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映雪囊萤
作者: 叁柒二十一章节字数:55164万

他们所鼓捣出来的玩意,绝大多数,都是建立在蒸汽研究所之上。

铁路、行省、衙门、学堂、矿山、粮田、山林甚至未来还可能有戏堂,有牧场……

今日……可谓是大出了风头啊。

与其如此,倒不如索性拿下大明皇帝,使大漠与大明之间,彼此攻杀,无论战争如何惨烈,只要鞑靼部还在,那么……突兀等人,依旧不失尊位。

突兀面上一喜,起身,上前一步,从怀里取出一个羊皮包,将这羊皮包裹的东西一抖,打开,顿时……一柄利刃,在手!

可方继藩矢口否认,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像吗?”方继藩上前,最了解陛下的乃是萧敬,萧敬若觉得没问题,那么就没问题了。

方继藩看着依旧还沉默的萧敬:“快,扶陛下和太子到榻上去休息,噢,记得将陛下的冕服和通天冠扒下来,还愣着做什么,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两全吗?信不信我现在宰了你。”

“自宋灭亡之后,中原人和蒙元人的厮杀,已经太久太久了,彼此之间,多是相互戒备,那血海深仇,还近在眼前呢,想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大明,自当也要有所表示,这也是朕亲往大同,与诸部首领会盟的原因,朕是要让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肯真心归顺,朕依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朕可以是他们的死敌,也照例,可以是他们的君父。朕将草原诸部的子民,也当做朕的子民,自此之后,大漠之内,再无纷争。”

方继藩摇头,压低了声音:“你只有一条命,怎么能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呢,这是太子的主意,反正陛下也宰不了太子,你一口咬死了,是太子殿下让你干的。”

那么……按照规矩,大明所采取的盟誓之礼,势必要借鉴当时唐朝的经验。

方继藩心里舒服了一些。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弘治皇帝淡淡道:“取朕看看。”

弘治皇帝无言,自己这儿子,还真是……

而今,大明国运昌隆,这大漠和辽东诸部,具都仰仗大明鼻息,说穿了,就是靠大明赏一口饭吃。

只看到一张不怒自威的样子。

很贵的镜子呢。

方继藩又道:“这墨镜,最大的好处,就在于能够抵挡眼光,陛下的眼睛,做过手术,是不是经常畏光?戴了这眼镜,就不同了,但凡有强光,陛下一戴,不但显得陛下威武,最紧要的,还能给陛下护眼。”

妇人欲怒。

“不。”王不仕打了个颤,他没再多问了,直接举起筷子吃起来,边道:“爱吃,都爱吃。”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不管怎么说,也得将太子弄出去啊,留在这里,准还要挨揍。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原谅太子殿下。”

欺师灭祖,这是天理不容的事。

朱厚照还不服气,继续唧唧哼哼,絮絮叨叨的说:“我本就这样说的……太祖高皇帝,把人吓着了……我错了吗?”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那么,继藩,怎么看待此事?”

“这些该死的……”邓健说到此处,又沉默了,接着笑吟吟的道:“少爷怎么看?”

…………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朱厚照:“……”

一下子,办成了两件大事,二人的心情,倒是愉快的很。

老李等人纷纷点头,他们熟稔的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有火铳,还有火药,以及腰间的短刀,还有干粮。

对于这种能发出响雷的武器,他们顿时不知所措,甚至还以为,是上天发怒了怒吼。

这……还真是祥瑞,再祥瑞不过了。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他像一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人。

…………

“你说没有就没有?”方继藩龇牙咧嘴的看着他,语气透着不悦。

说实话,王不仕是有点害怕方继藩的。

王不仕道:“陛下斟酌着就是。”

刘瑾也打了个哆嗦。

刘瑾身躯颤抖。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杨彪和沈傲也上了藤筐,朱厚照朝下头的刘瑾道:“刘伴伴,你上来,你上来呀。”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方继藩道:“自是陛下圣裁。”

贵人正沉浸在放血的美妙过程里,殷红的血,顺着十指滴淌而下,他觉得有些疲倦,嚅嗫了干瘪的嘴唇,却还是努力道:“将他带进来。”

他努力的道:“是遇到了明帝国的陷阱,这都是明帝国的阴谋?”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刘瑾也跟着来了。

不修也不成,商贾们呼声很高。

现有的道路,根本承受不住。

不过……

方继藩道:“准确来说,是募集资金,将这铁路,打包成一个买卖,这保定、通州,还有京师,现在都繁华的很,只要铁路建起来,断然不必担心,无法生利的。为师想一想,想一想……”

她们是女子,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药材。

“为夫说了,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方继藩道。

朱秀荣点头。

没毛病。

“够了!”弘治皇帝怒声呵斥,手一指:“滚出去!”

刘家在岭南,虽也算得上是大家族,自大明开国,已是历经了八代,可这八代,也不曾听说过,得赐过石坊。

不可能,不可能的,梁储就在此,他若是站出来揭破,那么自己就是欺君大罪。

“何时退的婚,为何梁女医不知?”弘治皇帝脸色越来越差,眉头轻轻扬了起来,声音不禁透着几分不悦。

…………

梁如莹还极好学。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要疯了。

他一路上,忍不住道:“就这么一点小事,你看看他们,扭扭捏捏,扣扣索索的,犹如妇人一般。还有这钦天监……他们若是……”

绝大多数的知识,都只是出自于理论,她并没实践过。

所以这玩意,谁也说不准呀。

狠狠的吸气……

梁如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她纤手微微搭着太皇太后的脉搏,见太皇太后已是张开了眸子,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她长长的松了口气之后,便喜悦的开口说道。

梁如莹忙道:“陛下,小女子并非是神医……”

梁如莹抿着小嘴缳首,不吭声。

或许……

刘家在岭南,算是地方豪族,可到了京里,却声名不显,现在好了,而今,子弟之中,若有人真能出人头地,足以光耀门楣。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516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