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伊于胡底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果然,接着他就对我说:“你不要以为这是给你装饰用的,这是一个可以感应到怨气的灵物。任何的鬼、灵、煞,都是死后的产物,只是他们死后不去投身而是在人间逗留,基本上都是因为怨恨而留存于人间而不愿离去。

“你怎么知道?”我不禁脱口而出。

这里住户不多,小的一看大喜,于是就把这儿给占领了下来,供小的使用。”

“不能吧小姐,你是不是神经过敏啦!”开车的师傅好奇地看了一我。

我停了下来以后,张兰兰也跟着停了下来,她不解的看着我。

看来他们还是打算采取了要帮到取过来把这条蛇给斩杀的主意,想到此,我心中黯然。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却如此的感性。

没有办法,我只能坐在了旁边的一块楼梯上,张兰兰也被那个戒指的光给包裹的静静的坐在了我的旁边,脑袋轻轻的靠在了墙壁上。

宫弦妖孽的看了我一眼,像是料定了张兰兰不会对他做什么一样,好整以暇的看着我,瞧这大爷的模样,就差没有吹一声口哨了。

我对于张兰兰的这种行为表示鄙夷,恨不得仰天长叹一声交友不慎。抓着宫弦我就是一阵埋怨:“你来做什么呢?张兰兰都被你吓跑了!”

忽然间我这才想到张兰兰的情况,于是赶忙询问她:“兰兰,你的身体好了吗,怎么现在看起来你已经恢复了的样子。”直到现在我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张兰兰是中了极深的怨气之毒,还在等待着宫弦的救治呢,怎么忽然间就似乎如无事般了。

可是宫一谦不让我走,眼神如同湖水一般的死寂。他发现我在看他,便收了收神色,看了我一眼,一脸无奈的对我说:“由于宫弦是显灵的,而整个宫家都是依靠着宫弦才家大业大。所以家里专门为宫弦造了一个祠堂,也每日都派人好生的伺候他。”

那些由于根部已经腐烂,已经东倒西歪的大树,一点也不妨碍我那阅历的双眼。

我不敢大意,生怕自己一个人又被困在这里。我开足了马力,朝着来的方向奔跑而去。

“张兰兰,你走到哪里去了?可真是把我给吓坏了。还以为你被这里的山怪捉回去当山寨夫人了呢。”

她一看到到我摇头,神情立刻紧张起来。

“你……”我猜到了宫弦想干什么。我想反抗,但是就如前几次一样,我根本全身无力反抗。

我怔怔的回忆着。无意间的抬头,看到了墙上的闹钟,已经快八点了。

这一晚上也不知道宫一谦天他那边怎么样了?虽然他跟踪我来,还被我骂了一顿,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就冲了这一点,骂过消气了以后,我也就不再那么生他的气了。

这个才是问题的关键,是哪个女人想害我,我非得把她揪出来不可。

更糟糕的是,我们出来时,张兰兰并没有把她的包裹带过来。

床板光洁的不行,但是令我惊奇的是——突然从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铁锈的味道,伴随着这股铁锈味之后的是几个血红的眼珠,从我的床板底下滚了下来。

只见她转过头,看着曾大庆,然后问道:“爸,我的两个姐姐是怎么死的?”

我越想越觉得心慌慌,特别是身边的宫弦一直沉默着不开口。这种诡异的感觉让我更加觉得喘不过气来。

他身上的冰层一直在不停的融化,他脸上的水渍一定是汗珠而非冰块融化的水珠。因为那些冰块融化以后,是直接化为气体形成雾而非水汽。

就在我往前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陆雅“哎哟”的声音。我连忙回过头,发现陆雅赌气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手中那些价格不菲的裙子被她连同袋子一起扔在地上。

殊不知我说的这句话,又引发了一场误会。只见陆雅索性放下电话,然后一直看着我,嘴角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冷笑。

陆雅突然转头看着我,“一谦要扶着我,我的脚又崴到了。能不能请你帮我拿一下我今天买的衣服?”

“扑通”一声,飞天蛮从电视机里掉了下来。她不再象刚才那样神采飞扬的在空中飞舞。而是奄奄一息的跌落到了地板上。

我感觉到很奇怪,“这也不能够直接说明这就是因为买了我们店铺里面的笔所导致的呀,你能再详细的跟我说说吗?”

曾大庆的脸在烛光下显得有些苍白,但是说出来的话却铿锵有力:“这一定就是你们店铺卖出的那只笔的问题没错了。刚买回来的时候,我将它当做礼物送给我女儿,我女儿虽然喜欢,但是从来没有表现出特别宝贝的样子。”

那个女孩子走进来以后,书包也不脱下来,就愣是一直背在身上。经过客厅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对曾大庆说:“哟爸,还挺浪漫的啊。现在知道找女人回家了?啧啧啧,你看着周围,这灯光暗的。”

随着我的动作,那个一下一下拨弄着我的头发的手也离开了我的脑袋。说不清是失望还是放松的这种奇怪的感情就冲蚀着我的内心,我浅浅的呼吸着,胸膛的一起一伏都是那样的牵动着我的神经。

于是我越想越觉得有些悲观,面带苦涩的对张兰兰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感觉自己的嗓子一瞬间干哑的难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就像是有些什么东西堵着一样,怎么都难受。

于是我冲进了理货室,询问备货的同事这款白玉手镯是何时到货的,又为什么没经我的手就放进网店里。

见到我走过来其中的一圈走下来,笑呵呵地对我说,“姑娘,你来啦,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做手术啊?”

我跟张兰兰对视了一下,又齐齐看向张飞。

“没有没有,没什么问题。”没想到三轮车的司机立即恢复了正常答复我。

原来曾大庆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也难怪。我说呢,我都还奇怪为什么曾大庆跟在淘宝上留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但是这样也有一个弊端,就是看曾大庆接下来到底会不会相信我了。

此时大明的手扶着我,让我有了更加强烈的要靠进他怀里的感觉,而且更为可怕的是,我已经渐渐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晰,我是如何中招的,又是哪里中招的,自己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我快步跟上张兰兰的脚步,就眼睁睁的看见了张兰兰停在了金先生的家门口,然后张兰兰就后退了两步,高挑着眉毛看着我。眼神中似笑非笑,似乎在对我说:“别看了,你自己的事情,你不上,还等我上吗?”

就在我自暴自弃的时候,那个枯萎的玫瑰花竟然直接就一步一步的跳到了我的面前,它下面绿色的枝竟然变成了一个人的手指头。更令我惊恐的是,这个手指头不是一些森森的白骨,竟然是一截上面还带着血肉的手指。

出了会所以后,直到我觉得我们已经走了很远,我才对张兰兰说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兰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张会长有点怪怪的,但是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对了。”

而且如果还是别的妖怪的话,那肯定也是跟那个夺了阿明身体的那个怪物是一伙的,否则他用不着来干涉我们制药的。我跟着张兰兰一起到了另一个飞头蛮的所在地,这间房子对比一下就显然是没有张家和宫家的家业要好。只是一个单纯的居民楼,看着这个格局,里面应该也不过是个一百平米的小房间。

我点点头,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开口问上什么,就凭刚刚那个男人说的话,就能让我胡思乱想很久。什么叫做杀死的鸟儿又死而复生的事情?我一丁点儿都不想深入了解。

我看了小钰一眼,然后点开刚刚那个文档:“小钰,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的话令张兰兰放手,她对我说道:“好,既然好些,那么我陪你过去看一看。”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果然还是她最懂我的心。

“什么地方,这里是哪里。”还弄不清楚状况的大明疑惑地看着我们。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大明,果然大明的脸色都白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女孩,而小女孩却不管这些,她只管大明的裤脚,不停的说:“大哥哥,大哥哥,妈妈今天不在家,我正好可以跑出来玩,你陪我玩好不好。”

她们聊的东西十分的混乱,思维也跳跃的很快。我一路走过去,冷不丁听到其中的一个阿姨说:“还好宫建章这几天没在家。”然后另外的人就在那附和着。

却没想到那个老板却直接走过来,然后对我们挥挥手说:“走走走,你们不要坐我这里。我今天有事情,我要关门了。”

我就像是受到了蛊惑,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有些不受到自己的控制了,正准备听从脑海里的掉头时,脑海里分离出一丝极小的声音:“别回头,别后退,继续往前走,离开这里。”

看着跑得比小兔子还快的张兰兰,我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了,反正事已至此,也不是我可以改变的了。

我的话语落下,门外面有一瞬间的寂静,然后过了几十秒才有了动静,我在这段时间里甚至以为刚刚,那个外面的声音是不是我的幻觉?门口的那个人是不是已经走了?这些胡乱猜测全部的都在我的脑海里面闪过,我有一瞬间的茫然。

大陈一脸诚恳地跟我道歉,却听得我一头雾水,什么叫我们也没有跟他联系了。我可是每天都给他打好几个电话,可是电话却无人接。

“对对对,那个就是我的电话。哎呀,糟糕。”大陈说着,忽然跺了跺脚,然后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的瞄了我一眼,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呀,林梦小姐,怪不得你找不到我,那个电话号码我已经不用了,也就是从我写下差评的第二天,我就更换了手机号码。我还合计做现在的淘宝卖家真是太牛了,出现了问题,被人投诉也置之不理,却原来是我更换了手机号码,让你联系不到我。”

“你跟踪我?”我执着的问他,并不打算原谅他。

我的钱递了过去时,我看到大妈的眼睛一亮,双手就接了过去,还连声对我说:“没问题,没问题,你们先回去安心的等着,大妈我保证金你们吃完饭后就有人过来送你们去想要去的地方的。”

大妈的话我一点儿也不怀疑,看她那热情的模样我就知道有戏。

我跟张兰兰重新回到了黄拓跋的家里。张兰兰把鞋一脱,对我说,我先眯一会儿啊,饭菜来了再喊我好了。”

任谁都喜欢听奉承的话吧。只见大妈的眼又乐得眯成了一条线了。

“林梦,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吧,住到哪一天腻了再回城里好了。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了。”

我没什么胃口,简单的吃了几口后就放下筷子了。看着外表健康礼貌的欣欣,我实在想不出她怎么会这么举止奇怪。光是吃一顿饭就那么不同。好像在迷信什么,完全不是一个90后应该有的思想。

网店的介绍里说,这是泰国八十年代的小雕像,拿来把玩的。但现实中谁会拿这么一个长想可怕的东西来玩?

下人们聊天的时候总会聊到陆雅,开始几次我还会躲在旁边,听听她们究竟聊了什么,但是后来我发现,她们说的话题都无一例外。

我已经走远了,身后她们聊得什么东西我是再也没听清了。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宫家的水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太多了。我不想踏进去,可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不来了。

张兰兰想都没想的就直接叫来了空姐,说是旁边这个男人精神有问题,并且吩咐空姐快些将他带走。

我心里都暗暗的为空姐的应变能力叫好了。我才不关心这个男人会被带去哪里,只要他肯离开我们的身边就行了。反正现在需要我操心的事情也已经太多。

没想到的士师傅很肯定的就答道:“我只是负责送客人去,我自己并不去。”

是那个神出鬼没的男鬼……他怎么又来了,竟然还跑到我的老家来了……我下意识的倒退一步。

坐在车上,小月一脸呆滞的表情。不言也不语,看不出情绪。我也不知道小月究竟是怎么了,只好默默的坐在旁边,现在也不是提差评的时候。

可是就在我叫唤了一声以后。忽然,我立即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了。因为我觉得我撞上的是人。

欣欣红着双眼大喊道:“我要杀了你!”说完她就猛地朝王先生冲过去,还好他的力气大,一把制住了欣欣,夺门而逃。

但是就算是这样,被一个小孩子一直盯着,然后还不停的笑着。从刚刚调皮的笑容变成了现在的无声微笑,我简直都快要崩溃了。

可是我的短信还没有编辑好,那边就又飞快的回复了一句:“客服小姐呀,我能不能知道你们的店里都在卖着什么东西啊?你看我买的这个花瓶,虽然说是仿照乾隆时期的花瓶没有错,可是,你说这个赝品啊。它就算是仿的再美轮美奂,它毕竟也是一个赝品呀!怎么就能这么娇贵呢?”

手也不知不觉的握住了脖子上的项链,企图能够感觉到上次那样烫的炙手的温度。幸亏,千不灵万不灵,好在项链还是有点温度。在这种冰冷的地方,我已经被冻的说不出话了。

突然间,从刚刚渗出液体的墙壁里,竟然一直传出来那种就像是有东西在不停的凿着墙壁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这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就像是被人用锥子刻在我的心脏上一样。

“没听到我说话吗?”

有的鬼魂他是没有形体的,只有一个无形的透明的存在着,他可在飘浮于空中四处游动,却由于没有实体而无法象一个正常人一样下地行走及活动。

张兰兰点点头说:“没错了,这个就是雨女剩下来的灵魂。它就藏在雨伞的里面,我以为今天早上收掉的已经就是雨女的一整个灵魂了,可是其实不过才是一半的灵魂。这个女鬼做事情比较谨慎,将自己的魂魄一分为二,一半放在杨美玲的身上,一半就藏在了这个雨伞里面。”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也有些莫名的自信感,也更加的渴望能够见到宫一谦了。乐极生悲。

整理了一下思绪,我拿起一个看着像我的行李的箱子就往外走。四周已经没有人了,检查行李的没怎么看单子也就让我走了。走在路上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箱子一直在晃动。

张兰兰最后跟我在一起时,正是这团黑雾来犯的时候,张兰兰把那反把加了法术的桃木剑给了我我,这才让我支撑了那么长的时间,若是不然她也不会失踪的。

周围的风铃声在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夫人闻言嗔怪的看了一眼华先生,然后拧着眉头不好意思的对我说:“这……”

听了我的话,张兰兰哈哈大笑:“瞧你这怂的。赶紧去吧。”说完,张兰兰就坐在旁边的梳妆台上,涂抹着桌子上的高级化妆品。

想到这里,我心一横。不知道这个灯泡就这样一会闪出微弱的光芒,一会又是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会不会突然间爆炸。就算不会爆炸。这种一会亮一会灭的感觉,还是令我十足的不舒服。

我站在原地,电梯的门突然间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进来。然后她静静的站在我的旁边,手伸过去在楼层按钮的那边虚空的按了一下,但是什么什么楼层的按钮都没有亮。

这是张兰兰的拿手本事,她立即接过了宫弦的活儿,嘴里念起了往生咒,宫装女在数声的谢谢中也慢慢的消失了。

我听见姐姐对宫弦说:“小帅哥,真是太少见了,竟然还有这么帅的男鬼。你说,你觉得我好看,还是我妹妹好看呢?”

张兰兰笑了,因为嘴唇的咧开而露出的小虎牙在这个时候带着一丝残忍和血腥:“秀秀,你信什么,都不能相信那些鬼的鬼话。很多人死了以后变成了鬼魂,要有这种法力的鬼魂更是经过了好多好多年的磨练。度过了孤独和绝望,你以为还会剩下多少分人性?”

知道对于这样的事情耿耿于怀是没有意义的,倒不如赶紧解决完问题,然后去找到宫一谦,好好的问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才是比较主要的吧。

我的心中是一阵激动,证明这个时候我起码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这儿,没有那么无助。

这话说出口以后,我自己都让自己楞上了好一会。我的声音也变得十分缥缈,远的捉摸不到。

她注视着我的时候,那两个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一动不动。

“兰兰,不对呀,你还记得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那时黄拓跋不也离开了这个屋子吗?”我不解地询问兰兰。

“那说明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可是张兰兰,你现在弄的这些事要想干什么?”

我常常在安静下来的时候想到他们。说到底,宫一谦跟陈媚他们两人都是被我拖累了。

那两张红色跟蓝色的符咒竟然发出了火光。张兰兰迅速地将这两张符咒扔到了盆里去。

想必她也睡的并不踏实吧。

厨师绕着我走了几圈说:“确实,你的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更加吸引人的就是你那个浑身的阴气。”

厨师见我笑了,也阴气森森的笑着对我说:“你呢?小姑娘,你想喝汤?还是吃粥。”

这里的人都是疯子,我这个时候才觉得宫弦那个男鬼有多正常。冥婚冥婚,怎么谁都盯上我。

但是因为张兰兰在我旁边,所以我还比较有点勇气。想到我的一举一动,都涉及到张兰兰的生死,如果我要是怯弱了,那么老板他们很快,就会把张兰兰给送过去切了炖成骨头汤。

整个脸都绷得紧紧的,看得出来许之前,一定受了很大的惊吓,而且,表情又十分的痛苦,因为这是刚死没多久,所以面皮还比较鲜活。

更何况事到如今,男鬼好像是一点都不打算来了。

不仅安静,基本上都变得十分干净。和刚刚我看到的那个血腥的场面,真的无法想象,竟然是一个地方。

张兰兰解释到这一步,我已经大概听明白了。我问道:“所以你们利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让你儿子把他们的灵魂给吃了。”

一边对他说,我一边悄悄的瞄了一眼他手中的草药。这是一种我没有见过的叶子,完全想不起来在什么植物的身上见到过。

张兰兰虽然面上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但是也还是直接从他的手中拿过了那株草。志超才刚落到张兰兰手上,就看见张兰兰如同接到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将它远远地扔掉。

见过烟里面夹杂着白粉的,见过将摇头丸混成糖果的,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草一样的东西,也能有这么大的能力。我把我的来意告诉了他。从电话听筒里我可以比较清晰地听到他那边的环境所传来的各种声音。

我看向了他的手。没错他的手这时候黑乎乎的一片。就像是一个布娃娃掉进了泥水里后的感觉。

想到此我笑了,倒是忘了怨气鬼是不是能吸食喜气的。忽然间听到那个怨气鬼惨叫一声:“啊,啊,怎么会有喜气,这里哪儿来的喜气。”他的惨叫声声声不绝。

在外面接电话的张兰兰进来说,“刚刚我爷爷来电话了,他说小鬼本性都不坏,反而都是可怜的孩子,还没出生死了。被人做成雕像后他们也有七情六欲,喜欢吃糖,喜欢玩具,想要主人喜爱他们。所以整个小鬼群体才会进化成如今的模样,为了得到主人的供奉和喜爱,尽可能的帮主人实现愿望。虽然会时间长了反噬主人,但那也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

“说不说!”我把筷子往桌上一拍。

张兰兰撇了撇嘴说:“不仅如此,还有咱俩后面的鬼东西。你可注意着点。”

我没有等来宫弦的帮助,却等到了张兰兰的帮助。也不知道宫弦为何没有响应?这让我的心情有些忐忑不安。

心头忽然涌上来一阵很强烈的欲望,让我一时间顾不得去考虑大明与我方向不一致的问题。

宫一谦是实实在在的凡人,他不是鬼也不是灵体,自然不可能有透视眼也不可能有千里眼,他既然知道我在跑,那么他就一定在我的身边。

“两位美女,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对,看起来就是个心机婊,哦,不对,根本就是个心机婊,就她那么差的演技怎么可能会火呢。”说完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这种人啊,你说到底是吐什么呢?要是为了出名就这样的演技也混不长久,要是真心喜欢这个职业......那她怎么也应该好好练习她的演技吧。”张兰兰一面吐槽这之后竟然连口气中的鄙视都毫不掩饰,我看着她那愤世嫉俗的样子胸口一阵沉闷。

于是我也就由着宫弦,在他别有深意的眼神中随他一块回到了宫家。

她顿了顿,眼珠子转了转说:“有一次我外出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宫弦揪着一只小鬼不放。像你跟我这种体质,其实都很容易招鬼的。要不就要有本事自己保护自己,像我这样。抓鬼抓到一般的鬼都不敢轻易靠近,要不你就等着被鬼吃掉吧。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强硬的后台咯,就像你这样,你这老公可是杠杠的给力啊。”

我压低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躺在宫弦尸体的旁边。当下心中暗暗想着:这宫建章,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不该那么多天都没有来,就今天我一来他也来了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