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来之不易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这一夜,滕青山没睡觉,没盘膝静修。只是在那通风的漆黑楼阁中独自一人坐了一夜。

南蛮、南荒、蛮荒……这几个字,代表的同一个地方。一个让许多武者谈之『色』变的地方。

擂台高有四尺,长宽都是十丈,是由青灰『色』岩石铺就。这空旷的擂台上,如今只有滕青山和庞山二人。滕青山目光朝下方一扫,心有所感地就发现了远处全身穿着黑『色』劲装的臧锋!

刀影如凄冷弯月!

他有兴趣的是拳法!是枪法!

滕青山摇摇头,起身,将秘籍放入怀中,“先去吃完饭。那三位前辈,最慢的一人,也是花费三天才成。嗯,晚上继续修炼。”

“谁知道,二十七代弟子有资格在殿外站着。咱们二十八代的只能老远看着。看!师祖!哇,还有长老,护法他们!”

可是,如果八万城卫军,以江宁郡的高大城墙来防守。即使六千黑甲,也难攻破。

青姑娘点头道:“嗯嗯,小雨,明早到我那啊,咱们一起练剑。”

滕青山震惊看着胸前的柳枝,那柳枝尖端正指着自己胸膛。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艰难地刺透表层鳞甲,而后刺入鳞甲下密实的肌肉,鲜血顿时从碎裂的赤红鳞甲表面渗透出来!

傍晚时分,滕青山一个人手持轮回枪,逍遥自在地下山了。

“嗯?好硬!”这黑火灵根外皮很硬,一咬破,里面的肉质却很嫩,入口即化,一股炽热的力量瞬间涌入喉咙中,滕青山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咬两口,而后连根须一口嚼碎,吞下了肚。

“大概一百米高度,自由落体坠下,纯粹是靠身体,就能承受住。”滕青山暗自点头,“如果我使用内劲,减轻身体重量,下坠加速度要小不少。如果再配合卸力技巧,我大概能从三百米高度坠下,而无需靠外物卸力!”

“咦?那这司马庆的脸上……”滕青山仔细地在司马庆下巴、鬓角等位置一『摸』索,便发现了,一用力,便将一张人皮面具揭开。

说着,银发老者双手上戴上了黑『色』的半透明手套。

隐藏实力!

“哈哈,真是可惜。一个很有前途的后起之秀,就这么死了。”银发老者嘴角翘起,笑容邪异。

“那个老者在咱们徐阳郡倒是有些名声。”旁边有人『插』嘴道,“他叫王陨!是咱们徐阳郡范巫城的一个有些权势的高手。不过……他在咱们范巫城,也就只能算上排名前几。可现在,竟然能和《地榜》高手们厮杀,没想到这王老,隐藏着这么强的实力。”

从小,它是在炽热环境下孕育而生。在岩浆流底,对它而言,就是洗澡。炽热对它一点影响都没有。

呼!

冀鸿整个人被抽得抛飞起,一直飞到远处的岩浆湖岸上。待得落在地上,冀鸿顾不得喜悦,他震惊看着岩浆湖上空的滕青山:“青山!”

青湖岛人马所在方向,一道灰『色』身影飙『射』向岩浆湖中央。

嗤嗤~~

只剩下那透明的灵根,根植于黑『色』大石裂缝中。

“哼。”

可是,普通武者得了也保不住。

这一次黑火灵果争夺,谁想最后竟然被赤鳞兽夺了去。

大量暗器再一次席卷向那雷神刀‘吴越’,在岩浆湖边上的滕青山,手中也拿着一柄飞刀,目光凌厉盯着那道身影:“吴越!虽然我对你有好感,可是……关键时候,我也不能再留手了。”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声音凄厉,仿佛鬼魂在嘶喊。

“嗤嗤~~~”在金黄『色』的岩浆中,几乎一瞬间,那七个人的皮肉都化为飞灰,只剩下白骨浮现,但是很快,白骨也融化了。

冀鸿咬牙。

滕青山、关绿二人只能忍着,跟在冀鸿身后。

“哈哈,杜老九。那个马贼首领,轻功比你们差了不太多。有一群亡命之徒为他拦截,他早逃掉了。”这时候,冀鸿他们三人也到了,冀鸿只觉得心里畅快的很:“人算不如天算!你青湖岛,注定没那个命!”

朝藤曼下的洞『穴』里逃?对方进入洞『穴』,也会很快追上。

这足有十余丈高,如果是朝下跳,最多腿骨折之类的。可是,这精瘦汉子是失去重心,朝后仰着朝下跌去,就是一流武者都会被活活摔死。

那精瘦汉子连跟上下去。

噗!

岩浆湖,刺眼的白『色』岩浆汩汩翻滚。

“嗯,这事得禀报给统领。”杜洪也点头。

“是。”那些军士松了一口气,有滕青山这句话,他们也不必畏手畏脚了。

滕青山环顾周围,没人,这才指向洞『穴』处:“就是那!”

“从今天起,我们每天上午、下午各进来看一次,一旦成熟,就立即采摘。千万别被那赤鳞兽给抢了先!”冀鸿严肃道,“这地方生长着黑火灵果,赤鳞兽肯定是经常来这。而且,赤鳞兽应该到成熟期了,足有两丈多高……单个的后天武者根本威胁不了他。唯有先天强者,或者一群后天强者,才能对付它。”

随即冀鸿感叹一声:“这天下,一些苦修高手,如那吴越,一埋头就是二十年。这一爆发,就能排到《地榜》前十,这使用长棍的中年人,应该也是一个苦修多年的高手!”

忽然,滕青山回忆起第一次,自己追那赤鳞幼兽,那赤鳞幼兽攀登上一座高山,然后从山崖上往下跳。

“嗤嗤~~”滕青山却根本不理会周围喊声,专心地将轮回枪两截枪杆连接起来。

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冲向司马峰,手中长枪化作黑『色』闪电,刺向司马峰的胸膛。

阴柔、狂猛两股意境,可以瞬间交替。

“滕青山,不愧是《地榜》高手啊。”

“青虎兄弟,滕都统施展的那两招,就是你在百夫长比试中,施展的那两招?”一些黑甲军军士围了过来。

“不过,同一招,我为什么威力就弱这么多呢?”滕青虎嘀咕道,这一夜,滕青虎练习枪法练了大半夜,滕青山之前展示枪法,给他的触动很大。

虎炮拳,是前世自己最强拳法,和‘火尽薪传’意境有融合的可能。

这时,统领‘关绿’也从大帐内走出来,看了一眼滕青山,眼神略微有了些变化,只是很快恢复冷漠,从滕青山身边走过,同时声音响起:“滕都统,你可别忘记了咱们的约定,待得这边事情一了,到时候不怕受伤,你我好好比试一场。”

这一刀,绝对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独臂武者还是坐在地上出刀,这种姿势别扭,可出刀依旧这么可怕。

“雷神刀?”滕青山一怔。

“长老,没伤到要害。”一名中年人连说道。

“冯无血真可惜,如果之前那一剑再快一点,就能刺到这个燕铁了。不过,那燕铁连续十几刀还真狠,一刀比一刀强,那冯无血终究抵挡不住。”

……

……

“我们这么多人,分成三队仔细搜索这火焰山!”在山脚下,冀鸿吩咐道,“黑甲军三十名精英依旧跟我走!核心弟子高手跟关统领走!滕都统,你麾下那些人马跟你走!大家没问题吧?”

三支人马分开,开始探索这火焰山。

滕青山看看天『色』,按照前世时间刻度,应该是下午两点半左右,刚好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归元宗的各位好汉,不知道,你们哪位是滕青山?”那秃头青年拱手说道。

楚郡,槐城的一家酒楼里。

“真小气。”护卫低声咒骂道,“我的战马也花费了近百两银子,也不多给一点。”那护卫飞跑着,也暂时地跑上货车,坐着货车了。

那银『色』长发,目光冷厉的正是第一统领‘冀鸿’,而那位面『色』冰冷,穿着黑『色』劲装的女子,正是第四统领‘关绿’。

浩浩『荡』『荡』一群人,在冀鸿、关绿带领下走进来。

“这位兄弟,你,你是不是叫李金福?”滕青山依旧清晰记得,当年那个扛着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的李家庄的天才。第五十二章 黑火灵根!

能力举一万斤,方是一流武者,可那只是一流武者的底层。

滕青山在心里加了一句:“同时也夺下黑火灵根!”

诸葛元洪将手中的密信朝冀鸿一扔:“二师伯,你和绿儿,看看密信中的内容吧。”

一声低沉咳嗽,令整个大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冀鸿统领冷着脸扫了一大群人,这才冷声道:“这次,赤鳞幼兽出世,消息肆意传开。刚好,赤鳞幼兽又是在火焰山这出现,这里距离青州不远,这次,被吸引到火焰山的武者,最起码是扬州、青州两州之地的武者高手!所以……到时候高手如云,我们归元宗弟子不可嚣张跋扈,当然,谁敢惹我们,我们也不必留情!听到没有?”

呼!

“嗯。”灰袍男子点头。

“先天?”诸葛元洪眼睛亮了起来。

“族长,那些高手,能杀死那怪物吗?”族内汉子们都看着那白发老者。

那鬼精灵般的双眸扫着周围,耳朵偶尔还转动。

滕青山发现,这头妖兽的肚子只是微微鼓起。

“锵!”

金家庄练武场,点燃了一支支火把,武者们都聚集在这。

整个金家庄族人早被这妖兽折磨的快疯了,现在武者们还在得意,他们心里当然难受不舒服。

“我也不认识。”滕青山摇头道。

管你什么招式,管你什么意境!

滕青山环顾周围的黑暗:“九州大地,高手无数,今天我杀孟田,这天下人怕也会知道我的名字了吧!”

从黑暗中,滕青山走了出来。

“青山!”滕青虎眼睛一亮,大喜,第一个迎上去。

面对这仿佛能刺破天际的凌厉一枪,那孟田只是看似随意的朝下方劈出一刀。

对方最难缠的八名内劲高手,被之前滕青山刚进入后院的时候就一口气杀光。现在叁石客栈这一方的剩余的高手,面对全身穿着重甲,相互辅助的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一筹莫展。刀剑砍在对方身上,对方没事。

“这个滕青山真的不足二十岁?”孟田有些怀疑朱家十三少爷的情报了,“每一招看似简单直接,却让人难以抵挡。看似是直刺,却随时都能旋转改变攻击方向。明明一记重砸,可他却能瞬间收枪改变攻击!”

“孟田,你想走,也要看我准不准你走!”滕青山整个人几乎和飞刀同时飞出,当孟田挡住那一记飞刀的时候,他就看到滕青山已经从高空扑来。

“大哥,你说他们谁会赢?”一群汉子都盯着叁石客栈,此刻叁石客栈中巨响不断,滕青山和孟田显然在里面厮杀。

轮回枪就是一道闪电!刺向那模糊的红『色』刀影!

“嗯?”这俊秀青年看过去。

绿衣心底一颤,可还是弹起来。

而黑甲军军士每人还要穿着厚厚密实的重甲,重甲里面就好像火炉一样。还有,这重甲是黑『色』的!黑『色』最能吸热。黑甲军军士们在最炎热的时候,也不得不除掉头盔,将重甲连接处解开,好散热。

“实话说,咱们客栈都有些害怕呢。不过咱们这没丢过一个人。大家都心存侥幸,如果哪天,咱们这也没了一个人,咱们这些人怕是都要离开喽。”那小二摇着头,走离了开去。

天黑了下来,路上蚊虫也多了起来。

体质越好,就越难中毒。

货车就是拼命跑,那速度还是慢的让滕青山无奈,如果这里只有黑甲军的人,早就一阵风呼啸离去了。可有货车,就麻烦了。

轰隆隆~~~

马贼两边,各有数十名弓箭手一字排开,有部分弓箭手都已经排到农田里去了。两边弓箭手狂『射』箭矢,箭矢犹如雨下,疯狂的袭击过来,黑甲军军士们都将头盔的面罩合上,一个个低着头。

“哈哈……玩战马?哈哈,有了这拒马桩,我看你们怎么冲锋!”大当家大笑着,“兄弟们,给我杀!”顿时,众多马贼跳下马,朝前面冲去。拒马桩让战马无法冲锋,可是人类奔跑,却影响不大。

“青山兄弟,现在怎么办?”那朱崇石见状急了。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擒贼先擒王!

不过……

这是滕青山靠个人实力弄到的。在黑甲军,如果一支黑甲军队伍扫平一伙强盗,即使军官没出力,得到的金银,都是军官占大头。更何况这一战,黑甲军军士们一人都没有出力。

“小猫!”滕青山还记得前世的妻子,那个外表冷酷似机器,可和自己在一起却很柔软的女人,他到如今真正唯一爱过的女人。原本按照他的计划,等他突破到ss级,他就能脱离组织。

滕青山的一颗心,坚定如磐石!

这也是朱崇石为什么会停留在江宁郡城的缘故。

“别把那些战马、破铜烂铁给我。我没地方放!”

滕青山的话,令那大当家急得满头是汗,连从怀里取出一叠金票:“我,我这有一千两金票!”这金票,就代表着一千两黄金,价值十万两白银。

“大哥……”二当家不舍的将这‘景玉佛’递过去。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昨天晚上刚来,滕青山就和妹妹谈过这事,在归元宗反正没事,还不如学习内劲秘籍。而《莽牛大力诀》不太适合女人学。而妹妹青雨,心中也很想学,当然不反对滕青山的提议。

滕青山看着这两个女孩子,才谈一会儿,就‘小雨’‘小青’亲昵的称呼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有区别。

不过……

那些穿着重甲的黑甲军军士,雨滴砸在他们身上,就发出震动撞击声。

可在其他郡,得看你黑甲军来多少人。如果人少,人家可不在乎一起灭了你。只要手脚干净点,不留下把柄就成。

嘴里喝骂着,一名精瘦的独眼男子正跑向不远处一座宅子里。

夏日的傍晚,很是燥热。

“宗主,你答应不答应?”冀鸿询问道。

“嗯,是帮忙押解货物,老杜,这一条路上有危险吗?”滕青山询问道。

战马、骑士的重甲上都占有鲜血、碎肉等,一片血腥气。杀敌过百,无一人受伤!这就是黑甲军!归元宗最可怕的军队!

“是!”

滕青山又从怀里取出一本《烈焰枪决》:“这一本《烈焰枪决》才是宗内赐予我的,实际上,你学了《烈焰枪决》大成后,再学《烈火五式》更好。不过,我也不能违反宗内规定。加上,距离下一轮新人招募,时间太短,让你先学《烈焰枪决》,你将根本来不及学习《烈火五式》。”

“青山兄弟,哈哈……上次,我和我弟弟,就说你前途无量,看,这才多久。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兄弟就是!”华丰城城主‘桂庆’笑着说道,滕青山对这桂庆城主是很有好感的,至少对方没有丝毫傲气。

田单等人点头。

“都统大人放心。”四人都笑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