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千古绝唱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莫总,我的荣举……”

这般做,只是让莫庭明白,和蓝弦在一起,就要接受蓝弦的生活。

……装孙子、摆架子,两者考验的都是演技,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不要演戏——颜末

一系列的宣传过后,离首播还有五分钟,导演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对着众媒体笑道:“〈神之子〉是目前为止,我最满意的作品,也是天皇今年的重头戏。

“死了,我杀了人,我杀了人……”明明该是激动的言语,莫放却说的空洞和阴森,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再次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莫放用这种方式在赎罪吗?

这个姑娘不一般,也许自己沉寂八年等的就是她。

形势一片大好,天皇娱乐已经在和星娱谈蓝弦转让的价钱了,眼看蓝弦的合约就要到手了,可不想突然杀出这么一匹黑马了,把他们的计划全部搞乱,星娱已经打了电话过来了,蓝弦经纪合约他们不卖,再高的价钱都不卖,因为蓝弦未来的价值更高……

不可避免上节目时关于紫心与红颜的说蓝弦假唱、花瓶等等的事情被一一提起。

众人面面相觑,眼里都闪过不可思议,不过他们都明白如果这一场淋雨的没有拍好,就得等明天重拍,因为没有第二色米色套装给蓝弦糟蹋了,确切的说蓝弦的戏服是最少的……

上面的合约条款很苛刻,但也不是让人无法接受。r&m集团的合约一向如此。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对于这一条,蓝弦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很不喜欢,总感觉这一条合约会让自己很无力。

“白雪,我是蓝弦。”

莫庭与蓝弦的联袂出现,无疑是平地里的一声惊雷,此时有人惊呼:啊,我在《神之子》的首映式时,看到一个很像莫总的人,我以为我眼花了,原来是真的……

什么?

一路走来,问好声不断,蓝弦在星娱,虽然比不上那些根基稳的一哥一姐,但在新人当中风头却是最盛的,只要再捧回一座影后的奖杯,蓝弦在星娱的地位将无人可以撼动。

被称为刘哥的男人,原本也想酸几句,但想到……

铺天盖地的报导冲击着众人眼球,就在众人都怀疑蓝弦被莫庭抛弃时,又来上这么一出好戏,让蓝弦的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也让人无法忽视蓝弦在这个圈子里的实力。

“蓝弦,这媒体的风向似乎出了点问题,再这样下去你就成了整个圈子里一哥一姐们的公敌了。”

边写边传,大家体谅一下阿彩。“蓝弦小姐,请问你和r&m集团集团总裁莫庭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现在和莫总关系如此好,那么你和墨云天大神之前的新闻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看蓝弦,面对记者穷追猛打,蓝弦一点也不像一般的女艺人,躲躲闪闪的,蓝弦落落大方的样子只让人觉得坦荡,让她的粉丝们相信蓝弦与两莫(墨)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只是欣赏……莫庭很快就来到剧组暂居的酒店,刚刚到达酒店门口,手机就响了,莫庭一看是amanda,嘴角就扬起一抹狐狸般的笑。

而这些并不需要蓝弦多说什么,全全由r&m集团公关部经理代劳了,当满足了记者的好奇心后,下一个环节就是绽放品牌展视,一个小小的时装秀。

“莫总,你好,你好。”导演戏也不拍了,喊了一句“咔”后,立马上前。

“谢谢。”

而t台上的模特厅在莫庭走近的那一刻也是眼前一亮,模特们对于有钱人可是相当的敏感的,莫庭一出来她们就怀疑了,可却不敢认,走到面前她们终于可以肯定了。

“蓝弦准备好了吗?”蓝弦来到剧组临时搭建的一个山洞里,导演关切的寻问。

“不用了,这几天都是融柳的事情,就算上通告也只是会被问及与融柳相关的事宜。通告什么的等这部剧播出以后再说吧。”

面对蓝弦的不合作,众位记者也愤怒了,对着蓝弦就咆哮:“蓝弦,你这是甩大牌吗?”

而明显,记者更好这口,不停的追问着蓝弦的种种大牌与虚伪行为……莫老爷子打来电话一事,莫庭没有告诉蓝弦,同样,墨云天的打来电话一事,蓝弦也没有告诉莫庭,两人都有默契的绝不可提此事,日子之前怎么过的,现在依旧怎么过着……

该死的,蓝弦,面前这个人是莫庭,花花公子莫庭,别忘了他的弟弟莫放还是杀融柳的凶手,更别忘了就是因为莫庭的插手,融柳才白白死去,连个公道都没有,死后更是凄凉的,连提都不让人提……

在爷爷把我找去,问你的事时,痛……

……

蓝弦看了几篇新贴子,其中有几篇都在猜测她被封杀的事情,在说着要不要来找星娱谈判,蓝弦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路上有保镖在,莫庭有话也不好说,回到了蓝弦的公寓,将保镖安排好后,莫庭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心事重重蓝弦,道:“蓝弦,我们自己开一家经纪公司吧。”

面对这样的情况,导演组即高兴又失落,《无可救药爱上你》注定会成为今年热门的大剧,但是这个剧的主题却只有一个人。

失神!失神!白雪何止失神了,他简直是看到了神了。

蓝弦看着莫庭,用力的点头,这个男人为她做的够多了,唯一隐瞒她的事情,就是把她的避孕药给药了,而至于换掉药的事情,看在莫庭这么体贴的份上,就算了吧,反正自己换回来……

蓝弦还是他的……

“看你表现咯……”

d艺人正一脸谄媚的捧着某有钱老女人。

而蓝弦同样深谙这个道理,让白雪在此期间敲定各种工作,建立好各种关系,以后不管有没有莫庭为依靠,她在这个圈子都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地位。

导演组给蓝弦剧本只有一句,那就是古墓苏醒,蓝弦却将这一句话演的如此饱满。

邵阳和颜末在纠结时,白雪却是春风得意了,他终于如愿意以偿,从厕所旁边的办公室,搬到二十八楼了,在星娱经纪人中的地位仅次于颜末了。

好,我马上道。

“没,没事,你先忙……”刘哥李姐两脸色颇有几分不自然了,看白雪的目光也不一样了。

“有什么事就说,吞吞吐吐像什么样。”莫老爷子这下真的生气了,他戎马一生,最不喜欢这种不爽利的人。

算了,不想了,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

不仅是因为蓝弦参与了《神之子》的演出,两家有合作的关系,还有墨云天的因素在里面。

王亦诗的丑闻,爆的如此恰到好处,处在这个圈子多年的顾子寒绝对不会放为,那是意外……

我要的并不是成为一个歌星那么简单,而且依我的嗓音我最多只能唱的很好,而无法唱的成歌后级别的。”

就在整个圈子的人都以为蓝弦这一次必将跌至谷底、被这个圈子永远的排斥时,他们又看到了蓝弦更为鲜亮的一刻。

给读者的话:

不是质问只是寻问,虽然蓝弦此时很生气,但却没表现出来。

“白雪,你想太多了,不过是成人间的游戏罢了,在我寂寞想找一个人来爱时,他出现,而我接受了,两个人的感觉对了,就在一起了。日后合则聚不合则散,有什么认真不认真。

一路,或明或暗打量的眼光不断,蓝弦直接无视,这样的眼光她早就习惯了。

不会有并不表示完全没有,当镜头拉近时,导演通过镜头看到蓝弦完美的表情有,痛苦挣扎、想要死却更渴望活着,眼角缓缓流出害怕的泪,但脸上却是更加的坚定……

刚刚那虫子有人陷害她,想要害她重拍或者更多……人生处处充满惊喜,上帝关了我那么多扇门,还能不给我开一扇窗吗——蓝弦

蓝弦一边说,一边与莫庭往外走去,而跟在他们身后几个日本人,一看这个情况,一个个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

莫庭的反常让风子很是不解,风子即是莫庭的秘书同时也是他的保镖,风子是莫家特意为莫庭培养的。

莫庭朝书桌上走来,将桌上的台灯一按,整个办公室都亮堂了起来,收起刚刚的低落,莫庭大声道:

这样的新闻炒了整整一个星期,蓝弦走在哪里都被人堵着,白雪在新闻刚刚炒起时就问蓝弦要不要把视频放出来,可蓝弦却摇了摇头,说是不急……

也许是太在意了,所以才会患得患失吗?蓝弦自问?

他有一副让女人心动的身村,更拥有让女人心动的身份.

娱乐圈的清流?

莫老爷子也是一个有耐心的主,这一等硬是让蓝弦等了半个小时,蓝弦穿着高跟鞋,站在那里半个小时一动不动,腿早就麻了,趁莫老爷子不注意时,悄悄的将身子左右微侧着,好让自己的双腿能换着休息一伙……

风子秘书拿出手机,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朝顶楼天台走去。

如此一番安慰后,莫庭的脸色大好,车子也开的飞了起来,一路上哼着小调,同时不停的想着蓝弦见到他在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不解这个蓝弦到底有什么魅力,虽说有几分傲气,但更多的是青涩,她怎么就能引得墨云天的注意呢?

莫庭一出现在摄影棚,众人就知道了,不过大家却是该做什么,接着做什么……

“侨恩,你可是按秒薪计算的,一秒中几百欧元上下,boss我怎么敢让你加班,我付不起加班费。”莫庭一边用法语和摄影师交谈着,一边笑着看蓝弦。

莫庭,等我,等我回来,我会解释的。

咬了咬牙,莫庭起身,再次开启冷水,任冰冷的水淋在自己的身上,将自己心中的欲火浇灭……

而直升机上的墨云天呢?

这套夏绿karl两年前就缝制出来了,一直锁着没有展视出来,不是karl宝贝他,而是karl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可以展示夏绿。

莫家树大招风,而他行事也的确张狂了一点,之前颇有一份爱美人不爱江山了架势,而这段时间蓝弦忙,他也忙……

爷爷放那话出来后,有几股势力立马蠢蠢欲动,而爷爷似乎在放任,他一时也不明白,爷爷那话几成真,几成假了。

橙色年代身后的人,他是知道的,所以提前问一下杨叔,是不是那人和爷爷达成了什么交易。

不敢多想,更不敢多犹豫,莫庭飞快答到:“爷爷,请你相信我一次,我认真思考了,才做这样的决定的。”

蓝弦本不想与这个笨女人计较,可听到对方的话,蓝弦便对着话筒,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讨厌日本,同样讨厌日,日我只会说一句,那就是:给一虾(げいし艺伎),送给你。”

“我要一套青花瓷的茶具。”影没有抬头,眼睛依就盯着手中的账本看着,语气平静,听不出是喜是怒,不过,要是低头就会发现,他的眼睛闪着笑意与暖意。

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有个小的檀木盒,那应该就是大还丹了,再翻翻那几本小的秘籍,不错,都是极品。“爷爷,我走了”

只可惜,他是个贪恋美色的凡夫俗子,他与她,在他选择将她推向皇兄时,就注定了是敌对。

软软的倒在地上,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可闻人靖暄临走时的那句话让他死心了。

闻靖靖暄点了点头,司徒府此时的不动,定是为后面更大的动作做准备,头痛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司徒府要做什么。

“一个是我母后,一个是我舅舅,你到是说说,我们谁不了解谁。”

有计较的必要?

话说,要是闻人靖暄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是影的会如何?估计会气的很伤吧,那个不怎么说话的男子,居然这么厉害。

“敏之说了,宇家双手奉上”

“出不去了”二人躲在城门一处小巷中,知心看着这来来往往的士兵无奈的摇头。

“快,快上前……”

“什么秦知心呀?”门房一边嘟嚷着,一边小心意意的又走上前。

知心这才记起,轩辕晗腿上的伤还未处理。“我还以为你不相信我能治好你的腿呢?”秦知心回了神,听到轩辕晗的话,心里一暖,很是高兴。

“大哥,不能,不能让他们回到京城,路上,把所有的人马都调过去,一定不能让他们活着回来。”皇后紧紧的抓住司徒将军的手,那语气里的狠毒与凶狠,让人无法相信,她说的那个不能让他活着回来的人是她的儿子,亲身的儿子。

轩辕晗看到秦知心在看他,便调皮的对她眨了眨眼,那样子,甚是可爱,知心忍不住“扑哧”一笑。

“是呀,虽然没有上次的南海珍珠珍贵,但都是价值连城呀。”王府出手的肯定都是极品。

知心,你娘的死与他无关的,秦府的事也不能怪他的,他也是受害者,虽然一切都与他有关,但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主导这场指婚的人,如果不是有这场荒唐的姐妹嫁兄弟的戏码,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知心,太医会去,你先让太医去看看,也许,等太医到了那里,益州就没事也说不定的,你何必要跑上一趟呢。”

仆人侍卫依就如往日一般给知心行着礼,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勉强穿戴好的郑怜心以及那两个只着中衣的男人,老老实实的跪在轩辕晗与郑国公的面前。

“郑国公,本宫也想看在郑国公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可是你认为这件事能大事化小吗?”轩辕晗的脸依就黑黑的,没了那温的样子,更显得霸气了。

“你们当然敢,但现在去做不到,不是吗?我黑族,也不是那么好欺的。”

“本宫明日要起程回京。”

“姐姐……”

就在知心欲再说什么时,门外响起了同样打扮成送货长工的护卫的声音“爷,快到城门。”

“爷,太子妃,你们在坚持一下,我们马上救你们上来。”吴清赶紧起身,扯下腰间的腰带与外套,把他们绑成长条。

“我帮你”坐在一旁的知心还来不急打量四周的情况,便挪着颤颤抖抖的步子走到影的身旁。一切都按轩辕晗的计划疯狂的进行着,在皇上拿到轩辕晗的奏折怀疑的初其时,轩辕晗居然递上了郑国公与几位朝中大臣往来的书信后,皇上不得不证实这个问题了,也许,郑国公他真的有谋反的心呢?一封奏折、几封似真还假的信、几句贴心的话语,皇上当然是信自己的儿子多一些,毕竟轩辕晗要告的那个人可是他自己在朝庭里最有力的支持者,皇上不是傻子,这要换成轩辕曦或者谁说郑国公府谋反,皇上可能会不相信会认为这只是打击政敌的方法而已,但换成轩辕晗却不一样,他们都是从皇子走来的,如果不是真有其事,没有一个皇子会自断臂膀。

惊喜,妇人的眼里满是惊喜“敏之,太好了,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娘就知道你不会丢下娘的。”语里尽是哽咽。

接下来的日子就在养病中度过,影暗叹,这身体不是一般的破,养了半个月了,才勉强有力气下来走走。能走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不顾下人的诧异,找了把铜镜看了看自己的样子,诚如他所想,他成了另一个人,以前他是别人的影子,现在他成了抢夺他人身体的恶灵,他似乎永远都不可能真实的存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