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光明大道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最后别墅的男主人还是让我进去了,可能也是因为他觉得在这个时候死马也得当成活马医了吧。

我不敢继续深想,我自欺欺人的欺骗自己,那是我的错觉。

他连忙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小跑到我的跟前对我说:“夫人你回来了。今天家里有点儿乱,请你担待一点。”

“张兰兰,若是那个的大爷说的没有错,这一家人全部都进城去务工了,那么接待我们的那个大妈会是谁呢!”

正好那天杨先生的妹妹用过了这一把雨伞。这个天助于女鬼的好机会,就被女鬼给抓住了……

我还准备说点什么,张兰兰又接着说道:“去吧,我不会有事情的,他们虽然危险,但是他夫人的命也掌握在我的手中。”

“好了,既然你们说不出来话,那么你们倒是说说看,有什么说法你们就说吧,或是无事就放我们过去,我们赶时间。”

小女孩的身子不能动,可是她的眼中却闪现出深深的暴戾之色,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我感到一阵慌张,再一抬头看,宫弦这男鬼竟然还眯着眼睛对我笑,可是这股笑意一直没有达到眼底,甚至还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

这样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的鬼。害怕被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给误伤,我连忙后退几步,同时不忘了转头去观察张兰兰的情况。

过了好一会,她才颤抖的掏出手机,喃喃说道:“你们背过身去,不要看我。我给你们把差评给改了,改完以后你们马上就走,一刻也不要多留。”

到那个时候,局长说不定也会伸张正义,认为是我们污蔑了老板,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想插翅也难逃了。

宫一谦的大别墅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我感觉也是鬼气森森的。我哪里还待得下,随便敷衍了宫一谦几句,就说了一声我走了。

可是我不去收拾吴兵,却有人看不下去了。我早已经把盖头给掀开,就想看看接下来还能发生什么事情。

继母一听,就立马知道宫建章一定是被上了身。连忙谄媚的好言相劝,还一边对着吴兵说:“吴兵啊,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也先回去吧。”周围叽叽咂砸的人们,看到事情演变成现在这样,顿时间都鸦雀无声。

并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可以布得下这样困住人的迷阵。

我正准备闭眼睡觉,忽然手机的铃声响起在寂静的夜里:“您好,我是航空公司的乘务员。很抱歉的通知您,您的航班由于空中调配的原因,所以抱歉的通知您,您的航班在原有的时间上更改成晚了半个小时的另一个班次。”

长裙的下摆裙幅如孔雀开屏般挽迤到脚踝处。走动起来,裙角飞扬。将我那窈窕身姿显现出丝丝的妩媚。

我点点头,现在的人都会有一种这样固有的思想,就是觉得我出现了问题的第一时间你没有主动的来找我,我也不想去找你理论,那么我给你的名誉造成损害,你就一定会主动的来联系我。

我差点儿就脱口而出,我其时很想询问黑雾有没有宫一谦的消息,可是我也知道宫弦跟宫一谦向来就不盘,担心让宫弦知道宫一谦曾经也来过这里,到时又有得闹,甚至还翻脸不认人说离开就离开,那么我岂不是麻烦了。

“这个东西你拿着,等会我会让小慧附在我的身上,如果说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你就直接把这张符贴在我的头上,然后拿我的手机给一个叫张兰兰的人打电话,其实我知道这些事情你们本来可以不做的,但是你们都是善良的人,所以还是要麻烦你们了!”

“好啦,逗你的啦,你看我们这么阳光的人是那种迂腐的人吗?”也许是我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大陈赶紧出言安慰我。

我娇啧的看了他一眼。这人不去做卧底真是太可惜了,他的演技了。

“有,有……”这一发现我的舌头有些打结了。比起宫弦走的失落,我更怕宫弦留下来照顾我。毕竟我对宫弦还是有点疙瘩,跟他待着的时间太多了,我甚至会觉得尴尬。所以对于现在的情况来看,宫弦走了也算好的事情吧。

曽小溪的话音才刚落,空中的那两个女鬼就是一脸的狂喜。其中一个还忍不住兴奋的对另外一个女鬼说:“就知道我们妹妹最好骗了,之前还真怕她不这么问。那么我可就真的没辙了。”

曽小溪嘴角挂了一个冷冷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绝情。宫弦操控的白纸上又出现了一行字,是这样的“听她们的话来走,先把她们骗回笔的里面,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就容易解决多了。”

曾大庆挠挠头发,表情中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那时候你妈妈生产的时候就直接把你给生出来了,小寒跟小清都直接就是死胎。”

宫弦的声音却淡淡的传来:“曽小溪之所以没事,估计是没怎么跟另外两个抢营养。虽然说可能会吸收的不太够,但是也不争。会有两个死胎无外乎就是母体做了什么事情,比如说吃了什么危害胎儿的药物。”

陆雅随意的拢了拢头发,然后说:“别太生气吗,我可以让我们家的司机过来接我们回去的。不过我现在扭到脚了,只想见到一谦。我给他打个电话,你跟我一起等等吧。一会让一谦送我们回去。”

这一回每根羽毛上都带出了血。直到她将黄莺身体上的全部羽毛都拨光了,又随手将黄莺扔进了地上。

我走上楼梯,这小区里面竟然没有电梯。还好曾大庆家里住的楼层不是特别的高,不然这次差评解决的真的就是权当锻炼身体了。

墙壁上映射的不属于我的人影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我惊恐的往后退……却在这个时候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你来了。”

既然都已经克服了这样的压力,那么说明金龙其实已经差不多百毒不侵了。现在装的跟个孙子一样也着实是让我摸不透他的想法,但是无论他有着什么样的打算,我谨慎一些对自己毕竟也是没有坏处的。

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便发现金龙一直看着我。而他看向我的眼神中带着一些诡谲的色彩,就像有什么阴谋要发生,可我却被蒙在鼓里。

还好这一回虽然宫一谦并没有象之前那样在三声之内就接听我的电话,但是好歹,接电话的人是他没错。

宫一谦开门见到是我们,明显的大吃一惊,看着这样的好像不想现在看到我的宫一谦,我心中格登了一下,连忙推开了宫一谦,进到了房里。

张兰兰笑着说:“有吧,收拾收拾我陪你去医院。”

医生的眼睛眯出了鱼尾纹,对我说:“别担心,我们这个医院开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到过。你一会儿,我让护士带你再去检查一遍,找到胎心,我们就可以把它给做掉了。”

因为感觉到冷,我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往后退了一点。护士冷幽幽的声音对我说:“现在就觉得冷啦,一会还有更冷的呢。”

于是我用手支起下巴,继续问道:“那么接着呢,发生了什么?”

我都佩服起我的适应能力了。竟然这么强。昨天还满身疲惫,满身狼狈呢!今天就已经可以谈笑风生地开启了下一个旅程。

“姑娘,你看你说的。如果这辆车跑不了那么远就没电了。倒霉的可不是姑娘一个人啊!我也跟着倒霉呀!所以我怎么会拿自己来开玩笑呢!”

我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但是这样的事情我并不能直接下定论。于是我想了想,然后对曾大庆说:“这样吧,今天晚上我悄悄的去看一看,如果真的是你所说的那样,那应该也会比较好解决。现在是单凭你说的,我没法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我现在先回房间休息休息,顺便问问我一个朋友这种事情应该怎么解决。她是专门研究这些的,这次因为有事情,所以就没有跟我一起过来。”

透过我们手机上的亮光,我看到大明听了我的话之后,他的脸色是一会儿一会儿白的,真是好笑。

宫一谦也是扁扁嘴,“那我们去吃牛排吧,旁边起码还有一份炒意大利面。你要是想去吃炒面的话,旁边肯定是没法给你变出牛排的。”我昏昏欲睡,浑身四周都散发着宫弦身上若有若无的薄荷香味。我困得要睡着,但是又被这股味道给弄得刺激到清醒。

当那张符咒贴到了我的身体时,我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脑,算是了然了。也没有什么疑惑需要张兰兰解释了。

过了一会儿,小钰突然间从房间里大声的喊出一句:“喂林梦。这衣服是你要买还是我要买啊?怎么你让我给你挑,自己反而跑出去喝水了。”

张兰兰说着抬头看向天空,我则不甘心的四处看,希望能够看得到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好不容易才走了进来。我不想就皮放弃。

也许是她的天真无邪的神态消除了大明心里的不安,很快却跟她熟络起来。

我顿时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没道理啊,我有阴阳眼,怎么可能有我看不见的鬼魂,不过应该也不足为奇,毕竟就算是一个真的小孩子,有心要躲起来,我也未必能找得到。

不过就算如此,被这个小鬼一直“嘻嘻嘻嘻”的,我还是被吓得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是拼命控制住才没有让自己尖声大叫起来。

小功的话让我很是感动。他的话问得没错。正是这个理,拍子洗出来也只是拿给外面的医生看的,如果拍片的医生懂看片子的话,那么结果他们已经是了然于心的了。

另外一个阿姨附和的说道:“就是,什么本事不会,就光顾着吹牛玩了。宫建章根本就不会治理宫家的一切,特别是财产问题。太爷爷这段时间也没有显灵过,加上太奶奶也不知道去哪了。现在宫家一时间金钱周转不开,唉,真担心我的年终奖。”

“你没有跟着我,那你?”想想我都一阵恶寒,一个女鬼就站在我的身边,告诉我她要去把她的女儿给带走。难道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做?不然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看看这个女鬼究竟想要怎么样,我再看看能不能拖延点时间。

可是我却还不知道这些东西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就在当天晚上。

宫弦难道的还是有耐心的给了钟明一个机会,我看了看宫弦,觉得他也还算是讲道理的。也并没有那么霸道吧。

“夫人,夫人,求夫人开恩啊,开恩啊。”

一直将我脑海中的烦恼通通都消失了,我不去想宫弦,也不去想宫一谦。

可能是顾虑到我们不习惯以外人同桌。她还贴心的把我们的晚餐摆到了我们这一屋里,没有跟他的家人同席。

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此时的我,就是这样的。

“对啊,林梦你不说我也都忘了,你的肚子早就饿过头了。”张兰兰极其夸张的大声嚷嚷。可以很快的我们两人又陷入了迷茫之中,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总不能去找左右的邻居要吃的吧。

看着张兰兰那不客气的样子,我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也挺困的,只是我由于担心着宫一谦,所以我了无困意。“

“谢谢大妈,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只听见第一个阿姨说道:“今天陆雅去找宫一谦,这不,宫一谦正好没在办公室,你猜猜陆雅在宫一谦的房间里发现了什么东西?”

这时我才感觉到陆雅的表情好像有点不对,怎么好像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再仔细一看,发现又是一张笑脸,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丹凤撸起袖子走了过来:“我倒是要看看现在都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大人也不管管的。”

可是我看到空姐却是一脸的为难,毕竟空姐并没有看到旁边的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不正常的举动。光是听我们一面之词她也不好擅自做决定。否则对方一告她,她也很难做的。

像是人,但是又不是人的东西。他们就立在道路上,僵硬地远远的就往我跟张兰兰的方向走过来。排队的顺序还是从高到矮,从胖到瘦也去站成一排的。

我恐惧的对张兰兰说:“你说老板到底知不知道有赶尸这个东西的?这个感觉已经干了好久了。”

张兰兰没好气地说:“这个我只能知道是什么缘故引起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罢了。我的道行还没有那么高,这个我真的帮不了。”

张兰兰说着,满眼含笑地看着那个的士师傅。

我站直了身体,往左右的山路看过去,此时连阿明跟小功的身影也看不见了,倒是隐隐约约的还是可以听到他们呼喊张兰兰跟大陈的声音。

不行,我必须得沉下气来。不能让对方察觉到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那样我还可以假装不知道此事,还可以与他周旋几下,可若是他得知了我知道他的底细之后,估计他就会有所动作了。

张兰兰小声的跟我说:“我们出去聊。”

我心一横,还是决定先把灯给关上。然后就当作我一开始没有看到这个小孩子。这个主意一打定,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手穿过了小孩子的身体,然后够着了另一边灯光的开关。直到灯彻底被我关上,周围一片漆黑的时候,我也看不到那个小孩子了。

从张兰兰手上传递过来的温暖让我感觉到一阵心安。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我知道这才是个开始。

我惊讶:“华先生和华夫人?他们刚刚敲门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过去开门。”

我点开差评的详情,发现这是一个顾客对于他买到的那一款仿乾隆时期的一款花瓶不满意,但是不满意的原因却没有写。

听到‘紫色的花’这几个字,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竖起了耳朵准备从买家的那边得知更多关于花朵的信息。于是我“嗯嗯”两声,证明我有在听。

朱咏飞浑身上下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骨头也会生锈一样。我的手臂上面灼热的痛的有些不寻常,难受的要命。我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我的手臂里竟然不停的冒出黑血,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白白的东西,跟虫卵长的一模一样……

有的是被沉入水中,窒息而亡。还有的被汽车撞飞倒地的死亡方法,对于那些死去的动物来说,已经是非常仁慈到死法了。

虽然我已经尽力不去想了,但是曾经看过的一些动物的惨状,还是一个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疯狂,决然的看着自己脚底的深渊。

“如果是梦,我就跳了,如果不是梦,我也跳了。”

如果张兰兰的愿意就是想要告诉我,她搭的并不是顺风车,而是被人要挟而离开的,会是这样的意思吗?我陷入了苦苦的寻思之中。

被这一差评弄得我的心情更不好了。于是我放弃了本来想去逛街的念头,打道回家去了。还好今天宫弦又没有回家,近期他总是神神秘秘的,不像以前只要我在家里,他都是在我回家的时间出现在家里。

抓紧一切的机会就朝着门口的方向跑了过去,但是我的脚才刚迈开,就已经被雨女设法出来的屏障给挡住了。熟悉的热气又一次席卷而来,可是还没有到达我的面庞就已经瞬间的化为乌有。

我调侃宫一谦:“怎么可能,宠物这么寄过来不早死了啊。不过我刚刚我感觉到箱子动了下,应该是错觉吧。”

我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打电话给了张兰兰,于是我连忙说道:“张兰兰,我的行李箱里不知道进了什么东西。它现在一直在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行李箱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啊?”

我还傻愣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就听见曾大庆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这里也不应该有蚊子才对。难道是刚刚出去的时候被咬的吗?”

开始我还没明白过来曾大庆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眼睁睁的看着曾大庆伸出自己的手然后放到脖子上,不停的挠来挠去。

果不其然,就这一会儿发呆的时间,曾大庆就又回到了沙发上,然后看着我对我说:“林梦?你这是怎么了?刚刚莫名其妙的拉开了窗帘不说,现在又愣愣的站在这里。你过来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笔的问题吗?怎么事情还没弄明白,你就已经快被我女儿通化了?”

我只好又放轻了口气,尽可能温柔的说:“宫弦,你就让我去见见黑雾吧,你也知道这一路上若是没有张兰兰的相护,我早就死了不下百次了。”

却没想到我的话刚说出口,那个女子就拧起了眉毛,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十八楼?那你是那个世界的人?还是要去吃东西。”

小米信誓旦旦的话,也让我心中无底了,难道还真的有此事不成。

程秀秀竟然有一些表示,我自然也乐意给她一个台阶下。毕竟最后互相耍脾气,我们两个谁都吃亏。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头,只能无助的推了一把张兰兰。虽然我是坐在张兰兰的身边,但是我也能够感受到来自张兰兰的那种恶狠狠的气场,恨不得要把我杀死的眼神。

我越紧张,耳边的声音就变得越真实。直到我觉得自己忍不下去了,快要把自己给逼疯了。我转头看向张兰兰,看见她已经无所事事的啃着压缩饼干玩着手机。

我的话激起了那个怪物的怒火,只见他不停的摇晃着窗边的门框,嘴里不停的啊啊啊的乱叫。

“这个屋子里被人下了禁术。而屋子里的人也是被人下了降头。他们无法走出这个屋子。”

我看不出他身上还有什么能够令兰兰充满戒心的动作。

“可是不对呀!屋子里目前我们已经发现了三个非人非鬼的东西。窗户上的这个是一个,黄拓跋是一个,还有那个镶在门框上的,自称是叶拓跋的又是一个。为什么另外两个人没有被下了噬魂虫。”

为了帮助宫弦的恢复,于是我强忍着害怕带着他来到了地下室。躺在宫弦的棺材里,张兰兰突然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虽然我极想我们俩人都不要睡。但是我也知道。我们俩人今天的精神已经疲倦的达到了极限。再不休息,别说是去降妖。估计妖真的来了,我们也没有精力了。

厨师见我笑了,也阴气森森的笑着对我说:“你呢?小姑娘,你想喝汤?还是吃粥。”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之前跟厨师开出的条件就是让张兰兰陪我到成亲以后,现在看来,我要是三天不吃东西,也很难熬的过去。到时候,我要是死了没关系,可是他们是一定不会放过张兰兰的。

我在旁边看到这一幕都被吓了一大跳,但是张兰兰却对着老板直接就吼了出来:“你这个无良老板,黑心店家,我祝你开的店永远没人来!快放我们出去!”

想到这里,我暗暗地用力捏了捏张兰兰的手,张兰兰的手很温暖,我的手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昨天打了鬼胎之后,我的手就一直是十分冰冷。

整个脸都绷得紧紧的,看得出来许之前,一定受了很大的惊吓,而且,表情又十分的痛苦,因为这是刚死没多久,所以面皮还比较鲜活。

张兰兰一副嗔怪的表情看着我,眼中这种不信任的感觉完全就是认为我在夸大其词。见着张兰兰这幅样子,我倒也不着急的去解释,毕竟人就在我的旁边,是真是假何须我去解释。

不过彼岸花这种东西,我倒是在宫弦给我的本中见到过。据说这样的花朵,如果要是被人给吃了,那么无论吃的是花还是叶,都会闪人消失十年中的记忆。

怎么会这样,而更让我担心害怕的还不是这一点,而那双掐着我脖子的手,似乎是可以算准我可以憋气多长时间,每当我觉得我马上就要被憋死时,那双掐着我脖子的手就会稍微的松开一些,让我可以呼吸到一些新鲜空气。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这一次都来到什么地方啊简直就是来到了鬼窝里。

张兰兰的话顿时让我泄了气。我差点忘记了这段差评的事情。

王先生有干劲的点了点头说,“当然,我现在就去删!”

每往后退的一步,我都感觉自己的腿在不断的发抖。这里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不仅仅有鬼,还竟然有僵尸。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意料之中的疼痛却没有如期降临。“咔擦”一声在我不远的面前传了出来,我睁开眼睛。

宫弦带着我们寻了一处无人坐的桌子前坐了下来,他招手喊来了服务员,我还以为宫弦是顾虑我们下去闯了大半天了,这一定是又渴又累的,要替我们选些课堂内外食呢。

“哈哈哈,”你可真是会开玩笑,可是你也得惦量惦量着,你自己有那个本事让我关停生意那么兴隆的场子吗?”

张兰兰降妖的本事还行,可是跟人打架这种事儿就做不来了吧。而那个蓝先生,明显的就是一书生的模样,也不像是可以打斗的人啊,我则就更不要说了。剩下宫弦一个人,双拳也难挡众怒了。对方都说了,这么好的生意的场馆,那是你一句话说让关就关的啊。

那个胖管事的身边围上了五个穿着黑衣的打手,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越说到后面,我越是一阵不好意思。在宫弦杀人的眼神下,我识相的闭住了嘴巴。窗外的雨水哗哗的淋了下来,庆幸刚刚没有犹豫的就回来撂

可是宫建章就像是识破了我的意图一样,远远的就叫住了我:“你,从哪来。”

刚刚什么事情都做的那么隐秘,却没想到竟然栽在了这里。我用手去掰开宫建章的手指,咬着牙齿说:“怎么,这里可是宫家。我去哪,都还要跟你汇报吗。”想到明天就是这个月的农历十五,我的心中既紧张又雀跃。紧张的是,我还真希望明天初十五的时候不要出现什么事情。只要有一次链条断掉,事情就有可能有转圜的余地。

就这样,我跟张兰兰来到了小木屋前,我小心地探身一看,可是那个土坑里却什么东西也没有。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张会长就来到了我的身边。

说完,杨美玲就拿起了今天杨先生放在鞋柜旁边的诡异的雨伞,然后就直接出门去了。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只听见一声关门的声音。

张兰兰不知道在干嘛,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嘈杂。“张兰兰,我在合肥,你一定要来帮我,我要死掉了。”

何苦还要欺骗秦怡的老公,说我们是她表妹,还淋了雨。

这绳子高高的吊在了天花板上,镜子中的场景就像是播放动画一样,生动的让我感觉自己仿佛身临其境。

说完他就疯了似的跑出去,我被他的一番话吓得云里雾里的,也追了出去。休息室里,只见同事拿着一把水果刀正在切西瓜,看见我来了她停下动作,朝我挥了挥手。

他笑着说,“还没吃早餐吧,给你送包子来了。”说完就把手里的一袋热包子放桌子上。

这时他突然凑近我,坏笑着说,“让我闻闻。”说完他凑近了我的脖子,嘴差点就亲上了我。

我看了看天空中明媚的阳光,这样的冷意我再熟悉不过。这是有恶灵经过或者是存在的情况。

我从地图上搜索,选择了一间离机场最近的酒店,于是拦了一辆的士就直奔酒店而去。

我开门的瞬间,看到他保持着那种也是贴着耳朵在偷听的姿势。

他也许是没想到房门会开,有点狼狈的朝我笑了笑。

很快,就有一个男人坐到了我的对面。

我悄悄的打量他。他却开门见山的对我说:“能把你们的情况详细说说吗?”

他见我如此,然后对我说:“我是白月山寺庙的住持。我现在这个样子并不是我的本来面貌,而是为了方便,所以特意化装了。

“你有除去的方法吗?”听完对方说完那么多。我且惊且喜。

“那么那个血手印?”我欲哭无泪,现在只想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休息。什么也不想去思考。

第二天一早,没有张兰兰的火急火燎的推门方式我感觉有点不习惯。我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想看看时间。才发现手机早就已经没有电了。

好吧,就当我是孤陋寡闻好了,想来我们是安全了,这才是我所关心的问题。

我的状况看在了宫弦的眼中,只见他的眼神一暗,明显的他是怒了。我的心中一暖,心中暗暗的想,宫弦,你的怒意是因为我吗,是因为我看着身体不适,所以你才怒了吗。

刚到地下室,宫弦的手就开始不老实起来。我瞪了他一眼:“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点什么事情都要讲究个你情我愿。这样强迫我,你以为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但是当我再细细的查看那个差评的时候,却差点让我惊掉了下巴。因为这一条差评正是购买了白玉手镯的买家发来的。

眼睛如同着了魔似得一直盯着那款手镯。只见手镯里面的女子似乎想要朝着我笑,却由于虚弱而萎顿的身体一软,半扑倒在了地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