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闲云孤鹤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啊!!!”

就连‘命运意志’本身,也已经无力再阻拦雷法了。

小麦撇撇嘴,也上了楼,看着甩门进了书房的身影,摇了摇头,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散去……

小麦也躺靠在沙发上,幽幽说道:“小宸,澈澈和笑笑经历了很多磨难才能在一起,我和彭宇阳之间虽然没有外界的隔阂,可是,我的病却始终成了心结,而你,不要因为盲目而错失了自己最重要的人,我相信,你可以明白自己到底想要的是谁,不管是若晞还是以沫,你的犹豫不决,会伤害很多人……”

她轻轻唤了一声,但是,安静的空间让她不安,而鼻息间不熟悉的气息更是让她有着一丝的慌乱,她缓缓坐了起来,微微偏头又唤了一声:“宸?”

“苏妈,你又欺负沫沫!”适时走来的苏沐风不满的说道,他脸上带着太阳镜,穿着大背心大短裤,人字拖,看着湛蓝的天空中那散发着灼热的光芒的太阳,瞥向打着太阳伞的乔治,“这么大的太阳没有看到吗?也不知道给沫沫打着点儿……”

夏以沫这才拉回完整的思绪看向乐乐,先是眼睛瞪了瞪,随即惊讶的喜极而泣的喊道:“乐乐,乐乐,是你吗?”

说着,赌局已经结束,舜还是没有找到对方出千的手法,绯夜瞬间又输掉了上千万美金,他有些苦恼的拉回目光看着比他还苦恼的苏浩,说道:“想办法劝你弟弟快点儿放手,否则,后果真的是……”舜摇摇头,“无法估计!”

龙尧宸一脸阴霾,鹰眸犀利的看着龙天霖,这小子是存心的吧?再看看夏以沫,她脸上的担忧的神色,一下子让龙尧宸有股想要将龙天霖踹出病房的冲动,他为了她中了一枪也没有见到她这样的担忧,天霖一脸轻松的说没事,她倒好,关心的不得了……

“你,你昨天……”颜若晞的声音顿了顿,“我让兰姨准备了早餐,你回来吃吗?”

这边抽噎的浅泣着,那边,龙尧宸将乐乐放到床上后,就去厨房又热了牛奶端了上来,乐乐很少起夜,但是,一旦醒来,必须要喝了牛奶才能睡觉,这个是夏以沫给他养成的习惯。

电话一直在响,可是,并没有人接!

“苏妈,”苏沐风的声音虚软无力,“我们昨天在这里,夏宇回来知道吗?”

段少洹轻眯了下眸光,咬牙说道:“时间短,行动迅速……老六什么时间这么不堪一击?”抬眸看向段震,“老头,龙尧宸不简单。”

·检查,害怕二次失望……

提到他的成果,他便变的傲慢而自豪起来,龙尧宸并不介意,对于有才能的人,他认为是有骄傲的本钱,如果这个人过分的自谦,他会认为没有进步的空间。

“不在了……”中年女人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走了也不吭一声,就留个纸条,就算完事了吗?”

“哎哎哎!”中年女人急忙应了声,看着手里的大钞那叫一个乐啊,直到莫忻然进了屋子,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天上掉馅饼儿吗?哈哈哈……”

“我不会为难你……”莫忻然说着,即将秘书亮了眼,“我自己去就行了!”

“不,你错了!”顾浩然想也没有想的就打断了李逸,“龙帝国走到现在,尤其是上一辈的领导人,可以说将龙帝国推入了空前的状态,总会让人有种错觉,这一代的人,多少是仗着家底的雄厚……”

顾浩然视线落在前方不远处,莫名的,脑海里浮现起在金华演奏厅里,夏以沫和spark倒地的那一幕,心,猛然间就揪痛了起来。

“随便转转……”

龙尧宸也没有想到夏以沫的劲力这样大,他一时大意,竟是就被夏以沫回来的身体一撞之下,跌坐在了楼梯上,顺势,被夏以沫倒下的身体压的半躺在那里,他正要扶住来势汹汹的人的时候,柔软的唇已然压在了他有些不快的薄唇上……

“你说随我的……”夏以沫死死的攥着手,因为气愤,身子有些微微颤抖着。

龙尧宸微微蹙眉,他墨瞳紧紧的盯着龙天霖,好一会儿,方才缓缓问道:“天霖,你对她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龙天霖的话说的很是缓慢,他每吐出一个字,眸光就深深的看着龙尧宸,看着龙尧宸越来越沉的眸子,他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

突然,琴声戛然而止,苏沐风缓缓放下小提琴,眸光幽深的缓缓落在了夕阳上,脑海里闪现出街边的小公园里,那个女孩儿,静静的聆听着他的琴声,没有鼓掌,没有惊讶,甚至没有崇拜,有的……只是安静的享受。

自嘲的哀戚敷上有些苍白的脸颊,夏以沫比划了下,上楼去换了衣服,随即和刑越出了门。

那会儿,他失去了冷静的调出xk在a市的人,全城搜索着这个女人的踪迹,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知道,他的女人,不允许别的男人碰!

“我……”夏以沫顿了顿,突然负气的说道:“没有别的意思!”

夏以沫的嘴角扬了起来,随着自己脑补的情节,就连眼角都噙了笑意的弯了起来。

“老大……”劫匪甲看着全身瘫软,需要人架着的山狐,眼睛里全然是愤怒,“你们把老大怎么了?”

顾浩然有些失神的看着龙尧宸抱着夏以沫的背影,直到无线电里传来声音,他才收回神,“爆破小组进来拆弹,其余人带着孩子尽快撤离,除了爆破小组,这里不许留人!”

宋美娜调转美眸,暗暗一笑,突然问道:“月儿,我突然在想啊……这夏以沫要是被我从龙尧宸身边挤掉了,她,会不会去找顾浩然?”

“那个宸少还真男人……”

龙天霖眸光阴戾的看了眼地上的一片狼藉,眸光轻眯间,嘴角渐渐噙了抹邪魅到冷寒的笑意,看到厨房里的众人一个个如置冰窖,一股寒意从脚心蔓延了全身。

“随便她去闹好了……”莫忻然仿佛看出店长的为难,淡漠的说完后,拉过一旁的画设计图的专用纸,然后顺手取出一支铅笔在手里打了个旋儿,“你去忙吧。”

“我觉得没有必要!”

`莫忻然看着前面犹如古堡一般的别墅,再看看整个山头,一股凉意顷刻间从脚底慢慢的,慢慢的蔓延……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沉浸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而凝固住了血液。

冷冽看着前方,微微勾了唇角露出透着危险的诡笑,“冷家大家长马上就要六十大寿了……”

闭上酸涩的眼睛,饿了一天的她仿佛饿过油了,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奇迹般在房间里变出来的美食是她一直奢望的,而真的摆到面前时,她却完全无感。

看着自己的杰作,本来没有多想的夏以沫突然脸上的笑容变的安静,心里不由得趟过酸涩,她微微抿了下唇,将心里的酸涩压下,朝着龙尧宸摊开掌心,另一只手则比了个电话的手势。

在a市闹市区有着一座被称之为“御景园”的高端公寓大楼,颜展翔坐在公寓楼17层的一套公寓的封闭式露台上喝着茶,在政治舞台洗礼的沉戾的眸子微眯的看着折射在雪上的阳光。

“叮”的一声,电话响起,颜展翔不疾不徐的将手里的杯子放下,接起电话置于耳边……

“副总统,曾华带队的十名特殊兵已经对a市地形勘察完毕!”

既然花谢了可以再开,那她又何必要一直执着于以前的事,紧抓着不放呢。反正他不放她离开,而她……也不想离开。

wing手轻轻滑上键盘的同时,spark原本垂着拿着琴弓的手缓缓抬起轻轻搭在了小提琴上……

“是吗?”轻咦的声音溢出薄唇,龙尧宸的目光噙了审视,嘴角勾了个若有似无的邪魅弧度,他的目光很深,深的犹如一汪看不见底的黑潭,将所有的一切都吞噬。

冷冽抬眸,眸光变得深谙到沉戾,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听他缓缓说道:“传出话,我要和他连线!”

“咚咚咚咚”的急促敲门声响起,顾浩然微微蹙眉,还没有来得及应声,门就被推开了,就见李逸一脸急色的走了上前……

夏以沫的出气很重,加上她脸上那不健康的红,龙尧宸本能的俯身,探出修长的手在她脸颊上轻碰,入手……竟是滚烫的不得了。

“龙爸爸……”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不开心的传来,竟是让人心疼到心窝里了。

这个世界,经过变迁,仿佛,已经没有什么用钱解决不了,只要你有钱,就会驱动权,从来,权钱不分,相辅相成,而在政治和商界双重生活下的龙天霖,自然将这两个玩转的驾轻就熟。

顾浩然朝着二人微微点头示意后,带着曾月去了预先定的位置。

回到别墅,夏以沫给乐乐洗了澡后出来,就见龙尧宸站在窗前听着电话,龙尧宸见二人出来,就对电话里的人说道:“嗯,等我从齐亚回来后,就安排他回a市。”

龙尧宸并不敢有大的动作,怕惊了睡梦中的人,可是,轻触却又让他不甘,他微微蹙眉,舌尖贪婪的轻舔着娇唇,他本来想着一下就好,但是夏以沫身上那淡淡的体香却让他留恋的不舍离开……

“是!”刑越应了一声,从后视镜看了眼透着凉意的龙尧宸,启动了车子,原路返回了市区。

“浩瀚心海中,坚持一种梦……”

“乐乐,等下妈咪要去办事,你和爹地和苏妈一起,好不好?”夏以沫整理了下乐乐的帽子,笑着问道。

·爱情不是交易,也不是怜悯……那是一种充满了酸甜苦辣,期待又彷徨的抵死缠绵!

“以沫,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小麦急忙下车,看着夏以沫憔悴疲惫的样子,微微皱了眉,“上车,我送你回去。”

夏以沫看着小麦,看了好久,直到小麦的神情越来越担心,“小麦姐……”眼睛红了起来,“他没有办法拉小提琴了……”

“为什么爹地要突然去龙岛?”乐乐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100米运动速射……”金花1号抬起手,手上拿着秒表,她眸光微抬的看着夏以沫的同时,拇指放到了按键上,“35秒,全部命中!如果一个脱靶,或者超时……那我只能让你再去去洗礼一下了。”

“哒哒,哒哒!”

“来看妈咪考核……”乐乐挑眉,小手指了指前方正在布置演练场的人,“妈咪昨天给乐乐说,今天一定会通过!”

掀开被子,龙尧宸下了床出了卧室,径自往乐乐的房间走去,下意识的,他放轻了动作,推开门,果然见被子又被乐乐踢到了一旁,他上前,轻轻的为乐乐盖了被子后就在一旁坐下,柔和的灯光映照在他如刀凿的冷峻侧脸上,映出他深藏的悲伤。

乐乐虽然疑惑龙尧宸为什么会认识妈咪,而认识妈咪又为什么把他“抓”来,可是,从感觉上,他害怕这个男人,却并不讨厌他,觉得他并不会伤害自己,而且,他好像真的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开口说话……

龙尧宸眸光轻眯的看着脸上泪迹斑斑的夏以沫,冷冷说道:“夏以沫,出来!”

龙尧宸觉得夏以沫那抹嘲讽的眸光刺眼极了,他墨瞳暗了暗,刚刚想要说什么,却猛然想到兰姨方才说的话,顿时,不淡定的说道:“夏以沫,你……”

就在龙尧宸进了别墅那刻,海月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她一脸气愤,甚至咬牙切齿,她看了眼别墅的位置,拿出手机拨了颜若晞的电话……有没有一个人,一旦你爱了就不想失去,一旦你爱了……就想生死与共?

他们之间过着夫妻的生活,却从来没有经历过所有夫妻必须经历的梦幻……想他冷冽,却原来也会为“结婚”费尽心机却终不得其果。

龙岛的天空依旧晴朗的没有一片云,龙尧宸和夏以沫的婚礼虽然忙碌,可是,并没有请很多人,观礼的基本都是二人生命中有着意义的人……

“你安心忙吧。”莫忻然回答,“以沫和宸少新婚燕尔,我在这里也不好打扰了去……明天我就先会齐亚岛了,店里这两天大单比较多。”

“小然……”

莫忻然微微皱眉,垂眸看着夏以沫递了过来的深蓝色风信子,接过的同时就听她说道:“没有丢不去的无法面对的未来……”说着,就见她接过龙尧宸手里的剪刀,当着莫忻然的面儿,毫不犹豫的将花径剪断……

而得到这些……就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

“……”

群号:234049023原来,我们只差了那一步;或者,只是多走了那一步……

*

冷冽轻轻勾出一笑,目光深邃,“从没有见过挖自己伤疤来安慰别人的……”

“你好,”庄纯声音柔和,她暗暗冷嗤的看着莫忻然,脸上却纯柔结合,“我是冽的女朋友!”悲剧的到来让人措手不及,直到那刻,始终纠结自己无法释怀的事情仿佛一下子都变得清晰。可是……就算明白,一切也都已经晚了!

狠戾的话冰冷的传来,夏以沫偏头呆滞的看着地面,渐渐抿了嘴,眼帘更是不受控制的不停扇动着。不是因为脸上的痛,也不是因为彭宇阳的话,而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悲伤和来自龙尧宸眸光里的恨!

这个女人是想死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