他的眼神一直在宇则安的身上,顺着他的眼神,看到那慌张不安的宇则安,众人明了,看样子,他前段时日娶的小妾有问题,不然,不会一提就如此的。

在众士卫忙着救火,无暇他顾时,三人找了个角落,脱下士后的衣服,融入小巷中,待第二日,当地守城的人发现那三套衣服时,才知道有人混进了城中,而那时已晚,炎烈他们已和轩辕晗汇面。

于是吴清再次将护卫发现了知心被绑以及现场留下的痕迹详细的说了一遍。

“王妃”秦知心明明转告了小二,会立马就来,怎么还没出来,久等不到的吴清有些担心,怕秦知心出了什么事,便敲了敲秦知心的门,想问问。

轩辕曦走到知心的面前,左右打量着,知心也不恼也不羞怯,就让那样大大方方的让轩辕曦看着,眼里没有一般女子的为难与气恼,只有平静。

“不错,果然是秀美无双呀”

“但儿臣也不敢断定此女是不是家姐,她与家姐又有些不同,家姐不似此女如此不识人间烟火一般。”婉如说完后,又重重的跪了下来。

“都起来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