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寻行数墨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像是一阵风猛地刮过,竟是嗖的一下,转眼之间,方才还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个个仿佛刘翔附体一般,竟跑了个一干二净。

朱厚照自小就好枪棒,喜欢烈酒和骏马,向往沙场上的事,今日父皇考校他,他自然流露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满心希望得到父皇的欣赏。

欺民、扰民,是弘治皇帝无法容忍的。

啊……

杨管事像死了niang一般:“卖……卖了……”

方继藩和杨管事等人已是急匆匆的追了来,便看到方景隆捶胸跌足,声震瓦砾的嚎叫道:“天哪……我这做的是哪门子孽哪……”

朱厚照吐了吐舌,立即摆出皇太子的仪容,跨步入阁,这一进去,便晓得自己来的不是时机,只见父皇高高坐在案首,左右则是几个师傅跪坐左右。

方继藩眯着眼,突的激动起来。

小宦官顿时咬牙切齿,厉声咆哮:“姓方的,你敢殴打……殴打钦使,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是想要做什么?你……”

这金腰带,现在还在张懋的腰上系着,虽然他位极人臣,既承袭了国公,又拜为了太师,想要系什么腰带都不算纂越,可他在心里,这金腰带才是荣誉的象征。

可方继藩接下来的话却打消了他的疑虑:“价钱咱们再商量商量,差不多了,便叫人来搬便是,明儿我叫京兆府的公人来作保,签下契约,银子你预备好,本公子知道,这么一大笔银子,总需时间筹措,没关系,不急。”

弘治皇帝却是压压手,不希望刘健打断自己说话,他淡淡的道:“卿家可知太子与方卿家营建作坊出售十全大补露,每年可获利几何?”

可为啥……偏偏这银子就像是自己长了腿脚一般,都奔着太子和方继藩那狗东西去呢?

父皇是疯了吗?他们话题里有一句有老方的掺合吗?

本是看着这化腐朽为神奇一幕,一愣一愣的人方才反应了过来。

这是暴跌啊。

来人是关中的商行大掌柜,姓刘。

陈凯之道:“朕放你回去,等你入了蜀,便告诉蜀王,三月之内,令他至洛阳来,倘若他能入洛阳,真心归附,朕愿意赦免他的罪责,依旧不失去他王公之位,可若是他还冥顽不化,一意孤行,朕定亲率三军伐蜀,到了那时,便是玉石俱焚,不死不休了,这蜀国,好歹也存续了数百年,其王族孟氏,而今,也已繁衍极多,朕真不愿大开杀戒,他们并非是胡人,朕也不忍尽诛,你对蜀王,晓以利害吧,倘若他愿拱手来降,朕记你为首功。自然,你入蜀之后,也可以选择反复,和蜀王一道,抗拒朕的大军,只是,一旦陈军入蜀,朕也绝不轻饶你,你明白了吗?”

陈凯之笑了笑:“你们俱都是奉你们的主子的命令,侵犯我大陈的疆界,而今,来都来了,可有什么说的?”

唯一让人意外的,就是陈凯之全权交给了梁萧这些人。

方才,这个人还战战兢兢的匍匐在自己的脚下,而现在,显然气度完全不同了。

杀红了眼的人,此刻似乎再没什么可畏惧了。

大楚和大陈一样,异姓是不可封王的,而梁萧曾立下赫赫战功,也不过是一个侯爵罢了,当初,想要升国公,都是难上加难,这一辈子,怕都没有指望,可皇帝随手,就给了他一个王。

中军这里,有大楚皇帝最忠心的侍卫,数千侍卫一个个紧张的手持着刀剑,口里大喝:“什么人,竟敢擅闯中军大营,你们好大的胆子。”

陛下难道当真不清楚吗?士兵们绝大多数,都跟着陛下远来于此,可又有谁,渴望和陈人作战的?

项正目中充血,几乎陷入了癫狂:“陈凯之杀的了朕?陈凯之有什么资格杀朕,朕乃大楚皇帝,乃是天子!”

进攻……

他们不知何时,爆发出了无尽的勇气,于是乎,有人和楚军厮打,有人拼了命逃开。

面对这天降神兵,莫说是战斗的勇气,便是逃之夭夭的勇气,竟也已丧失。

说着,拔出刀来,这刀光狠狠斩下,那人的头颅旋即滚落在泥泞中。

除非……吴越和梁萧相互对视一眼,除非……他们活着回来,里有只会有一个,胡人……败了。

说着,他顿了一顿,继续道:“夜行营那儿,即便要传消息来,想来也没有这样快,卑下认为,陛下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拿下洛阳,只要取了洛阳,一切便可如愿以偿了。”

项正不禁摇头,笑了:“你这是书生之见,自我大楚起兵开始,就已不可能让陈人喜欢上朕,既如此,又何须客气呢?而今,陈凯之和他的精锐已经覆灭,这大陈,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他们若是乖乖愿为我大楚效力,倒也罢了,若是不肯,朕无非,只收其地,不要其民,洛阳城中这数十万人,可有数之不尽的陈人皇族和贵族,还有无数的官吏,说难听一些,他们倘若死绝了,对于楚越,未必是一件坏事,楚越现在本就遭人非议了,都到了这个份上,难道还畏惧别人的悠悠之口吗?”

晏先生听罢,哑然一笑,忙是点头:“陛下说的也有道理。”

所有的一切都将归属大汉。

他出乎意料的,反而不是各国的反应,因为在他看来,这本就是一场心理上的博弈,各国的君臣,各有自己的盘算,胡人放出了消息之后,一旦他们认为此事有极大可能,怎么可能抵得住巨大的诱惑呢。

而陈凯之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下令军马向东疾行,迅速回到关内。

可许多人高喊大汉胜了的时候,竟是带着惊喜的腔调。

至少在西凉军中,显然这是通贼的口号,轻则流放,重则杀头。

随着枪响,一道硝烟自新军士兵的头顶卷起,最终消失不见。

赫连大汗想活下去,事实上,当初他放下武器,成为俘虏,没有死战到底,便是自己的求生欲占据了上风,而现在,与其做一个阶下囚,他当然希望自己这头猛虎,有回到山林的机会,此时,他的目光也看到了曙光,尤其是经过何秀一番分析之后,更令他自觉地看到了机会。

陈凯之点点头:“那胡人的赫连大汗在哪里?”

中军大帐……

仿佛在这人间地狱里,磨难永远没有尽头,先是枪林弹雨,接着是火炮齐鸣,是那可恶的意大利炮,最终,却又是壕沟里的士兵顽强的抵抗,现在……他们看到,现在站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群无畏的人,远处,依旧还是枪声大作,还是炮火轰鸣,而在这里,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而在某一处阵地,意大利炮却是不幸卡壳。

而在壕沟中的战斗,却已更加的惨烈。

可是很快,他们却意识到,他们想错了。

直到这个时候,新军的强大火力,才开始让胡人们印象深刻起来。

于是乎,眼下似乎只好硬着头皮了。

新兵们一个个脸色苍白,一下子有点发懵,手心已捏满了汗。

一排排的火铳,那黑黝黝的洞口瞄向了正前方。

陈凯之的目光中,亦是杀意涌现。

不过……陈凯之所忧虑的,那种最坏的情况却没有出现。

陈无极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腰间的短铳,正了正略有一些歪斜的钢盔,随即大声道:“竹哨吹起来,准备战斗!”

他们出了天水,随即无数可怕的流言便传了出来。

是赤裸裸的挑衅。

他们像是一群置身在了绝地的人,犹如汪洋中的扁舟。

而且……陈军强大又如何,在六十万胡人铁骑和数十万西凉大军面前,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