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杀传说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混沌与女至尊来了,两者爆开,双双化成本源加持在林逸身体之上,此刻,林逸的身躯上环绕着无数力量,来自人族、来自盘古族,来自诸天万族。

而众人也是纷纷的呆住,没有想到,这太上皇,竟然这么维护上官云端。

今天能够参加选亲的,都是朝中重臣的千金,所以人数并不多,总共也只有十几人。

“哼。”上官傲天冷冷的一哼,望向老夫人的眸子中除了冰冷,便是那略带无奈的嘲讽,“当年,你也是这么的威胁我,甚至以死相逼,让我放弃鸾儿,我错了,当年,我就不应该妥协。”

此刻,凤阑绝说谢谢,便是相信了上官云端怀孕的事情,相信,而且深知孩子不是自己的,他竟然还能说出一声谢谢?

其实,以凤阑绝的平时的聪明,睿智,这个时候,听到叶寒这样的话,根本就不会理会他,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可能是真的乱的,就算他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但是真正的面对此事,他却无法保持平时的冷静。

谁都知道,兰城的城主对这个女人可是十分的宝贝的。

她是知道,身为一个皇上,早朝的意义的。更何况,他还是第一天登上皇位,这个男人,竟然?

上官云端隐隐的感觉到,凤阑绝似乎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对那个女子的紧张,还是因为其它的。

而每次爹爹教凤阑绝武功时,她都会在一边学,就算她原本的目的不在学武上,但是那么长时间下来,她的武功也是不容小视的。

“那你要比什么?”蓝岚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的怒火不受控制的升腾着,她知道上官云端是故意的,抓住她的话,故意想让她出丑。

当上官云端与那年轻男子走到大门处时,管家转身,望向那年轻男子,然后再扫向上官云端,眉头微蹙,眸子中明显的有些不解,但是很显然是南宫雪早就吩咐好了的,遂略略提高了声音说道,“大牛呀,今天接你妹子回去,后天记得让她回来呀,小姐这边可是要用人服侍。”

虽然摆脱那个男人极为的困难,但是摆脱他的手下,应该不会太难,更何况,她还特意的安排了一个‘大哥’。

丞相是聪明人,也应该明白,凤月国只有在凤阑绝的领导下才能够更加的强大,所以,丞相帮着凤阑锐,的确是有些说不通。

“蓝城公主的琴技是无人能及的,这是众所皆知的,公主你就不要再逼王妃了,若是王妃当众出了仇,绝王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呀,王妃这也是顾全大局。”被皇上请来的几个重臣的千金小姐中的一个突然开口说话。

上官云端一下子写了那么多,若都是对的,他们就真的无话可说了,毕竟一个两个的数字,还有可能会是凤阑绝事先告诉她的,但是那么多的数字,就算凤阑绝告诉了她,她也不可能都一一的记住呀。

“云儿也谢谢王爷。”

“柔儿,这次或者。”夜无痕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不忍,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痛。

“你去哪?”皇上脸色愈加的阴沉,再次怒声吼道。

“我当然明白,当然明白,所以,我只求皇上能够直接将絮儿处死,少让絮儿受点罪。感谢皇上成全了我,我这几天也算没有白跪。”丞相微微的点头说道,脸上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多,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呜咽。

“夜无痕,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微微的有些心酸,终于开口说道,她知道,现在的夜无痕,还不能忘记她,但是她知道,时间久了,他会慢慢的淡忘,就算不能淡忘,也会将她慢慢的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里。

“可是,你?”秦思柔微愣,有些担心的望向夜无痕。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竟然过了一年多。只是,皇兄两年前悔婚,今天又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这若是传了出去,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呢,更何况,前些日子,凤忆希还拒绝了皇兄呢。

“本王没有那个意思,本王说过,这一次,本王是真心要娶你的。”蓝魅辰听到她这般直接的质问,语气也微微的多了几分不满,毕竟,身为王爷的他,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的拒绝过,还被这般的质问。

夜无痕微微转眸,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看的上官云端心底有些发毛时,才缓声道,“本王看的到。”

想到此处,身子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这个女不仅不傻,还精明的可怕。

“皇上,臣妾记得,当时与王爷喝了那茶后,就感觉到头晕,然后臣妾与王爷就都晕倒了,接下来,臣妾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也极有可能是在臣妾与王爷昏迷时,有人将那茶换过了。”李贵妃望向皇上急急的说道,只是,说话间望向上官云端时,更是一脸的狠毒,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上官云端却突然将那茶壶递到了皇上的面前,仍就是一脸不舍地说道,“既然你想喝,就给你喝吧,这茶真的很好喝,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呢。”

皇上的眉头再次的皱起,显然也觉的夜无志说的话有道理。

“皇上,臣妾是无辜的,若臣妾真的要给李贵妃与王爷下毒,也不可能会有雪凝呀,臣妾再怎么着也不会那么笨,只是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臣妾。”皇后也一脸委屈的望向皇上,低声的哭诉着。

不,她死了以后,肯定会被发现吧,毕竟尸体会变臭的。只是那时候,她不敢想了。

因为,这链子必须是你最亲,最爱的人给你戴上才行,要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掉的。

刚刚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而绝王刚刚还抱了她,都没有发现什么,可见她的伪装十分的成功。

那几个黑衣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却都纷纷的惊住,二皇子这意思,是让他们诬陷绝王?

“奶奶,您别生气,小心身体。”上官凌雨快速的向前,扶住老夫人,体贴地说道。

只是,望向上官云端时,脸上的笑却是快速的僵住,一脸厌恶地说道,“好好看着她,便让她的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让绝王耻笑,把你的事也给搅了。”

她们都是第一次进皇宫。

上官凌雨轻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再次慢慢的说道,“听说绝王的容貌可是绝世无双的,所以我更担心,她等会见了绝王,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若真的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这次的选亲只怕就真的黄了,听说绝王本来就不怎么同意这次的联姻,只是因为凤月国皇上的命令,不得不来的……”

“不管怎么样,本王这次都不会放过那个女人,本王不会再留下任何的祸根。”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仍就一脸坚持地说道。

“不如,等皇嫂醒来再说吧,这可是为皇嫂报仇呀,怎么着也要让皇嫂看到呀。”凤忆希望向夜无痕那一脸的阴冷,以及有些让有惊颤的寒气时,微怔了一下,然后故意装做轻松地说道,想要缓和一下此刻的紧张的局面。

说话间,双眸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上官云端仍就没有醒,不由的望向叶寒,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不是说皇嫂很快就会醒了吗?为何皇嫂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

凤阑绝此刻半蹲在上官云端的床前,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双眸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细细的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生怕她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不到他。

只是等了这半天,却仍就不见她醒来,心中也是十分的着急,听到凤忆希的话,半蹲在地上的身子微僵,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担心,她千万不能有事呀。

夜无痕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微微的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却再次忍不住问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其它的人都没有出声,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都在等着她醒来。都希望她能够快点的醒来。

呃,叶寒愕然,无语,看到她慢慢的离开后,唇角才微微的抽了一下,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懊恼,他到底是发的什么疯呀,他只不过是来为她看病,其它的事情根本就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他干嘛操那个心呀。

“呵呵。”凤阑绝轻笑出声,双眸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双眸再次的望向了太上皇,低声道,“皇爷爷,你刚刚不是说,有事要向大家公布吗?”

这肯定又是凤阑绝的阴谋。

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也知道,凤阑绝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说出那样的话,便是有十分的把握肯定他的腿没事了,所以,此刻,他知道,他也瞒不过去了。

只是,在她的匕首剌下去的那一刻,却突然的用力的将凤阑锐的轮椅,推了出去,急声道,“锐儿,你快走,找机会再为母妃报仇,再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将他拿下。”太上皇再次冷声命令道,他不可能会让凤阑锐逃走,留下祸根。

更何况,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也不可能杀死那丫头。

“其实,你应该找一个好女人,成家,然后有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上官云端真的很感动这个男人的真情,但是,却也不想他扯的太远了,不由再次轻声说道,想着把他拉回到她的问题上。

众人猜测着,可能是因为绝王此刻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