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沈舟破釜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江子龙哈哈大笑起來,摇摇头道:“别装了,你演技再好,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就是傅浩伦。”,说着指着傅浩伦转头对阿布丽娅阴狠狠地道:“他是藏西警方派來的奸细,我认识他,你们真是太大意了,如果不是我,你们被他卖了还不知道呢,……”。天外,空间崩塌,时间错乱,到处都是毁灭的场景。

所以,也就不必承受被凤阑绝喊停的风险。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虽然她不是真正的上官云端,但是听到老夫人诬蔑娘亲,她的心也是忍不住的疼痛,特别是在看到爹爹痛苦的样子时,她的心也是跟着爹爹不断的揪起的。

二夫人的双眸微微的转向了刚刚那个侍卫用来挑断上官凌雨的受手筋,脚筋的刀子,一只手,突然的伸了过去,夺过了那侍卫手中的刀,然后快速的对着上官凌雨的心脏刺。

“然后呢?”虽然在这黑暗中,夜无痕,仍就感觉到他此刻的沉重与严肃,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他仍就想要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只有这样,才能够想办法救她。

只是,上官云端微微侧眸时,却恰恰发觉了叶寒唇角那略带怪异的轻笑,暗暗一愣,不知道,这个男人又想要搞什么鬼。

上官云端的眸子随着那声音慢慢的望去,等到看清那慢慢走来的人影时,微微的愣住,这个女人。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一惊,她竟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发怒,还能保持这般的冷静?

而上一次凤阑锐登位便将先前的皇上赶下皇位,倒也替他省去了一些麻烦,而且,太上皇也已经把那个皇上安排好了,在京城外给他安排了一个不错的住处,让他去慢慢的养老去。

蓝魅辰也已经醒过来,而且恢复的不错,凤忆希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耀眼的光芒,都说被深爱着女人是最美的,果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上官云端突然感觉到,这个女人,只是几句话,似乎就能够轻易的挑动一个人的心情,可以让她的情绪影响到周围人的情绪。

但是,此刻他赶也不赶,说也说不清楚,留也不留,就这么站在这儿,难不成还要她也一直这么陪着他?

后来,他的心烦,他的怒吼,她原本以为,那是凤阑绝对那个女人的情绪的变化,但是现在细细的想来,凤阑绝应该是对她的紧张,对她的担心,而并非因为那个女人。

众人纷纷的惊滞,这么短的时间,只怕也就是刚刚看完一遍,难道,她就记住了吗?

那年轻男子懦懦的应了,然后便慢慢的向外走去,上官云端便微垂着眸子跟在他的后面。此刻她装扮与低调的姿势,俨然就跟南宫府中其它的丫头一样。

先前是没有机会,如今听到蓝岚的话,便想要借机羞辱上官云端。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乱写的,这么多数字,根本就没有什么规律。”夜如梦回过神后,一脸不甘心,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呀?那个女人是傻子,又不是天才,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加出那么多的数字……”夜如梦更是一脸的不相信,急急的反驳道。

她竟然来了这么一长串的‘理所当然’的说辞,让夜如梦无言以对不说,还要忍受她话语的摧残。

但是,一个个的心中,却并不像脸面上看上去那般的安静。

“你是为了她去祈福的,这祈福自然是最重要了。”不等上官云端回答,老夫人便连连的接口道。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眯起,今天的上官凌雨实在是太过奇怪了。

为她做嫁衣,而且还做的这般的完美,这般的特别,还要为她去祈福?

他所说的医治自然是为了堵住外人的口,让上官云端可以正常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你以后随时都可以来。”上官云端一脸的轻笑,真心地说道,她是真的喜欢这丫头。

恰恰望向她的叶寒,微愣了一下,随即撇了一下唇。

她的话语突然故意的停住,然后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难道,你也以为,我是他的女人?”

上官云端的脸上多了一丝深思,这个女人跟夜无痕到底是什么关系?

只要除去了凤阑绝,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是,属下这就去。”那个侍卫连声应着,快速的转身,离开。“皇上驾到。”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尖细的声音突然传来,月儿微愣,随即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几分欣喜,皇上来了,小姐就有救了。

而夜无忧的眸子却是瞬间的亮了,散发了兴奋的光芒,哈,终于有热闹看了,先通知四哥去。

来到这古代,封建专制的统治下,那种恶势力更是猖狂,就像丞相之子李玉,平时里专门欺压百姓,看到略有姿色的女子,便强行占有,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毁在他的手中,但是因为他爹是当年丞相,而他的姑姑是当今皇上的妃子,所以,那些老百姓就算告官也没用。

“绝,原来你在这儿呀。”上官云端知道凤阑绝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不会改变的,而李大人再三的为丞相求情很显然已经激怒了他了,她不想他因为此事而处置李大人,所以便连连走向前,柔声说道。

“它真那么神?”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欣喜,忍不住问道,“它能医好云端的病吗?”

“会吗?”夜无痕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苦笑,他不觉的自己这辈子还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以前,她一直觉的凤忆希有些配不上皇兄,毕竟,凤忆希只是一个宫女生的孩子,而且,凤忆希的母亲,也没有任何的册封,虽然凤忆希被皇后收在身边,却也掩饰不了她真正的出身。

“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说,跟本王之间,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蓝魅辰听到她的话,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冷冷的盯着她,那一字一字的话语,带着太多的怒火,那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有着一股似乎想要将她直接的焚烧的怒火。

凤忆希的身子完全的僵住,被他这般的拥进怀里,再听到他这样的话,微微的有些恍惚,似乎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很遥远的梦,因为,以前,在梦中,她曾经有很多次梦到过,这样的情形。

她的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有着明显的恐惧,却又似乎有着几分不甘。只可惜,她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刚刚的事情,上官云端也不算有什么危险,所以,暗中的侍卫并没有现身,不过两人去都得到了消息。

上官凌雨再次轻声的说道,说真的,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事来。

而皇上的脸色也愈加的难堪。

“皇爷爷,他们只怕就是江湖上的一些亡命之徒,想要进宫捞一笔银子的,能有什么人主使呀。”二皇子心中更是惊滞,听太上皇这意思不会是怀疑他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