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相形失色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她到那里的时候,甚至都觉得这周围的一切跟他整个人都不搭,可他还是丢了围腰给自己,要她亲手做早餐。

那样一怔,她回头一瞬,那相似的容貌和完全不一样的温柔的呼吸险些让她找不着自己。

两个人几乎同时出声,结果就是谁也没听见对方说了什么。

“见过父母那是不是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洛佳窃笑着去看。

“嗯,来了,不过他有事刚刚走开了。”

她远远看见那穿着深黑色条纹西装的颀长身姿,引领着一群男男女女从里头出来,还是忍不住在车前唤了他一声:“耀阳!”

他甩开她的下巴转身就继续向电梯间快步,一身气质修身连身裙的年婷被狠狠甩在原地,早就有些泪眼婆娑。

只是可惜了那点主动与焦急,到底让他最后失了兴趣。

“咱们这里比伦敦早了七个小时,这七个小时里边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财务室和综合部的人留下,配合交接工作。”

他明白一个人吃饭的酸苦,从前他总是将她一个人孤零零留在家里,每次她做了满桌子的菜他也不会回来,即使回来了,他也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

而最让裴淼心没有想到的是,某一天的清晨,她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夏芷柔的代表律师郭德伟突然打过来的,说是夏芷柔想见她一面。

一句话都没有说完,他已然快步向前,在餐桌的这边恶狠狠勾住她的腰肢,一把揽过她的脖颈吻住了她的唇。

曲耀阳挨了这记巴掌,沉闷着声音,一句话都没说。

“你别叫我!”裴淼心颤抖个不停,天知道刚才清醒的那一刻,一股多大的绝望差点淹没了她的心。

腰肢的主人微微一僵,紧接着回过头来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

他浸在她身下的手指开始动作,带着强烈的蛊惑气息的律动丝丝勾缠着她的神经,曲婉婉摇着头拼命想要抗拒,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子在他的手掌里绽放——那高/潮的感觉来得又猛又烈,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就在这样不堪的情况里边,她的身体还是最真实地听从了他的召唤。

她推开门看他,几个翻找的动作就让她痛了眼睛。

她一怔,走在前头的严雨西正好听声音回头,高高兴兴奔上前,“豪哥,这就是我跟你说要这次跟我们一块到这来的新人,阿淼。阿淼,豪哥就是这次邀请我们到丽江来的大老板,姐妹几个的衣食父母,往后可都指着他了。”

“数目对吗?”沈俊豪在门边勾了唇,眼神却不自觉飘向屋里的人,“你这小姐妹看上去是很单纯。”

没在走廊上待很久,她很快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医院。

他越拉她的心越寒,抖擞几下用力将他挣开,目色里都是平静,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算了吧,曲耀阳!不爱我就不要管我,别装得你有多在乎我似的,我们大家好聚好散不行吗,干嘛非要把人搞得这么狼狈你才肯罢休?”

扔在车子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焦虑难耐地站在车边沉静了一会,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刑俞晴听了,领命去了,临转身前帮曲耀阳带上办公室的大门,却还是看到那大班椅上的男人已经面无表情盯着同一份件看了很久。

这几年父子之间亦敌亦友,虽然大的利益前边,曲市长总会最先想到他自己,可是在一致对外的公开立场上,他却到底还是支持自己。

“芽芽!”裴淼心赶忙叫住女儿,“臣羽巴巴不是才带你去过游乐园吗,怎么又想去了?还有那什么sd娃娃,你知道那个有多贵,一个要多少钱吗?麻麻以前是怎么教你的,怎么可以随便跟人要东西呢?还有什么香草味的冰激凌,你昨天才咳嗽怎么又……”

她回头叫了他一声,他头也没回。

他摇头叹了叹气,等电梯门开了才继续向前,用密码按开了面前的公寓。

“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承认当初之所以会放手让你离开,就是因为收到amanda从伦敦寄来的那份身体检查报告。她那时候爱慕臣羽,也曾想过臣羽受伤住院后若是一直想不起前程往事,她就一直不与我们联系。”

“行了!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跟在曲母身侧进来的,还有一脸严肃和不耐烦的曲市长。

“不想跟我说话?那你想跟谁说?啊?沈俊豪吗?你该死的好好的正常人不当,非要出来卖是不是啊!还有你算计我爸,用子恒的事情逼他同意我们离婚……裴淼心你可真能耐啊!你不是要钱吗?那我现在就给你钱!你给我,现在就脱光了衣服给我!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

这一下,他再不似之前粗蛮。

“可是我不要他为我失去什么。婉婉,如果你真心爱过一个人你就应该明白,真正的爱不是掠夺,而是给予。”

原来她同他一起五年,到临分手的这一刻,换来的却是这四个字!

曲耀阳不想将此事波及到裴淼心,快步过去拽住聂皖瑜的手臂便往前提。

“她会是个小姑娘?”曲耀阳冷笑,“你知道就你眼里的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我们之间使了多少坏么?她自己从扶梯上跳下去,却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你!她故意说破那些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告诉你的秘密,她却把那些秘密作为要挟我们的武器!还有他们聂家,抓着我爸的事情不放,用我的家人来要挟我,强迫我下个月同她结婚!就这样的,你还能觉得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吗?”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卧室里,裴淼心早改了先前的一脸悲戚,赶忙抓住曲耀阳道:“大叔,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将刚才擦拭头发的毛巾往浴室的方向一丢,看向大床的方向,就见那小女人一脸抱歉地仰起头来看他,“抱歉,现在多了个外人住在家里,我实在是不太放心,要不今晚你睡我以前的房间吧!我带两个小家伙睡这里。”

裴淼心怔忪着不知道所以然,他却突然埋首在她胸前深吸了口气道:“老婆,你可真香……”奶奶盯着小姑娘的模样,明明面上还在努力微笑,双眸里的光彩却偏生僵硬到了极点。

那工作人员看了就笑,“不是夫妻,那就是情侣咯?”

******

她一脸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

“因为……他们让巴巴你不开心……”

裴淼心又觉得自己像是出现了幻听,这个一向高高在上又君临天下的男人,何时卑微到需要用这么低声下气的声音同她说话,还是他哪根筋突然又不对了?

裴淼心没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我们早就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

曲母恰在这时候回头,果不其然一眼望住来人,正尴尬得不行,尤嘉轩也在这时候放开了她的手。

门外静默了良久,门里的曲婉婉却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裴淼心一脸的忧心,“低血糖,从前我怎么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毛病?”

洛佳刚要暴走,立马就冲过来几个同事,架起她连忙开了包房的门出去,只说让她醒醒酒去。

裴淼心失声轻笑起来,“没,挺好的,还是大美女一个,我要是男人看你这梨花带雨的小模样,早把你潜规则了,知道么?”

曲母一怔,却是迅速背转过身,“这件事还是再议吧!‘宏科’现在落入了他人的手中,你爸爸又把咱们这个家搞成这样,你也还没有恢复记忆,不管怎么样,一切都等过完年再说。”

曲母情绪激动,曲耀阳安抚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让她冷静下来。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了?”曲耀阳又同他碰了碰杯,“很快就要当爹的人了,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不要去想那么多,早点上楼睡吧!”

夏芷柔唬了脸不高兴,“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何太太你为**心。”

回来之前,他在机场给裴淼心挂过电话,说北方的天气真是冷,还是秋天便到处刮着冷风,他带过来的衣服大都还是他在a市的那些,带人下工地的时候,经常被那些冷风刮得鼻子都要歪掉。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就是低血糖再加上心情郁结以致的一些不良身体反应,多休息,多喝水,不要动不动就生气,这个时候的孕妇最需要的就是家人在旁的关心与支持,还有,让她多休息。”

曲臣羽几步迈到她的跟前,蹲身下来看着她道:“怎么了,芽芽?麻麻就在楼上,你为什么不上去啊?”

裴淼心张开双手抱了抱母亲,“我知道您跟爸爸在外边辛苦,可我还是这样不省心,一点出息都没有,没办法帮你们承担些什么,还总这样折腾你们。”

凌晨时分按照早就定好的吉时,苏晓不知道从哪去邀的一名好命婆,一边帮裴淼心梳头,一边振振有词。

“不是!”裴淼心臊红了小脸,就差急得跳脚,“总之你们别弄着他。”

端午节的五月初五,正好集中在整个五月的最末端。

奶奶早早令人挂了电话过来,睡意朦胧之间,无意将电话接起的人正是曲耀阳。

“我有做,只是吃完了,所以才没有东西。”

“不是我要去惹他!他现在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他到现在还想着那姓裴的小狐狸精!可是跟他结婚的人是我!曲家的大少奶奶是我!我们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找了那么多的新闻记者,把当年我要跟他结婚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就是不想给那小狐狸精后退的机会么!可你看看他现在对我的样子,他其实早就不待见我了!妈,你看他怎么对我!”

夏母说话的声音极轻,好像一切又都回到四年多前的夜里。半夜里的一声惊叫,她披衣而起的时候就见他满身是血地抱着她从房间里出来。

“姐夫,救我!都是子恒,都是子恒非要逼我在宾馆房间里面吸毒的,我本来好好的都戒了,是他非要来找我……”

……

“所以?”

“先、先生,阿成人微言轻,有些事也是身、身不由己的……”阿成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平常最怕曲耀阳这种说话只说一半还要让你猜来猜去胆战心惊的男人。

此刻,吴曦媛的手机正好响了,几声过后她接起来,张嘴就说了几句日语,且十分的流畅。

他是什么时候听到的?

裴淼心惊讶过后反而变得异常冷静,她说:“耀阳,其实我……”

吴曦媛侧身看着裴淼心,出了好一会儿的神。

她在那办公桌旁的展示柜上,见识到多只漂亮的钢笔或是笔盒。

说是这会儿曼哈顿已是晚上,两个孩子热闹了一阵,现在都已回房睡了。

从新区开车回曲家大宅的高速公路上,曲耀阳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眼神却随着后视镜窥望着后座里紧紧缩躲在曲婉婉怀里的小东西,似乎她先前对于他的害怕和惶恐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想起先前跟裴淼心分开时的情形,压抑了这么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他是从没想过也完全不敢去想在他这一生有限的生命里头还有机会与她再见。

护士小姐火上浇油,整间病房瞬间充满了灵异的气氛。

******

她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唤他一声:“耀阳……”

两母女会心地向对方使了个眼色,正要动手捉弄,已经听见曲耀阳在这身厚重衣服下的惨叫声,甚至伸出双手护住自己的头套在里面惨叫。

再然后有人通过小道消息得知,曲耀阳携家眷前往欧洲某处不知名的酒庄,在酒庄内举行了一场小型的,只有家人参与的婚礼,并封存了当年出产的所有红酒。作为纪念承诺,以后每一年的纪念日都开一箱好酒宴请亲朋好友。

“好好的你吓孙女做什么?”曲母拿眼睛一横,已经极是不快地走到裴淼心跟前把芽芽往自己怀里一拉,“你妈早就不待见你了,巴巴地往她怀里冲什么,一会儿她摔着了还不定怎么怪你,过来,到奶奶这边来!”

裴淼心不解,“什么球球?”

“你有什么样的居心我是不知道,总之我现在公司里事情多得很,奶奶才刚走,家里人一时之间未必接受得了这样多的变故!东西我拿着,想什么时候递出去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

他心里放不下关于易琛的事情,似乎脑海里只要经过那男人的脸,就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他的心口,让他吃与睡,全都乱得不行。

“唉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刚才受罪的是人雷少跟朗少,他们都没叫唤了,你们搁这叫什么啊!”

曲臣羽笑着推了伴郎团的几个兄弟一下,“行了,脱吧!我不介意的。”

看到游手好闲多年又不学无术的弟弟出现在病房里,曲耀阳多少还是有些欣慰,伸手招了手让他过来,“婉婉知道了吗?”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洛佳一下挡在裴淼心的身前,用力去推了聂母一把。

夏之韵在旁边听得也是一哼,“算了吧!妈,你也知道姐姐那个身子,就算姐夫现在想回家来,对着她那身子,能干嘛啊!”

她坐在椅子上喝汤,小家伙则赖在曲耀阳的怀里手舞足蹈地跟他说着她这几天遇到的事情。

裴淼心喝完了桂姐递来的汤后将碗还回去,“味道真是不错,果然还是桂姐的手艺最好。”

“裴淼心,你现在就杀了我吧!你最后现在就杀了我!”

该吼的该骂的,甚至连拳打脚踢裴淼心都用上了,可男与女之间的那点力量悬殊还是让她拿面前这该死的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