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笑逐颜开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现在他胜出的几率有多大,他才不过是化神的初期而已。能接几招就接接招吧!

她在老太爷面前,扯秦王这面旗时一点儿也不心虚,可面对正主,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她的脸皮虽厚,可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呀!

这两个字一出,聪明人已经看明白了,秦王殿下送给老皇帝的是“一统江山”!

武定剑眉拧紧,重重点头,“殿下一向守时,恐怕是遇到了麻烦。”

“他现在也算熬出头了,殿下应该不会放过这样的人才吧?”顾千城调笑道……

几位少年公子一看有女子过来了,连忙让道,顾千城没空看人,只胡乱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挤到岸边,这一看……顾千城为了不引人注意,并没有带亲兵出来,身边只有四个隐在暗处的暗卫保护,在外人眼中,顾千城就是脱单的一个人。

“会的,那个孩子一向傻得很。”顾老太爷说这话时,声音是哽咽的。

如顾老太爷所预料的那般,老皇帝终是没有同意顾千城改姓武,只同意武芸和顾国公和离的事。

第二天早上,顾千城就把承意送出京,对顾承意话里话外都暗示秦寂言不好,阻止他见自己的事,顾千城只是笑着安抚承意,并承诺会帮他报仇。

大秦上下说不定都当他是死人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非常仗义,可顾承欢越听越生气……

很好,纯情的秦殿下还是在的,只是藏的太深了,需要她努力寻找……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皇爷爷别生气,我大秦有此人才是好事。”秦寂言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紧张,好像把皇上惹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顾千城深深地吸了口气,收起眼中的悲伤,努力保持工作时该有的冷静。

好在承欢几个早就习惯了,根本不怕,承欢还恭维的道:“封大人真贤惠。以后谁嫁给封大人,谁就幸福了。”

当然,顾千城能在院子里安心养伤,还要归功于秦寂言手底下的人能干。武定在城门口自称是武家人后,就以武家人的身份在京城行走,和顾家打起官司来。

秦寂言要死在北齐人手里,大秦皇帝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他这个北齐皇帝都要出来承担后果。

来不及细想,秦寂言朝顾千城的方向奔向,双脚悬空的在火浆上方奔跑,速度极快。眼见火浆离顾千城只有五六米的距离,秦寂言俯身向下,落在顾千城的身边。

“要不还是上报吧?我们把实情写明,就说这个计划是秦王当着我们面说,至于上头的人信不信,那就与我们无关,我们尽到了监视的责任。”有一个副将提出一个不错的意见,曾将军一听立刻点头,“此言有理。”当即回营写信,让人火速传过去,按秦王给出的时间,正好够他们派人过来。

“过去看看。”顾千城示意暗卫带路。

“你说什么?顾千城的肚子被剖开了?”凤于谦的脸色唰的一白,双眼瞪得大大的,愤怒的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顾千城能猜到季诺为什么把她推出来,她会好好记住季诺“这份情”,要不好好回报一番,她这个“顾”字就倒过来写。

“顾姑娘,要留活口吗?”下杀手前,黑衣人还问了一句。

最终还是没有吃,而且为了感谢母山羊的羊奶,秦寂言把山洞留给山羊一家。

秦寂言放下顾千城,没好气的道:“要不要试试本王行不行?”这话的意思,和顾千城所问的绝对不是同一个意思。

说罢,也不给顾千城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在江南,他们还曾交战过。难怪,难怪他觉得这声音耳熟的厉害。

“暗风剑?隐世的杀手?”秦寂言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挑眉。看了子车一眼,见子车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秦寂言眼眸微变,却没有多说,只让子车尽快把人捉住。

言倾要是会放过他才鬼,“赵王,你造反在先,现在又不顾百姓的生死,你怎么对不起皇上。”

老管家一走出去,舱底那些人就齐刷刷的看得他,双眼冒着绿光,像是的恶极了的野兽。不过,那些人却不敢动,只是看着罢了。

“你当时回了京城?还呆了几天?”秦殿下抓重点,怒火升起。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六位数后面,就是七位数、八位数与九位数。到后面,术数师们虽然没有越来越快,可也没有慢下来。

“夫人,不可,危险……”外面的人,见顾千城没有把数字抄出去,就按了一个数,吓得脸色发白,可是……

可是……

她看到顾国公带人来堵顾千城,便幸灾乐祸的跟了过来,本以为能看到顾千城出丑,受罚。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顾千城就醒了,麻利的下树,发现底下四俱尸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顾千城很淡定地绕过,然后顺着昨天的痕迹往回走……

从外形上,顾千城确定,对方是秦寂言给的两个侍卫之一。

可很快,焦向笛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马居然慢慢地平静下来,四肢不乱踢了,高傲的头颅也低了下来,哼着粗气,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秦寂言想不通,索性便不想,凤于谦过几天就要去军中历练,焦向笛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科考一事,三人许久不曾碰面,秦寂言便借着为凤于谦饯行的由头,把两人叫来小聚。

保皇党在心底默念,太后党也不忍直视,别看太后看上去年轻,可她的年纪足够当秦寂言的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小辈计较,实在有失身份。

秦寂言虽不站在殿中,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听到秦寂言的话,又过来问道:“秦王怎么了?可有什么不满?”

要不是,那么……

啪嗒……啪嗒……

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没有声音,无声垂泪。

老皇帝说完,便陷入深思,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知道半晌后,老皇帝才回过神,第一句就是让锦衣卫首领盯着顾千城,但不要打草惊蛇,同时将顾千城参与过的痕迹抹干净,别让旁人查到。

灰衣人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圣后一眼,见圣后闭上眼,灰衣人不敢多言,快步上前,拿了盒子就走。

“快,杀了他,杀了他。”几个武将大喊,将秦寂言团团护在中间,最里层的禁卫则举刀,朝土丘刺去,可是……

“咦,起风了吗?怎么突然好冷。”留守的土匪也不是没有知觉,只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他们被人盯上了。

暗卫一路跟紧猪头六,看到猪头六带人不断的来绕圈子,钻山洞,有好几次暗卫差点跟丢了。

“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难怪这群土匪这么自信。”再次追上猪头六的暗卫们,再不敢掉以轻心,紧跟猪头六,连眼睛都不眨。

“哭个球球。把孩子们带走,以后……给老子报仇就是了。”猪头六狠狠地推了老三一把,“赶紧的,别像个娘们似的在这里磨磨叽叽。”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十五个!

“明日,攻城!”心情不好的秦殿下,自然是要拿赵王出气。

“三叔小心。”顾千城眼睛尖,发现顾三叔踩到一截小木棍,连忙出声提醒,却不想她这一出声,差点把顾三叔吓得魂飞魄散……

“女的?”守门的人抬头一看,心中暗自惊讶。

顾千城打开小包袱,往嘴里塞了一片生姜,同时将自制的口罩与手套带上,才往里走……

秦寂言看顾千城一脸紧张的样子,强忍着笑意,故作严肃道:“算了……看在未出世的孩子份上,本宫勉强原谅你一次。”

“真得要嫁?”顾千城泡在浴桶里,问着自己……

“莫不是葡萄吃多了吧?”想到下人来报,说顾千城一天照三餐的吃葡萄,一盘一盘的吃。

“呵……”凤于谦好笑的看单增,就好像在看傻子一样,懒得搭理单增,凤于谦对呼延千霆道:“呼延将军,单将军估计累狠了,劳驾呼延将军给我们家王爷清条路出来。”

“武毅拜见殿下,拜见顾姑娘。”没错,跪下的人就是武毅。

这次被弹劾的官员中,只有一个户部官员是因为自己与地方官员同流合污,贪污了河道银子,被御史弹劾了。

别说人在官场,就是普通人活到三四十岁,也不敢说自己清清白白,一点错也没有犯。

顾千城也不生气,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不疾不徐的走着,偶有胆子大的丫鬟,在背后小声地骂她是“疯子”,顾千城也只当作没有听到。

这府中,也只有孙妈妈是真心关心她,一心为她好。

“郡王和封大人说的就是我要说的,现在我们正打仗,战场上可少不了殿下你,殿下你不能回去。”平西郡王与封似锦更多的是考虑到京中的危险,程将军则关心战场,不过目的一样。

她不敢保证,坛中人会不会害他们。

赵王年纪渐涨长,常年征战身上有许多暗疾,这一次受伤将诸多暗疾引发,需得调理很长一段时间。

和赵王相比,周王更想要秦寂言死在路上,就是死不了也要拖住他回京的脚步。

不是因为怀孕,是因为累得。

短短半个月,整座城都被赵王弄得乌烟瘴气,秦殿下要恢复这座城的元气,没有个三五天肯定不行。

带着这样的重伤逃离,他有资格说自己赢吗?

既然可以肯定顾千城中了择子,子车哪里还敢把老管家给丢了。

为了确保一定能拿到火焰果,圣后准备了好几套方案,除了在顾千城进入活火山后派人接应,还安排了药王谷的人。

那些欠了药王人情的人,之所以没有行动,并不是忘了药王的恩情。不过是因为他们忌惮大秦,轻易不想与大秦为敌。另外就是,药王虽然被秦寂言软禁了,可并没有生命危险,至少明面上秦寂言代药王极好,看着就像是招安了一样。

可是,秦寂言今天实在太反常了,反常到让顾千城想要不过问都不行。

“诶,诶。”顾二爷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又飞快地缩了回来:“承欢,疼吗?疼吗?”

“让人去催催,请不到太医就请京城有名望的大夫,承欢的伤不等。”

“神女塔的案子并不急,你不必太有压力。”一句话,缓解了顾千城半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的尴尬。

“我?我暂时没有嫁人的打算,我和老太爷把话说清楚了,老太爷退了一步,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了。”至于能安全多久,顾千城也不敢保证。

那一天是指哪一天,顾千城和秦寂言心里都明白。虽说秦寂言现在这话,有点像开空头支票,可顾千城知道秦寂言是认真的,浅笑道:“多谢秦王殿下,那我就等着了。”

最主要还是看神女像的眼睛,有没有具有迷惑人心的作用。

景炎这个时候丢下战事,私下前往长生门,自然不是为了顾千城,他是为了倪月。

秦寂言一脸淡漠,没有一丝被人怠慢的不满。

“这就是圣后的待客之道?”秦寂言嘲讽的道,脚步不停,继续往前,灰影出手阻拦,可还没有近身就被秦寂言打飞了出去,根本拦不住他。

坐下了,就等于接受了圣后的“赐座”,秦寂言怎么可能会坐?

景炎不是自由的侠客,也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孙,他没有办法只凭一句话,就丢开一切离开京城。

要说这些银票全是真的,顾千城却是不相信的,这几箱银牌九假一真,假得比真得很多。她随手一抓,能抓到一两张真得就算不错了,全是真的,那只能做梦。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