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交相辉映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不仅能看到阿末呆呆的傻样,还有豆腐可以吃,他还没在家里以外的地方和颜末亲热过呢……

因为蓝弦比任何人都明白,在墨云天的眼中蓝弦就是一个代替品,融柳的代替品……

白雪与颜末两人也拿了一杯酒,随意找了个位置站着,今天晚上他们可真是受气了……

蓝弦改变主意了,因为她知道墨云天最讨厌有权有势的人打压新人了。

今天真没了,本没有大章,全是小章小章的写,写小章快……你的世界,我无插足——莫庭

“怎么可以有这样呢,这是剥夺我们的言论自由权。”

莫庭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莫放。“莫放交给你了,我这就去……这里二十四小时有医护人员在,因为我们要来,医护人员特意提前离开了。如果莫放有什么事,你按莫放椅子上的那个红色按钮,医护人员会出现。”

(莫放的事情,一不小心写多了,呜呜呜……原谅我,我舍不得不写,这个头号男配,虽然从来没有出场,可却是相当的重要。莫放,我一直好喜欢的一个人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要写莫放的故事,一定把莫放写成一个温柔的小受……嘻嘻,木错,如果我写莫放,就把莫放写成男男恋……捂脸,某彩猥琐了……)看着这光头男的眼神,蓝弦明白他为什么会混的这么惨了,在娱乐圈这个讲究外表的地方,经纪人不要长得多美但却不能像面前这位仁兄一般,长着一副牢改犯的脸就算了,那眼神还跟混黑社会的人一样,这也就是见怪了各式各样人物的融柳了,可是换着别人保准会被他吓的不敢言语。

而蓝弦则趁紫心与红颜愤怒之际与白雪高调扬场离去。

看到这些书莫庭的嘴角才扬起一抹笑,在他眼中这才是正常的女生会看的书籍,之前那些书籍实在是让莫庭不知如何评价蓝弦了。

“蓝小姐,诚如你看到的,r&m集团一年会有几次盛会,到时候也许需要你配合出席,上面写的r&m集团很清楚是指总公司,r&m集团总公司的宴会你是清楚的。”公关经理在说到r&m集团的宴会时,有着淡淡的矜持与自傲。

为了公司的事情,为了她的事情,莫庭一刻不得停歇,可就是这般忙情况下,依旧不忘来接自己……蓝弦不说话还好,一说白雪更加的担心了,一张脸也是吓的惨白惨白的,黑道的手段不是想你想扛就的扛的住的……

这金碧辉煌的隔音效果的确是很好,但是……

“蓝弦,盛世皇庭,盛世皇庭呀,公司要在盛世皇庭给你举办庆功宴呀。”长的极膘的白雪此时却做出小女儿激动的样子,说实话蓝弦看着挺不搭的,要是外人看到估计会直接将昨天的晚饭吐出来。

“沐小姐,很抱歉,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播了,导演很忙。”工作人员好脾气的说着。

蓝弦与白雪的离去并没有影响众人的狂欢,星娱旗下的艺人依旧在宴会上穿梭着,与各大制片人和导演调笑着。

当时她近乎被封杀时她也是这般,笑的温和亲切,现在她今非昔比,一飞冲天,她依旧笑的温婉……

颜末你好样的,难怪事先一点也不透露是什么人,原来是怕我不来……

给读者的话:

白雪立马打电话,对方很爽快的同意,和白雪敲了个时间,周五。白雪看看周五蓝弦没有安排便答应了。

而就在众人以为蓝弦不过穿上华服的灰姑娘,就算穿上绽放为其亲自订制的礼服也无法变成真正的公主时,蓝弦又给了众人一个惊喜。

“蓝弦太夸我了,实际上是蓝弦自己很用功。《无可救药爱上你》剧中有一幕林洛赶着去接女主角,不仅把lisa带来的饭菜洒了一地,还将lisa一个人留在写字楼,那一天是下大雨,很晚了lisa一个人走出写字楼,lisa就站在雨中被水淋。

问答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和主持人做一些互动的游戏,而游戏的赢输都是有规矩的,任宇泽第一个输,他抽到的惩罚是以憨豆的样子走台步……

蓝弦抬头看向白雪,半个月白雪瘦了整整一圈,比初见时好看了许多,这算不是算另一个收获?

“白雪,我从来没有想过写词、曲,出ep我翻唱。”

“白雪,相信我,联系录音棚就好了,融柳的经典我已经重现过,这一次一样可以。”

一路走过去,莫庭并没有引起很大的骚动,毕竟没有人会去回头看,而不回头就没有人会知道这个身着阿曼尼手工缝制西服的年轻人是莫庭,毕竟莫庭从来不曾出席过这样的场合。

各种各样全是围绕着沐菲与任宇泽,其中又以沐菲的绯闻最多,很明显这是公司重点推的新人。

自从第一天拍戏顺利通过两场后,蓝弦就感觉到了整个剧组的人都变了。

“都说了过敏了,还能是什么。”声音自然的就透着几分强势。

套融柳的那句话叫:我是演员,不是出来卖的,干吗我要露……

“融柳永远在我们心中,没有人可以取代。”她没兴趣超越自己……

蓝弦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同时亦记住了橙色年代几个字。

车虽普通,可是那车牌却一点也不普通,那车牌开在路上,交警看到立马就要敬礼,汇入车流有点眼色的司机立马就要给莫庭让道了。

半年了,半年了,蓝弦和莫庭交往半年了,打破了所有的记录了,而莫庭还没有甩了蓝弦,不仅如此反而越粘越紧了……

正奇怪这歌是哪传来的,蓝弦顺着声音来源回头就看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正闪亮着,不爽的从沙发起爬了起来,拿过手机接听。

切,哪里是对你笑呀,明明是对我笑。

她最近什么也没有做呀,或者什么也没有机会做,原则上讲是不会有事的。

邵阳一看,也不挽留,蓝弦与莫庭的确累了:“既然如此,那你们好好休息,明天休息一天,明天晚上在盛世皇庭的庆功宴,记得准时参加。”

白雪不可思议的看着蓝弦,天呀,地呀,她到底是不是个艺人呀,听到这个话都不激动吗?

虽然出席公众场合的衣服有专门的造型师,但依她现在这个样子想配一个有水准的造型师估计不容易。

蓝弦知道,莫庭好面子,没有再追问,反而问起来莫庭的绯闻:“莫庭,市长千金漂亮吗?”

好吧,既然爱了,既然信了,那么就这样吧。

“明天去注册。”

“记住了,明天呀。”

(ps:两个月了,写了一个女人人生中的一个片断,蓝弦的演艺之路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本想写到莫庭扑到蓝弦结束的,想想,不能有遗憾呀,所以加了金棕奖和莫老爷子的认可。

给读者的话:

而角色试演,有两种,一种是带妆,另一种就是不带妆的。而这一次对方大制作的商业电影,肯定会要求带妆扮演,这也就说明时间上会久一点。

演艺圈的人果然人人都是戏子。

略一移开视线,就看到融柳的父母,男的帅女的美,站在那里沉默不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在为女儿的死而悲伤,可蓝弦明白他们只是不耐烦。如果不是看在融柳这么有价值的份上,他们怎么来这里,要知道融柳的遗产和他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从早到晚,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才轮到蓝弦这种小艺人,蓝弦上前恭敬的行了个礼,将手中的小白菊放了上去,动作虔诚而真诚。

即使是在高的盛世皇庭,这样的情况也无法避免,在水晶灯下,道貌岸然的导演与制片人纷纷扯去了白日的面具。

白雪继续陪笑,这个x导可是这个圈子的大佬,得罪了她蓝弦的以后的路也就毁了,白雪正准备好好的赔个礼,戏演不成没关系可不能得罪人,虽然他明知他的赔礼对方不会放在眼里,可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蓝弦。

看不出来这个蓝弦居然有如此美丽的一面,看得出来她很美,但却没有想过她的美可以这么特别,特别到这个圈子似乎找不出一个和她一样的艺人来……

紧接着,就看到沐菲穿着一身黑色的吊带礼服裙,优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蓝、弦。”对方讲中,蓝弦也就没有必要说英或者英名。更何况她也没有英名,是融柳的时候没有,是蓝弦的时候也不会有。

至于情节,蓝弦只知道导演组指定她演的这个片断,从古墓里醒来的那一刹那,没有任何台词……

于是乎,有几个人很有默契的移了移位置,离王亦诗远远的,这排挤的意思很明显。

靠,不是吧,就是因这样就被墨大神给看中了,然后进而包养了?哦,不是是欣赏了了。

晕倒……经纪人直想哭。

更完了,大家表等了,今天没了。场面上的话,谁要当真谁就是傻子,蓝弦拥有的不仅仅是好运——颜末

不能失了大,而再损失大的,下午是《神之子》的首映式,这可是蓝弦首布荧屏大作,这个邵阳可以不参加,但是颜末却是要去的。

白色万分的纠结,要知道依蓝弦现在的名气,根本不可能有导演和制片人找上她,只能去公司挑一挑有没有自制的剧片,让蓝弦插一角了……

“蓝弦?出了什么事了?你别吓我?”白雪一听,全身一个机灵。

融柳不动声色与莫放交谈,莫放再次告白,睡眠不足的她耐着性子友好的拒绝,一个小时后,莫放先生虽然沮丧但却接受现实。

简大原本略有几分犹豫,可是在蓝弦的一番说词下和墨云天许可下,很是尽职的给二人充当司机。

白雪远远看到蓝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再看被众多制片人和导演围攻的莫庭,脸上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

相处一年多,白雪自认了解蓝弦。蓝弦除了在剧组勤快外,其他时候就是一个懒女人。

“我知道。”蓝弦没有解释的意思,对于莫庭这种人物,她早就明白如何去处理,她蓝弦怎么的也不会傻傻的相信一个花花公子的真心,她烦的并不间莫庭对她的冷淡,她烦的只是今天晚上的聚会。

和《神之子》剧组请了半天的假,蓝弦与白雪带着邀请函来到了翡翠名门大酒店,而这里有他们要拜访的对像。

“你好。”

蓝弦一边说,一边与莫庭往外走去,而跟在他们身后几个日本人,一看这个情况,一个个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

结果外交部直接回来一信过去,很淡定的说:“我国国民拥有言论自由权,任何人任何形式都无法剥夺,外交部无权要求,蓝弦为自己的个人喜好问题,对外道歉。而外交部是国家的机构,代表国家,怎么可以代表蓝弦道歉呢。”

封后了,见家长了……蓝弦演艺圈的路也就要完结了,完本基本上就在这一两天了,不知为啥,好舍不得呀……“总裁?”莫庭的超级特助,莫庭口中的风子秘书推门而入,看着黑暗的办公室,也不敢开灯,顺着莫庭手中那忽明忽暗的香烟找到莫庭的所在。

风子秘书吓了一跳,莫总这是怎么了?抽着烟、靠在落地窗边,这是忧郁了吗?

蓝弦可不能被丑闻给毁了。

蓝弦轻扬美目,不经意听到玻璃墙外有人走来,双眸瞬间蓄着水珠,看着叶灵,看似倔强实则受尽委屈的说着:“灵姐,我上通告没有迟到过。”

莫放和上次一般,坐在庭院,不同的是,现在的莫放不再是没有灵魂的娃娃。

“好好好,知道你蓝大小姐厉害,天生的演员,把那些金牌导演制片人哄的一愣一愣的。这下好了明天的广告约不用推掉了。”白雪哈哈大笑一声,明天蓝弦终于有进账了。

很好说话?派亲卫兵来接她,这叫好说话,这明显是下马威好不好,蓝弦突然感觉好有压力,但却只能忍着……

可心里,莫老爷子却是高兴翻了,蓝弦呀,除了出身和工作外,其他的配莫庭也可以了。

“墨天王,你的温柔为什么不是对我……”剧组小妹站在后面,看着一身黑衣,古代皇族打扮的墨云天,和一身白衣出尘脱俗的蓝弦,一脸的怨念……

“上楼吧。”车一停下,莫庭就反客为主,潇洒的开门下车,站在车外等着蓝弦。

对于简大经纪人心中的小算计,蓝弦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是放在心中不提罢了,蓝弦落落大方的道:“如此,就多谢简大的提携了。”

最主要的就是,他不要加班费,不要加班费呀……

蓝弦与富豪男友什么的过度,去医院挂急诊!

头等舱的乘客有vip通道,可也不能再拖了。

一个个名词在莫庭的脑中出现又消失了,他很明白蓝在他心中绝对不只这么简单,她是蓝弦呀,不一样的……

蓝弦早就知道,自己最初对她的心态,可她都能保持一份清明,即不会自以为是的认为,她蓝弦可以掳获他莫庭这颗浪子心,终结他浪子生涯。更没有自以为清高的拒绝他,蓝弦种种表现都是一种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

他绝对不能让墨云天把蓝弦带到英国去,不能让墨云天有近水楼如先得月的机会……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个可能,莫庭就感觉对不起蓝弦。

玩世不恭中有带着几分坦荡,风度翩翩中带着几分霸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