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惊心眩目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一枪连一枪,一个漩涡连接一个漩涡!

哗哗!

‘归元诸葛’,在九州大地上,是睿智沉稳的代名词。

诸葛元洪在大殿,收滕青山为亲传弟子,更让滕青山接任第一统领之位。归元宗核心弟子们,几乎都认识了滕青山。

“师祖!”诸葛元洪喊道。

三年时间,自己在枪法上,怕能达到一个新的境界了。

关绿和庞山二人却都沉默。

在归元宗地位最高的无疑是宗主、执法长老。大事一般都是宗主、执法长老商量决定。他一个弟子的确没资格怀疑这决定。臧锋心中不甘……这些年来,他都是归元宗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

“后天要踏入先天,首先第一条,必须达到后天巅峰!”诸葛元洪淡笑说着,“第二条,人体‘精气神’的‘神’要够强!第三条,找到‘神与气和’的方法!有了这三条,配合人的天赋、毅力,以及机缘巧合,方能踏入先天!”

“青山,我告诉你!我归元宗,有两大天级密典!其中《归元心典》,威力最大,是我归元宗的镇宗秘典!”诸葛元洪郑重道。

“我的身体早已经刚柔并济,可还是受伤了,论鳞甲防御,我比这赤鳞兽,要差不少啊。”滕青山瞥了一眼自己的右臂,右臂上出现了一条大的伤口,伤口翻开。不过以滕青山控制气血能力,没有流出一滴血,伤口完全封闭住了。

“呼!”滕青山起身,拔出了『插』在身侧地面上的轮回枪。

滕青山、关绿应命。第七十二章 发大财了!

哗啦!

“要穿越深潭进入地底,全身都会湿掉。不过这司马庆,还真是财大气粗。足足一百两银子的一张银票,都没放在羊皮包裹内。不愧是先天强者,不在乎那么点小钱。这包裹内,又是什么呢?”

人皮面具下面,才是司马庆的脸。

静了下来。

宛如银『色』闪电!

站得高看的远,而且黑甲军精英不能分开,关绿才只能下如此命令。一群人立即赶往远处的山峰。

“隐藏的够深!”

……

呼!

赤鳞兽被二人劈地一个翻滚。

“统领!”滕青山也是脸『色』一变。

“啊!”杜九仅仅发出半声惨叫,随即惨叫声噶然而止!

蓬!

又有三名受伤的高手,飞离中央的黑『色』大石头区域,包括铁衣门的‘魏苍龙’!从战斗到现在,短短片刻,已经近十名高手,或死或者逃离了。

轮回枪刺入岩浆流中,随即又收回。

强大的碰撞,产生震耳欲聋的可怕气爆声!崩裂的气劲,产生一股狂风。朝四周波及开,整个岩浆湖炽热的湖面都产生了一道波纹。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是雷神刀‘吴越’!”一道声音响起。

那黑『色』石头上,烫到这么可怕地步,怎么办?

头盔、护脖、战靴,那战靴也同样能抵御刀剑。

此刻,岩浆湖边上,只有他们两方人马,其他各方人马都没赶到。

“竟然还有一条通道!”滕青山惊叹一声。

可乌岱丝毫不怕,反而继续前进。

“快滚开。”其中一个高手低声喝道。

下午,峡谷底部一共有四个人,除了‘乌岱’外,就是古世友,一名略胖的中年人,以及生就一双三角眼、秃顶的老者。归元宗黑甲军军士也就第一天,潜伏在草丛中蹲守那精瘦汉子出现。而后来,为了不暴『露』,黑甲军军士们也不敢总是在这。

秃顶老者脸『色』顿时难看了。

“两里路?”滕青山吩咐道,“我们快点走。”

十余丈,直接落地。

不过当落地时,杜洪直接矮身,同时贴地一滚,总算卸去了冲击力。

“先天强者,就是想要灵果,进入蛮荒中去找,不更容易?蛮荒中人迹罕至,宝物众多!有本事,进蛮荒嘛。”冀鸿说道。

“黑火灵根!”滕青山对那黑火灵根,是很渴望的。那是他强化身体的机会。

不出意外,冯无血就是未来的铁衣门门主,铁衣门当然好好培养这冯无血。

“嗤嗤~~”滕青山却根本不理会周围喊声,专心地将轮回枪两截枪杆连接起来。

“青山,让他知道你的厉害。”滕青虎也兴奋大喊道,归元宗的一群人早早就过来了,此刻都为滕青山鼓劲。至于那位关统领却是冷冰冰看着即将开始的一战。

“锵!”司马峰直接又是一劈,同时朗声喝道,“崩山九剑!”

滕青山竟然诡异地就靠‘火中取栗’和‘火上浇油’两招,完全束缚住了他。

司马峰手中的重剑脱手而出,一记枪影抽打在他身上,只听得骨头碎裂声,司马峰整个人抛飞起来。

单单滕青山暴『露』的实力,就令燕铁感到头疼了。

周围人笑声一片。

这一招,也将是五行枪法的第四招。

“那杨塔派来的大厨,这菜做的不错。”冀鸿赞了一声。

滕青山端着大碗酒喝了一口,笑道:“统领大人,我们周围那些武者们都眼馋的很呢。”冀鸿也瞥了一眼远处周围的其他武者,笑了。

那些武者们,有的人吃馒头喝冷水,有些人打个野味,烤了吃。

‘残废’还没说出来,便是一道青光!

三人相视一眼,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连落荒而逃。

连续十数声撞击,同时十余道刀光划破夜空。

“噗!”一道鲜血飞溅,那穿着银白『色』的青年抛飞倒在地上,胸口上有着刀痕,鲜血缓缓朝外冒。顿时铁衣门一大群高手立即涌上去,帮忙看伤势、止血等等。

滕青山仔细看着。

一支商队缓缓的行进在官道上。

“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赤脚青年眼睛眯起来,好像一条孤狼的冷厉眼神。

段侯说的话,引起周围不少武者围过来,靳涛心中焦急不满,可是段侯却愈加兴奋,说的眉飞『色』舞。

人体存在于大自然中,有其局限『性』。如滕青山达到十八万斤巨力,已经是极限。

“不急。”冀鸿笑道,“根据消息,那赤鳞幼兽还在成长期,最起码还有一月左右,才能成熟,达到过两丈高。黑火灵果,肯定是在赤鳞幼兽长大后才成熟。这是规律,所以我们最起码还有一月时间。”

冀鸿一怔。

“没问题。”滕青山点头。

此刻已经是下午时分,约莫着再过一个半时辰,天就黑了。

二十道黑『色』幻影极速行进在官道上,在不需要顾及货车、马车的情况下,黑甲军行进速度极快。当初从云来客栈赶到红石帮,耗费了整整一天。可是滕青山归途中,从红石帮赶到云来客栈,却仅仅花费半个时辰多点。

“幸不辱命。”其中一人说的铿锵有力,“咱们和其他商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商队,护卫近千人。一路上虽然有些波折,不过咱们的货物一点都没少,四箱子货物都带到了这。”

“砰!”“砰!”“砰!”

“抓住怪物!”顿时整个金家庄都响起喊声,各家各户轰的一声都开门,几乎每家的人都冲了出来,几个呼吸功夫,整个金家庄各处都是族人,一个个族人都状若疯狂,各自持着兵器。

别的人都追不上,可滕青山,却清晰看到那庞大黑影,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虽然远,可借着这微弱月光,以滕青山的目力,依旧可以看到。

“好厉害的鳞甲!”滕青山凝神一看,发现只是一片鳞片碎裂,这碎裂的鳞片下面竟然还有一层鳞片,“可惜,身体力量似乎很一般,竟然被我长枪一刺就刺倒了。难怪那个靳涛,高喊用重兵器。”滕青山也明白这个妖兽的弱点。

“轰!”妖兽瞬间化为一道红『色』幻影,窜向远处。

滕青山站在峡谷底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

“看秦狼兄这么晚才到,应该是去追杀那妖兽的吧,不知道秦狼兄有没有追到?”段侯询问道,这话一出,聚集在练武场上密密麻麻的大量金家庄族人们都期盼、紧张地看向滕青山。

“大哥哥,大哥哥!”忽然一个人影一下子冲到滕青山身边,抓住滕青山的裤腿。

“找死!”滕青山速度也是飞速冲去,一道血『色』人影和一道黑『色』人影,一前一后,就冲入了荒野黑暗当中。

“孟田,受死!”滕青山一声大喝。

可是——

而是——

黑夜,叁石客栈破烂的客栈外,黑甲军的人,朱崇石等人都在这等着。

高手寂寞,如果有能和他一战的对手,高手反而会很开心。

踏!踏!踏!

“那就接我‘血月舞’吧!”一声狂笑,原本飞逃的孟田陡然转身,就是闪电般一记刀法。

血人,血红的刀!

“嗤!”

血月刀快到极致的一刀,甚至于引起空气震『荡』,刀影模糊,让滕青山视野范围内完全模糊了,他竟然看不清刀的真身!

划破天际!

很快,朱崇石也听到了。

“青山兄弟,走,咱们进去先吃饭。”朱崇石笑着和滕青山说道。

此刻外面天早就漆黑一片,那管家吴潭,取出了银针和兰云珠,检验饭菜有没有毒。黑甲军军士们同样检验了一下,随后才开始吃起来。在外走天下,特别是荒凉野外的客栈,必须得小心。

……

客栈后院一间大房间内,聚集了数十号人,为首的正是那位孟老。

“哈哈,黑甲军都统‘滕青山’不愧是绝顶高手!这么快就能发现这无『色』无味的‘随风一梦’!”一阵大笑声,顿时这客栈楼上也冲出来十几人,一个个都手持弓箭,朝楼下疯狂的『射』杀。

那大当家一窒。

“弓箭手,『射』!”大当家猛然喝道。

“都统大人,都统大人!”大当家咽了咽喉咙,连说道,“是我们不自量力!我立即让我的人走,绝对不阻拦都统大人!”无论是滕青山的枪法,还是那瞬间杀死他麾下四名精英的飞刀手段都令他恐惧。

黑甲军军士们都羡慕的很,不过他们也没想过分银子。

和小猫生儿育女了。

“是,是。”短衫汉子连退去。

“大哥,这是我祖传……”那二当家急了。

“哈哈,滕都统,为了等你,酒壶都热了三遍了。”那杨柯揶揄笑道,“不过总算见到咱们黑甲军最年轻的都统了!可惜啊……现在时间不早了,否则,我定要和你喝个痛快!”

“哈哈,青山老弟你当初要去加入这黑甲军,我就知道,青山老弟你前途无量啊。可我也没想到,这才半年不到,青山老弟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刘三爷随即瞥到周围大量出酒楼的黑甲军军士。

“成了都统,青山兄弟你不请客?”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后庭院有马厩,那匹赤血马就在后庭院。

开了门,门外正是诸葛云和诸葛青二人。

“青山大哥,我知道你升了都统,又搬了新地,是特地来贺喜的。”诸葛云说道,忽然诸葛云察觉旁边的妹妹‘诸葛青’不太对劲,旁边的诸葛青正盯着‘青雨’,因为此刻青雨正抱着滕青山的手臂,显得很是亲密。

“这也是我家老爷的一些人手,哪比得上黑甲军!”这老者笑道,“老朽吴潭!我家老爷在那边!”

一路艰辛,滕青山他们连续过了两郡地界,在赶路的第十一天,滕青山他们终于进入徐阳郡地界。

“朱童,咱们扬州的朱财神?”冀鸿有些吃惊,这天下间扬州盐商和禹州商人最是出名,而如果说,无数年来天下间哪一个商人名气最大,那无疑是三千多年前,富豪甲天下的‘范蠡’范财神!

“朱童的老家,是在青湖岛的势力范围。什么事情,他的儿子,不请青湖岛帮忙,反而请咱们帮忙?”冀鸿疑『惑』道。

晨练,校场之上。

全部杀光,归元宗在千里之外,难查谁是凶手。

这些都能看出马的『毛』『色』来。

“嗯,谁?”滕青山疑『惑』道,对那凶手,他倒没深究。

“都统大人!”负责警戒瞭望的一黑甲军军士跑来,“驻守的另外一营人马,估计马上就到山脚。”

烟尘滚滚,官道上不管是富商行人、平民亦或是马贼强盗,一律都退到路边,唯恐惊扰到这黑甲军。

训练有素的黑甲军军士们迅速地停下,一点都不『乱』。另外五名百夫长立即赶到滕青山身旁。

“城主大人!”一名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穿着锦袍,笑道,“这新任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咱们宜城的,而且和我关系还很好呢。”

这刘三爷笑容满面。

五百名黑甲军军士浩浩『荡』『荡』,整齐划一,行进在宜城的主街道上。那浓郁的煞气吓得周围的平民、小贩们不敢出声。整个街道上唯有那“哒!”“哒!”“哒!”的马蹄声。而宜城城主率领一群兵卫,远远看到,立即迎接上去。

“青山,做得好。”滕永凡也是一拍滕青山肩膀。

“青山和青虎,难得回来!而且咱们滕家庄出了一个黑甲军都统,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准备摆宴!”滕云龙大笑着说道,“青山,青虎,这宴席事先没准备,你可要等一两个时辰,到时候可要好好陪族人们喝酒。”

周围人有些惊讶。

而统领本人,那就轻松了。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

“我也不服!”田单也说道。

整个黑甲军一共才十二位都统,须知四大统领,非常难争夺。比如如今的四大统领,不管是第一统领‘冀鸿’,还是第二统领‘庞山’,还是另外两位统领,那都是归元宗的内门弟子。

冀鸿目光一扫五人,洪声道,“滕青山!”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