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叱咤阳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身世曝光。”九皇叔留恋地看了一眼,凤轻尘手里的书。

“你现在才考虑这个问题,会不会太迟了。”凤轻尘没好看的白了符临一眼。

不过,这并不是凤轻尘要大长老做的事。

不管处在什么时代,都要拼爹!

想到这里,曲惜花看豆豆和豆豆师父的眼神,更加得凶狠了,招式也比之前更狠毒,双手化为爪,指尖泛着青光,在阳光的照射下,青光流转,异常邪恶。

九皇叔检查了一下,奶宝最近在政务上处置,又寻问过符临和崔浩亭,这两人对奶宝评价很高,这让九皇叔甚是满意,难得夸了一下奶宝:

语气轻柔,透着一股亲切,半截手腕伸至凤轻尘的面前,衣袖下的手臂,枯瘦如柴,凤轻尘很惊讶,堂堂侯府夫人,怎么会瘦成就个样子,这里面怎么可能没有文章,晋阳侯夫人却是不在意的一笑。

这伙没有桌面,凤轻尘便轻轻敲打着石壁。声音不大,只是一下一下,不快不慢,就介某种特殊韵律。

一旦失败,凤轻尘将万劫不复……1304吵架,这种感觉很好

凤轻尘愣了一下,默默接过,低头吃了起来……

凤轻尘立马起身相迎,看到九皇叔,自然地露出一个微笑。

饭后喝茶不是好习惯,容易消化不良,凤轻尘一向不喜欢喝茶,可九皇叔不同,他饭后必喝一杯茶,凤轻尘也劝过,九皇叔什么都没有说,只看了凤轻尘一眼,之后依旧如顾。

哲哲失踪了,凤轻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再加上她还要麻烦九皇叔找人,所以底气也就没有那么足了,只能乖乖的上前认错。

术业有专攻,凤轻尘虽然想教出全能的人才,可人的精力有限,像谷主和赤炼水这种什么都懂的大拿,毕竟是少数。与其教出一个什么都只懂一点的三流大夫,她宁可培养一个,在某一方面能达到二流,甚至一流水平的大夫。

王七终于明白,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得寸进尺了。

室内只有凤轻尘一个人,没了顾虑,凤轻尘立马启动智能医疗包,拿出心电监护仪和心脏除颤仪,准备给小皇子进行心脏电复律。

历经战场炮火的洗礼,凤轻尘对于危险极度的敏锐,在王七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凤轻尘已经准备弃车了。

“蓝九卿,本宫不陪你玩了。”这声音赫然是西凌太子,西凌天磊。

“你在顺天府有人?”凌天吃惊地问道,心中暗想:这蓝景阳还真有几分本事,也许真能助他成就霸业。

凤离清歌这个时候顾不得发呆,一边哄着凤谨一边往前跑,至于方向……这个时候凤离清歌已经顾不得了。

凤离清歌心里着急,抱凤谨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凤谨被勒得难受,哭声猛得提高,追过来的人听到声音大喜:“快,就在前面,我听到哭声了,别让他们跑了。”

“怎么回事?”凤轻尘发现自己站不稳了,眼前似双重影,面前好像站了一个人,而那个居然还是自己。

“是。”秋雨噙着泪,退了下去,只留下苏绾一个痛得打滚。

苏文清今天一直为苏文杭的事情而忙碌,根本没有关注蓝九卿的动向。

“小姐,你对出来了?”两个丫鬟一听,面上一喜,便将那两兄妹丢到一边。

好在王锦凌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九皇叔这冷血冷情的样子,在九皇叔杀人般的眼神下,王锦凌依旧谈笑自如,完全不受影响。

王锦凌出马,果断一个顶俩。凤轻尘提出回京,谷主虽然不太赞同,可也知道凤轻尘不走不行,凤轻尘再不走,他这个小小的玄医谷就要暴满了。

“凤大夫,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双唇发黑,脸色发紫,这是中毒的现象,本官将云家药铺所有的药材都查封了,没有发现药材有问题,而死者家属一口咬定,他们死之前除了吃云家药铺的药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

“就是,凤轻尘一个女子,能帮什么,孙太医你这是病急乱投医了。”翟东明大步上前,他讨厌凤轻尘,但不允许别人欺负她。

实力决定一切,经过思行这番动作,哪怕是赤炼水和郭保济也不敢小视凤轻尘,不敢拿她当普通后辈,更不会用先前那般傲慢的姿态来对待她。

结果,九皇叔与王锦凌撞上了,两辆马车一前一到到达凤府。

“凤轻尘,你好大的胆子!你不怕死吗?”东陵子洛脸一黑,恨不得现在就伸手掐死凤轻尘。

这些人一个个手握重权,如果没有人替她出面,她必死无疑。

她是有主的人,勾引有夫之夫是不道德的,咳咳……奸夫也是夫。

凤轻尘脸色凝重,眉头紧锁,而她这个样子取悦了暄菲,暄菲一脸得意,忽视了身上的痛:“臭女人,现在明白和我玄霄宫作对的下场了吧,我告诉你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不过你可放心,我看大公子好像很重视你,在大公子没有娶我之前,我不会杀你,我会慢慢折磨你,没天让十个大汉轮流享用……”

无论如何也要把人从王锦凌手上劫下来,免得失了皇家颜面。

“嗯。”凤轻尘不轻不重的应了一句,鼻孔依旧朝天,不看九皇叔,摆明再说:这事有得谈,不过,看你表现了……

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无法掌控的感觉对他来说很糟糕,他厌恶这种不受控制的意外发生。

别说古代的男人,就是现代的男人也很在意妻子的清白,是九皇叔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1172死了,这黑锅皇上背定了

也许是强烈的执念,或者是兵符与凤离王的联系,让鬼将不敢冒犯凤轻尘,可并不代表鬼将知道凤轻尘是谁,会任凤轻尘摆布,任凤轻尘宰了他。

鬼将反手拿出放在身后的长枪,枪头向凤轻尘……

“没有鬼将,这些鬼兵就是一盘散沙。”到时候,他们就算消灭了不了鬼兵,也能杀出一条血路。

“你的伤,需要处理。”天太黑,凤轻尘的头发又沾了血,一块一块的,他一时看不清凤轻尘到底伤在哪里,不知心里总是会有一些不安。

凤离一族,也是有敌人的,这些敌人中,也同样有熟悉凤离嫡女的人,他不能让凤轻尘冒险!614脑瘤,让凤轻尘终生难忘

再说了,云潇突然出现在东陵皇城,与她接交,也许有可能就是为了自己的病情而来,云潇说不定早有心里准备。

蓝九卿没有出声,只是冷眼看着,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待到步惊云说完时,蓝九卿才冷冷地道:“后天,我要看到结果。”

现在,凤轻尘这个年轻的女大夫说有办法医好他的病,那些大夫要是不关注,那才叫奇怪了。

云潇完全同意凤轻尘的医疗方案,也同意按九皇叔、王锦凌所说的去办,唯有一点:“轻尘,有大夫来看我不介意,可只允许云家一个大夫进去是不是太少了,我可是带了两个大夫过来。”

“小的见过王爷,见过凤姑娘,王爷,总督大人求见。”下人上前行了个礼,恭敬的道。

果不其然,夏太傅话落,南陵锦凡的身子立马坐正,勾人的丹凤眼染上薄怒,冷冷地看着夏太傅,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王业也只当没有看到,心中暗想:这苏绾小姐今天肯定会痛个够本,一连得罪孙太医与凤大夫,这苏绾小姐可真是自讨苦吃了。

“九皇叔,你一个人?”凤轻尘左手拿手电筒,右手拿枪,枪的保险都打开了,要不是九皇叔应得快,她一枪就蹦出去了。

一上马车,郭保济还能忍一忍,谷主却是忍不了,鄙夷地说道:“老夫行医这么久,就没有见过这么自私的父亲。他真当我们是傻子,那般虚假的话亏他说得出口。”

他不善良,他从来不是一个良善的人,为达目标他阴谋和阳谋都会用。

凤轻尘哼了一声,这世间能说出这句话的偿不多,指着震天雷,凤轻尘一派严肃的问道:“九皇叔找我来看这些是什么意思?”

凤轻尘欲哭无泪,把头埋在枕头里,默默地为自己失去的清白哀悼。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