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仙天地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啊……”

“轰!”

豆豆也不知自己在地上滚了多少圈。不痛,但是很晕呀……

“相信他,不会有事的,宇文元化可不是什么只懂打仗的粗人,他聪明的很。”有些事情凤轻尘看不全,但也不会至于什么都不明白,就算当时想不明白,事后也能想出一二。

某个守城小兵起身伸懒腰时,发现一阵寒风吹来,全身一个机灵,机警的打量四周,发现前方似乎有黑影往城外飞了,可惜九皇叔的座骑速度实在太快,他还没看清是什么,那黑影就消失了。

学子们叫嚣不停,九皇叔的护卫默不做声,仔细地将自己的刀包好,免得等伙出手时,刀刃伤了人、见了血。

“刚刚不是说众生皆平等吗?怎么我又成了无知妇人。”凤轻尘这是得理不饶人,可偏偏那书生又挑不错,脸色越发的难看,气得全身都在颤抖,可惜凤轻尘看不到。

“大小姐的意思是,我们造一座桥,横跨这两座冰峰,让族人退到对面去?”凤离忧看凤轻尘不喜,连忙插1;148471591054062话。

毕竟,她身上的裙装不适合骑马,也跑不动,到时候定会弄得很狼狈,幕后指使者恐怕也没有要她命的意。

“你委屈,本王也委屈。”手指停在凤轻尘略显苍白的双唇上,摩挲片刻,见凤轻尘没有反应,九皇叔轻叹了口气,替凤轻尘捏了捏被角:“好好睡吧。”

“不急,本王有事和你说。”今天不说清楚,在路上就没有时间和机会了。

她的性子看上去很平和,可她骨子里却有固执的一面,她坚持的东西即使是错的,也要坚持。

凭那些东西,至少可以让他们五个人,活着回到陆地。

“啊……”凤轻尘本能的按了一下,随即笑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豆豆的二货本质,在第一天,南陵锦凡就见识到了,本以为豆豆是装得,可这几天下来,南陵锦凡算是看明白了,那么二的货根本装不出来。

另一个营帐里,被下了药的八个暗卫,好似丝毫不受药物的影响,动作矫健、迅速,如同猎豹一样。

“攻城方一向吃亏,城内虽然只有一万兵马,可一时半刻这些人也攻不下来,这里似乎没我什么事,我去云潇和王七那里看看,也不知医学院那帮学生,第一次在战场给人包扎,做得怎么样。”凤轻尘自认自己不懂打仗,要不是被清王拖着过来,她不会来城墙上。

“你又给他喂了什么?把人弄死了,小心九皇叔宰了你。”凤轻尘被谷主这位奇葩师弟,折磨的快没有脾气了。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谷主这位师弟和谷主一样,都喜欢拿活人试药。之前为了审讯灰老,九皇叔让他给灰老喂了不少折磨人的药,逼灰老开口。

九皇叔看了一眼棋盘,随手落下一子:“司家军是皇上的心腹,本王不想让皇上伤心。”

王七彻底的无语。

天大地大,她凤轻尘要的手术室最大。

凤轻尘应了下来,要求皇上把人清空,皇上一一召办,太医没有走,而是去隔壁救治谢皇贵妃去了。

凤轻尘也没多问,乖乖地去跟着太监,去给那七个士兵换药,至于九皇叔呢?

“狼族禁地果然不简单,怎么也逃不过。”兜兜转转,又跌了回来,凤轻尘怎么高兴得起来。

没有让凤轻尘失望,玉粒虽小此刻却暴发出惊人的力量。玉1;148471591054062粒颤抖地越来越快了,凤轻尘都能感觉到,颈脖处的灼痛。

“躺好。”九皇叔不和凤轻尘多说,强制要求凤轻尘执行,在九皇叔的高压下,凤轻尘只有妥协的份,乖乖躺着眨巴着眼睛看着九皇叔,见九皇叔半天没有行动,凤轻尘只好提醒他:“九皇叔,我饿了。”

别看秋雨圆脸讨喜,可瞪起人来那气势也不弱:“秋雪,我知道你为主子着想,可你也要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当这是在苏家呢,你当凤小姐还是以前那个孤女,可以任人欺负呢。

暄少奇和玄月宫主都习以为1;148471591054062常,可凌堡主却有那么些不是滋味。在他地盘抢他的风头,九皇叔凭什么?

“是该论江湖礼节。暄宫主身份不凡,要论师门之礼,暄宫主日后还如何处事。”

沈若走后,苏文清的火气也消了三分,看着一室的凌乱,隐隐有几分尴尬,转身朝书房走去。

“文清,我没有得选择,动手吧,我扛得住,死不了!”算算时间,他只有四个时辰,他等不及!

九皇叔的眼神太直接了,直接到让敏夫人再也装不下去了。尤其是九皇叔话中的威胁,让敏夫人不得不出声。

“圣敏皇后,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胆小怕死。”九皇叔一个字一个字,咬得特别清楚,凌厉的眼神满是鄙夷与不屑。

王锦凌聪明的,没有去问九皇叔和轻尘之间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去劝说,两人默契的不提九皇叔,只问彼1;148471591054062此关心的事。

“凤姐姐,你没事吧。”苏文杭道。

唉……出门时,孙正道特意提醒她,带好刀解剖用的刀具,她就知道没有好事。

凤轻尘站在一侧,看着脚不挪、眼不眨的赤炼水和郭保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握住小镊子,孙思行精准地将和头发丝一样细小的神经拉起,又将心脏瓣膜进行剥离,手速1;148471591054062之快、之精准,让人忍不住惊叹。

说到这个,凤轻尘就特别地不好意思,尴尬的道:“害你们担心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们被困在一个小山村,身边也没有人,根本传不出消息。”

这凤府有凤轻尘在才是凤府,不然……就什么都不是了。

“洛王你可以试试,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毁了你。”

毁?的确毁,凤轻尘只要用力往上一顶,毁的不仅是东陵子洛的男性的尊严,也毁了东陵子洛未来的路。

无依无靠的女子,拿什么去和权贵斗!

与凤轻尘的激动相反,九皇叔冷冷地扫了凤轻尘一眼,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清傲冷漠的态度一如初见,眼中根本没有凤轻尘。

“不许伤她,我让你们走。”王锦凌重声自己的话,只是这话中的意思,只有他和凤轻尘明白。

为了转移凤轻尘的注意力,九皇叔故作不经意的提起西陵天宇和崔婉君的事。

她毫无准备,就算见了蓝景阳也做不了什么,她要见蓝景阳,又不是和他聊天的。凤暗骂符临多管闲事,但还是在对面坐下。

豆豆指着凤轻尘凌乱的发丝,那胳膊不停的晃动,嘴巴也张得老大,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了。

“我出去看看。”凤轻尘看了一眼,与鬼将缠斗的九皇叔,确定九皇叔不会吃亏后,便带着兵符走了出去。

凤轻尘知道自己一时半刻走不了,看着自己一身粘糊糊的,再加上头顶上的伤口也需要清理,便直接对九皇叔道:“九皇叔,轻尘想要换一身衣衫。”

“崔家公子、王家公子我都敢治,还怕一个云家公子不成,不就是脑瘤嘛,前世也没少做这个手术,作为一个大夫最忌讳的就是怯,自己都怯了让病人怎么办。”

四国九城的第一场大战,也许就在陆家那藏财富的无名小岛上。1380回京,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求死不能

和上次来玄情阁不同,这一次蓝九卿直接从外围杀了进来,一路走来,手中的长剑不知收了多少性命,剑上的血从抽来就没有干过。

不过因为天黑,凤1;148471591054062轻尘看不真切东陵九脸上的表情,只以为他关心东陵子淳,便将在路上发生的事情,一一说清楚了,再三保证东陵子淳不会有生命危险。

总督?来得真快。

想到驯马一事,凤轻尘又想到最近异常安静与低调的安平公主,难不成这位公主因为北陵凤谦的求亲,而变得胆小了?

孙太医果然学坏了,忍住笑,凤轻尘板着脸道:“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走吧,以免耽误了苏绾小姐的病情。”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