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春风沂水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

“阿末,我真觉得这世间疯了,一个两个都转着蓝弦转,太疯狂了,我怀疑我呆的这是不是地球,天啊,我要回地球。”

天皇把〈神之子〉的首映式办得声势浩大,主场建重建了一坐古代大厅,看上去颇有几分〈神之子〉的味道。

只要蓝弦有机会出席一次r&m集团宴会,那么蓝弦身上的不同又会再多一条,难道蓝弦不知?这是一次麻雀变凤凰的机会。

莫放,你何苦……

莫庭,原来你一直知道。

“你认为你能成为天皇巨星吗?”

蓝弦的话让白雪亦信心十足。“好,我就去找公司要你的经纪合约。”

邵阳气场十足,语气有着明显的质问与生气,如果是一般人恐怕会吓的失神。

蓝弦这种做法并没有被圈子的赞赏,反倒因为x导的事情,让一些制片人和导演不敢来找蓝弦了。

“你怎么了?”

莫庭手中的调查资料,很清楚的写明了,不管是融柳还是蓝弦,她们都没有交友对象,在男女关系上干净的向一张白纸。

“不是的,只是你一走就是大半年,一点消息也没有。”

大家族的斗争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只不过现实比电视更加惨烈罢了。输了就一不值,永远不会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国际张的导演大多是大投资、大制片的,很多人都知道演他的电影一定能红,所以那竞争也不是一般的激烈,甚至惨烈。

白雪点了点头:“是呀,下午天皇娱乐召开记者发布会,就融柳意外死亡之事发表官方声明。

莫庭朝她亲密的一笑,便对着导演与制片人还一干的演员道:“我和小弦要起去吃饭,你们要一起吗?”

可以想像,此时的蓝弦有多么的红了,电台直接为她出动采访车。

“动手……”差爷根本不给星娱的反应的时间,专案小组人员全部到位,直接进驻了企业。

“哪里,哪里,莫总大驾光临,我们剧组也是蓬荜生辉呀。”张导一脸谄媚的道,同时心里打着小九九,不知下一部电影可否拉莫总来投资。

一直站在人群外的墨云天上前:“莫总,蓝弦是我们剧组的工作人员,我们必须保护她的隐私,如果你与她有约,麻烦你电话给她,她的住处我们不方便透露。”

“蓝弦,只是前辈吗?”电话那头,墨云天的心一震,心口一震一震的揪痛着。

蓝弦没有拒绝。

年轻,多金,最主要他还长得好,这样的人怎么都是媒体的宠儿,如果不是众人看秀去了,如果不是莫庭从不出席这样场合,众人又怎么会没有认出来他呢。

她和颜总监根本没有关系,充其量颜总监不过是比较欣赏她罢了。这种欣赏还没大到让颜末为了她而和投资商翻脸。

天皇巨星与偶像在演艺圈是不会缺的,没有人会是永远的唯一。

“笨女人,你一身的红肿还逞什么强,走,跟我去医院。”莫庭回头瞪着蓝弦,气恼的看着这个固执的女人。

“蓝弦?”白雪被蓝弦看得心跳加速。

直盯的那群记者看的冷汗淋漓,在白雪的提醒下才回过神,而回神后一阵后怕,他们忘了……

记者的相机不停的对着蓝弦猛拍,各种角度都不放过,星娱不希望旗下艺人蔑视融柳的消息传上出太多,但这为融柳悲伤的消息则不会嫌少的,与星娱乐交好的几家报纸都开始想着用蓝弦来消弥红颜与紫心带来的负面影响。

墨云天根本没有理她,继续跟着蓝弦往前走。

庆功?庆什么功呀……

“莫总这是累了吗?”蓝弦站在那里,看着躺在床上一脸不自然的莫庭,亲切的问着。

这部电视剧是我女儿推荐给我的看,因为她昨天晚上看完后来找我,对我说:妈妈,帮我报一个补习班好吗?我想要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个像lisa那样的女性,知性、优、美丽而独立。

要知道,这是z国,不是她想如何,就能如何的,有权势的那一方,只要一句话,她就可以无声无息的消息在那个圈子里。

哈哈哈,蓝弦是在意的吧,如果不在意,怎么会随即和at的执行长吃饭……

决定了,这辈子,心既然早已认定了,那就永远都不要放手,他决不允许幸福在自己手中滑走,他会锁住怀中的女人,牢牢地,一辈子!

而直到这一刻,星娱才发现,蓝弦的合约,这怎么可能呀……

也许是心虚,也许是被蓝弦盯的毛毛的,莫庭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蓝弦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很乖的关了灯。

蓝弦撑着黑色的大伞默默的走着,一阵风吹来,蓝弦冷的真哆嗦,眼中的泪一滴一滴的落下。

同时心里默默的哀痛着,82年的总统之爱呀,好舍不得……

“蓝弦!”邵阳警告的看了一眼蓝弦。

莫庭一系列强硬的手段,让娱乐圈的人都明白,在莫庭还没有抛弃蓝弦的期间,蓝弦是不可以得罪的。

戏约、代言和通告,蓝弦的工作已经排到了明年,而往后依旧有人预约,白雪这段时间可谓是风光无比,数钱数到手抽筋呀。

死姓莫的,我就不信我蓝弦两辈子都栽在你们姓莫的人手里。

听到众人的招呼,白雪矜持的点着头,一副自谦的样子,可眉眼间的得意,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一般,蓝弦只有在紧张的时候才会玩这个游戏,而这个游戏蓝弦从来玩不过三关……

京城莫家老子,莫老子爷蹲在花园,一边看着自己种的那些花花草草,一边听着属下的汇报:

王亦诗的丑闻,爆的如此恰到好处,处在这个圈子多年的顾子寒绝对不会放为,那是意外……

“蓝弦?出了什么事了?你别吓我?”白雪一听,全身一个机灵。

融柳,完美的女人,完美的情人,永远端庄得体的微笑,可熟知融柳的都明白,融柳是最无情的女人,活了二十八岁她的心里就没有放过一个男人,她根本不懂情为何物。

蓝弦,有客人来怎么没有提前我告诉我一声,我好提前准备呀。墨天王,坐呀……家里只有白开水,你们将就一下。”

而那里面的女人呢?女人呢?全是花瓶,让他们家蓝弦去演花瓶?算了吧……

蓝弦拿起手机,不急不缓的说着:“王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我的助理,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吗?还有既然你通知我是八点半到公司,现在吵什么吵……”

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蓝弦一直相信,所以她第一时间拎起自己的包,顾不得社交礼仪起身走人。

蓝弦,或者说此时的小七躺在地上任百虫缠身,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用悲伤与无助的情绪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天啊地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蓝弦的脸上有好几条虫子在爬,而且慢慢的蓝弦的嘴里和耳朵里爬去。

让蓝弦把那份抵制金鸡千花奖的声明收回。

而在这个部长双规后,金鸡千花奖也被取消了,以后在国内就没有这个奖项了……

这就更加的刺激二人了,不顾公司的劝诅,不分场合的说着蓝弦的坏话。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