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策驽砺钝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

可朱厚照才说到了一半,弘治皇帝顿时露出了萧索之色,竟是喃喃道:“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就……”

是啊,一旦朝廷实施改土归流,这就和削藩一样,那些土司们怎么会甘心,肯定要联合起来发动更大的叛乱。

此时,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了,忙抚着额,脸色灰白,完了!

杨管事的脸色也十分不好,卖……卖地……方才他还想,除了咱们方家少爷会琢磨着这不要脸的事,还有谁能问出卖地的事来,心里还挺开心的,不管怎么说,少爷的病总算好了。

“不……不敢。”王金元小心翼翼的堆笑着,尽力使自己人畜无害一些,这位小爷可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啊,若是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谁晓得今日能不能走着出去,他笑容可掬的道:“方家的庄子,小的怎会不知,都是上好的良田,行情价而言,一亩少说也是三十两,两千多亩地,六七万两不成问题,再者说,今年恰是好年景,卖地的少,买的多,只要公子当真肯卖,小的尽心一些,总不至公子吃亏。”

一声令下,那几个精壮的汉子朝方继藩扑来,一下子就将方继藩控制住。

匆匆到了正堂,便见一个白面宦官正背着手,一脸鄙夷的看着方家的正堂。

小宦官还不解恨,他心里清楚,这一次公干,发生了这样的事,当然可以回宫里去告状,可对陛下而言,方继藩固然有罪,自己呢,自己这点小事都办不了,多半将来自己的前途也没了。

“少爷的病才将将好,小的们喜不自胜,可是……”

可细细一想,这杀一只鸡,都用了三把牛刀了,还差自己这一把吗?

李东阳和陈彤一合计,在场的四人都是天下绝顶聪明之人,一点即通,立即就明白这作坊怎么回事了。

他心里知道,此次是李东阳抬举自己,自己能有机会在陛下面前表现,实是天赐良机。

只见朱厚照又道:“除此之外,方才儿臣所看的账目里头,父皇的用度极少,父皇乃是作坊主,掌握着一个如此的作坊,理应财大气粗才是,可是呢,却是节俭至此,父皇当真以为那些商贾们喜好名马,豪车,喜欢丝绸的衣衫?又如儿臣一般,穿金戴银,用最新款的墨镜,只是因为儿臣喜爱这个?父皇,错了。这么多商贾,要将大量的真金白银送到作坊里,甚至有的银子是他们的身家性命,若是让他们看到父皇节俭如此,他们心里会怎么想?他们一定会想,是不是这个作坊出了什么问题,而一旦冒出这个念头,谁还敢大量的订货,甚至拿出大量的银子放入作坊,作为押金?因而,从商的人,少不得出门在外,要光鲜体面。儿臣知道,有些读书人哪怕是有银子,他们外面也显得朴实无华,譬如一块玉佩,名名是价值连城,可外表上看,却和寻常的玉佩没有太多的区别,只有懂行的行家才能看出端倪。”

百思不得其解啊。

这冕服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

“臣还查到……”

却发现这作坊,竟是弥漫着腐臭的气息。

本是看着这化腐朽为神奇一幕,一愣一愣的人方才反应了过来。

可他还认为,靠着节省,这营收,未必……

接着,传阅给了李东阳。

弘治皇帝咬着唇,没有作声,而是默认了。

陈凯之起身,朝梁萧看了一眼:“楚军三日之后,就要整装待发,三月灭楚,朕就看梁卿家了。”

项正后退一步:“护驾,护驾!”

这确实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若说不紧张,却是骗人的。

可敬意虽是没了,总还有害怕,他毕竟是皇帝,可以决定万千人的生死,于是乎,他要劳师动众,无数人从田垄里被拉了来,告别了妻儿,告别了父母,一路艰难而行,虽是一路势如破竹,可绝大多数人的日子并不好过,背井离乡,长途奔袭,许多人早已是疲惫不堪,尤其是对家人和妻儿的担忧,更是加深了这种怨气感。

一切……彻底的改变了。

围在这中军大帐之外的官兵,似乎有了一点儿怯意,有人稍稍后退了几步。

官兵们不知道是谁放出的箭。

杨义脸上没有表情,他却还是站了出来,道:“陛下,为何陈凯之会将梁都督放回来,梁都督乃是我大楚名将,有他在,陈军若是与我楚军作战,只会更加麻烦?”

而答案也呼之欲出。

可是很快,他便明白,这个消息,一丁点都不好了。

这些头戴着圆盔之人,在这大雨之中,一张张的面孔,已显得模糊。

合金钢所制的制式长刀笔直而轻薄。

一下子,民夫们沸腾了。

他歇斯底里的大吼着,觉得自己的嗓子竟像堵了似得。

他们这古怪的钢盔造型,他们这一个个贴身的军服,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此刻,却是提刀策马,而非是拿着枪炮。

“是啊。”吴越颔首点头,朝身后的亲兵低声下了命令。

也早有人,预备好了用油布包了的火药,埋入指定的河堤,只是几次想要点燃,却发现引线受潮的厉害,竟有些无计可施。

可即便有人来袭,又何至于如此畏惧?

他们终究还是害怕的厉害,不知道这一次,又杀来了什么兵马。

……………………

项正哈哈一笑:“本就是兄弟之邦,何来一个谢字呢,此次我等共同进兵,本就是为了能够一鼓作气,共同取下洛阳,灭陈乃两国共同的愿望,现在更该一起携手,到时,再到洛阳城中,把手言欢,岂不是两全其美。”

可现在,这些人却是一声不吭,哪里还敢出头。

很快,他发现了一些奇怪的迹象,譬如,明明距离与胡人会和的地点也来越近,可在这里,却几乎看不到多少胡人,按理来说,胡人应该大量的派出斥候才是。

不只如此,他还看到了大量散落的牛马群,这些牛马,分明是胡人们驯养的,胡人对自己的财产,看得尤其重要,牛马和羊群,是他们的命根子,即便男人去打仗,也多少会让孩子和女人们看着自己的财富,像这样弃置在原野的,实是太不寻常了。

西凉军顿时哗然。

饶命……

现在,胡人们就在眼前。

这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站着的人,似乎和地上躺着的人不会有任何分别,他们最终的归宿,似乎也只是步地上人的后尘。

呼……

“刺刀!”

“前进!汉军!”陈凯之忍不住大吼。

“杀!”陈无极踢飞了一柄斜刺来的刀,面带着狞笑,一刀刺入对方的胸口,他似乎还不解恨,一把将对方抱住,狠狠咬住对方的耳朵。

而顺着那耳朵流出来的滚烫鲜血,却只令陈无极更加的疯狂。军心渐渐稳定下来。

新兵们一个个脸色苍白,一下子有点发懵,手心已捏满了汗。

冲在最前的胡人铁骑,有人被流弹击中,直接倒地。

赫连大汗全副武装,他深吸一口气,觉得那读书声令人作呕,随即,他下达了命令:“令各部预备,天黑之前,踏平汉军营!”

有人大叫。

今天江西下暴雨,停电了。自西凉逃出来的苏叶,在陈凯之看来,单单他的身份,就知是关键人物,何况,他还是举家而来,看来是铁了心想要背叛西凉了。

“身后?”陈凯之凝视着苏叶。

各部首领各怀心事,正待要告退。

陈凯之看着这灰头土脸的千户,千户一见到陈凯之,忙是拜倒:“见过陛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