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鬼凶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你该不会是……”

在他办公室坐了不到一会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拿着设计样板的易琛看到坐在自己座椅上的裴淼心似乎也没有多少惊奇。

这事吴曦媛表示赞同,“现在结婚办酒是挺麻烦的,折腾家里的长辈不说,还折腾新人。我以后要是结婚,肯定也旅行好了。”

这一眼,那男人俨然又冲她勾了勾唇,“既然裴经理这么坚持,那贵公司完成该项目所要另外支付的成本费用都由我出好了!你们只管设计方面的事,费用成本我负担就行!”

拳头在身侧捏得死紧,胸口疼完了又到眼睛疼,他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两人已经走到这般再回不了头的境地了。

她回身,看到一脸焦急的夏芷柔道:“我听说这次之韵也在里面,哼,当初我被抓的时候,她跟我妈两个人携带着所有钱财就那样跑了,期间一次都没来看过我,没想到,今天总算是遭报应了。”

她的心跳在这一刻失衡,“咚咚”地搅得她心都乱了。她的耳边只听得见自己仓皇忙碌的心跳,可眼睛看到的却是他先前点在她唇前的那根手指——如果不是这根手指的阻隔,刚才那一瞬间,他或许真就吻上她了。

裴淼心一骇松了手中的门,眉头都快皱成“川”字,“曲耀阳,你干嘛!”

“曲太太,请问你丈夫在九泉之下尸骨未寒,你现在这么快就同新男伴一起出席本城梁老太太的宴会,会不会觉得对不起他啊?”

“曲太太,据知情人士爆料,你丈夫才过世没有多久就有人看见你同别的男人出双入对,请问,曲家有没有因此为难过你,或者给你脸色看?”

夏芷柔唬了脸,“这好像不是我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一位。”

她该知道他现在心底的难受,不管是对她的,还是对臣羽。

可她那时候满心欢喜都为见着他而分心,傻乎乎坐在边上笑了一会儿,见他并不大搭理自己,这才大起胆子从他嘴边夺过那只香烟,不由分说塞进自己嘴里。

赴宴的日子正好就是周五的晚上,她早早下班回到家中,换衣还有打扮自己。

听说伦敦“玉奇设计有限责任公司”的高定部总监michellepei已于数日前离开伦敦总公司,改调到a市分公司,担任一名小小的设计部经理。

翟俊楠其实完全二米料到会在这里碰上裴淼心的。他不过刚刚同先前那些兄弟吃了顿午饭,正准备下午再接再厉的时候,突然接到秘书一通电话,到大厅来取点东西。

裴淼心吃惊低了头,他正好一整块大的白色毛巾盖她头。

看到夏芷柔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模样,曲母更是气怒,一把将她的手臂甩开。

夏芷柔整个人委屈得想要大哭,可是曲母到底不是曲耀阳,她知道自己在她面前装柔软装可怜一点用都没有,到不如省一点力气求一求她,别真让人把穿着睡衣的她给丢出大门——这时候外面一定有很多等待着捕风捉影的记者在那等着,等她一出去,就让她更加丢人。

“婉婉!婉婉你在哪里?!”厉声叫唤着的曲母“咚咚咚”奔上楼来,看到拖着小皮箱要走的裴淼心,脸上的表情忽而有些阴晴不定。

他早该知道触上她的身就像是触上了解不掉的毒。

门前疯狂吻了她的唇又扯开她的内裤,将她所有可能的挣扎或是轻呼尽数泯灭在自己的口里。他用力堵住她的双唇,越吻便越有些不能自已。裴淼心突觉这吻并不像吻,唇上一阵撕扯的疼,他这样的动作,到更像是宣告,他对她的情绪还有身/体拥有着绝对的占/有权。

这一下,他再不似之前粗蛮。

用力将她推倒在大床中间,扯开她的上衣又去掀她裙摆,多少都带着些不顾一切的意味。

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的方向,没有喜怒也没有情绪。感觉到他的大手从她的下巴滑到胸口,不过是一个白天,他下巴滋生的青胡渣磨蹭着她细嫩敏感的皮肤。她的锁骨又痒又麻,眼睁睁看着他将自己身上的以上用力向四周围拨。

他恶狠狠看着她吼道:“这样的情况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你回家!现在就回家去!”

可是,他总以为已经不同。

两个人大包小包拎了许多烤肉和螺丝以后重新上车,等到车子重新停在他们的别墅跟前,她这才拎着手中的袋子,看司机下车帮忙把似乎睡得极沉的曲耀阳扶进二楼的客房去。

“臭美,你要是芽芽我早抽你了,我女儿哪里会像你长得这么难看!”

“起初我以为你答应离婚,是你真的已经长大,学会放下,也知道什么叫真的爱一个人!可是刚才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两个女孩在这闹事,本来我还并不相信,过来了也没想到会是你!一个人居然会无聊幼稚到这种境地,你还想解释些什么?裴淼心,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裴淼心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看,赶忙又换了语气道:“啊嗯……大叔,要不你叫我小乖,或者小乖乖,这些名字都挺好听的,跟我也挺符合的,你随便挑一个,行不行?”

曲耀阳本来阴郁的心情被她一逗,忍不住就笑起来道:“什么小乖乖,你也不嫌酸人。”

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半带试探性地问:“你遇见谁了?”

“大叔,谢谢你。”原来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从来都未走开。

万晓柔冷笑,“可是当初我进去的时候你们全家是怎么对我的啊?耀阳又是怎么对我的啊?我那么爱他,可是他却设计让我怀孕,我被人抓被人告他也不管我,他曾经说过他爱我的啊!可临到关头他却不帮我,他满脑子都是裴淼心那狐狸精!”

芽芽到是已经睡着,正兀自蜷缩在裴淼心的旁边,可儿子思羽,正一边吮着自己的大拇指,一边在他妈妈的怀里眨巴着眼睛到处乱瞄。

“如果我要是走了,没人帮我照顾耀阳我会很伤心的。”

她踟蹰着想要同他谈一谈关于自己与曲耀阳之间的事情,可是他抱着熟睡的芽芽回家后没有多久,就一头扎进了书房里。

“嗨,两姐妹之间何须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你跟曲耀阳离婚的事情,到现在还没跟你家里人说么?”

……

“那我呢?”曲耀阳的声音好像都能滴出血来,他的喉咙也同样干涩到了极点。

洛佳越说越是兴奋,兴许是喝高了的原因,早便忘了什么叫“顾忌”。

裴淼心穿好大衣下了楼来,芽芽正好穿着小花裙子过来抱住她的腿道:“麻麻,我要喝酸奶。”

“怎么教孩子我用不着你操心!更何况这里是我家,你以为你抢得了我儿子还能抢我的孙子孙女?我告诉你这里是曲家,你要走你就自己走,他们谁你也别想带走!”

曲耀阳听着裴淼心正正经经的教育,趁女儿一副心思都被玩具区的东西吸引的时候,悄悄伸手过来将她的小手一抓,“我妈让你受委屈了,心心。”

曲耀阳刚刚走进商场电梯,就听到身旁一声娇滴滴的轻唤,含羞带怯。

曲婉婉走后,曲耀阳才拿着车钥匙寻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去。

夏芷柔好一阵着急,“谁说我不要!你们哪次聚会能够少得了我,我怎么可能会不要!”

……

他的脚上穿着骑马要用的皮靴,靴子的前端比一般的皮鞋都要硬。他那一脚踢在她腿上,她适才摔倒,腿本来就疼,再被他这样一踢,腿脚一软,直接就歪坐在地上。

“麻麻?”

婚礼定在本城最豪华的世纪酒店,一间超五星的豪华大酒店里。

她的短信没有回过来,大抵是真以为他的凌晨会有会议,所以早早就睡美容觉去了。

用力关上书房的房门,拉了她到卧室门口,这才对着泫然欲泣的女儿,“你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半夜的你不把他惹到生气就不愿意消停,你还嫌他外面的女人不够多,想要给他多一点的机会出去躲清静是不是?”

这时候听见何太太说起什么养颜,什么青春常驻以至于重新抓回老公的心,她立马就凑上前去听,问:“什么东西?”

“李太太你疯了!”夏芷柔一声惊叫,面色早一片惨白。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侧身来用力推他。

她早就知道与他之间一切都是不可能。

“臣羽,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不管是你的腿还是你的记忆,就算你记得我的一切只有零星的几点,我也愿意同你一辈子待在一起,因为你让我觉得安全、安稳。”

曲臣羽笑起来,“可是淼淼你现在还年轻,如果不是因为爱情,只是为了你心底的那点安全与安稳而选择一个你根本不爱的男人,那么过去的错误它还会继续下去,你仍然不会觉得开心。就算你选择嫁给了我,可你的心里仍然是空的。心空了,生命的喜悦也会有缺憾,这样你的人生永远得不到完整,而我不想剥夺这些。我爱你,即使记忆已不复完整,但感觉仍在,所以我希望你能幸福一生。”

看守所的会客休息室里,曲耀阳和裴淼心早早等在那里。

最重要的是,自从臣羽的葬礼之后,她当真一次都没再见到过她。

吴曦媛弯唇一笑,下车绕到后备箱前,正要弯身去拿里面的东西,却叫拓已君一推,道:“不用,我来拎就好了,你跟michelle还有洛桑先进屋去吧!桌子上的蔬菜汁是榨给你的。”

曲臣羽知道这小女人犯懒,也不去与她计较,认命似的拿出一盒牙签,又戴上了店家提供的一次性塑料手套,这才从装着螺丝的白色饭盒里一颗一颗将它们捡出来。

曲臣羽孜孜不倦,似乎就喜欢这样宠着她惯着她,弄得她无法无天。

从前他曾容忍过其他女人当着他的面打裴淼心,只要每每想起那样的场景,他总会懊恼至极。可是现如今,她是他捧在掌心疼爱都怕不够的宝贝,他怎能容得别人在他面前这样伤害她?

“闹够了吗?”打了人的厉冥皓反而特别得理,“你看这周围聚集了多少人了,如果你还嫌你爸妈在这a市不够丢人,你就给我把这事情再闹大一些,最好闹得全国的报纸都能看见!”

“你的脸颊都肿了,必须用药油揉一揉。”

曲婉婉看着眼前的情形,也知道大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家里的事情最近真是太多太乱了,而他和裴淼心的事情,暂时可以先不急——他承诺过会好好保护她的,就坚决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再伤害她。

她只会在私底下,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唤出“大叔”这个称呼。

聂皖瑜吟吟哭了起来:“我疼……”

“可是她是我的主治医生啊!从我怀孕做检查开始,她就一直是我的主治医生!包括我拿到的第一份怀孕通知单她也是她递给我的啊!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裴淼心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可是一直连续不断的眼泪让她形容都有些憔悴。

聂皖瑜说完了话便咬住下唇转开脑袋,一副痛苦隐忍到极致的表情。

可是这下,聂家的人哪里肯依,尤其是聂母,对着女儿轻吼:“是不是那女人把你推下楼梯的?是不是,皖瑜你快告诉妈妈啊!呜呜呜……”“曲总那样的老板不是谁都可以成为,之前他吞并‘y珠宝’的时候,就是情面不留,开了当年的很多老臣子,也经历过集体罢工各种事情,一般人处理不好,早就引发了公共危机,不过最终所有事情还是被他镇压了下去。”

裴淼心失笑,“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我当你是在赞美我了,谢谢你。”

“我不是想要他们的会员信息,我只是想知道,国内有几个人拥有这只钢笔。”

吴曦媛轻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发现人真是会因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同而有所改变,淼心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像一个大公司的老板了。”

裴母说:“淼心啊!你外公一看见思羽就特别喜欢,前段他不是一直病着,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可是没想到他见到思羽就像奇迹般地好过来了似的,每天在家里就抱着思羽哄来哄去。公司里的事情他已不大管了,暂时都交给了你爸爸。可是思羽他却是每天都盯着,他说这孩子灵气,像咱们甄家的人,所以,就当是为了你爸爸现在的稳定,可不可以把思羽再留给我们一阵子?”

曲婉婉的话让曲耀阳一怔。

“裴淼心你没病吧?”他看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跟着气炸了去,“你拿什么分期付款还给我?你们裴家早就破产了,你现在除了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还有什么可以还给我的?”

“进去就进去吧!反正我早料到结局会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现在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裴淼心在餐厅里坐了很久仍然没有等到父女两人过来。

他们只有三个人,这么铺张浪费可不行。

指着卡通熊的方向憋了好久才道:“大、大、大叔?”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