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混元天极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不行!”秦铮在她刚出口便立即断然地霸道地否决,“爷分给你一半,你必须要。”

“言宸哥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轻歌叹了口气,“这京城各势力已经都有了动向,恐怕越来越乱了。没有言宸哥哥在,我还真是有些没底。”

    谢云澜无奈。

秦铮好笑,“忠勇侯府重若你的性命,就算你知道我等你,也不会回来。我在你心里还排不上号。”

半个时辰后,谢芳华的袖剑割掉了秦铮一缕青丝,刚要得意地收手,秦铮丢了梅枝,抬手用气劲也销断了她一缕青丝,握在了手中。

“好,我不哄你开心,只让你开心好不好”秦浩忽然拦腰将她抱起,向内室走去。

左相府留二人用饭,饭后,左相喊了秦浩去了书房。

“听言跟在世子身边,很多公子都在,太子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将世子如何。应该就是拉着他不想让他回府。”侍画低声道。

“连这个事情我都跟你说了,这回你该告诉我是谁告诉你铮哥哥要娶谢芳华的消息了吧?”燕岚趁机做条件替换。

卢雪莹脸色也昏沉低暗,“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李如碧容貌才艺在南秦京城具是拔尖的,若说秦铮看不上我,也不喜欢你,你我痴心枉然,比不过李如碧,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是谢芳华?她除了家世,有哪点让他看上了?凭什么?英亲王府门第尊贵,有必要和忠勇侯府再结亲吗?”

孙太医站起身,眼睛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子谢芳华身上,对于她苍白无半丝血色的脸愣了愣,须臾,躬身应声,走到谢芳华身边,“芳华小姐,请伸出手。”

谢墨含点点头。

谢芳华也上了马车,侍书一挥马鞭,马车向皇宫而去。

车上,谢墨含打量着谢芳华,轻声问,“妹妹,老夫人临终见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说给你听”

谢芳华唇角动了动,片刻后,摇摇头。

谢墨含见她不愿意多说,便也不再逼问她,只拍拍她肩膀,温声道,“谢氏米粮的老夫人病了多年,能挺到如今已经不易,你不要太伤心。”

他们真的死了?

“你该感谢我们幸好醒来的及时,才没让你去见阎王爷。”秦铮扫了他一眼道,“短暂性闭息而已,你都看不出来,还好意思问我的良心?”

谢芳华抿了抿唇,道,“刚刚,他的心头血都通过这玉指环度给了我。紫云道长所说的启动这两枚玉指环,折损心头血,却折损的不是我的,而是他的。我大约是因为本身流有魅族血脉的关心,所以,心头血骤然被玉指环吸走流失后,凝聚了他的心头血,却又折回了我体内,将我所受的魅术创伤竟然养全了,而他却心血濒临枯竭,若不是我发现后,及时强行制止,他就没命了,因为强行终止,才进入了短暂闭息。我们必须半个时辰之内出去,我必须给他立即渡回去。”

秦铮不情愿地嫌恶地看了他的手一眼。

一行人离开山坳,奔向京城方向。

“既然她们在枫叶林,定然是无碍了。”秦钰向枫叶林看了一眼,对谢芳华挑眉,“你还没说你为何在这里?”顿了顿,他又看向谢云澜,“还有云澜公子?”话落,又看向云水和言轻,“这两位似乎在哪里见过?”

若是让他得了这二人,那么,对于忠勇侯府,对于谢氏盐仓,对于整个谢氏,可以想想,因谢云继的身份牵扯,会有什么后果。

秦铮也不抵抗,被她拽着站起身,半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她身上。

谢芳华快走一步地挡在他面前,打扰了她的清静,就这么走了?想得美!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

英亲王很快就说了话,“秦浩?”

“睡醒了?”秦铮问。

燕亭扒拉开他,“我看他在小厨房做什么?你该干嘛干嘛去,不用管我们了。”

“咦?秦铮兄,不会吧?你……你竟然在烧火?”燕亭来到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大叫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

秦铮哼了一声,“他最好一辈子别回来!”

“喂,听音姑娘,你知道今日多出这三个人都是谁吗?”燕亭不再与秦铮说话,而是对谢芳华道,“他们三人的身份可是不低啊。你看,你的名声已经多大了,他们三个如今终于都受不住来瞧你了。”

谢芳华心思一动,看着他。

秦铮无异议。

谢芳华洗好手,秦铮已经将火点燃了,她在锅里放了油,熟练地往里面放肉葱花菜调料……

谢芳华看向英亲王妃。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秦浩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卢雪莹就怀上了,但他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许。

“是,秦倾被毒蝎子咬了,我正要去喊大夫。”宋方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

谢芳华自然明白秦铮是故意这般对待秦倾,也好解除程铭对他身份猜疑的疑惑。如今这样一来,将自己归结为江湖人,程铭自然也就打消疑虑了。

“秦倾,既然是江湖纷争,我看算了。江湖上的纷争,向来是打打杀杀,朝廷概来不管。我们今日玩耍的高兴。理会这些做什么么!”程铭拍拍秦铮的肩膀,“放他们走吧!”

“芳华,你醒了?”谢云澜打量她气色,对她关心地问,“昨日你为了救郡主,累坏了,感觉如何?好些了吗?”

谢芳华点头。

谢芳华对她道,“大姑姑说得对,我们收拾一下,下山吧。”

“回公主,准确。”二人齐齐回话。

“走吧!”大长公主喊人服侍披上雨披。

“好,我们就学这清平调。”李琴摸着冰玉琴拍板。

李琴离开,孟棋进来。

谢芳华垂下头,原来如此!爱花如命也是债!

过了片刻,秦钰问,“若是朕去漠北军营,你说,能见到他们吗?”

“说不准。”李沐清道。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小泉子吓的一哆嗦,叫皇上臭小子,也就王妃胆子大,如今敢这么叫。

为什么?

英亲王一拍桌案,“岂有此理孙太医和韩大人都是朝中有品级的大员,竟然就这么被人杀了。到底是什么人背后这般心狠手辣?”

一直到西山军营,都极其顺畅无事儿。

众人惊骇之后,也都疑惑地看着谢芳华。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