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齐东野语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一切能发生这种变化的都一定是非自然力导致的,也就是说我现在睡的房间里面并不是很安全。

也就是在点开短信的同时,我坐直了身体,眼睛也无意识的睁大,短信的内容竟然是!

我顾不上心中的这种反胃恶心的感觉,急急忙忙的去挤压另一个。越这么下去,我越是觉得自己有病一样,做出的事情简直丧心病狂到不行。

看到宫弦这么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我也就陪他打哑谜。可是当我慢慢的打开饭盒的时候,还是令我大吃一惊。

我逃一般的逃离了我所熟悉的城市,我以为我逃离了熟悉的环境,就可以假装以为自己没有那些过去,可以重新来过。

当他们要去搬走钢琴时,我终于站不住了。

我决定拿出女主人的威严来。怎么说我也是宫家的女主人啊。

由于怕惊扰到他,我跟张兰兰都是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他现在忽然冷不丁地转过身来,以我们对视,倒把我吓了一大跳。

那个女子站在风雨之中,消瘦的身体似乎摇摇欲坠的。这么大的风以及那么大的雨,可是那个女子却是不躲不避的,就那样站在那,任凭着风雨淋向她。

就是没有出现这条蛇,我也可以想象的到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这个山谷里绝对不会安静。因为这里离磨盘山太近了,既然摩盘山已经不是人类的地界,我不相信在这个山谷里还能有一片净土。

我听到了旁边有鬼在咽口水的声音,突然间有几秒钟心疼我的孩子,但是我还是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够心软!毕竟这个孩子顶多只能算作是我跟宫弦的孽障。

但是让我更加觉得恐怖的是,孩子居然长得一副人类小孩的模样……

到了座位上,张兰兰点了一份水煮鱼,然后把菜单递给我。我快速的瞄了一眼菜单,欲哭无泪。

前不久才觉得汪雪雪是挺可怜的,却没想到这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就听见汪雪雪厉声说道:“你们店铺怎么这么缺心眼呢?这种东西都往上面挂,所以说现在的人啊,真的是为了赚点钱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我跟你们说,我丈夫会这样完全都是因为你们的问题,你们最好是把我的丈夫给恢复原样,不然我就找上我的姐妹们去把你们的淘宝评价全部都弄成差评,我要你们店铺开不下去。”

这个吴先生还有吴夫人,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打定主意后,我对张兰兰轻轻的说:“嗯,买了一个两百块钱的毛笔就非说他的孩子用了以后性情大变。”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其中的一个游离魂还真的让开了路。连同路上糖果一齐就消失不见了。

这样的,购买一万我已经听说,过了无数次,每一段差评的前面都是这样开头的。因此我一点也不奇怪。

“大陈,整个磨盘山上就像是没有人居住的样子。难道你是自己一个人住在那儿?”

我才看到,前方隐隐约约啊,出现了一栋木房子。

正当那蛇形的黑雾的大嘴咬住了宫弦的头,并在迅速的合拢着他的大嘴时,惊得我瞬间就汗湿了后背。

但是,除了这样,除非我不出门,否则我已没的办法遮掩住这些斑斑吻痕了。

我扶着旁边的石头,对着地板就是一阵干呕。头也一阵晕眩,摇摇晃晃的感觉双脚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站直了。

那个黑影,他既然是灵体,那么应该也是害怕见到太阳的吧!希望天亮以后它自动也会消失。

我期待的看紧盯着房门,希望宫一谦能够打开房门走出来。可以张兰兰敲了好一会儿。那紧闭的房门依然紧闭着,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张兰兰的声音比较大,让我一下子醒悟过来。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这才进到了房间里面。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我的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的眯了起来。

“那些啊,说起来放太长了,他们似乎是被什么灵力很高的灵体控制住,那些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我只是负责把你骗过来而已。”

“我只知道那个屋里关着三个怨灵,其中两只怨灵的年头连我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可是那个灵魂被封在大门上的那个,他是四天前才被封进去的,至于是被什么人封印了他们的灵魂,这一点小的实在是不知道了。”

“谢谢大王,谢谢夫人。”黑雾忽然间如梦初醒般的连忙再磕头,这一回他磕的是感恩的头,而不是刚才那样求饶的头。

就在我看着张兰兰的时候,忽然间,我发现她身上的冰慢慢的融化。不仅如此,从她的身上还飘出了一缕一缕的黑气。

棺木里的那个跟宫弦斗法的人。我的直觉,他一定也是邪恶之物。这样充满了邪气的东西,会不会需要张兰兰身上的怨气来加深他的灵力。若是如此,那么宫弦可就麻烦了。

我觉得自己待不下去了,连忙喊住宫一谦:“一谦。你们去吃东西吧,我直接打个车就回去了。”

现在我平静了下来,我才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飞天蛮靠近我身旁那么久了,可是宫弦送给我的那个手镯竟然没有反映。

当我们将飞天蛮放在张飞太太的床上时,她就自动的与张飞的太太身体融合为一体了。

我点点头,表示没错。可是我旁边的人却在这个时候对我压低了声音说:“你找他干嘛啊?我跟你说,你别去找他啦,他家里面出了事情了。”

等到我终于看到了一个写着“五”字样的牌子,我才长吁一口气。这里并不像别的普通楼道一样,一般一层楼只有一户到两户人家。长长的过道里面连接着两个开口,这一个楼道里面竟然没有住人,而且还设计的这么宽敞。

四周明亮,这才让我看清曾大庆的房屋构造。门口进来就是餐厅,餐厅的右边就是客厅。而餐厅的左边,却是两个关上的门。曽小溪应该就是进去了这里面。

到了这里,金龙竟然出奇的好说话,我也没有想太多,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很害怕。

事到如今,我虽然心里很是难受,但是我却又不甘心,也许我想自己麻痹自己,自己骗自己,刚才那只是一种假象,一定不是真的。

张兰兰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梦梦,你改变主意了?不去了?”

张兰兰双手交叉的放在胸口,倚在墙边看戏般的看着我们。

劫后重生的喜悦,还未占据我的大脑。我就已经先趴在浴缸的壁上,企图把肺腔里面的水给呛出来。

打定主意,正准备实施的时候。宫一谦却抱着我一直胡言乱语,“梦梦,我真的不喜欢她的。你信我。”

我奇怪地问:“为什么要点那么多蜡烛啊?还有外面那些米是用来干什么的。”

殊不知金龙可能只是无心的说,却让我感觉到一真的受伤,好不容易才调节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不那么难受的,现在这人倒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张兰兰这时候开口了:“好了好了,先别说了。来日方长呢,你们着什么急,我都还是个孤家寡人。”

宫一谦笑了,然后问向张兰兰:“你呢?想吃点什么。”

但是张兰兰却不一样,她永远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甚至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张兰兰开口说道:“您应该怎么称呼呢?”

空姐有点奇怪的看了一下他,不过很快就热情的对他说:“当然可以了。虽然现在离飞机到达目的地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不过我们不会拒绝乘客任何合理的要求的,您确定你现在要升舱吗?”

我甩甩头,不敢继续想,最后的那个“同塌而眠”这个词语刚开始从我的脑海中蹦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一阵的不舒服,甚至还有浓浓的反胃的感觉。

“没有啊,林梦,你是不是在做梦啊,我做的事情怎么可能被第三者看到,那不是等于自己告诉陆雅我对她动了手脚了吗?”

“那不对啊,我明明提看到那个小老头模样的人了,而且刚才还从紫水球里狠狠的瞪着我看,那眼神我就是闭上双眼都还能感应得到。那种眼神是一种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

我觉得冥冥之中在我即将放弃希望的时候,他们却出现了,这是天神指引他们来救我的命的。

大陈一脸诚恳地跟我道歉,却听得我一头雾水,什么叫我们也没有跟他联系了。我可是每天都给他打好几个电话,可是电话却无人接。

我被张兰兰弄得莫名其妙,但是还是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生怕我做出什么蠢事情,把自己给逼上绝路。

走之前,华先生抱着夫人,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用口型说了两个字:“等我。”

华先生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但是即刻又反驳道:“我不是只为了这个,我也是怕夫人出了什么意外。”

华先生的犹豫是可以原谅的,换做任何一个男人碰到这样的情况,都不可能会能保证直接回答:“我当然是喜欢我原来的老婆了”

“宫……一谦……”我的嘴巴张得可以塞得下一个大鸡蛋了,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的眼花了,直到宫一谦走到了我的跟前。

“唉,还是没有,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现在是属于什么样的状态,只是现在离他们失踪也不还不到24小时,报警也不会出警。”大明已是一脸的焦急之色,慢慢地说,“林梦,我先帮你开一间房,你先住下来,我与小功再回去找找他们。”

我们选了一家在磨盘镇上看起来就有豪华的酒店悦来客栈住了下来。

“咚咚,咚咚”我尽可能的轻柔的敲起门来,也不知道屋里的人有没有午睡的习惯,真希望她们不午睡,否则如此唐突的去敲门,我还真担心屋主会不快。

“差评,差评,差评。”这简直就是三个大大的催命符,在我的脑海中无限徘徊。

好在今天的飞机上头等舱还空余着许多位置。那名空姐看来也是个有经验的空姐,只听到她对那个男说道:“先生,此次的旅途时间较长,前面的头等舱还有空位,您可以移位到前面去坐,这样也能够舒服一些的。”

在周边无意识的游荡着,张兰兰也被吓了一跳,神色带着几分惊恐。不仅张兰兰被吓得不行,赶尸人也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师傅,既然你了解的这么深奥,你有没有去黑雾迪厅那里看一看。”

而且按照惯例,每一处的恶鬼也就跟那山中的老虎是一样的,一山不容二虎,而有些能耐的恶鬼也是自占一处山头,除非是对方臣服于他,否则他也是不会容许另外的一人恶鬼与他共一处山头的。

与其被对方追得四处奔跑,到头来也跑不过他们,倒不如原地不动。我的手镯恢复了正常之后,我也就心里有了一点底,没有那么害怕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