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丑态毕露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2896万

皇上的身子微微的一僵,不敢再反驳,只能连连的点头应着,然后慢慢的退了出去。

上官傲天听到上官凌雨的吼声时,有着几分心力交瘁的心疼,原本想让人把她抬下去,找个人为她医治一下,却没有想到,夜无痕已经开了口。

心中虽然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是却也不敢多问,只能跟随着那太监向着大殿走去。

上官云端听到他这话,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很显然,叶寒已经知道,她的怀孕是假的,而且听他那语气,似乎已经有了解决的法子。

上官云端便没有再出声,静静的听着他的话。

众人听到她的声音,也都纷纷的望向她,一时间,都完全的愣住,呆呆的望着她,忘记所有的反应。

“我已经跟太上皇辞了官,太上皇也已经准了,我们现在就回乡下去,你去告诉絮儿一声,让她也收拾一下。”丞相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恩。”凤阑绝微愣,神情间有着几分意外,但是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的应着,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轻松,揽在他腰上的手,微微的紧了紧,更多了几分异样扣呵护。

“呵呵。”只是,上官云端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一张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活。

虽然那几个千金小姐与蓝岚的关系不错,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原本就一直十分的敬畏着凤阑绝的,刚刚他也看的出,那些大臣们,似乎都受了上官云端的影响,都给上官云端有所改观了。

蓝岚的心中多了几得意,也更加的自信,更加的坚定这一次自己肯定会赢。

“在坐的全都是凤月国的重臣,都是凤月国最优秀的人,连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她一个女人,凭什么做的到?”蓝岚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众人,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

“好,我输了。”蓝岚知道此刻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虽然她心中不甘,虽然她仍就不相信上官云端能背出那么多,但是所有的事情,却已经由不得她争辩了。

众人原本也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听到他的话,仍就不敢相信,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一百多万两,从百姓那儿既然能够筹集到一百多万两,这,这怎么可能?

一边的侍卫,便连连的拿着那帐本走到皇上的面前,将那帐本递到皇上的面前。

“哦,其实丞相他们现在已经进了宫了,所以,你不用为丞相夫人担心了。”上官云端故意一脸神秘地说道,说话间,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丞相夫人,观察着她神情间的变化。

而且,他也想给云端一个在众人面前表现的机会,让众人不敢再轻视她。

只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也插进来,公然的维护蓝岚。

夜如梦更是一脸的愤怒,不等皇上,皇后开口,便怒声吼道。

这做嫁衣与祈福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力,让人无法忽略。

秦思柔眉角一挑,脸上微微的扯出一丝略显奇怪的轻笑,“是,我在他的心中的确是特别的。”

只是依琴与流萧却是纷纷愕然,看来主子对这儿倒是很熟悉,竟然连人家的后门都知道。

想到依琴与流萧还在后面,便停下脚步,低声吩咐道,“你们两个先回房休息吧。”

“没有消息,就证明一切顺利。”凤阑锐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

“我有一次无意间听到絮儿说过,她给皇后下的毒,会给皇后留下病根,这个是我们柳家的传家宝,当年我爹爹交给我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这是一个用多少金钱都买不到的宝物,它可以让死去一个时辰内的人起死回生,而就算那个人死的时候超过了一个时辰,也会让那人的尸体永不腐烂。我相信,它一定能够医好皇后的病根的。”

上官云端看到他们在一起时温馨的样子,心中也多了几分欣慰,皇后自己更是满心的欢喜,早就已经让人通知的蓝魅辰的母亲,筹办着两人的婚事。

“没什么事。”他似乎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闷闷的说道,声音中,明显的有着几分无奈,甚至可以说是无措。

而凤月国在凤阑绝的管理下,也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强大。

蓝岚微愣,有些疑惑的抬起眸子,顺着蓝魅辰的目光望去,看到迎面走来的凤忆希时,才恍然,而看到蓝魅辰那微愣的表情,便也更加的明白了蓝魅辰的心意。

毕竟这一次,皇兄是来正式提亲的,若是凤忆希再像上次那样的拒绝,那时候,就不会像上次那样的简单了。

“对不起,我不会嫁给你的。”凤忆希用力的挣开他的怀抱,脸色微沉,望向他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却更有着几分紧定。

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摇了摇,脸上更多了几分沉痛,喃喃低语道,“清儿……”

她想喊,却喊不出声,她想动,却又不能动,只能无力的蜷缩在地上,心微微的有些疼。

“什么事非要选在这个时候,你这分明就是捣乱?”老夫人见她竟然还敢顶嘴,脸上更多了几分怒火。

秦思柔微微轻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到时候就算你陪一条命给我,我也活不过来了呀。”

所以,他们一个个都下定了决定,纷纷的保持沉默。

上官云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慢慢的向前走去,对她们两个,她实在是不想浪费口水。

上官凌雨听到那两个女子的话,双眸微闪,她正愁没有办法阻止上官云端参加选亲的,这两个女人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不如就好好的利用一下她们,遂故意装做一脸为难地说道,“哎,她自己非要死皮赖脸的跟来,爹爹又是同意了的,我们能怎么办?出府的时候,奶奶还再三交待我,让我看着她,不要让她惹出事来,只是我又怎么看的住她呀……”

众人听到他的怒吼声,众人瞬间的安静了下来,虽然凤阑绝此刻的脸上,更没有太多的冰冷,却仍就让众人忍不住的轻颤。

所以,对于那些人的伤害,他是防不胜防。

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这么被凤阑锐算计了,原本想把凤阑绝置于死地,却没有想到。

若不是那天凤阑绝王府中发现了那个男孩,只怕到现在都还不能发现他的们的阴谋。

看来,果真如外面所传,夜无痕是真的很紧张秦思柔,这几天,上官云端已经知道了秦思柔的故事。

只是,夜无痕的生母爱子心切,独自带着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到了一个极寒的雪山。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你的男人都已经全招了,你现在想抵赖也没有用了。”老夫人怒声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那快要将她焚烧的怒火,特别是在说到你的男人时,更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恨。

“我怎么样?”二夫人的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恨意,“是你,是你害了我,都是你害的,我不会放过你,我要杀了你。”

此刻的夜无痕却一直都没开口,他虽然是答对了,但是此刻受辱的可是夜阑国的大臣甚至包括他的父皇,但是他却似乎事不关己似的。而且正端着一杯酒,慢慢的摇着。

而此刻,他这话明显的没有刚刚气势,也没有了刚刚的得意。

恰恰在此时,凤阑绝突然的开口说道,他唇角的笑仍就灿烂,声音也仍就轻缓,只是,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众人时,眸子深处隐隐的闪过几分锐利的狠绝。

更重要的是,主子对绝王的一片痴心,从见到绝王的第一眼,便发誓一定要嫁给绝王,只是绝王却一直都避着主子。

竟然直接的剌进了他的舌头上。

所以,非常时期,只能用点非常手段。不能怪他腹黑,只怪她太难找了。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两个丫头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面面相觑,但是却纷纷的应着,快速的出了门,直接向府外走去。

凤阑绝的唇角的笑微僵了一下,但是随即再次慢慢的上扬,虽然那声音故意装出几分嘶哑,但是他却仍就听的出,正是她的声音。

更何况,她太了解这些女人的心理,整天没事,就只知道围着一个男人争风吃醋。

或者,也只有这种魄力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绝王。

“皇兄,现在皇嫂可是比起更受百姓的爱戴呢。”凤忆希望了凤阑绝一眼,半真半假的笑道,说话间,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亲切的挽住上官云端的手腕,一脸自豪地说道,“皇嫂可是我们所有女人的骄傲。”

这几天,她一直在忙着希儿的事情,凤阑绝也一直在处理她中毒的那件事,所以,她跟凤阑绝除了每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陪陪太上皇外,其它的时间,她都没有进宫。

当时,她倒是并没有多心,但是现在想想,却是忍不住的担心。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难道说,事情太过严重。

太上皇一直最疼他,如今病重,他怎么能够不担心。

而且,他现在的表情,明显的不仅仅是高兴那么简单的,而且似乎不是为了他,而是完全的针对云端的。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而他的唇角再次的绽开淡淡的轻笑,这次跟望向凤阑绝时不同,这次他的笑中似乎有着几分梦幻般的东西,似乎有着一种渴望般的希望。

是惊愕,不敢相信?还是否定,还是。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如今,他占了这皇位,凤阑绝不但不争,不怒,反而自动的让位,这似乎也太过奇怪了点。

只是,从她嫁给他到现在,他却没能好好的陪过她,更让她过上一天省心的日心,还让她跟着他天天担心,受怕。想到这些,他的眸子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歉意,今天,就算是是一点的补偿吧。

那些人可都是武功高手,跟踪的本事,更是一流,若不是他们早就料到凤阑锐会让人跟踪,而且一路上,仔细的观察,说不定很难发现他们,原先在京城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跟踪。

尚书大人微愣,思索了片刻,才沉声道,“你且说来听听。”

“下官参见王爷。”

“老臣参见王爷。”

丞相暗暗冷哼,脸上也隐过几分嘲讽,这个年轻人这哪儿像是审案,只怕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认识,巴结他。

没那个胆量了,此刻也没有那个心思,此刻这丫头的整个心思只怕都在担心着,上官云端会不会真的像刚刚说的那样对她。那还有心思想着如何编谎言呀。

而凤阑绝的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更多了几分狠绝,不管那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这些侍卫,都是完全戒备的,毕竟凤阑绝此刻正在密室中呢,更何况,其中有一个侍卫,还正站在窗口的下方,若是有人靠近,他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那人难道还能神机妙算不成?

上官云端看到她的样子,微微一笑,然后走到她的面前,轻声说道,“你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只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你放心,这其间,也会有人保护你的安全,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的。”

而这个丫头,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小白兔,一副惊惊怕怕的样子,若是不事先做好她的思想工作,让她尽量的放轻松,很容易会让人发现破绽,毕竟这个敌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因为她身上的毒,凤阑绝这几天,也一直没有碰过她,毕竟,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也不太清楚,她肚子里的胎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云端怕秋菊害怕,会被人看出异样,所以,事先又特别的吩咐了她几句。那丫头倒也是个乖巧的丫头,微微点头应着,而且,神情间,便也多了几分坚强。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此刻正坐在大厅中,不过,他们不是坐在主位上,坐在主位上的,是刑部的尚书大人。

“啊,怎么会这样呀,大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选亲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的衣服挂破了,要如何参加呀,这,这可怎么办呀?”上官凌雨转过身,故意装做一脸着急的惊呼道,这戏演的倒是挺不错的。

“这还能怎么办呀,只能不参加了,总不能衣衫不整的参加绝王的选亲吧。”一人女子附和着上官凌雨的话说道。

这才望向那宫女,那宫女长相极为的普通,而且似乎有些年纪了,大约已经有二十几岁的样子,像这个年纪还留在宫中做宫女的并不多。不过能混到这个年纪应该多多少少有些职位的,要不然早就被送出宫了。

“上官小姐,请跟我来:”那宫女再次对着上官云端恭敬地说道。

那宫女见上官云端起身,便向前走去,上官云端也没有再多问,而是跟在她的后面,“你要带我去哪儿?”看她走的方向应该不是去皇后或者去大厅的方向,上官云端再次问道,在这皇宫中,她并不想让其它的人发现她的特别,所以还是极力的伪装着。

既然不能躲避,那就坦然的去面对,这是她一惯的风格。

“哼,你害死雨儿的这笔帐还没完呢。”二夫人对上她的眸子时,也是不由的惊颤,只是却仍就硬着头皮说道,同样的把上官凌雨的帐都算在了她的头上。

上官云端并没有丝毫的怒意,脸上反而慢慢的绽开了一些轻笑,微微的望向二夫人,红唇微启,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呀,既然没完,那我们就来好好的算,若是让我查出,是你害死了娘亲,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到时候。”

“你?”二夫人又气又急,更是暗暗的心惊,“上官云端,你,你。”

“皇兄,你也知道父皇耳根子软,这么多年,都不管事了,他若真的做出了什么决定,到时候,你后悔都迟了。”凤忆希却有就是不死心的说道。

但是南宫逸却是有着一种绝尘般的飘逸与洒脱,两者是截然不同的。

上官傲天看到她脸上的伤疤时,再次的惊住,一双眸子中也隐过几分心疼,雨儿一直都是最爱美的,如今,这整张脸就这么被毁了。

他们痛恨上官凌雨的残忍,都想要处置上官凌雨,但是却不能不顾及上官傲天。

“不是,不是,你骗我,从小到大,你就只疼她,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所以,你才想让她嫁给绝王。”上官凌雨的眸子中再次的多了几分先前的疯狂,不甘心的喊道。

上官傲天的眸子微微的一沉,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怒意,没有想到,身为娘亲的人,竟然会这么的教育自己的女儿,让自己的女儿从小活在嫉妒与仇恨中,难怪雨儿会变成这样。

所以父皇虽然下令让四哥捉拿夜狐,但是四哥一直没什么真正的行动。

她记得流萧跟她说过,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体内中毒太久。

结果那小宫女一时收不住,便将那茶倒在了桌子上,更有一些倒在了蓝岚的手上。

众人原本都在专注着听着上官云端背书,一个个的脸上都多了一些紧张,都想要知道上官云端最后能不能超过蓝岚。

蓝岚的眸子微闪,望了凤阑绝一眼,随即望向皇上,柔声说道,“皇上,这件事不怪这个宫女,是岚儿自己不小心,岚儿听王妃背书听的太专注,一时间忘记宫女正在为岚儿倒茶了,伸手却拿茶杯时,宫女一时没收住,才会倒在岚儿的手上的,要怪只能怪岚儿,不管那宫女的事。”

“岚儿你就是太善良,何必要为一个奴婢开罪。”皇上听到蓝岚的话,脸色微缓了一些,不过,却似乎仍就有些不想善罢甘休。

她那刻意的轻柔的声音中是满满的歉意,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得意。

很快,上官云端已经超过了蓝岚,但是她仍就没有停下来,仍就以先前的速度,不急不缓,流畅的背着。

她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彻底的惊住,在这个古代,向来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的好了,就自己的幸运,嫁的不好了,那就是自己倒霉,也只能认命,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反抗自己的婚姻,更不要说什么不字了。

“是呀,是呀,女人有自己的主见,我们跟她们对话时,才不会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另一个男人也连连的说道,很显然也是深爱其苦的。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还把王妃拦在城门呢。

“是她自己说服了百姓,当时我已经极力的想要鼓动百姓,但是。”房门个的女子愣了一下,然后再次小声的说道。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调节好自己的心情,来对付自己的敌人。

凤阑绝此刻正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自然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虽然他以前没有碰过女人,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

她隐隐的感觉到,背后似乎有着几只手,同时的在阻拦着这件事。

凤阑绝微微失笑,她想要超过他,只怕是不太可能,这整个天下,武功能超过他的也没有几人,而且,他可是从小就开始学武,她都这么大了,学起来就会更难,更辛苦,能够懂的几招防身的功夫就不错的,还想超过他。

整个将军府忙成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身影悄悄的从后门潜入了将军府。

依琴也快速的走了出去。

上官云端轻笑,这个说法,就是在现代还是有的,所以,并没有说什么,顺从的接了过来,握在手里。

“你已经中了我的毒。现在,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呵呵。”上官凌雨再次的阴笑出声,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得意,她为了这一天,可是设计了很久的。

她说的没错,只要她易容成月儿,她不可能会不让她进房间,除非在她还没有进房间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破绽。

“皇爷爷。”上官云端也柔声喊着,这个老人,她第一眼看到就深深的喜欢上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还有着一种十分特别的亲切。

他的唇微微的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只见唇在轻颤。听不到他的声音。

只是,太上皇却一直不让立太子,还显然是想让凤阑绝当皇上,所以,这么多年,众人对凤阑绝一直都不满。

众人纷纷的惊住,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大家还都以为,她真的吓傻了呢,而且,不是说,她原本就是傻子吗?

走到房门前时,再次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似乎突然的做了决定般,猛然的推开了房门。

她的眉头再次轻蹙,略带不满地说道,“你就不能轻点吗?”

突然将那茶壶移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双眸微眯,有些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上官云端,给本王一个解释。”

他此刻的声音极为的轻柔,而且还带着几分明显的轻笑。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的脸上多了一分豁出去的表情,闷声道,“好吧,我说。”

那个夜无志看到她的样子,可是狠不得李贵妃快点将她扔走呢。

凤阑绝望着她的眸子微眯了一下,似乎有着几分不满,静静的望了她一会,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你马上就是本王的女人了,本王对你没兴趣?”

呃,上官云端彻底的无语,这人实在是……

她既然参加了这选亲,在皇宫大殿之上,他若选中了她,她根本无法拒绝。

只是,只是,不是提亲,而是。

双眸微转,这次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恰恰有一个空位,刚刚进来时,位子都差不多坐满了,而上官凌雨肯定以为她是绝对不会再出现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位子。

而进来后,那‘宫女’便将她带到了这边的空位子上。

上官云端一脸疑惑的眨了眨眼睛,还故意的竖起了手指,一根一根的扳过,似乎在数着什么。

说话间,突然走到了她的面前,手臂很自然的揽向她的腰,一脸轻笑地说道,“走吧,时辰不早了,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梦儿,稍安勿躁,母后会给你想办法的。”皇后微微的转向她,低声劝道,生怕她当众惹出什么事来。

皇后的眉头微蹙,微眯的眸子中,也带着几分算计,其实,她也很想让上官云端出丑,但是,如今绝王那般明显的护着她,她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上官傲天微垂的眸子中,隐过几分怒意,他们这分明是针对云儿的,他们一个个的就是想要看云儿出丑。只可惜现在云儿已经不傻了,这些人想要看云儿出丑,只怕没那么简单。

上官云端的身边微微一僵,心底深处似乎有着什么突然的被挑动了一下,隐隐的有些轻颤。他竟然这般的纵容她,不管出了什么事,都由他罩着!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随即说道,“母后,我突然记起一件事,忘记跟绝说了,我去跟他的侍卫说一声,让侍卫帮我转告一下。”

凤阑绝牵着她,慢慢的拜了下去。

“恩,好主意。”凤阑绝在她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等凤阑绝离开后,上官云端便换下了那身大红的嫁衣。

凤阑绝出于无奈在外面招呼着客人,心中却是想着,快点将所有的客人赶走了,他好去见他的云端,今天晚上,可是他的洞房花烛之夜,一刻值千金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289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