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申博:第1章:皇妖

太阳城申博 作者: 黑咖啡呀

方继藩连忙揭开了盒子,想看看这金腰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倒是那宦官忙制止道:“不要揭,回家躲着慢慢……”

世伯,你这是将我方继藩当地主家的傻儿子吗?

方继藩怒了。

王金元大汗淋漓,平时善于察言观色的他,今日却很奇怪,懒得搭理方继藩身边的人是谁,却是气喘吁吁,劈头便对方继藩道:“乌木……乌木……这乌木,五十两一根收,有多少要多少,方少爷,您这乌木,我全要了。”

方继藩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好不好,嘴巴说得有些干,却还是继续道:“其实西南叛乱频繁,最关键之处,是朝廷历来有一个巨大的盲区。”

青衣小帽的家伙脸色却是变了,很迟疑的道:“少爷……您……您说……大有可为?”

方继藩和杨管事等人已是急匆匆的追了来,便看到方景隆捶胸跌足,声震瓦砾的嚎叫道:“天哪……我这做的是哪门子孽哪……”

方继藩吓得脸都白了,爹不是将军吗?抗压能力这么差!

理了老半天,便背不下去了。

方继藩却是心乱如麻,任小香香伺候自己穿衣,待一切穿戴毕了,却见小香香低垂着头,俏红着脸的看着自己绣花鞋尖,方继藩恍然大悟,差一点忘了,便露出贼兮兮的样子::“小香香,你又长大了……”

这样装疯卖傻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得独立自主才好,人只有独立自主,比如有了钱,才不至于被人管束着,动辄被抓住扎针。

可是没银子怎么办?

他乖乖的坐在那靠前的空案头上,接着便有书吏取了笔墨纸砚来分发。

方继藩却不理会这些目光,他只想逃的远远的,反正题已答完了,能不能中,只好看天命了。

此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便直接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

挣钱固然是可喜的事,若是这作坊还能成长,那就再好不过了。

朱厚照:“……”

“好的很,实在太好了。”陈彤道:“臣日夜不歇,催促生产,那些偷懒的家伙,都予以了重惩,所以……现在的产量,比太子在时,要高得多,唯一……唯一的问题就是……”

他张口,喃喃道:“成本……成本居然还增加了三成……半月……竟只卖了七万瓶,而手入……只有……只有……七十万两,除去了开支,竟连六十万都没有……”

弘治皇帝至看了刘健一眼,随即……他将报表无奈的交给了刘健。

方继藩咳嗽一声,道:“陛下圣明哪……”

弘治皇帝君臣们一个个默不作声。

弘治皇帝:“……”

他手里捧着一个破旧的茶壶,里头也没斟茶,而是一壶热水,就这般,对着茶壶嘴,偶尔饮一口,竟也是自得其乐。

“所以……老夫先订三千瓶,且先试试水,走一步看一步。”

而这陈彤,倒是真的很有一番样子,短短一日之间,居然……

“骗你?”赵津冷笑,直接取出了一份手谕:“非要我不跟你嬉皮笑脸才是,那就接手谕吧。”

他随即,便锤着胸口滔滔大哭:“天可怜见啊,这是上天有眼,是上天有眼,咱们的陛下,凯旋而归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陛下怎么可能败在胡人手里,咱们的陛下,百战百胜,何曾会惧几个胡人,哈哈……哈哈……”

在以往,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以任何一次征战,都绝不是儿戏,一场大战,尤其是这等灭国之战,所需的筹备之间,至少该是半年以上,因为需要数十万人聚集,需要将数之不尽的粮草先输送到前方去,需要调兵遣将,甚至需要动员和鼓舞士气,任何一场战争,都断然不可能仓促而行,毕竟,战争乃是国之大事,任何一丁点的疏忽,都可能诞生致命的后果。

可现在洛阳城内发生了什么呢?

陈凯之坐在椅上,身子微微后仰一些,露出威严的样子:“报上名来?”

“臣洪健!忝为蜀军副将。”

“臣席志荣,忝为越军游击……”

最可怕之处就在于,便连中军大帐的附近,竟也传出了万岁的声音。

可敬意虽是没了,总还有害怕,他毕竟是皇帝,可以决定万千人的生死,于是乎,他要劳师动众,无数人从田垄里被拉了来,告别了妻儿,告别了父母,一路艰难而行,虽是一路势如破竹,可绝大多数人的日子并不好过,背井离乡,长途奔袭,许多人早已是疲惫不堪,尤其是对家人和妻儿的担忧,更是加深了这种怨气感。

突然,自黑暗中,一枚冷箭却是突的射出,而千户猛地瞳孔收缩,滚之后,便是一个呃字,叮当……长剑落地。他疯了似得开始捂住了自己的咽喉,原来这冷箭,一箭封喉,淅沥沥的血水,自他捂着脖子的手里渗出来,他如醉汉一般在地上踉跄了两步,接着,闷声栽倒。

无数的嚎叫声传出来。

一下子,所有人脸色俱变,一种没来由的恐惧,瞬间的弥漫了营帐之中。

“再试一试吧。”项正摆摆手,他随即雄心勃勃的道:“朕此番挥师而来,是因为大陈存亡,只在旦夕,那陈凯之自己找死,非要去征讨胡人,而如今,却功败垂成,自己既葬送了大陈的十万大军,也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这是他的愚蠢之处。陈凯之如此,朕希望,这洛阳城中的慕太后等人,切莫也学着如此,万万不可自误,否则,到时大军真正开始攻城,楚越蜀三国数十万大军,便将踏平洛阳,朕即便是想成全他们,却也无法成全了。”

陈凯之没有在三清关逗留太久,随即便挥师出发,一路东进。

对于楚人而言,他们所做的,本就是一件极为不义之事,难免也有一些心虚,既然如此,那么不妨便拉上蜀人,给予他们一些好处又如何?

最令他毛骨悚然的,却是只短短数日的功夫,便是一场天大的胜利,那么……汉军的实力,到底恐怖到了何等的地步?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郑重的道:“汉!”

国师已是乱臣贼子,是必须要处死的。

这支浩浩荡荡,却又士气低落的队伍,各营之间,齐头并进,毕竟这儿是一览无余的原野,而为首的先锋营指挥朱寿,却冲在最前。

可很快,后方十几里的中军便送来了消息,国师大人的手令里,带着斥责,大意是胡人与西凉结盟,天子更向胡人大汗称臣,此时胡人召集西凉军会和,与汉军决战,此时此刻,更不可贻误战机,命先锋营立即拔营前进,不得有误。

现在他们的处境,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那么他们的命运,几乎可以想象。

陈无极苦笑,道:“我也以为,我们汉军已是全军覆亡了,万万想不到,会是一场大胜。”

陈无极只是粗重的呼吸,他想问一问战况,可他张口,只能自喉头里发出呀呀的声音。

这也是为何,陈凯之要不惜投入半数预备队,甚至决定亲自登场的原因。

第一大队的后备队,已经开始投入了失守的位置。

眼看着,已有骑兵越冲越前,陈无极发出了怒吼,他一脸的风尘,那英姿飒爽的形象,现在却变成了灰头土脸,可如今却顾不得其他了,他大吼:“意大利炮!”

除此之外,和那种小规模的战争,也是完全另一种的感受。

新兵们一个个脸色苍白,一下子有点发懵,手心已捏满了汗。

而在壕沟之后。

眼看着四面八方涌来的胡人铁骑,又看到自己所信赖的老兵和武官们依旧还在自己的岗位,任何人,都懂得该如何做出取舍。陈无极的第一营第一大队也已就绪。

他们出了天水,随即无数可怕的流言便传了出来。

其实……在不知不觉之中。

那刺耳的竹哨声,瞬间便惊动了汉军各营。

“集结,集结!”

这是赤裸裸的阴谋,

所以任何秀滔滔大哭,他依旧不发一言。

而女人们则带着欣慰,虽也有对男人们的担心,可更多的,却是鼓舞,他们希望自己的汉子去杀人,去抢掠一些东西,尤其是那些汉人们特有的布料、丝绸,甚至是铁锅回来,让自己和孩子们日子过的更好一些。

他们自小开始,便骑马,便射箭,他们为杀戮而生,也为抢掠为生,在这里,自然没有任何道德的挂念,我强,便要你的命,你抢你的女人,便夺取你的一切。

苏叶叹了口气:“据老臣所知,献出这条妙策的,正是汉人。”

陈凯之却笑了笑,摇了摇头:“朕既出了关,就非要与胡人一决死战不可,不破楼兰终不还!”

面对着这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副总参谋官王翔现在头痛的很,他口里咒骂着当初主战的许杰,却是一面仔细看着奏报。

陈凯之抿抿嘴:“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

王翔一呆,下意识的道:“卑下虽也识文断字,可毕竟是武人,这等事,还是随军的翰林待诏最是擅长吧。”

参谋部早在出兵之前,就已有出击的预案,先锋营早已出发之后,陈凯之则带中军出关。

他脚步轻快的自金帐出来,刚刚要回到自己的帐篷,这金帐外方圆一里之内,必须得是大汗的亲卫以及各部的首领,方才可以在此扎营,而何秀作为汉人,营帐自然不敢靠近这核心区,足足有四五里之遥,再者,奴仆不得在这一里内骑马,只有胡人武士方才可以,因而他只能步行,沿途有一支马队经过,几个醉醺醺的胡人武士一路迎面而来,何秀下意识的想要躲避。

赫连大汗却只是笑了笑:“正因为他是汉人,所以本汗才听信他的话,最了解汉人的,便是汉人自己,也只有他们自己,了解自己的痛处,晓得自己的弱点,这数百年来,我们困居在大漠,以为靠着弓马,便可以肆意胡为,可是数百年来,哪一次我们深入过关内呢?原因终究还是因为我们过于自负,因此,本汗自当要改变这个现状,现在,西凉臣服,正是本汗的一个天赐良机,此前本汗收留了这个何秀,也是早有入关击溃汉军的打算,现在,也该是这个人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胡人其实也是有备而来,这一战,百年未有,而我陈军只能以一当十,能不能胜,只看眼前了。诸位爱卿,现在这个时刻,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晏先生对此倒是没有反对,而是郑重的开口说道。

“陛下,最新传来的消息,三清关派出的斥候,在三清关以西五十里外,发现了大量的敌情,城寨连绵,数不胜数。”陈贽敬的看法,深得杨彪的认同。

杨彪对赵王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轻轻笑道。

虽然条件有限,一个大堂里,数百上千人席地而坐,人挨着人,点了蜡烛和油灯,只有教习被围在中间,基本靠吼着教学。

晏先生没有犹豫,立即将自己心中所想所思说了出来。

何秀收起笑容,很认真的道:“臣只要今朝富贵,以后的事,与臣无关,臣也不会去多想,今日有酒肉吃,哪里顾得了明天呢?何况,最终谁会付出代价,却是未必。”如此一来,便没人敢轻易的拖人后腿了。

晏先生含笑着看陈凯之,道:“陛下,这个王建,倒是颇有一些意思,此人,倒有些城府,可如此看来,也可得出,此人深谙蜀国的民心,想借此机会,使蜀国朝廷下不来台。”

“是,此次陛下与胡人和西凉决战,许多人私下里很是担心,他们认为,胡军与西凉军马有百万之众,遮天蔽日,一旦开战,胜负难料,陛下此举,实是过于冒险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