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裁云剪水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没错,容析元的车还在这里没有开走。

...尤歌的害羞是出于人的本能,可实际上她并不清楚究竟昨晚发生的事存在什么意义,更不懂自己**之间从女孩子变成了“女人”。

昨晚他还不能确定尤歌有没有看到他电脑里的件,但经过刚才对她一番刺激试探,他能肯定尤歌没看到。这么说,收购的底价真是她自己研究出来的,居然只跟他的底价多出40多万。上亿的收购

容析元却一直没睡着,轻手轻脚地从沙发上起来,走到尤歌身边,没有躺下去,只是将被子为她盖好,免得着凉。

容析元将她放在浴缸里,小心地撩起她的头发,用浴帽包裹着,裹了两层……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动作多么温柔,眼神多么溺chong,他一点都不觉得麻烦,反而是很享受现在的亲昵和温馨。

尤歌呆滞了几秒之后,蓦地眼里绽放出异彩:“霍大哥,我们可能真的猜对了,听爷爷这口气,他知道容析元的母亲是谁,说不定现在他就在想办法去找……”

即使她现在脆弱得像玻璃,可她与生

但……那个人已经不在世了,而容析元却长得跟他父亲很相像,容老爷子时常都会产生一种“大儿子”还活着的错觉。

“呵呵……我会怕你?这种激将法对我没用,我又不是毛头小伙子。别浪费口水了,走吧,这个赌,我不会同意。”许炎说着,指指门口。

尤歌当然不会把一些不宜公开的事情说出来,只能憋在心里了。或许现在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就是找到了嫌疑人唐虞梅。

郑皓月走了,尤歌还是留在这里,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但容析元今晚却没有回家。

股东们事先都对容家订购首饰的事抱着十二万分的信心和憧憬,一致认为这是公司打入香港市场的一条捷径和良好的广告效应,可现在黑珍珠却被他们的董事长给拿走17颗,他们认为董事长的做法伤害了公司的利益,纷纷表示反对和抗议。

“嘻嘻,那我不客气了,沾你的光,喝汤!”龙晓晓大口大口地喝汤,一副很满足的神情。

郑皓月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可以踩低尤歌的机会,既然尤歌不愿暴露身份,她就来个“配合,”,只不过,吃苦的就是尤歌了。

婚礼所有的餐具器皿都是银质的,请了八位大厨为婚礼奉上一流的味觉盛宴,融合了国际上几大菜式的精髓,想吃什么都可以现场钦点,只要不是珍稀动物和太离奇的东西,厨师们都能一一满足。

“怎么样?鉴定出结果了吗?”贵妇这冷冷讽刺的语气,看样子还没消气呢。

“你……”

“那怎么行,病了不去医院,万一晚上你又更加重呢?”

“呸!我只是一时大意忘记在里边锁上插销了,不然你绝不可能进来!有种你再出去试试看还能不能进来!”尤歌清亮的眸子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尤歌太熟悉他这样的眼神了,加上这么紧紧身贴身,他某处的反应,她能感受到,不由得脸一热,越发愤怒:“你少在这发sao,我的卧室不准你进去,更不准你碰我!你搞清楚,我现在跟你已经划清界限,墙外的事我不管,可你也别想跨越雷池一步!”

佟槿抱着馋馋坐在沙滩上看尤歌和许炎游泳,时不时还拿出自拍杆……这小子自得其乐,有狗狗相伴,一点都不觉得无聊和寂寞,让他这么一个人玩一整天都行。

想象的更固执。

“啥?再接再励?哼哼,你是想我多做饭给你吃,我工作也很忙的,你舍得折腾我吗?”

尤歌红润的脸蛋露出甜甜的微笑,礼貌而又不卑不亢:“老爷子好,大家好,我是尤歌,以后请多关照。”

“岂有此理,哪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你把容家当什么了,这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吗!”

...吃过早餐之后,容析元出门,而尤歌又躺到了chuang上,脸色苍白,起色很差,感觉小腹处越来越疼痛了。

好半晌之后,被子掀开,尤歌立刻跑去浴室了,主要是要清洗一下胸前的**。

一瞬间,他整个人曝露在灯光下,他的表情也恢复如初,丝毫看不出异常。

尤歌清澈的大眼里含着几分隐约的晶莹,却努力挤出笑容:“许炎,现在你出院了,你是不是又要走了?不管我有没有猜对,我都该跟你说声对不起,我该承认,在加州的时候,我曾对你动过心,我想,如果不是因为容析元早就在我心里占据了太多的位置,如果让我第一个遇见的男人是你,或许一切都将不一样。你是个值得女人去爱的男人,不是你不好,而是我没有福气消受这份爱。我还是盼着你早点结束你自我放逐的旅程,在家乡安顿下来,就算不常联系,也让我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别每次一走就了无音讯。做不成爱人,但你一辈子都是我的朋友和亲人……我……说完了,你多保重。”

这……这么晚了还有谁来?

尤歌的身材比例很好,娇小玲珑但该有的地方有,该细的地方细,特别是修长美腿,那线条更是完美无缺。

苏慕冉看看表,已经8点过10分了,他还没出现,可能是路上堵车或者,他还没下班

见不到他,这日子好难熬,她在澳门的时候就体会到了什么是相思之苦。但那时她没有选择,只能回去澳门。之后,好不容易跟何宏森争取到了这个机会,重返隆青市。她的目的

容析元迈着沉稳的步伐一直走进了电梯,这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手捂着胸口,试图抚平刚才的悸动。

这样也更让来宾们有安全感了,都很配合地搜身,顺利地进入会场,感受不一样的超高端境界。

容析元虽然很淡定,但他也巧妙地抬起了右手遮挡住侧脸,以防那些花痴的女人们拍照。

“香香你太棒了,生了好多,是不是全都留在你身边,没有一只狗狗被卖掉?”尤歌的眼泪不停在流,可更多的是欢笑。

“你胡说!臭*,你太不要脸了!”尤歌涨红的脸更像要滴出血来,羞愤不已。

刺痛,无预警地侵袭着尤歌的心,她的伤口本就不曾愈合,此刻,更像是被钝器割着,生生地疼痛,血肉模糊……容析元什么意思?非要在伤口上撒盐才行吗?

“没……我只是暂时还不想结婚,以后再说吧。”

“哈哈哈……老天爷待我不薄,尤歌居然生的是双胞胎!我有两个孩子,两个!哈哈哈……哈哈哈……”容析元笑得很狂,但这笑声除了喜悦,还含着说不出的凄凉,他眼角隐隐有晶莹闪动着……他恨不得能立刻出现在尤歌和孩子身边,可他暂时做不到,他被唐虞梅这个疯女人囚禁了!

“你脑子有病吗?窗户关上,把狗放下!你如果现在把狗扔出去,万一被人发现了异常,注意到了我们,那会是什么后果?”冯奎很冷静,不像另外两个男人那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许炎故作轻松,一直在喝水,这都是十分钟内第三杯水了,他真的这么口渴么?

也有人说这是家族内部矛盾升级。

“我们还不知道大叔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但是,我有个直觉,他也在等我们……他不会不要我,不会不要孩子,不会不要他的亲人和朋友。想想看,他醒来却发现自己不在瑞麟山庄而在唐虞梅家里,他的心情会是怎样?他醒了却见不到我和孩子,他该有多痛苦和难过?可这里是唐虞梅的地方,就算大叔再怎么能耐,他也是插翅难飞。但是唐虞梅怎么都想不到我们会来……我看,事不宜迟,现在马上回酒店拿电脑,然后把别墅里的监控设备破坏掉,我们冲进去救人!”尤歌紧紧握着拳头,一股热血在沸腾!

尤歌忽地笑了,很干脆地一挥手:“走,晓晓,跟我下去搬东西。”

管家容樯在老爷子身边伺候着,衣着整齐,头发光亮,面带笑容,略显小心地问:“老爷,您又游了一圈,是该消消气了,别再游了,医生说你每天晨泳最多半小时,今天已经超过两分钟了。”

“是是是……小的记住了!”黑虎赶紧地答应着,可这两只绿豆似的小眼睛还是不死心地看着许炎:“大少爷,要不要咱兄弟去把容家别墅给围了,然后帮您把人给抢过来?”

...看电影这种事,对很多人来说是很平常的,可是对许炎来说,却是……真的没有跟女人单独去看过。

“蠢货,没查到就继续查!”

晚上八点钟,苏慕冉已经在机场了,九点半的飞机。

苏慕冉的心开始死灰复燃了,瞬间有种飞上了天堂的感觉,太高兴,以至于控制不住眼睛里胀满的雾气,一滴热泪流出来,但她脸上却是在笑,露出他熟悉的酒窝。

“儿子,你们在做什么呢?”霍律师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惊了两个拥抱的人。

这话,可把容析元给气得……如果现在不是视频通话而是面对面,他一定会狠狠踹这小子。

电话那端的容析元,一下子就僵住了,浑身一抖,整个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激动地说:“宝贝你是在叫我吗?是在叫我吗?哈哈哈……终于肯叫了……哈哈哈……”

但苏慕冉已经因为那天许炎“耍*”的事而愤怒,心里有疙瘩了,所以今天见到他,她也不像平时那么兴奋。

“你看不出来我是在吓唬你?你还真以为我看得上你那两块肉啊?”

见到龙晓晓时,尤歌这心都揪紧了,知道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尤歌更是愤恨不已,但同时也很生气,因为龙晓晓都没告诉她这些事,她不知道龙晓晓原来背负着那么多的冤枉债。

容析元在房间里干嘛?用剪刀将漂亮的chuang单剪烂,然后……

第二个她喜欢的男人,就是霍骏琰,但是,霍骏琰喜欢的是尤歌……

bsp;?? 龙晓晓想都没想过要让霍骏琰知道她喜欢他,她只想默默放在心里……他那么优秀,各方面都比她强太多,她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再说了,他的注意力只在尤歌身上。

“我吃饱了,现在我想吃你……”

缠绵的柔情蜜意,谁能抵抗得了?甜蜜的滋味化成空气,钻进尤歌心里去,将她空荡荡的心填满,这么下去,迟早这座堡垒会全部被占据的……

尤歌却想到了一种可能……容析元或许是因为雷说了很多关于他在孤儿院的糗事,所以故意这么做的。

郑皓月黑着脸走过去,使劲挤到容析元跟前,横眉冷眼地对着一众记者:“你们都让开!”

“咳咳……少奶奶……少爷他可能只是想出去走走,不会真的去找女人鬼混的,少爷有洁癖,您早就知道的。”

郑皓月急忙跟上去,她预感到了某些东西。

==========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被你伤到?”

“容析元……”尤歌心里一动,抓住了他的胳膊,呼吸发紧,脸色显得苍白:“谢谢你,我代替我父母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宝瑞可就……可就完了。”

她身穿一袭白色长裙,简约而又素,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珠宝首饰的衬托,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如此耀眼,就像是一颗无暇的珍珠在绽放着令人惊叹的光芒!

许炎可不是草包公子哥,他比狐狸还精呢,略一思索就懂了尤歌的用意,所以,他只能忍着。

养不过也是畜生教的,不适用于人类,所以,别跟我谈教养,你还不够资格。”

面对这样淡定的对手,容桓都没辙了,继续下去也炸不出他想要的反应,还不如早点走人,免得被气得吐血。

她软软地靠在他肩上,脑袋搭在他颈脖,温热的呼吸在他皮肤上轻轻拂过,加上她身体的曲线与他产生摩擦,这样的情况,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忍不住心猿意马。

几分钟后,许炎从卧室出来了,筋疲力尽满头大汗躺在了沙发上,好一阵子之后才又去洗个澡。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只有他清楚了,苏慕冉此刻已经消停,睡着了。

唐虞梅,本身出自豪门,土生土长的澳门人,通过家族联姻嫁给了何宏森的长子何炬。这女人的心是什么做的?如此狠毒,出手比男人还要凶残!最重要的是,她贵为何家的大少奶奶,这案子就不是她一个人的事了,关系到何家的颜面,能顺利将她带到隆青市接受调查吗?

“老公,可这是刑事案啊,命案,何家就算很厉害,但真的可以只手遮天吗?”

“混账!从你当年抛弃他的时候起,你就没有资格再做他的母亲,亏你还好意思说尤歌没资格照顾他!你才是罪人,是不该被原谅的,你不配将析元留在身边!”老爷子略显激动,声音都有些发颤了,实在是被这个女人的谬论所激怒。

又一个激情澎湃的夜晚,容析元再次享受了一把福利,第二天两人一觉睡到了中午,当他醒来时,发现身边已经空了。

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尤歌在不知不觉间又习惯了每晚在他怀里睡去,每天清早睁眼就看到他的脸。

“你今天去见谁了?”

“我已经休息一整天了……”

“你感觉一下我,就知道现在是做梦还是现实了……”说着,这男人果然更加勇猛了。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非一般的手笔啊!用如此珍稀的珍珠做首饰已经是够阔卓了,可他还做了一条腰链,比项链所用的材料还多!

...屋子里的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仿佛空气都已经结冰,令人窒息得喘不过气。

容析元在做什么?尤歌问都没问,她以为容析元还在孤儿院陪着翎姐呢,殊不知就是现在她和翎姐在同一家医院躺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