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怨天尤人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不过,上官云端此刻越是阻止他,便说明,凤阑绝肯定在里面,不管怎么样,他都一定要进去,将凤阑绝与那些大臣揪出来,只有那样,才能够彻底的除去凤阑绝。

不管怎么说,刚刚夜无痕也算是救了她,感谢的话,总还是要说的。

为什么这个傻子运气这么好呀,竟然会让王爷这般的纵容她。

“怎么,本王做媒,竟然没有人领情?”夜无痕的唇角微扯,略带不满地扫了老夫人一眼。

“我只有一句话,我不想嫁。”凤忆希的身子微微的绷紧了一些,但是却仍就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

这次,是给她的一个暗示,也是为了安慰她,给是给自己的一个鼓励,不管怎么样,他都会让她平安无事的。

“对了,等皇兄回来后,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下。”凤忆希再次兴奋的提议。

不忍看到他的自责的样子,不由的低声劝道,“这怎么能是你的错呢?怪就只能怪那人太狡猾,太狠。”

“这件事,本王自然会查清楚,到时候,若真的不是你做的,本王会还你一个清白的。”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唇角微动,这才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只是,他说出的这话,却是彻底的粉碎了蓝岚最后的一点的希望。

“岚姐姐,你来了,岚姐姐是什么时候来的?刚刚到吗?”只是,与上官云端站在一边的凤忆希看到她时,却是一脸欣喜的喊道,亲切的称呼,亲密的态度,可见她们之间的熟悉。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一惊,她竟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发怒,还能保持这般的冷静?

他当年,可是跟着太上皇一起打江山的,有好几次,都与太上皇死里逃生,他对太上皇也一直都是衷心耿耿。

因为,他知道,她要的不是那些虚华的场面,而是那点点的温情,所以,他才决定,带她回到了王府。

只有,他那双眸子微微的望向轿子的。或者,他对这个声音应该是熟悉的。

“走,进宫……”上官云端的双眸微眯,沉声说道,既然丞相夫人已经去报了信了,那么相信凤阑锐很快就会进宫了。

她这话,炸一听,似乎是为上官云端开脱的,但是细听之下,不难明白,她也是想要借机嘲笑上官云端的。

一句命令,更是直接的指出了皇上的强压。

皇上听到皇后的话,连连附和着说道,心中暗暗想着,只是能够让凤阑绝与上官云端保持一定的距离,凤阑绝就不能帮她。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呀?那个女人是傻子,又不是天才,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加出那么多的数字……”夜如梦更是一脸的不相信,急急的反驳道。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力,让人无法忽略。

阁院虽然有些偏僻,但是环境却是很美,而且极为的幽静。院中栽满了菊花,只是现在还是夏日,菊花不曾开。

叶寒很快便赶来了,凤阑绝一看到他,便将手中的瓶子递到了他的手中,“你看一下,这是什么?”

叶寒这才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动了一下,只是,却似乎仍就有些犹豫,并没有说什么。

幸好,他们遇到了一个男人,是那个男人精心照顾着母妃,救回了母妃,而且母妃好了后,也一直照顾着他跟母妃。

此刻,他的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沉重,又似乎有着太多异样的东西,只不过,此刻凤忆希看不到他的脸,所以,看不到脸上的神情。

上官云端看到那个侍卫抬起手,似乎想要擦脸。

“好喝,真好喝。”上官云端却还在慢慢的喝着那壶茶,仍就忍不住的称赞道。

“恩,要检查好了,可不能漏了。”李妈略带郑重地说道,说话间,也细细的检查着,生怕漏掉了什么。

所以,这么多年,上官云端从来没有取下来。

上官傲天自己明白其中的道理,双眸微闪,双手略带轻颤的接过了那链子,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门外正坐在马背上的凤阑绝。

“将军,发生什么事吗?”凤阑绝走向前,略带疑惑的问道,只是一双眸子却是忍不住的望向那身着大红嫁衣的人儿,眸子中带着不曾掩饰的轻柔。

“那怎么行?”凤阑绝却十分的坚持,“还不快点……”

“时辰到,请新娘上轿。”恰恰在此时,外面一人突然高声喊道。

“哈哈哈,好,太好了。”她正在暗暗担心呢,叶寒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还连连喊好,弄的秦思柔一脸的迷惑。

而与此同时,迎亲的队伍已经出了城。

现在,他们招与不招,都要死,不招,或者还能保住自己的家人,若是招了那。

若是雨儿真的能够被绝王选中,那可是前所未有的荣幸呀,到时候,上官家的地位就非同小可,不要说是在夜阑国,就是在整个天下,都没有人敢小瞧上官家了。

只是,老夫人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当然,也是出乎所有的人意料之外。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在这种情形下,却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她不想成为焦点,不想引起那个什么绝王的注意。

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男子,谁都想要嫁给他,今天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她们绝对不允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干脆直接把她打晕了。”另有人恶毒的说道。

“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到底怎么样了?”夜无痕见叶寒没有回答,那紧握的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快速的伸出,只是并没有掐向叶寒的脖子,而只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不等她开口,凤阑绝再次一脸霸道的说道,揽着她的手也微微的收紧了些许,似乎生怕,她会真的离开了。

上官凌雨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突然的僵住,那笑声也像是断了电般的突然的停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她还说了什么?”凤阑锐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再次连声问道,若是凤阑绝事先知道了他跟丞相是一伙的,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只怕都是凤阑绝的一个陷阱。

“什么特别的通道?”凤阑锐微愣,眉角紧蹙,有些疑惑的问道。

“皇上,现在怎么办?”站在凤阑锐身边的侍卫小心的问道。

而凤阑锐的眸子却是猛然的一眯,唇角更多了几分冷笑,望向凤阑绝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恨意,“凤阑绝,你就是这么跟太上皇解释的?”

“就因为那张脸,本王不得不怀疑你。”凤阑绝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低沉,若是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想怀疑他。

太上皇的眸子微微的眯起,似乎也多了几分冷意。

“嗯。”突然听到一声闷哼,随即便看到,那侍卫的口中滴下了几点血来。

老夫人到了现在也终于明白过来了,也终于知道后悔了。

“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二夫人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只手指着他,狠声说道。

那画像上的人,李玉若说不认识,是怎么都说不过去,因为那画像上的人是李玉的结发妻子。谁会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认识?!

“丞相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可还有其它的证据?”尚书大人毕竟也不敢与丞相大人对抗,遂再次转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

平时的他极少开口说话,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般的伶牙俐齿。

上官云端也是暗暗惊滞,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这罪名可是不小呀,弄不好说不定会杀头的。

“李公子刚才可都一一看清楚了?”上官云端心中冷笑,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怒意,但是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平静,声音也是极为的平和。

第一,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她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严重的只怕还会影响到生命。

“从今天起,未经我允许的东西,一律不能吃。”叶寒没有半句费话,直接说道,说话时,眸子虽然是望向皇后的,但是却是说给所有的人听的。

“我已经让隐将这事通知凤阑绝,不过并没有跟做任何的解释,我倒也有些期待他的反应呢。”

她本来是想要看看王府中,何人想要害她,却没有想到,王府中的人,还没有来的及开口,全部丞相一个人包了场,这丞相实在是没有丞相该有的气度,难怪会养出那么一个儿子。

所有的人眸子全部都集中在了上官云端一个人身上,看到她竟然没有带喜帕,就那么站了出来,更多了几分惊愕,这个女人实在是大胆,不同寻常。

虽然她的容貌或者是略略差了些,脸上有着太多的雀斑,但是,此刻这些百姓的心中,却没有一个人觉的,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了。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真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那些百姓,那般积极的捐款的。

太上皇之所以下那样的旨意,应该是怕人会捣乱,但是一个女人,又能整出什么事呢,他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上官云端与凤忆希换上那两个宫女的衣服,却也不敢这般冒然的进去,而是先按着那个宫女说的去,去领了菜,然后才带着菜农向着宫里走去。

“母后,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现在,守在太上皇的寝宫外面的,都不是皇宫的侍卫,所以,他们都不认识我,我只要略略伪装一下,想要混进去并不难。”上官云端略略带笑的望向皇后,轻声解释着。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希儿,你把我装扮成王府中丫头的样子。”上官云端的眸子微闪,低声说道。

若是平时,母后知道他回来,只怕早就迎出来等了半天了?

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才在朝中大臣的紧逼下,不得不选其它的女子进宫,在四十二岁下,终于有了一个皇子,就是当今的皇上。

另一个女人也急急的附和着。

“啊,天呢,绝王怎么会带回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呀。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另一个男子也附和着说道,此刻,他们目标,虽然看似是针对上官云端,但是实际上是针对凤阑绝的。

众人纷纷的惊住,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大家还都以为,她真的吓傻了呢,而且,不是说,她原本就是傻子吗?

或者是时候露出她的真容貌,真风采了。“本王只怕帮不了皇上的,本王从成亲到现在,都没能好好的陪陪本王的王妃,现在,既然皇上已经登位,本王刚好可以好好在家陪陪本王的王妃了。”凤阑绝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异样的表情,冷淡的声音中也听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似乎只是在说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王爷,那些白天一直暗中跟踪我们的人,已经离开了。”恰恰在此时,隐走了过来,立在凤阑绝的面前,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神情间,却是多了几分沉重。

隐听到凤阑绝的话,自然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遂再次低声道,“王爷,属下已经在王府的各个方位都安排了最可靠的人,若是那人有什么行动,一定可以揪出他。”

尚书大人与丞相纷纷的行礼,尚书大人神情间有些凝重,可能是在猜测着夜无痕突然来此的目的。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只是,就在此时,凤阑绝的双眸却是猛然的圆睁,身子快速的一闪,直直的闪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紧紧的抱着她,带着她快速的后退了几步。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转,望向原先在密室中的那几个侍卫,能够清楚的撑握一切的,只有可能是在那密室之中的人,那么,会不会是这几个侍卫中的其中的一个?

“王爷,属下把素容带来了。”隐再次低声说道,打断了凤阑绝的思索。

这宫女说去禀报皇后,皇后只怕更不希望她出席,所以,她肯定不用再参加选亲了。

上官云端现在才明白了她的目的,竟然是让她来换衣服的。也终于明白了她所谓的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她的易容术可以说已经到了出神入画的地步,就算再丑的人,经过她的手,也会变美的。

“夜无痕,有种你就直接杀了我,真接杀了我。”上官凌雨那双疯狂的眸子,这次是直直地望向夜无痕的,而此刻,她显然是一心求死,竟然敢骂夜无痕。

凤阑绝的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感激,虽然知道,夜无痕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云端,但是却还是对他多了几分敬佩,也终于明白了,夜无痕对云端的爱,或者并不比他少。

路上看热闹的人很多,毕竟上官云端在这夜阑国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更何况,嫁的还是四王爷。

这是什么情况?

所以父皇虽然下令让四哥捉拿夜狐,但是四哥一直没什么真正的行动。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安排那个侍卫?

原本,在坐的,就没有人认为上官云端能够超过蓝岚,而如今上官云端的这种背法,更是让众人认定她是根本就接不出蓝岚下面的,所以才不得不重新背。

蓝岚原本就因为凤忆希的话暗暗懊恼,再对上众人望向她的眸子,暗暗气结。

她本来想着只比蓝岚多背出一点,也算是为蓝岚留点面子,不至于让蓝岚太难看,但是没有想到,蓝岚竟然故意的捣乱,那就怪不得她了。

“女人,女人怎么了?女人不是牺牲品,女人也不是附属品,每个女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主见,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女人不是注定要为男人而活,而是要为自己而活,只有这样,我们女人才能活出自己的精彩,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得到更多的尊重。”

这个朝代,因为从小的教育,女人是不能顶撞自己的夫君的,夫君说什么,说是什么,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你都只能应着,所以,一个男人跟自己的妻子,特别是一个胆子懦弱的妻子说话间,的确像是有自言自语的。

上官云端这次微微的转向,掀开轿帘,慢慢的迈上花轿。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那琴声中便更多了几分急燥,原本极为动听的琴声,此刻已经明显的走调了。

“是她自己说服了百姓,当时我已经极力的想要鼓动百姓,但是。”房门个的女子愣了一下,然后再次小声的说道。

“无防,就算她现在不傻了,也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草包,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她进了城,也别想嫁给绝王。”那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字一字更是带着满满的恨意。

母后一向最懂他,他不相信母后会不明白?

更何况母后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希望,他能早点成亲,如今为何?

“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霸道。”上官云端看到他的紧张,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好笑,不过,却是故意停顿了片刻,这才慢慢的说道,她明白,在这方面,他越是霸道,便说明,他越是在意她,爱她也越深。

上官云端的唇角多了几分轻笑,成亲已经是早晚的事情,早点或者晚点都没什么了。

“小姐,月儿记的你的脸上并没有这些雀斑的呀。”月儿一边为上官云端化着妆,一边奇怪地问道,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小姐的皮肤是很好,很干净,很光滑的,怎么会突然的长出这么多的雀斑呢。

难道说,这丫头今天太过高兴了,有些忘乎所以了?此刻月儿是背对着她倒茶的,难得的是,这丫头此刻竟然没有说话,十分的安静的倒着茶。

不过,却也知道了母后没什么事,刚刚的担心便也少了些许。

皇上一脸的沉重,只是听到太医的话时,却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伤痛,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几个皇室中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见太多的伤痛,可见这皇室中亲情的淡薄。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凤阑绝此刻真的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似乎整个心一下子从冰到极点的冰窟中突然的升了起来。

她还真够胆大的,竟然敢用香料冒充雪凝。

“恩,有一点。”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一点都不谦虚的说道。

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

“恩,不错。”凤阑绝微微的点头,说出的话,让上官云端,有些莫名其妙,什么不错呀?

上官云端微愣,没有想到,他竟然以为她说了那么多是这个意思呀,遂眉角微挑,再次半真半假的说道,“那么王爷是想被气死呢,还是想被吓死呢?”

他知道她的特别,但是,他真的不忍心让她去面前那一次又一次的危险,真的想把她紧紧的护在身边。

他一进来,就直奔这边,是正对着她的,所以,目光对上她似乎也正常,或者应该说,他的目光其实是对上那个空位的?

“借王爷吉言,本王也很期待。”凤阑绝轻笑,声音慢慢的散开,如春风般的让人舒适。

所以,此刻他不顾在场的皇上,皇后,以及那些大臣,无视众人异样的目光,只是想让她退出这次的选亲。

他知道,若是他在那一刻提亲,她一定会拒绝,事情只怕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