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按部就班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方才在外头的事……”

于是方继藩有忙将想要抽出的银子收了回去,旋即嘻嘻笑起来道:“三个傻秀才。”

方继藩怒了。

弘治天子虽不敢说是爱民如子,却也称得上是贤君,一听欺凌百姓,顿时面上露出了厌恶之色。

原来竟是邓健,邓健涕泪直流,只一味抱着方继藩的大腿,滔滔大哭。

方继藩只得作罢,毕竟他是败家子,不能在人前显露出自己还有做买卖的精明,于是大手一挥:“好,就这么定了,小邓邓,给咱们这位……这位……这位管他娘的谁谁谁斟茶,哈哈,本公子最爱交朋友了,来来来,请坐,请坐。”

啪……

方继藩试了方景隆的鼻息,还好,气息还算顺畅,脉搏虽弱,却没有紊乱,心里便松了口气。

化成灰他都认得这小子啊,张懋可是南征北战的悍将,方继藩的父亲方景隆便曾在这位老公爷下头效力过,这可是当初一个战壕里扛过枪的过命交情,早听说方景隆生了一个不肖子,不但卖光了家业,还生生没把方景隆气个半死,以至上次方景隆凯旋回京时,前来自己府上拜见,也是一副腼颜人世的模样。

嗯?

方继藩心里七上八下,心里挺纠结的,只好暗暗长叹,别急,等乌木价格暴涨,定要将所有的田产都赎回来,不,要买最好的。

方继藩心里叹息,倒是有些同情他们了,这些人是真的为了自己好,自己实不该这样让他们一惊一乍的,可刚刚勾起了同情心,便见那位扎针大夫在外头探头探脑。

新的税制开始逐渐的试点,国库的收入不断的攀高,去岁的年入,已达到了三千六百多万两银子,当然……这还只是真正的税制没有铺开,今年的增长,多半也是喜人,只怕还要再涨不少。

怎么转过头……父皇竟莫名其妙的说老方是对的,说老方所言甚是?

可是一个恨不得将自己的聪明写在脸上。

百思不得其解啊。

这是幸福的泪啊。

朱厚照顿时不敢作声了。

弘治皇帝瞪着他:“现在的生产如何了。”

他张口,喃喃道:“成本……成本居然还增加了三成……半月……竟只卖了七万瓶,而手入……只有……只有……七十万两,除去了开支,竟连六十万都没有……”

不只如此,仓储和人工的成本,居然不跌反升。

他对公房中的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只是极小心的看着朱厚照。

等他浑身大汗淋漓的回到了公房时,方继藩也早已回来了。

不过弘治皇帝此刻,正在公房里待客。

好在新军暂时能稳住京中的局面,新军人虽不多,却从飞鱼峰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甚至是洛阳学宫的读书人,此刻也都变成了辅兵,他们负责将无数的火药和器械运上城头。

陈凯之道:“朕放你回去,等你入了蜀,便告诉蜀王,三月之内,令他至洛阳来,倘若他能入洛阳,真心归附,朕愿意赦免他的罪责,依旧不失去他王公之位,可若是他还冥顽不化,一意孤行,朕定亲率三军伐蜀,到了那时,便是玉石俱焚,不死不休了,这蜀国,好歹也存续了数百年,其王族孟氏,而今,也已繁衍极多,朕真不愿大开杀戒,他们并非是胡人,朕也不忍尽诛,你对蜀王,晓以利害吧,倘若他愿拱手来降,朕记你为首功。自然,你入蜀之后,也可以选择反复,和蜀王一道,抗拒朕的大军,只是,一旦陈军入蜀,朕也绝不轻饶你,你明白了吗?”

那越军的游击席志荣脸色已是变了,他很明白,接下来他该做什么。

只这短短的一年时间,从灭胡令下达开始,不知不觉之间,各国的平衡已被彻底的打破。一场朝议,陷入了无休止的吵闹中。

梁萧沉默了。

最可怕之处就在于,便连中军大帐的附近,竟也传出了万岁的声音。

陈军击溃了胡人,这是五百年来,从未有过的胜利。

已经不可能了。

而最后一丁点的勇气,便丧失在了这一句疑问之中。

梁萧阴沉着脸:“你的意思是什么?”

可即便有人来袭,又何至于如此畏惧?

吴越已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睁大眼睛,眼中布满了血丝,随后,一把扯住这校尉的湿哒哒的衣襟,怒喝道:“这里哪里会有骑兵,有多少人马?”这校尉期期艾艾,被吴越勒着,已是透不过气来,老半天,才期期艾艾的道:“乌压压的一片,一大片……径直朝着这儿来了,他们的马快,好似一人有两匹马,轮替着奔袭……”

“住口!”梁萧大喝道:“你疯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此说这些有什么用,立即向中军求援,我们……迎敌!”

这一路,他们日夜兼程,显得极为疲倦,甚至有的人,在铠甲之下的马裤,都已磨破了。

他似乎也想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什么呢,拿下洛阳,灭亡陈国,才是当务之急,而且,一定要用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以防背后的燕人捅刀子,更需保留着足够的有生力量,弹压接下来数之不尽的陈地民变,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吴燕随即行了个礼:“臣代大越皇帝,多谢陛下。”

他在这个时候,选择割让利益,与越人抛弃前嫌,同时,首先没有选择利益熏心的攻打洛阳,反而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向洛阳城内的人招降。

一举拿下了西凉,接下来,晏先生将会很长一段时间留在三清关,甚至可能出关,赶去天水、武威等地,对这西凉进行重整,西凉的文武官员,现在虽然都暂时留用,可势必要剔除一些人,不只如此,甚至一些西凉的官吏,将分派至关内,而一些关内和关东的官员,则可能派驻去西凉。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郑重的道:“汉!”

这短短的一席话,却蕴含了无数的讯息。

诸军又是欢呼起来,随即,浩浩荡荡的前锋营迅速的开始改前队为后队,一队精锐的铁骑先行,朝着中军方向而去。

他们竟派出了使者,他们的使者是怎么派出来的,围困他们的胡人呢?

他骤然害怕的颤抖起来,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已是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他小心翼翼的抬眸,看到了陈凯之可怕的脸,还有那一双仿佛要杀人的眼睛。

“什么?”赫连大汗眯着眼,看着何秀。

这笑容显得很疲惫。

固然有人紧张,有人不安,可他们依旧令行禁止,没有丝毫的犹豫。

第九营和第十营并没有投入战斗,而是作为全军的预备队使用,显然,现在所有人都已明白,第一营,尤其是第一大队的位置,已成了胡军突破的重点,那么,决胜的关键,就在于此。

可是在这里,胡人们看到武官们冲在最前,口里高呼,身后无数的汉军挺着刺刀,竟是如此无畏的朝这里冲来。

一听到了意大利炮特意的声音,世界……仿佛安静了许多,不少紧张的士兵竟开始觉得,安心了不少,这等笨拙又没有任何准头可言,而且射程相比于步枪差了太远的家伙,却在此时,成为了神兵利器。

胡人似乎有些心怯了,可他们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已没有了选择,于是……他们不得不悲壮的高高的举着长刀,用喊杀声,来给自己壮胆,提马飞跃,妄图冲过这最后一道屏障。陈无极虽喊着不要冲动,这表面上是对旁人说的,可实际上,这话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这肉干很难嚼,所以需先泡在水里,待软化一些,方才食用。

这读书声传到了胡人耳里,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起来。

这是赤裸裸的阴谋,

这是他毕生的谋划,一旦在此决战,他固然再相信胡人能胜,却也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更知道一旦胡人在这里遭受了损失,势必就没有力量入关,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关内的汉军一扫而空。

赫连大汗的脸色已是骤变。

他看到了首领们面部表情的变化,先是从此前的大怒,而今却转化为了大喜。

这种喜悦,是显而易见的。

国师王诏亲自在天水城中督战,接到了大汗命令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很清楚,自己的命运,已和胡人大汗绑在一起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