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徇情枉法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此时唐毅手中的断水已经飞出,直接将触手一斩两半。李建山见状,冲了上去,将水手一把拉住。待有其他触手伸过来想要将李建山和水手一起拉下水的时候。李建山软刃狂砍了五六下,将触手砍断。

队伍里十分慌乱,几个船员吓的扭头就往后面跑。

这可是几十万个装甲战斗机器人啊!!

下一刻,‘猎人’与莱德菲尔德便已经化为了飞灰!

落然离殇:(黯淡)原来……游戏真的只是游戏……就算你真心对待了一个人,那个人未必领情,同时,你还要遭受来着各个地方的谴责和质问。

落然离殇:你好像魂归地府了……

暖暖入梦:怎么样?

纪小暖微微张了嘴,看着就像是真的一般的画面,“腾”的一下脸就红了……惹得在做面膜的安饶就像是见鬼了一样。

苏沐风余光倪了眼,将夏以沫抱的更紧,他没有再问什么……

颜若晞心里的不安和愤怒交汇成了两道让她抓狂的狂炙,暗暗咬牙,她缓缓说道:“宸,昨天……我听到小麦姐和天霖的对话,”嗤笑的自嘲一声,“也许,我该彻底的离开了……这次,其实我就不该回来,至少,我在你心里是完美的,而如今……”

感觉到夏以沫的恍惚,龙尧宸看着她已经被冻得通红的手,眸光深谙的上前就拉住了夏以沫,什么都没有说的,拽着她就往停车场走去……夏以沫也就任由他拽着,当大掌将她的手握住的那刻,温热的触感一下子就碾进了心里,随着每走一步,就像有一辆坦克在心脏的位置挪动,震撼却又疼!

医生解下口罩说道:“她只是身体虚弱,加上长时间在冷天里,血液因为外界因素而不畅通造成的昏迷,并没有大碍……只是……”

夏以沫这才拉回完整的思绪看向乐乐,先是眼睛瞪了瞪,随即惊讶的喜极而泣的喊道:“乐乐,乐乐,是你吗?”

苏浩想要问什么他清楚,看在苏浩的面子上,他不会对苏沐风如何!

夏以沫停住了脚步,她蹲在马路边,双臂环着膝盖,将脸埋在上面流着泪,渐渐的,她失声痛哭了起来……

听着龙天霖认真的话,夏以沫看着他,渐渐的,眼底隐现出一抹希望的光芒,此刻的她,已经顾忌不到自己是不是与虎谋皮,只是好似在溺水里抓住了一根浮木……

龙尧宸怒及,如刀削的俊颜却淡漠的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只是薄唇轻挑的缓缓说道:“中午我会带sam过来……”话落,鹰眸轻倪了眼夏以沫转身离开。

龙尧宸倪了眼烈风后,又交代了几句,关闭了视频通话,随即拿起手机,回拨了夏以沫的电话……

他如何恨苏家他是知道的,甚至……连苏浩不知道的,他也知道,那样一个恨透了自己有着苏家血液的人,又怎么会轻易的给夏以沫说了他的名字?

龙尧宸勾唇,他轻倪了眼夏以沫,缓缓说道:“希望你能坚持你所想的。”

夏以沫也许是这的困了,也许是这样的速度让她头昏沉沉的,渐渐的,她的眼皮变的极为的沉重,在她努力硬撑了几下后,终于不堪重负的闭上了眼帘。

她疑惑的看着手机,紧抿着唇的她手指快速的翻动,一条简讯传了出去……

夏以沫微微皱了眉心,眸子里噙着警戒的看着龙尧宸。

m-blue餐厅。

说着,颜若晞就红了眼眶,满脸无助的样子。

龙天霖听了,笑了起来,很讨人厌,却又让人心慌的笑,“小泡沫,做女人有时候要懂得示弱……”顿了顿,见夏以沫脸色变了下,他喝着茶故意说道,“哥从记者会出来就去找若晞了,你知道吗?”

龙天霖从后视镜看了眼躺在后座昏迷的乐乐,一边加速,一边讲道:“我也不清楚,刚刚和乐乐吃东西,本来还好好的,可是,突然他就说难受,然后话都没有说完就昏倒了,我这会儿正往医院赶……”

几个人面面相觑,内心沉重,在确定了乐乐的事情后,何医生就“引咎辞职”了,虽然当初不知道为什么何医生会知情不报,但是,如今乐乐的问题是胎内带出来的,不可能根治,按道理宸少他们也不会让乐乐会有危险,今天就算是个意外,恐怕也不会再出现,而如今的问题是那个颅内肿瘤。

经理一听,顿时暴跳:“他妈的,你不是故意的就能挽救吗?老子杀了人也说不是故意的可不可以?”

夏以沫奇怪的看着苏沐风,仿佛,这样的问题已经无需再问,甚至,不该问。

女人优哉游哉的绕过办公桌,在靠椅上坐下,手里晃动着请柬,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

龙岛各家媒体,甚至,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纷纷在龙岛中央广场外围等候着,今天是掌权人和未来主母订婚的日子,这对于龙岛,甚至世界各界都有着很强大的话题性。

自小是孤儿的她在齐亚岛就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不似别的国家,孤儿至少有最基本的保障,在这里……你永远不要奢求有人会同情心泛滥的给你建造一个避风港。除了那些信上帝的修女,不会有人管你的!

“不用了,我等他回来……”莫忻然很自然的说道,心里暗暗自嘲着人的习惯,“你先下去吧。”

莫忻然死死的咬住嘴唇,直到嘴唇被她咬出了血,她也毫不在乎,那双有着太多人生经历的眼睛里全然是自嘲。

wing的手已然搭在了琴键上,spark隐在眼镜下的眼睛只是轻倪了观众席一眼后就垂了眸,从头到尾,他站在那里就仿若和这个舞台已然结合,除了舞台和音乐,剩下的所有都和他无关!

可是,当她和苏沐风合奏的时候,在那一刻,她之前所有的想法都瓦解了,她觉得她也有她的悲伤,那样的悲伤隐忍了许久,不能宣泄,却在苏沐风的带动下,不经意的泄露了出来……

夏以沫乘着休息的空挡借了顾浩南的手机去了休息室,她踟蹰了好久,最终,还是拿出便签,按照上面的电话拨了出去……

“咚咚!”

`闷气,很不开心!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住在哪家酒店的,昨天到了这里,那个叫烈风的直接将他们接到酒店,,后来一直和龙尧宸在一起,刚刚出来的时候也没有注意……从头到尾,她根本不知道那家酒店的名字。

龙尧宸的车速很快,他眸光凛着,对于路边来来往往的人只是淡漠的扫过,又到了一个路口,他继续右转,眸光犀利的朝前看去……就在一个路中心的小喷泉的台阶上,看到了那抹娇小的身影……

夏以沫听了,也不介意,只是撇了撇嘴,径自拿起碗筷也吃了起来……而吃饭的过程中,她时不时的会夹菜到龙尧宸的碗里,也会把碗伸过去让龙尧宸帮她夹菜,可是,龙尧宸却无动于衷,而她也会倔强的一直伸着,直到最后龙尧宸妥协的给她夹菜,这样一来二往的,两个人一顿饭吃的前所未有的轻松、开心!

阿宸,谢谢你这一个多月来带给我的一切,谢谢你对我的坏,谢谢你对我的好……谢谢你留在我生命里的所有,当我们分开后,人生里如果再相遇,请您假装不认识我,我也会假装不认识你……就当我们只是彼此人生中匆匆的过客!——沫沫。

“州长,”李逸凝着眉说道,“曾华在a市!”

“我说你?”兰姨沉沉一叹,“我懒得说你,有些事情你自己想清楚,从小就跟着我们后面,宸少是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明白,我们就你这一个女儿,不希望你走了歪路!”

“妈咪眼睛怎么了?”乐乐一听,果然忘记了方才的苦恼,担忧的急忙问道。

夏以沫并没有对向晚叫她姐姐而觉得奇怪,只是疑惑的看着向晚为什么会知道她是来看眼睛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个是眼科的楼层,也就释然的淡笑应了声,“嗯,我也是来看眼睛的。”

“啊……放我出去,我要见我姐!”夏宇抓狂的想要挣脱钳制着他的人,他不要戒毒,他不要过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上一次戒毒的惨烈经历他再也不想经历一次,就算是死,他也要死在“冰心”下。

“哥要带小泡沫去齐亚岛?”龙天霖疑问,眸光暗了暗。

突然,一道傲娇透着英气而干净的声音传来,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夏以沫和龙尧宸听见。

“我也给你把牛奶温了……”夏以沫喏喏的说道。

“没有……”兰姨有些生气的说道,“那丫头,除了每周会发个邮件回来,就没有音信了……说什么学业忙!你说,刚刚开了画展,说什么遇到一个什么什么教授的要收她为徒,非要跟着去……女孩子家的,那么本事没人要!”

兰姨走了后,小麦就去了夏以沫的房间,夏以沫也一直在等她,苏沐风没有办法拉琴了,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个极大的打击,潜意识里,她觉得都是她造成的。

蓝影看着夏以沫,她的脸上除了恭敬没有其他,可是,背在身后的手早已经握成了拳。

凌微笑脸色凝重。

龙潇澈缓缓躺靠在沙发上,他目光落在前方一个点上,谈不上认真,“我的主张一向是,每个人的人生的路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如果他们想要走歪路,偏路,那么……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将他们拉正!”言下之意,他并不想管,任由着他们去发展,幸福也好,不幸福也好,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没有人可以纠正他们一辈子!

“宸少……”刑越想要说的话被龙尧宸猛然递过来的犀利的眸光吓的将所有的话都吞咽了回去,最后,他悻悻然的应声,“是!”

“疯子!”刑越大惊,上前一步就在刀尖儿刚刚抵在胸口的位置的时候,大力的握住了他的手腕,“我费了那么大力气把你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你就这样报答我的?”

夏以沫没有欢呼,脸上也没有喜悦,只是看着金花1号,渐渐的,鼻子酸了,眼眶红了……甚至,她除了本能的反应外,脑子也空了。

**

“阿宸,就算我求你好不好?”夏以沫的声音有着一丝卑微,“我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乐乐……我已经有家庭了,我求你!”

乐乐很是乖巧的洗漱,干净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乐乐很是疑惑这些衣服是哪里来的,但是,小脑袋也没有去思考太过,只是穿戴好后就下了楼,看到龙尧宸坐在餐桌前,他脚步停下,朝着他打手势:我要回去,否则,我妈咪会着急的。

龙尧宸虽然冷冷的说着话,墨瞳却紧紧的锁着夏以沫,他潜意识的认为夏以沫绝对不会忍心丢掉手机,前些天,她离开,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唯独带走手机,不就是因为里面那张照片?

突然,龙尧宸眸光一沉,抓着夏以沫的胳膊就往侧面一甩……

第二天。

“那好,那个链子就当保管费了。”莫忻然不以为然。

最后,蔷薇死了!王子守护在蔷薇的身边,直直最后也化成了泥土,和蔷薇沉沦……

吃过早餐后,内侍安排了车送莫忻然去了栖龙区的花市……莫忻然下了车,看着热闹的花市不由得一笑。恐怕世界上新婚第二天就来花市“度蜜月”的也只有龙尧宸和夏以沫了。

而得到这些……就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

睡意渐渐侵袭,莫忻然看着蔷薇花的视线变得迷离起来,她眼皮沉重的耷拉了好几次……玻璃门轻轻的响动声传来,她无力的颤动了下眼睫,却没有睁开眼睛。

“阿风……”夏以沫痴楞的开口的同时缓缓起身走向他。

“啊!”

“以沫,你没事吧?”小可爱上下打量着,“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刚里面我怎么好像听到有惊叫声?”

“以沫,那个车……”小可爱看着那辆已经被撞的变形了的车痴痴的问道。

“宸少!”刑越开了车门,龙尧宸抱着小麦就进了车,然后就和来的时候一样,火燎的走了。

龙尧宸的身上都是血,薄唇紧抿成了一道线,整个脸僵硬的没有办法舒展。他看上去虽然凝重,可是,还保持着冷静,但是,一旁的刑越知道,此刻的他承受着什么。

“嗯,嗯……”

莫忻然心里暗暗嘘了口气,突然,视线一凝,反应过来的冷冷说道:“你都知道我是怎么在这里的还问。”

夏以沫到了机场,就已经听到广播里说龙帝国的专机要起飞的声音,她气喘吁吁的就跑向vip通道,刚刚开口,就听安检人员说道:“夏小姐是吧,霖少已经吩咐了,让您来了就直接进去。”

夏以沫暗暗翻翻眼睛,反射性的看向龙尧宸,但是,龙尧宸却从头到尾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除了她刚刚上飞机那会儿。

夏以沫表情复杂的看着龙天霖,呲了下唇角,“天霖,你会不会想的太远了?”

以沫,希望你来看夏宇的时候,我也能看到你是带着幸福来的……

夏以沫好像没有听到龙尧宸的话,她只是看着颜展翔,看着他……渐渐的她笑了起来,只是,这样的笑容带着太多的苦涩,甚至酸了鼻子红了眼眶,她眸底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笑容也越发的灿烂起来……这样的笑,落入了龙尧宸和颜展翔的眼里,二人顿时觉得渗人。

她什么都不要可不可以……

夏以沫装在兜里的手机屏幕光亮闪了下,她正瞪着疑惑的眸子看着龙天霖在偌大的厨房里折腾着,而屏幕在暗下去的时候,静音的标志大刺刺的落在了屏幕滑锁键上。

话落,龙尧宸就压断了电话,他墨瞳深处噙着微微的担忧,眸光犀利的扫过附近比较有可能让夏以沫独自舔抵伤口的地方。

夏以沫不忍心拒绝龙天霖的好意,最终,还是拿着叉子,一副上战场的决绝的叉了面就送到了嘴里……

可是为什么,看到她和宸少在一起,他的心在每个午夜里都在沉落,看到她和龙天霖出双入对,言谈欢乐,他的心又仿若堕入冰水里,而此刻……她和spark之间的交集,却也让他生了嫉妒。

“都挪到别墅了。”仿佛看出了龙天霖的疑惑,龙尧宸淡漠的说道,见龙天霖想要说什么,他又率先开口,“乐乐睡觉之前,我不办公!”

夏宇会和她凑到一起,龙尧宸和龙天霖在片刻怔愣后也大概想通,毕竟,“冰心”的一次注射,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何况,黑寡妇做的就是毒物买卖!

龙尧宸深深的凝着夏以沫,他紧紧的盯着,生怕眨眼了,这个女人就会凭空的消失,他抬手想要去给她拭去泪水,可是,夏以沫却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手。

龙尧宸听着夏以沫的抽噎声,竟是薄唇微微扬起,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哭着,可是,他却满足着,也许是她刚刚的那番指控,也许是她此刻的娇嗔的指控。

眸子闪过嗤冷的嘲讽,这个女人,不是故装镇定,就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真是可惜,至于可惜什么,龙天霖只是加深了痞笑的弧度。

悦耳的铃声在夏以沫不知道要如何解决的时候响起,夏以沫拿过电话,轻倪了眼来电,见是龙尧宸的,顿时,眼睛里就放了光,她接起电话,还没有等龙尧宸说话,刚刚委屈就化作了娇嗔的嘟囔:“阿宸,我忘记带钱包了……我没有钱去买菜……你能不能让刑越给我送点儿钱?”

龙尧宸蹙了眉,鹰眸微滞,暗暗思忖:笑笑怎么会这个时候带着夏以沫离开?澈澈没有和她在一起吗?

刑越开着车一路往飞龙百货驶去,他偷偷的从后视镜倪了眼龙尧宸,此刻龙尧宸的一派平静,可是,那眸光却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为了夏以沫,还是夫人!

米小兰的脸瞬间变的石化了,先不要面前的人的身份,而刚刚她故意敲诈夏以沫如果被这些人也看到了,那么……她的工作也就可以不保了。

米小兰吓都吓死了,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李新海就叫了店里的另外两个人来询问,一问之下,他简直气的内伤吐血了。

“凭什么?”米小兰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反正都没有工资领了,她还怕什么?

“沫沫……你是谁的老婆,嗯?”

此刻,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夏以沫,这么一个女孩儿,怎么就惹了龙帝国副总裁的同时,又惹了宸少?

若晞回来……你要怎么选择啊?

冷冽手里的动作停止,他抬头看着沈麟开门、关门,偌大的办公室内顿时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的气息。

“然然,”冷冽蹙眉,语气里有着生气的说道,“我是等着你自己说,可是,却仅此而已,从来没有想过去嘲讽你什么,否则……”顿了下,他俊颜一凝,“……就不会想要这个孩子。”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