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问心无愧

离家恶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38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3章:儿女英雄

离家恶少 43813

bsp;?? 李沐清不说话,静静地想着办法,若是三皇子、五皇子或者任何人来了,拖延都可以做到。但是秦浩来了,崔意芝能拖延他到这个时候,整整半日,不得不说也是本事了。

谢芳华想着还没烧糊涂,声音清淡地道,“我手下从来不救无用之人,我救人也不会不图回报。谢就不必了。记着就好。”

    谢芳华见他妥协喝了,忍不住露出笑意,也跟着喝起来。

藏锋将剑拿开一些,阴冷地道,“你少耍心机,本座放开你,你岂不是跑了?”

“谢芳华,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忍不住去找你了。”

深夜,秦铮放下书,将怀里的一串钥匙扔给谢芳华。

谢芳华将钥匙在手中把玩了一圈,收了起来,也放下书,出了房门。

谢芳华有些恼怒,“秦钰一直拉着哥哥,不让他回府,想做什么”

“我还能跟你说假话不成?”燕岚怒道,“你一心扑在铮哥哥身上,这南秦京城里谁家谁院的事情不知道也就罢了,怎么连你自己家的事情也不知道?我家里给我哥哥寻了范阳卢氏一门亲,就是你的族亲堂妹,左相大人的侄女。我哥哥死活不同意,闹腾了一年。我们都不明白原因,最近我娘才从他口中套出话来,原来他喜欢的人是谢芳华,非她不娶。”

“这小子哪里能比得上皇子们,再聪明好学,没有一副好身子骨,也是枉然。”忠勇侯叹息一声。

永康侯脸色变幻片刻,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从进来灵雀台后便是一个神态,此时听到燕亭的名字,神色无波无谰,如听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的名字,他想起燕亭一年来的闹腾,今日急着来这里,怕也是为了她,收敛住情绪,立即道,“皇上,犬子是个混不吝的东西,他能有什么急事儿?不用理会他。”

“关山险恶,重重杀机,他却平安地踏到了临汾镇,临汾桥埋伏了重量**和杀手都未能将他如何。相反,他坐镇临汾镇,将一切掌控在手中。”谢云澜不答他的话,继续道,“若是他回到京城,可想而知,其他皇子更不是对手。”

谢芳华抿唇看了这车夫片刻,又上前一步,伸手挑开了帘幕。

玉灼立即说,“还是我去报案吧。”

“会找出来的。”谢芳华淡淡道。

谢芳华眼皮翻了翻,让开了门口。

谢芳华不理会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只想着是不是该听从哥哥的建议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否则的话,秦铮想抱就抱,她能一而再再而三随便让他抱的吗?

“娘没见过忠勇侯府的小姐,不过是传言她病弱而已,事实到底如何,也不好说。”秦浩看了刘侧妃一眼,缓缓道。

李沐清、谢墨含对看一眼,也跟着燕亭去了小厨房。

“闻着味道挺香,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燕亭吸了吸鼻子看着谢芳华说道。

燕亭回头看向那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道,“你们三个可真是有口福,往日不见你们空闲,今日跟着我们来了,竟然就能吃到听音姑娘做的菜。”

但是举南秦京城,独有一家不怕与各种官员府邸的人交往,那么就是英亲王府。

他不像是三皇子、五皇子,因为有私心,到底不敢拉帮结派,与谁明面交好,甚至别人都不会谨慎交往的英亲王府,反而对于他们来说更是谨慎几分,连门也不轻易来。

今日上墙者:xiaoxuan909,lv3,解元[2015—01—18]“来迟了!id啥也抢不到!阿情,我估计要移情别恋了!容景嘛,是那种处于云端高阳而我只能仰望膜拜的人,秦铮嘛,撒得了泼,耍得了赖,哄得了母亲,气得了父亲,拦得了戏班,扔得了肉包,听得了劝告,骗得了字据……总之,秦铮的形象,很生活化,说不定,现实之中,就有这么一个人。阿情,求上墙!我要让西家的姑娘们知道!哈哈哈!还有,赶紧出版,然后,来张秦铮的q版,然后,我就打算将q头像,把容景换成秦铮!”

秦浩见英亲王妃不盯着他怒骂去给左相府报信,似乎松了一口气。

“你说得对,你爹还没从宫里回来,他回来我就告诉他。”英亲王府拍拍她的手,“你回去吧大公子这一起子事儿,我懒得操心,只要你和铮儿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谢芳华点点头,见他没有多问的意思,但还是说给他知道,“卢雪莹小产了。”

“是!”飞雁连忙扛上包裹,迫不及待地向外走去。

秦铮瞅了他一眼,不理会她没好气,慢悠悠地道,“白莲草是不是被你拿回来了?都给我!”

不多时,那小童回来,对秦铮道,“楼主说这就起。”

那小童一呆,悄声道,“公子,您是有事儿要找楼主吗?楼主有个规矩,一旦她和玉公子歇下,就不准我们去打扰。哪怕出了天大的事儿。否则就拧掉我们的脑袋。”

“八皇子若是死在平阳城,不知道当今皇上会不会屠了整个平阳城!”秦铮慢慢地道,“不过在我看来,皇上最看重的人是四皇子。八皇子死了,也无非是惹得皇上恸哭一番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适合皇子王孙。八皇子还是莫要搀和江湖纷争。”

秦铮慢慢地转回头,看着秦倾,“你当真要拦我?”

“喂,你们竟然在这里公然杀人?”秦倾看到了胡同内轻歌正吩咐人搬尸体,大喝了一声,“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

“先拿点心垫吧一口,去山下吃。”谢芳华道。

孟棋手里拿了一盒棋子,当看到桌案上摆着的岐山白玉棋眼睛一亮,对她道,“既然你这里拿出了这个罕见的棋子,自然用不到我这个了。”

谢芳华敛了神色,点点头。

秦钰没言声。

这时,英亲王妃站起身,走上前,又气又笑地道,“别说打五十大板,就是打一百大板,该瞒的也瞒了。这么大的事儿,若不是秦铮那混小子和芳华那混丫头嘱咐过,估计他们也不会瞒着。”

小泉子吓了一跳,有人立即从外面走上前,要拉李沐清和郑孝扬。

郑孝扬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连血腥味都受不住,更何况其它?

秦铮脸色发寒,拉着谢芳华打着伞出了房门。

“那么就是昨日靠近这所营殿,或者是本来就住在这里的人,或者是守着这座营殿的人干的。”秦铮道,“毕竟这针可不能凭空生出来,韩大人也不是什么虫盅之术死的。”

吴权住了嘴。

随着谢云澜缓步走入院落,守门人垂首立在一旁,十分之恭谨,但谢芳华还是可以看到谢云澜背着她进来时守门人一瞬间的惊骇。

谢云澜摇头,“不是从胭脂楼给你带来了两名婢女吗?有什么事情,你让她们来喊我。”

谢芳华坐在床上,踢了鞋子,立即扯过被子,钻进被窝里躺下,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谢云澜,“谢谢云澜哥哥,还是床舒服。”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秦铮的落梅居也没有女人!”谢芳华沉静地道,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二人说,“这种情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就如秦铮,他除了听言,不止是女人,也是不喜男人的。这种只不过是不喜身边围着的人多而已。还有一种是对女人厌恶到极致。所以,不喜欢看到任何一个女人。”

二人刚进宫,便见小泉子疾步走来,来到近前,给秦铮和谢芳华见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可算是来了,再不进宫,皇上就要冲去英亲王府了。”

秦铮看了她一眼,“情人花毁在了右相府的手里,我回京后不该去右相府看看”

秦铮不再说话。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春兰低头,仔细地想,“昨日……刘侧妃,府中的丫鬟婆子小厮,除了落梅居的人外,都调动了。”话落,她道,“难道是刘侧妃下毒”

英亲王妃没说话。

“你做什么”谢芳华恼怒地看着他。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二人一起向忠勇侯府走去。

“掌柜的,听说玉宝楼来了一批新的首饰和脂粉,你拿出来给我和芳华妹妹看看呗。”金燕笑着道。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掌柜的连连笑着点头。

------题外话------

    谢芳华闻言立即提着裙摆向屋中走去。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你们二人就等在外面吧!”谢芳华不回头,对二人摆摆手。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

    谢芳华闻言像是放心了,点点头,低低道,“那我出去等你。”话落,她向外走去。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谢芳华想了想,还是跟了过去。

不多时,拜师礼简简单单便完成了。五人告辞出了落梅居。

秦铮忽然甩了手,踱步进了屋。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管家闻言抬起头,见已经死在桌案前的右相,顿时骇然地爬到他身边,“相爷,相爷……”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夫人先冷静一下,前因后果,我与你说,皇上也是刚刚到。皇上到时,他已经喝了毒酒,也是怪我没拦住。他一心求死。”

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谢芳华看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金燕咬着唇瓣,一时想着什么,没有接话。

金燕看着她,“如今时局如此紧张,荥阳郑氏愈发小心,仅凭谢氏密谈的名单,不能作为对荥阳郑氏暗中投敌的证据。而我娘一直忧心我的婚事儿。两相属意,一拍即合之事。却突然断掉,尤其还是正暗中铲除北齐暗桩情形下,那么,荥阳郑氏难保不会起疑心。对荥阳郑氏,应该先消弱设防,让其觉得达到了钰表哥的信任,以便能暗中进一步的徐徐图之,瓦解其多年筹谋,同时也能反利用荥阳郑氏,对北齐投递假消息。这样一来,也不会惊恐到其它世家大族,更不会对荥阳郑氏铲除,使朝局动荡。”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对他道,“人各有志。”

“要不然,换人易容替你进宫吧”言宸思索片刻,试探地建议。

谢芳华看着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忠勇侯府是嫁女儿,你们三个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谢墨含一怔,“他是否有安排”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你若是能顺利大婚,我就由得你帮我娶一个。”谢墨含也笑起来。

谢芳华看着他,纵横前世今生,她到底在这一日,突破了前情世事,障碍重重,还是选择了。

...秦铮向外瞅了一眼,没做声。

秦铮忽然扫了谢芳华一眼,对英亲王妃道,“娘,儿子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找您说说。”

“几位夫人且坐着,不必避开,我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准还需要几位夫人给我娘拿个意见。”秦铮看了几人一眼,一句话成功地阻止了几人起身。

英亲王妃等人齐齐一怔,卢雪莹喜欢秦铮的事情她们自然都知道,都不由看向他猜测。

谢芳华撇开头,想着秦铮此言此举怕是会成为一颗重磅惊雷,劈死人不偿命!

“混小子,你带着华丫头跑哪里去疯玩了?这么晚了才回来?”英亲王妃嗔了秦铮一眼。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又见面了。”

他到屏风后的时候,谢芳华刚褪了外衣还没来得及换,见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进来,脸色一僵,刚要开口,便见他摆摆手,“还害羞什么?你我到现在这地步,哪里用得着避讳得这么多?”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秦铮慢慢地放松了箍紧她的手臂,静静地抱着她。

“怎么了?”秦铮立即坐起身,伸手拦住她。

秦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眉笔,伸手拽她,谢芳华顺从着站起身,微仰着脸等着他笔落下。

侍画靠近她,小声说,“小姐,地上凉。”

秦铮上前一步,跟着她一起坐在了墙下,后背靠着围墙,紧挨着她,漫不经心地说,“我不是与你说过了吗?当年,我拿弹弓打掉了你头上的朱钗,后来看着你那镇定的小模样,便觉得有趣。再后来,我跟踪你出了京城,本想看看你要做什么,没想到你是要混入皇室隐卫,我本来也觉得有趣,可是不查之下却被秦浩所害,险些在乱葬岗丧命。从那时候起,便记住了你,再也忘不掉了。长久积攒下来,竟然成了执念。不将你娶到手,不罢休了。”

谢芳华当没听见,静静地坐着。

她真的怀孕了!

据说吕奕身子底子极好,且十分年轻,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过了片刻,秦铮忽然移开眼睛,抬步向外走去。谢芳华一怔,伸手拽住了他。

谢芳华看着秦钰不语。

“据说是在他弄药的时候,死在门前。”春花指了指门口,“如今过去了一日夜,今日又下了雨,痕迹应该是给弄没了。”

...若论翻脸比翻书还快,当世上铮小王爷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谢芳华眼眶发红地地看着他,“你对我的心是没变过,你要的根本就不是我,是那个养在深闺只知风月不知乾坤的谢芳华……”

谢芳华闭上了眼睛。

谢墨含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永康侯身影消失,过了片刻,他转回头,看向谢芳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