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总角之好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咻咻咻!”

杨兴国一脸自信回答:“不,这个可以做到,而且非常容易就能做到!”

一炷香后,谢钧步履沉重地去了兰香院。

“来人,将江家儿郎尽数送到官衙,拿我的名帖去,让人严审重判!”

炽烈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落在她的脸上,也落在她的心里。

谢明曦暗暗好笑不已,慢悠悠地凑上前。

今日李默成亲,赵奇自然不肯放过这等好机会,联合了众多松竹书院的学生,轮番敬酒。哪怕陆迟盛渲帮着挡酒,也敌不过众人。

“闹过这一回,等她服了软,我就和她说,以后每个月拿三十两银子回来。一个子都不能少。不然,我就将凝雪卖给人做妾。反正,凝雪生得貌美,总能卖出高价!”

奈何谢明曦出身低微,被嫡母生生压得动弹不得,只能为嫡姐做嫁衣了。

淮南王阴沉着脸道:“你现在就领着永宁去谢家,道歉赔礼!让谢家撤回状纸!”

盛鸿听得不乐意了,仔细端详女儿片刻,郑重宣布:“我女儿长得和我一般模样!”

真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

顾山长笑着点了谢明曦的名:“谢明曦,你过来。”

李湘如缩进袖袍中的右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

四皇子心里骤然掠过阴云。

看来,和盛鸿朝夕相处半个多月,谢明曦心结已解,开始敞开心扉接纳未婚夫婿了。否则,提起出嫁绝不会是这等反应。

可惜了李默的一腔护妹之心。

俞太后口中的四叔叫俞光正,是俞大人的同族堂弟,也是死去俞淑妃的亲爹。俞淑妃之死,在俞家也掀起了一阵风浪。好在被及时地压了下去。

谢钧也长长地松了口气。

俞太后眼底闪过一丝水光。

杨夫子还没吭声,谢明曦已应道:“有我在,谁也不敢强令你进谢家做妾。”

廉姝媛好气又好笑,想嗔责几句,不知为何,眼眶骤热,泪水竟夺眶而出。

果然是蜀王来了!

眼前这“母女情深”的一幕是怎么回事?

身为天子,宠爱中宫皇后众臣管不着。不过,天子膝下空虚,只有端柔公主一女。理应纳宫妃入宫,为天家传承子嗣开枝散叶才是。

……

建安帝长舒胸口的浊气,目中闪过一丝快意。江家人狼狈离开,这一场闹剧终于落幕。

“儿媳给母后请安。”

萧语晗这一低头,建安帝才算顺了气。又换了语气哄萧语晗:“语晗,朕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

提起盛锦月,淮南王世子妃便觉头痛,忍不住叹了一声:“本来已经快好了。可她不愿去书院,前日晚上,竟故意站在窗边吹风,又染了风寒。少不得要再歇上几日。”

永宁郡主府的马车却一直等在原地。

“云娘,此次考试可还顺利?”

教学女红音律厨艺等科目的夫子,都无资格阅卷。留在此地的,俱是莲池书院里颇有才学的夫子。男女对半,其中有几位是当朝翰林,还有京城大儒。

隔着两层纱帐,六公主的目光依旧精准无误地落在谢明曦的脸上。

谢老太爷心里一块巨石悄然落了地,迫不及待地追问事情的经过。谢钧憋了一肚子喜悦,此时哪里还能忍得住,立刻将今晚发生的事全数道来。

建文帝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教女无方,有什么脸心生怨恨!”又道:“淮南王叔也是太过疏忽大意了,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等事,竟被蒙在鼓里。”

两日前,夫妻两人到了京城。

颜蓁蓁自恃才高,此次只参加一门比试。而她却参加两项比试。

“回去之后,你要诚心悔过,向明娘赔礼道歉。并禁足一个月反省。”

四皇子在原地僵立了片刻,缓缓用力呼出一口气,大步上前,伸手开门。

李湘如看谢明曦百般不顺眼,连带着对林微微也没了好感,扯了扯嘴角道:“林姐姐考了第三,也不必这般骄傲目中无人。”

谢明曦倒是从容,冲着方若梦笑道:“我也是庶出。”

萧语晗满腹心事,说笑两句便住了口。

谢明曦没去看李湘如快喷火的双眸,转而对萧语晗笑道:“我们一起去给母后请安。”

方若梦心情颇有好转,索性去各家铺子里转了一圈,买了一堆或有用或一时用不着的东西,心情又好了几分。

礼部原本择了吉日,是在来年六月。

七皇子靠着厚脸皮,硬是将婚期提前半年,此事也被众人引为笑谈。方若梦此时提起,不无打趣之意。

“若是我嫁了个家世普通一些的夫婿,我就能像林姐姐那样,随夫婿一起去蜀地。和山长夫子们在一起,和同窗好友们在一起,开书院做夫子,或是随廉夫子进军营做教头!总比现在快活得多!”

今日从丫鬟口中听闻蜀地“趣事”,李湘如阴郁的心情果然有了好转,笑了起来:“这个蜀王,什么荒唐事没做过。以前还男扮女装去书院读书。也唯有他会做出请廉夫子进军营做总教头这等事了。”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师父放心。凡事先谋退路先求自保,这个道理我当然懂。不管淮南王府出了何事,都牵扯不到我头上来。”

朝堂纷争再厉害,只要淮南王一日未倒,淮南王府依然是宗亲之首。临江王和河间王,也满脸堆笑地前来贺喜。

玉乔不敢吭声,芷兰只得张口:“天色已晚,太后娘娘也该安置了。”

于京城贵妇们而言,不过是又多一桩说笑谈资而已。

俞婉就是最好的例子。身为俞家女,以后嫁为谢家妇,日子不知何等难熬。

一个荷包要做足一整日,十个,就得做上整整十日!

“姨娘,我可以自己考上莲池书院,为何要代谢云曦去考试,将属于我的才名光华双手奉送他人?”

盛鸿正浮想联翩心荡神驰之际,颜蓁蓁站了起来,冲他笑嘻嘻地举杯:“今晚得见‘六公主’,我心中实在欢喜。只怕,这也是最后一回了。我敬你三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