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斗天道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接下来时间,大宋将全力备战新书,如果还有书友支持大宋,新书再见吧!景留一中。

现如今,经过两广总督大力发展,军政府成立后,两广境内的新军规模已经达到三个主力师,三个混成旅,一个重炮团。

盛鸿擅使苦肉计,她这美人计也同样管用的很。

小姐这是怎么了?

盛鸿和谢明曦果然只饮了两杯水酒,便进了新房。

建文帝终于死了!

建文帝骤然离世,宫中内外俱是一片缟素,身在宫中,更得注意言行。万万不能随意说笑,便是想笑,也得忍着就是了。

如此一来,“晕倒”之人日益增多。

“今儿个,我便去看看,她们到底是真晕还是假晕!”

俞太后片刻前的愤怒已不见了踪影,和颜悦色地说道:“皇上登基,理当行皇后册封礼。此事天经地义,哀家何怪之有。莫非在皇上心中,哀家便是那等不慈的婆婆,喜好弄权的太后?”

精于棋艺心高气傲的俞皇后,也不得不暗暗惊叹。

六公主身体坐得笔直,似永远不会疲倦。一双深幽的眼眸,此时格外专注。也散发出异样的魅力。

淮南王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身子一晃,倒了下来。

淮南王若就此倒下,还有谁能撑起淮南王府?

往日她常憋屈隐忍,有怒不能言。现在,被气得有口不能言的人换成了李太后。真是痛快解气!盛鸿和谢明曦,并肩携手而立。

李湘如轻哼一声:“嘴长在你身上,想说什么是你的事。便如枝头麻雀叽喳,我根本不在意!”

李湘如:“……”

时间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

谢明曦收了这份礼物,心情也觉愉悦。

亲眼目睹最器重最心爱的嫡长孙被杖毙,对年迈体弱的淮南王来说,不啻于是致命的打击。这一昏厥,不知还能不能安然醒来。

这个淮南王!

跪在地上的赵院使战战兢兢地应道:“微臣无能。请太后娘娘息怒。”

陆迟盛渲一脸赞叹。

众人一一帮着尹潇潇说话,李湘如面上无光,心中悻悻。

……

准备好的一肚子话尚未出口,就这么被堵住了。

这一场混战,被闻讯急匆匆赶来的赵嬷嬷打断。

永宁郡主却未停下,涂着蔻丹的长长指甲,在谢钧的俊脸上留下了凶残的抓痕。血迹斑驳,看着分外可怖!

“你是不是和四皇子殿下闹了矛盾?”

仿佛常年带着一张微笑面具的谢明曦,终于露出了无情冷漠的真容。

谢钧父子:“……”

……

她慢慢变成了贤良淑德的好妻子,成了人人称道的好皇后,也成了一堆庶子的嫡母。

杨夫子神色平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一日在书院读书,一日便是我的学生。教导你是我分内之责。”

顾山长笑道:“娘娘也说了,椒房殿里人来人往,有诸多人陪着娘娘说话。明曦身边只有我,我不回去委实放心不下。请娘娘见谅。”

“小伤而已。”六公主故作淡然。

俞太后并未赐座,冷然道:“谢大公子,京城有些不中听的流言,事涉你和皇后。哀家下口谕,令你们夫妇归京进宫。今日当着皇后的面,哀家亲口问你。你如实道来,不得有半字隐瞒。”

不出所料,谢云曦已被带到谢府。

一声怒喝骤然响起,谢云曦全身一个哆嗦,哭着喊了一声“父亲”。

陆迟也怒了。

贵妇们继续鼓掌!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扫了六公主一眼:“笑什么?”

歹竹出好笋!

……

谢钧忙收敛心神,和其余众臣一起拱手行礼:“微臣见过蜀王殿下!”

可千万别被气昏!

她这个大丫鬟颜面难堪不说,地位也随之岌岌可危,岂有不急之理?

……

尘封在心底的怨怼委屈不甘,也随之蜂拥而来。

自己没能耐没运道,只会眼热嫉恨。连隐忍做戏都不会。简直蠢到了家!这份愚蠢,一定是承袭了亲娘……

永宁郡主越想越恼,疾色厉声道:“回你的院子去!”

谢云曦捂着脸,哭着走了。

顾山长熟悉的声音响起。

六公主淡淡说道:“比试便需拼尽全力。一旦生出求稳之心,便会心生懈怠。正因局势大好,才更不能轻忽。”

四皇子笑容一敛,目中闪过冷厉的光芒。

俞家一直养病的俞四老爷俞光正,忽然病愈,和俞三老爷俞光德争夺家主之位。

当晚,福临宫。

好端端的,问年龄相貌做什么。

霖哥儿相貌俊秀活泼讨喜,霆哥儿浓眉大眼身体壮实,两人一起团起小手拜了一拜:“谢过山长。”

众人见面,自有一番热闹寒暄。

盛鸿也咧嘴一笑:“说起来,在莲池书院读书的三年时光,真是美好,令我至今难忘。”

……又隔一日,是三皇子嫡长女的洗三礼。

抱着芙姐儿的谢明曦忽地略略皱眉,却动也未动。过了片刻,才冷静地说道:“叫奶娘来,替芙姐儿换尿布换干净的衣服。”

梅妃面白如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能说。”

这具身体既是顶替了六公主的身份,便得格外谨慎小心。便是私下说话,也不宜喊出盛鸿之名。

原本和兄长商定好的事,因四皇子的突然到来,倒成了一桩不大不小的麻烦。

今日的御马比试,还真是热闹啊!

盛渲和五皇子比起四皇子略一筹,不过,也都极利落地完成了所有规定的御马动作。同样引来阵阵喝彩道好声。

可对他们两人来说,这“正常”太不正常了。

“我不杀你们,费尽心思救两位兄长性命。也希望,两位兄长不辜负我的一番美意。从今以后,更名易姓,出海另寻出路。”

五艘巨大的海船上,有几十个商贾同行。海船上人员复杂,彼此皆不相识。他们身在其中,颇有些扎眼。

顾山长曾数次要为杨夫子出了这口恶气,都被杨夫子拦了下来。

林微微:“……”

又俏皮地皱了皱鼻子:“今日我和你说的话,你千万别告诉四皇子殿下。不然,他定会以为我故意从中挑唆呢!”

“是啊!这位谢三小姐,竟是满分。”

谢钧慌忙调转马头,却见拉着马车的骏马不知何故躁动起来,丁二用尽全力也未控制住似发疯一般的马匹。

谢元亭眼睛倏忽一亮,一颗心兴奋又激烈地跳动。

谢明曦扯了扯唇角,似笑非笑地说道:“皇祖母若不愿孙媳伺疾,孙媳明日不来便是。”

话音刚落,“事端”就找上门了。

……

赵太医唯唯诺诺地应是,手心却已冒出了冷汗。

……

至少,不值得她这个皇后为此和李太后翻脸,不值得去考验建文帝对她还剩多少感情。

“儿媳见过母后。”

一口一个婉妹妹,听得俞太后胃中一阵翻腾。

……

谢明曦淡淡一笑:“俞婉很聪明,所以,我从不在她面前说母后的不是,更不会说俞家的不是。”

六公主:“……”

六公主不假思索地搂住谢明曦的纤腰,倒向自己这一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