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真武冽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所有的药秦寂言都准备好了,只差火焰果,只要一拿到火焰果,她的儿子就不会有事了。

“十子不商量。”秦王殿下霸气十足,顾千城又看了看棋盘,咬牙点头:“十子就十子。”大不了平手嘛。

事实上,秦王殿下真是这么想的。

他虽然厌恶长生门的人,可并不表示一定要自己出手。

“是呀,君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要和朝廷对上,那我就先走了。以后有别的事,你再找我吧。”民不与官斗,他们这些江湖中人就是武功再高强,也不敢朝廷为敌。

这女人,真是太坏了。

秦寂言无法赶回京过年,宫里的年宴照常举行,一样的热闹,除了老皇帝提了一句秦王外,旁人甚至连提都不曾提。

这么快?

“朕……”秦寂言刚开口,太监就走了进来,“圣上,倪月姑娘求见。”

景炎强压心中的不忍,冷酷的道:“我不在乎你信不信,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你若不答应,我便带着火焰果出去,至于你?我不杀你,你就永远留在火城吧。反正,我不说出去,天下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

之前准备的炸药包全部用掉了,而用过威力惊人的炸药包后,顾千城真的不想再动刀动枪,她不是师妹轻尘,没有轻尘的战斗力,她只能借助外力。

秦寂言对季诺可以说是十分厌恶,甚至对季家的印象也更加恶劣了。

他在这座皇宫住了十几年,无时无刻不盼望着离开……

唐万斤走到半山腰,就遇到了在那等他的武毅,武毅不顾唐万斤的意愿,强制将绷带缠在唐万斤的脸上,“这是大小姐的意思。”

“哦……”唐万斤蔫蔫的应了一声,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

马车坐太久了,他累,也犯困。

武毅看唐万斤这副模样,和重伤的人没有差别也就不多说,将人抱上担架后,便示意下人把唐万斤抬到房间。

“真的……”顾千城点头,可秦寂言还来不及高兴,就听到顾千城话锋一转……顾承意为什么会去顾家陵园,武定真得不知道,他赶到武家陵园时,顾承意已在外面。

敢动他的女人,敢逼他的女人三跪九叩,顾老夫人你给本王等着,不玩死你本王就不是大秦的秦王殿下!

而,在北齐皇帝和季诺讨论秦殿下此人时,秦寂言也带着顾千城,在凤家精锐之师的保护下,嚣张的踏上北齐的地盘,没有意外……

来不及细想,秦寂言朝顾千城的方向奔向,双脚悬空的在火浆上方奔跑,速度极快。眼见火浆离顾千城只有五六米的距离,秦寂言俯身向下,落在顾千城的身边。

秦寂言问清怎么一回事后,冷笑一声,“把名单抄一份,送去给封似锦。”别看封似锦温润如玉,君子端方,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主。

虽然波折重重,可在众人齐心协力下,登基大典依旧顺利完成,而现在秦寂言才是大秦名正言顺的皇帝,太上皇想要废了他,也得费一番功夫才行。

要知道,历史上谥号最多的皇帝,也就只有十六个字。

先太子妃,有这么好?

当当当……北齐人不断的砍铁链,一连数十下铁链也没有动。北齐人心中焦急,暗骂前面那几个人做事太不仔细,把断差全炸死了,整个大牢一片废墟,害他们连钥匙都找不到。

野生的梨味道很涩,甚至带着一点酸,可顾千城就一副吃得很满意的样子,秦寂言见状便张嘴咬了一口,这一咬秦寂言皱眉了。

女尼带着顾千梦进去,给老夫人拿了药,喂老夫人吃了药丸后,又有会医术的女尼,给老夫人扎了一针,等老夫人清醒过来后,院子里慌乱也平静了下来……

老夫人和顾夫人就是欠教训,一个两个以为她是包子呢,想捏就捏,也不怕烫手……

能让指挥官府只事,这人来头绝不小,他今晚……怕是要倒血霉了。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要是秦寂言在船上,听到这话,指不定要笑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

顾千城这话明摆着就是威胁太上皇。封大人和封似锦有多么孝顺,全大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是让那两位得知自家父亲、爷爷,因被太上皇罚跪而出事,绝对会和太上皇死磕到底,到时候太上皇就是推翻了秦寂言,想要收拢政权也不容易。

“太医?放心,他死不了,就是朕死了他也死不了。”太上皇压根没有为封老爷子请太医的打算,在他看来晕倒的封老爷子,比清醒的封老爷子好对付多了。

“必输的局,确实不用赌。来人……”太上皇信心满满的说道,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破窗声与破门声响起,一群身着禁军服侍的士兵,握着长枪大刀冲了进来,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心里有万分不情愿,可却不得不打起精神,陪老皇帝下一局……

秦寂言挥退天牢里的官差和随时的侍卫,独自走在长而狭窄的通道里。通道两旁全是牢房,不过此时全是空的,只有最里面的三间,才关押了犯人。

秦寂言不由得轻笑一声,“你是在等你的亲弟弟救你?你觉得他会来吗?没有你,他就是荣王叔唯一的儿子,可以顺利接收荣王叔留下来的人脉和势力。有这些人脉和势力,就算不能争一争皇位,占个山头也能称王称霸。”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作为皇上,他们无法容忍一股江湖势力威胁到朝廷,威胁到皇权。

“你当时回了京城?还呆了几天?”秦殿下抓重点,怒火升起。

“我就知道殿下你最好了。”顾千城抬头,“吧唧”一声,在秦寂言脸上亲了一口,没有意外,秦殿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虽说他们不知道按错会付出什么代价,可不用想也知,能设计出这么精妙的机关,自然不会给人投机取巧的机会。

只是一个八卦图,并没有数字,这就说明不需要计算,路肯定就在这副图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