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略胜一筹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怎么会?血毒不是无解吗?”秦浩一惊。

圣诞节快乐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谢芳华想着她果然猜测得不错。但还是挑起眉梢,“咒?”

掌柜的一愣,也考虑到自家公子声誉,“这……”

崔意芝薄唇紧紧地抿了起来。

秦铮挥手,窗前挂起的帘幕刷地落了下来,室内顿时黑暗一片,他又挥手落下帷幔,低声说,“如今好了?”

谢芳华看着他挑眉。

尸体横陈,血流成河,好好的古桥,一片废墟狼藉。

况且,她和李猛生活这么多年,又焉能不知道他的脾性,又怎么会不派人监视他

——致最亲爱的读者们——by西子情

卢雪莹本来想瞒着,可是回了家,她怎么也瞒不住了,将秦浩这两日如何对待她说了。

“你是初为人妇,受不住也是正常,想当年,我也有好些日子不适应你爹。等日子稍微长些,就好了。爷们年轻时,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公子又身强体壮,习文习武。你先忍耐些日子,尽量适应他。若是时间长了,他真如对那个依梦一般对你,娘就告诉你爹。”左相夫人劝道。

“老侯爷坐吧!众位爱卿也坐吧!谢世子、芳华丫头,都坐吧!”皇帝坐回上首,和蔼地招呼众人一番,才对忠勇侯解释道,“让林太医来给芳华丫头看看病症,他前些年医术也许不怎么样,这些年一直苦心钻研,医术比以前长进多了。”

谢芳华扯掉手帕递给谢墨含,抬起头,目光静静地看着孙太医。

永康侯脸色也渐渐白了。

------题外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秦钰道,“既然如此,走吧!我也多日未回京了,这便回京看看。”话落,他对身边道,“初迟,给他们一人一匹马。”

“关山险恶,重重杀机,他却平安地踏到了临汾镇,临汾桥埋伏了重量**和杀手都未能将他如何。相反,他坐镇临汾镇,将一切掌控在手中。”谢云澜不答他的话,继续道,“若是他回到京城,可想而知,其他皇子更不是对手。”

谢芳华对侍画、侍墨道,“下车看看。”

玉灼毕竟是自小习武,孙卓虽然也练些骑马射箭的把式,但是不及玉灼,随意,他挥手之下并没有打开他。

“看来你是有心愿了!”秦铮垂下头,收了笑,低声道,“我也有个心愿。”

秦铮看着一大碗药递到了自己的面前,手僵了僵。

“你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道。

秦浩规矩地回话,“儿子刚从左相府回来,左相留了儿子用膳,吃酒得晚了些。”

“有多好?怎么个好法?对你仕途可有帮助?”刘侧妃立即问。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秦铮拿起一根干柴向他砸去。

谢芳华一边写药方一边点头,“只要保养得宜,还是能怀上的。”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谢芳华见英亲王妃走远,她带着侍画侍墨也回了落梅居。

谢芳华一怔,“任命不是刚下来吗?哥哥明日就启程?”

那三人听到了门口的说话声,都齐齐白着脸转过头来,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也是惊异和不敢置信。

谢芳华见他连小姑姑也不叫了。知道他心中郁郁。若不是她心里有事儿睡不着,断然躲不过这样的毒蝎子。

&n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不多时,老庵主和那个小姑子的尸体全部被从废墟里挖了出来。

谢云澜闻言也没什么异议。

半个时辰后,金燕、大长公主等人收拾好,一行人启程离开丽云庵。

不多时,侍画、侍墨匆匆回来,脸色发白,“小姐,是丽云庵。”

“好,我们就学这清平调。”李琴摸着冰玉琴拍板。

------题外话------

小泉子立即跑出了御书房。

李沐清微笑着看了郑孝扬一眼,郑孝扬眨眨眼睛,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两个月了?

秦铮和谢芳华下了车,向里面看了一眼,军营十分安静,但却是在大雨中给人一种死寂的感觉。不是肃杀,而是死寂,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秦钰抿唇,点点头。

京门风月锦绣笙歌,当当网等各大网上书店以及

全国各大新华书店,应该是差不多都到货了我的微薄和后援团的微博都有晒书活动,收到书的亲们踊跃参加哦,也许获奖的就是你啦。

谢云澜失笑,“若是让你多在平阳城住些日子,我手里的银子怕是会被你吃光?”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小童摇摇头,无声地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公子去胭脂楼亲自接了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她靠得公子极近,而且她还挽着公子胳膊,公子也允许了。后来她想去吃红烧鳜鱼,公子带着她去了红林酒肆。酒肆里面有秋千,芳华小姐想玩,荡秋千的时候,公子将她举上秋千的,她一直挨着公子。回来的时候,在马车里,芳华小姐似乎靠着公子睡着了。下车后,芳华小姐说不想动,让公子背他,公子也应允背了。只是到院中时,芳华小姐觉得东跨院很好,也想住东跨院,公子才第一次拒绝了她。”

“这有什么委屈这是对谢氏六房的保护,我阖府上下,都该谢皇上安排御林军来相护。”明夫人道。

谢伊看着谢芳华,想了想,“五六分。”

“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会不在”秦钰恼怒地道。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一件就够了,下次给我也不要了。”秦钰话落,摆摆手,“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谢芳华一愣,疑惑地问,“去右相府做什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